在今天看見明天

感化少年告白 使壞只是想被傾聽⋯

賴若函

個人成長

攝影組

1055期

2017-03-09 16:10

二十三歲的小傑(化名),兩度進出少年觀護所,經過矯正學校三年的感化教育,迷途知返,考上某國立大學英文系。從他的經歷,可看見少年矯正制度的教化目標及背後結構性問題。

我們家是單親家庭,我愛玩,爸爸管教方式又嚴,我前後逃家三、四次,最後我爸放棄了,和我決裂。我搬到台北和媽媽住,但她管不動我,後來我就完全走偏了。

國中第一次進入台北少年觀護所是因為吸毒,三個月出來後變本加厲,賭博輸了三十萬元,就找朋友去銀樓搶劫,就又進去。(負責我案子的)姜法官很凶,完全不吃我這套,我會連哄帶騙,觀護人都會被我騙。我曾有一條殺人未遂罪,姜法官一直想關我,是觀護人幫我擋下來的;後來沒多久我犯搶劫案,觀護人就被姜法官罵。

我每次向姜法官說要出去,她都不同意,要我好好靜下心讀書,過年前也不准我交保出去。的確,如果放我出去,我就想辦法找管道跑了。

在少觀所時,我會和同伴一起欺負人,坑別人買百貨(生活用品)的配額、叫他們幫忙洗衣服,在少觀所的生活很無聊,除了宗教課、志工輔導課,基本上就是自習。

 

留滯成人監獄,太危險 進矯正學校找到志向,抓緊時間念書


我們那時會故意玩報數,喊一以後,會有人自動接號,這對少觀所是很可怕的狀況(造成「搖房」等暴動),所以被抓到很慘。有一次違規是我們故意大叫,被教官在中央台吊起來,手被反銬,繞過門另一邊吊起來,整個人懸空、超痛,大概三分鐘就受不了。但被長官吊完也不會恨他,因為他隔天還會和你講道理。


半年後我慢慢轉變,志工老師鼓勵我和家人聯繫,寫信跟爸爸道歉,寫完信後,爸爸沒多久就來看我,我也比較不會像以前一直欺負別人。

因為少觀所沒有車直接到明陽,我在北監待了一個月(編按:接受感化教育的學生,會從不同地區的少觀所送到台北監獄集合,再一起送到高雄明陽中學)。我覺得這樣很奇怪、很危險,很多小孩被判刑後,藉這個機會留在成人監獄,最終沒到明陽,沒辦法得到真正的矯正功能。

在成人監獄很容易迷失自我,犯罪手法更多元,你認識愈多成年犯,出去外面資源愈多,就愈來愈大條了。

進明陽後,一般會先到新生班,那邊手段很厲害,要我們靜心、服從,每天早上八點就到教室罰站面壁,除了上廁所都不能休息。一個禮拜後,考你牆壁上貼的宋詞,沒過就要繼續站,最長可以站上一個月。

明陽有分勵學班(專攻升學)和普通班(類似高職),後者主要是餐飲、商業經營、汽機車修護等,直接教技術。我選擇去勵學班,那時英文很差,入學才考三十九分,但是老師很嚴、教得不錯,後來就愈讀愈好,第二次開始就都考八十分以上,學長也會跟你分享讀書方式,鼓勵你找到自己的方法,三年後我考上國立大學英文系。

我滿幸運的,都遇到好老師,會培養你獨立思考。因為只有一個勵學班,所以我們是一年上完三年課程,接下來每年重複上,普通班也可以考升學考試,只是要先通過校內考試,因為多一個人去考試,就需要多的戒護人力成本。

我們平常八點上課、下午四點半放學,晚上九點後睡覺。勵學班可以申請讀書到十二點,我剛進去時都十點就睡覺,同房有人晚上十二點睡、凌晨五點起來讀書,看久了我也不好意思,大家都在念書我在睡覺。

 

遇到好教導員,很幸運 學業、生活都有照應,避免再走歪路


少觀所和明陽的環境,我比較喜歡明陽,裡面衝突較少,一個班級配一名教導員和一名班導師,教導員管生活、導師管學業,教導員時時刻刻都找得到,老師只有上課時間會遇到,對我來說亦師亦友。

我覺得明陽很好的,是輔導老師三不五時就找你聊天,還會教你生涯規畫、選填志願。這個機制對我來說很完美,少年很需要人家傾聽,沒有人聽,他就選擇做壞事來吸引人家注意,但去明陽時,老師會聽你說,再慢慢糾正你、改變你。


我的教導員是社工系的,很幸運,但也有教導員會用打的、很強硬,一直被我們投訴,我們有事會對主任講,他會想怎麼做對學生比較好。

我現在回少觀所和年輕人分享,看到他們就想起以前的自己。我會想,要是當時有更多人來鼓勵、引導我就好了,所以我第一句話都會問:「你們玩夠了嗎?」接下來才分享我轉變的故事。到現在我壓力還是很大,因為太多人對我有期待,但這樣也好,讓我不要輕易走回頭路。

延伸閱讀

比吃人蔘更厲害?名中醫大推:每天吃2食物,抗衰老、發炎、癌症一網打盡!

2020-01-03

你知道嗎?數學不好很可能是天生的

2020-01-07

逾半民眾認為選後房市持平 學者:蔡政府政策作多又不暴走的「新中間路線」將持續

2020-01-14

遠百信義A13今開幕 總經理徐雪芳哽咽:等了15年

2020-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