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小混混」創藍鵲茶 把山城變青年新聚落

萬年生

個人成長

1062期

2017-04-27 16:52

坪林,一個原本幾乎被遺忘的地方,何以又變得如此生機盎然?改變的源頭,來自一個「小混混」。

車子一路前行,駛入群山之間,最後停在產業道路旁的一個不知名山谷。台灣藍鵲茶創辦人黃柏鈞和團隊拍照時,笑得比他們頭頂上的陽光還燦爛。

然而,不過兩年前,同一個地點,黃柏鈞卻在此流下男兒淚。「我一個人開車上去,秋天,有很多芒草,看到一隻大冠鷲在上面盤旋,落在一根樹枝上,我就停下來看著牠,看著看著,眼淚不知不覺滑出,想到我從鳥會這樣一路走來,我到底在幹嘛……。」他替這個傷心地取了一個浪漫名字:鷹淚峽。

你或許在電視上看過台灣藍鵲茶的故事,知道這個品牌走進翡翠水庫上游集水區坪林,用較高茶價向茶農收茶,鼓勵當地茶農以不噴農藥的友善耕種甚至有機方式,達到「流域收復」,默默替當地環境和大台北五百萬人的用水安全努力。但你可能不知道,要如何堅定地忍耐孤寂,不畏威脅利誘,才能散發如磁石般巨大的吸力,獲得今天的成績,還引來一批又一批的年輕人願意上山。

以守護生態為使命
曾年少輕狂,因登山愛上台灣山林


黃柏鈞有個讀北一女的資優生姊姊,他國中卻是B段班,連五專都沒考上,只好重考,好不容易考上高中後,讀兩年就被退學,再重考進補校。

「那時候好可怕,整棟大樓都是混混,看到漂亮女孩就往馬路丟火球(指把沾油的紙揉成一團點火),吸引對方注意,畢業還放火燒教室。」

人不輕狂枉少年,那時的黃柏鈞也跟著打混,直到上大學時參加登山社,瘋狂愛上爬山,一年有一百天都在山上,光玉山就去了二十四次,這不只消耗了他過剩的精力,也讓他學到自信和專注。

為了讓更多人知道台灣山林的美好,他脫胎換骨去考領隊,還考上台北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研究所,畢業後,擔任過荒野保護協會保育部主任、中華鳥會祕書長等職務,再考進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博士班,也因此和坪林結下不解之緣。

二○一二年,中華鳥會承接下勞委會多元就業方案,內容是輔導坪林弱勢失業茶農,改當賞鳥解說員。黃柏鈞發現,這簡直是天龍國的想法,老實的茶農碰上愛發問的遊客,根本招架不住。

他認為,要改善農家生計,還是要從當地最有特色的茶下手,生態和農業結合也許會是個不錯的點子;於是他以坪林常見的台灣特有種鳥類為亮點,喊出「台灣藍鵲替你選茶」口號,成為台灣藍鵲茶的濫觴。

隔年,中華鳥會新舊理事長交接,祕書處總辭,黃柏鈞把台灣藍鵲茶帶進台大城鄉所,讓學弟妹也進坪林實習,共同探索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兼顧在地經濟精神。

創藍鵲茶卻被盤商騙
用學生貸款,咬牙買下八百斤茶葉

沒想到,一四年突生巨變。原本黃柏鈞談好的中國盤商失聯,向當地三個茶農預訂的八百斤春茶,頓時沒了買主……。是要拍拍屁股跟著閃人,還是咬牙面對?

「其中一位茶農很生氣,我硬著頭皮被他罵:『你們怎麼那麼不懂商業,還跑進來做商業。』」黃柏鈞回憶,喊出藍鵲茶的是自己,他嚥不下那口氣,如果自己一走了之,鄉下也會傳台大那群人就是被騙了,所以跑了,「這種事不能發生!」

天大的決定,不過是一口氣,為了擔起責任,剛結婚不久、小孩才兩歲的黃柏鈞,竟然用學生貸款借了兩百萬元,把八百斤茶葉全部買下來。

事後檢討對方為什麼跑掉,關鍵在價格過高,但黃柏鈞堅持「盤商讓利,茶農讓地」,也就是要盤商讓出利潤,茶農才有誘因把土地還給大自然。一般市場行情是用一斤近五○○元收茶,藍鵲茶卻用一斤一三○○到一五○○元不等,等於約三倍的價格收茶。「藍鵲茶是一個盤商,我們要做生態村的盤商。」

不只賣茶,還賣環境友善
用三倍價格收茶,確保茶農的價值


第一批合作茶農林道賢不諱言,用農藥、化肥、除草劑的慣行農法,全世界都這樣操作,但黃柏鈞不只賣茶,還賣環境友善,「對農夫來說,理念好不好不重要,價格高就好。」

黃柏鈞的太太黃逸卿回憶,黃柏鈞當時有跟她提過金額,「我直接說不要,但他後來貸了款也就貸了,我久久以後還很不爽這件事,說你怎麼拿這件事情到外面說嘴,好像很驕傲的樣子。」

這個差點鬧家庭革命也要撐起的理念,也因為黃柏鈞是外地人,在坪林評價兩極。

有茶農認為價格拉高是好事,但有茶農攻擊他打壞市場行情,甚至連當地大盤商都找他當面談判。

那天,為了增加氣勢,黃柏鈞刻意剃光頭赴約,他中氣十足地大聲說:「這價格才是茶農該有的價值和尊嚴!」對方被他會說出這麼「中二」的話嚇到,只好回說:「好,大家一起把品質顧好。」

他算是過了在地勢力這一關。

但生活現實,不是只靠熱情就能度過去。收了這麼多茶,卻沒有銷售管道,只好到各地市集擺攤。第一天,一包都沒賣出去,還不敢讓家人知道。要知道,八百斤茶葉就是四十八萬克,若以一包一五○克計算,足足有三二○○包庫存要賣……。

更慘的是,一五年,原本一起合作的台大城鄉所團隊,因想法不同而分道揚鑣,只剩黃柏鈞孤軍奮鬥,他曾經戶頭存款只剩三十元,連吃個排骨飯都不行,「真的好辛苦、好辛苦,講到快滴眼淚出來,哈哈。」

這是黃柏鈞在鷹淚峽落淚的故事背景。

「如果他有多慘,我就是比他更慘,他到現在沒有繳過一張電費帳單……,」對此,黃逸卿半開玩笑說,「真正苦主在這裡,所以他如果不好好賣茶的話,看我怎麼修理他。」

大企業購併破局也不悔
存款一度剩30元,卻向九百萬元說不


所幸,隨著媒體報導和他到處演講、擺攤搏曝光,越來越多消費者和企業看到其價值,去年底,還有大企業主動上門談購併。

黃柏鈞的公司資本額不過一○一萬元,員工薪水還常因現金不足延後發放,對方卻願意出價九百萬元買下公司加品牌,且將其納入集團,由他出任總經理,這其實是門不錯的買賣。但在實地查核階段,卻因黃柏鈞不願按對方要求降低收茶價格,最終破局收場。

「我們好苦,當然有心動過。後來還是覺得不要,藍鵲茶名字是我創的,就覺得我要把它撐下來。……我有無可救藥的樂觀!」總以招牌笑臉示人的黃柏鈞,從未在外人面前展現自己脆弱的一面,「看我笑哈哈講,很難過的。」

三月底採訪這天,其實黃柏鈞公司三月的員工薪水又沒有準時發放,「身上剩九百元,郵局剩二十幾,二十五元吧,真的,我沒騙你。我現在生活是這樣。」

「我跟他講停損點很簡單啦,不要因為一家公司而傾家蕩產,家破人亡。」黃逸卿認為,最後底線是黃柏鈞出去上班,「這也不是世界末日,現在還可以撐得下,就試試看。」

方向對了,就不怕路遠。

四年來,坪林已有十二位茶農、十七片、加總約兩公頃茶園加入台灣藍鵲茶的系統,隨著越來越多企業開始認養當地茶園,今年有望損益兩平。當農藥漸漸消失了,黃柏鈞預計再五年,就能完成第一條流域的收復;再三十年,收復坪林水源區全數十二條流域。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最辛苦的時候,《聖經》裡的這句話一直在黃柏鈞的心裡。意思是,即使遇到好大的風,好大的雨,心懷意念,一定就會平平安安的,「我覺得這就夠了。」

延伸閱讀

口譯哥趙怡翔赴美任職惹議 打破沉默稱「不讓大家失望」

2019-01-12

天冷貪杯暴食 腦中風易上身

2019-01-23

豪宅建築師林定三的追夢人生!漫畫、動畫、創作都難不倒他!

2019-04-10

郭台銘談曾馨瑩、韓國瑜 「太太今天回家、韓是我鐵打的兄弟」

2019-04-26

因為一隻豬腳,他高燒不退差點送命!醫師:千萬不要「這樣做」,不慎感染恐釀敗血症

2019-10-1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