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衝浪兄弟靠文創闖出品牌 茶價貴八成也能賣

衝浪兄弟靠文創闖出品牌 茶價貴八成也能賣

萬年生

傳產

攝影/吳東岳、白俊育提供

1062期

2017-04-27 16:39

離開綠光農園,鏡頭轉往車程距離約十分鐘的白青長茶作坊。

衝浪

 

眼前的兄弟檔,不過三十和二十八歲,頗有幾分台北街頭潮男的時尚感,哥哥白俊育神似影星吳奇隆,弟弟白順楊像香港藝人余文樂。但當他們泡起自家的包種茶時,從取茶葉、注水、出湯到品茶,整套流程輕鬆順暢,自然展現茶葉世家第五代傳人的派頭。

兄弟倆的父親,五十六歲的白青長,在坪林種茶製茶四十多年,家裡牆上掛滿大大小小的得獎匾額,累積超過一百面。「他在坪林栽培、製茶技術都不錯,茶湯滋味甘醇、香氣又足,近十年優異成績有目共睹。」農委會茶業改良場茶作技術課課長蔡憲宗說。

愛衝浪的白俊育和白順楊,從小在茶葉堆中長大,卻從來沒打算回家種茶。七年前,白俊育退伍,因農曆過年在即,工作也不好找,決定先上山幫忙。

「只知道家裡有茶葉,但我連做的是包種茶都不知道。」他有如一張白紙,只能跟著老爸做中學,沒想到越做越有興趣,感染了任職保險業務員的弟弟,在三年前辭職返鄉務農。

 

茶農囝仔卻不懂茶 用老爸名字當名號,架網站打品牌


白俊育用老爸的名字成立同名品牌,重新設計包裝,架網站賣茶,現在約三成客人透過網路下單;他並階段性調高茶價,最新零售價達一斤二二○○元,四年來比過去成長逾八○%,替自家茶葉帶出更高的價值。

然而,過程中,年輕人求新求變的想法,遇上父執輩的傳統思惟,衝突不斷。

 

過去,坪林的茶農主要靠盤商收茶,或熟客直接上門買,沒有品牌概念,「你到花蓮,會去吃誰的麻糬?去坪林喝包種茶,誰是指標人物?這就是品牌。」白俊育認為,他既然回來了,當然要做品牌。

偏偏對自己茶葉很有信心的老爸,不吃這一套,堅持口耳相傳就好,不用多花錢包裝,一口回絕,「我們茶葉每年都賣完,有必要這麼做嗎?要做你自己去做,自己想辦法!」

被父親訓了一頓的白俊育,並不放棄。一四年,他先參考吳寶春麵包品牌,替自家的茶品牌命名為「白青長」,這不但是老爸的名字,「青」還代表輕發酵的包種茶,茶色青青;「長」則是指葉片較長的條型茶,也有品牌長久之意。取名的過程,讓白俊育體認到「難怪他(父親)這輩子的職志是做茶」。

有了品牌,接下來,就是透過網路宣傳。讀資訊工程的白俊育,專長就是架網站,他設計的網頁被坪林人看到,各方稱讚,讓老爸很有面子。

白俊育打鐵趁熱,帶老爸去誠品松菸等地看有設計感的茶店。白青長就這樣被潛移默化。

歷時三年,原本遭父親反對的品牌、網站、外包裝設計和推出小包裝茶葉等新行銷作法,都在白俊育不斷溝通下,逐一突破。見小有成果,他鼓起勇氣,挑戰最敏感的深水區——價格。

白家的茶年產約兩千斤,其中二十斤拿去比賽,得到特等獎的一斤能賣五萬元,頭等獎一斤七千元,但其餘的只能以一斤一二○○元的價格售出。

白俊育不服氣,他認為自家茶葉很有水準,有了網站和新包裝加持,應該可以擺脫盤商的控制。一三年,他大膽把每斤零售價一口氣調高四百元,一斤漲到一六○○元,今年更全部調到二二○○元。

 

大膽拉高零售價錢 新包裝加持,靠網路帶進三成客源


一開始,老爸也不贊成,「把價格拉這麼高,客人跑掉怎麼辦,你到底要賣給誰?」但白俊育很有信心,網路行銷至少帶進三成新客源,加上慕名而來的,讓賣給盤商的占比從過去最高七成下降到三成,等於放大自家茶葉的價值。

行銷對年輕人不難,種茶、製茶才是真功夫。

「最難應該是看病蟲害。」白順楊透露,老爸可以在茶葉病蟲害快出現前,就提前說出茶葉要出問題了,「我爸的能力是這樣,但我們要等看到茶葉被蟲咬過,才知道。」

求知欲旺盛的兄弟倆總是會問為什麼?老爸每次都回答:「就是這樣子,自己看。」白俊育有點無奈:「我能看出什麼?就算一直看,沒人點破,我也是看不出個結論來。」

 

回頭學製茶真功夫 聽不懂台語講解,只能一直跟著做


他說,老爸用台語講解,他還要轉成國語才能吸收,例如發酵、菁味、茶氣這些專業術語,用台語講就像鴨子聽雷,「只能一直跟著做,有一天突然懂得,原來他講的是這個。」

慢慢學到種茶、製茶手藝,兄弟倆想求新求變的年輕人血液又開始蠢動。

「茶葉的味道,每次喝都不一樣,我就會很想破解(其中的奧祕),」白俊育說,老爸炒茶炒過幾萬次,其中可能壞過幾千次,才得到現在的經驗值。

他們跟著老爸歸納出的標準走,雖然不會出錯,卻也少了隨機應變和判斷好壞的能力,「模仿他,不是我們自己想要的!」

製茶每個環節都有代表味道,「我們想要自己玩出一個心得。」白順楊補充,他們有時候會想實驗,看看用別的方法做出來是什麼味道,例如多炒個一分鐘會怎樣?「我們想去試,但我爸說,你就照現在流程,就是這樣的味道。」

「我們還是跟著他做。」白俊育形容,父子相處就像抓泥鰍,要抓緊緊不是,要放掉也不是,「有時很尷尬,我很想這樣做,礙於你,我又不能這樣做。」

 

父子不斷磨合 找出相處模式,實驗種茶新方法


不過,兄弟檔還是有挑戰成功的時候。他們到農委會茶業改良場上課,學到種樹種植的根要在土壤以下二十八公分最好,根部才會向下延伸,長得更茁壯,茶葉品質更好。

老爸一開始也是嗤之以鼻,不過用鑽土機打洞比鋤頭挖洞省時省力,老爸也樂得輕鬆,於是願意接受新方法。

雖說常挑戰老爸,父子因為有茶葉當媒介,感情還是不錯。

「我爸常講,對待茶葉要比抱嬰兒還要輕。」白俊育透露,以前處理茶葉曾經很用力摔,爸爸就會生氣。

另外,每次做茶時,例如晚上十一點可以先休息,凌晨一點半要起床,老爸不用設鬧鐘,時間到自己就會起來,這樣的敬業精神很值得兄弟倆學習。

「有時半夜三點起來很累,當你進到冷氣室,聞到香氣,精神自然就好了。」每當想喊累時,兄弟倆常會想起小時候在自家茶園玩耍的畫面,「現在我每天都在期待做出來成品是什麼,所以在做的當下,就不覺得累。」白俊育說。

白青長看著兩個兒子說,自己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把一斤茶葉從五十元賣到五萬元,「希望他們做得比我更好。」

其實,白家兄弟也懷抱著在台北開實體門市的夢想,儘管老爸依然認為是「天方夜譚」,找出父子相處模式的白俊育顯得不以為意:「讓時間去說吧。」


衝浪兄弟身上的父子傳承和茶業創新故事,還在繼續。

 

白青長

在掛滿匾額的牆面前,白青長(中)教兩個兒子從茶葉的公克數、茶湯香氣和滋味變化學「試茶」。

 

白長青茶作

延伸閱讀

吸引鴻海、愛普生進駐 這群年輕人改寫茶鄉命運

2017-04-27

老吉子茶行鄭添福 把製茶當修行的人生

2014-08-14

返鄉砍檳榔 八○後女生把紅茶賣進京都

2019-02-13

揭密》新竹峨眉湖畔的 東方美人茶奇蹟

2019-07-24

台灣最大茶二代共學社群 號召大伙回家種茶!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