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撕不去的標籤就像是欲加之罪

遠流出版

個人成長

2017-04-28 11:47

「是怎樣?哥哥是壞孩子,難道我一定也是壞孩子嗎?那些在混的鄰居大哥也不關我的事啊!」我心裡這麼想著。我感覺自己被冤枉了,有股莫名的怒氣不斷湧上來,我需要找點事情來發洩。

國小六年級的時候,我為了收買人心,讓同學覺得自己很厲害、家裡很有錢,經常偷拿店裡販售的玩具送給朋友,每天幾乎都把腦筋放在要拿什麼東西或做些什麼事來討好朋友。一開始爸媽沒注意到我做的事,自己也不懂得這樣做有什麼錯,以至於到後來壞事愈做愈大。如今看來,正是因為貧窮再加上缺乏大人正確的教導,造就了我「人前極度自大,人後極度自卑」的心態。於是,為了讓別人看得起自己,就會去做一些偷拐搶騙的事情。

而這個年紀的小孩,也是對異性開始產生好奇和興趣的年紀。那時班上的班長是班花,又是隔壁班老師的女兒,很多男生都想追她,當然也包括我在內。當時我想了一個方法,就是和一群死黨聯合起來,約班長和其他幾位女同學一起去「控窯」。

籌備活動期間,我們可說是費盡心思,大家分頭去偷挖地瓜、芋頭和偷鴨子等,我則負責偷家裡賣的雞蛋,總之,就是要讓自己看起來很有錢。我會故意表現得特別熱心要幫媽媽看店,只要碰到上門買雞蛋的客人,就會讓我很雀躍,因為雞蛋一斤大約有八顆,我總能趁客人不注意時在秤好後偷走一顆,假如有十位客人買雞蛋,那麼我就能賺到十顆了。

終於到了期盼已久的「約會」日子。可惜天公不作美,竟然下起大雨,根本沒法在農田裡「控窯」。但為了面子、為了不讓女生覺得掃興,還是得努力做到「賓主盡歡」。突然我想到一個好方法,我們可以把磚塊搬到公園的水泥洗手台上,在那裡築一個窯啊!如此一來,我們照樣可以烤地瓜。我真的好聰明喔,一起去玩的同學也都很佩服我的機智。然而烤完地瓜之後,整個洗手台被熏得烏漆麻黑,還有清不完的汙泥。公園的工友發現了,氣得一路追打我們。

那時,我種種的頑皮行徑總是讓林老師感到很頭痛。

國小畢業前,我還不知道當時念國二的哥哥已經在外面混了。他愈來愈少回家,但每次見到他,就覺得他似乎混得很不錯,我不懂為什麼他有好東西都不拿回家,也不知道他怎麼會有錢去買這些好東西,當時就是很羨慕他,覺得他就是我想要效法的對象。

小學畢業後,按照學籍分配,我進入大安國中就讀,和哥哥讀同一所國中。那時,哥哥在我們家鄉已經混得小有名氣,由於當時居住的村子地處偏遠海邊,少數人為了討生活而走偏了路,因此出過幾個有名的流氓,而我哥哥也是其中之一,學校老師和學生便認為,只要是來自那個村子的都是壞孩子。

我才剛升國一,就被貼上「壞孩子」的標籤,不但撕不下來,還被無限上綱地向上累積。學校裡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或發生打架鬧事,我們幾個來自同一村子的學生都會優先被「關切」,導師甚至會在班上公開對大家說:「那個在外面混的某某人,就是張進益的哥哥,你們不要和這種人在一起。張進益就是外面有『粉鳥櫥子』的人,知道嗎?」老師說的「粉鳥櫥子」,指的就是我在校外有幫派支援,但這種順理成章的說法,實在讓我非常不舒服,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是怎樣?哥哥是壞孩子,難道我一定也是壞孩子嗎?那些在混的鄰居大哥也不關我的事啊!」我心裡這麼想著。我感覺自己被冤枉了,有股莫名的怒氣不斷湧上來,我需要找點事情來發洩。

一開始,我只是向同學收取「午餐費」,因為那時大家不是自己帶便當,就是到學校福利社買便當。而我正值發育期,媽媽幫我準備的便當根本不夠吃,吃完很快就餓了,但是身上又沒錢買東西,於是我和幾個死黨就聯合起來,試著在樓梯口攔住經過的同學並威脅要揍他,看看他會不會給錢。起先我們沒有把握,但或許因為我們幾個人長得又高又壯,看起來凶神惡煞,果然就有人乖乖給錢。

沒想到這招竟然有效!我們這一群人食髓知味,覺得「這種生意可以做」,就這樣,本來只是肚子餓要吃飯而向同學索取午餐費,漸漸地,要到的錢變多了,反正是無本生意,而且又不是自己的錢,就開始亂花。那時流行喝一種叫做「萊茵香檳汽水」的無酒精氣泡飲料,有一回,我們又從同學那裡壓榨到一筆錢,但幾個人一時想不到怎麼花,窮極無聊下就去買了好多瓶那種香檳汽水,在學校操場裡用力搖晃後打開來對著彼此亂噴,一邊噴、一邊追還一邊叫,直到噴完為止。我們自己覺得這樣很好玩,但在旁人眼裡看來,我們就是既無聊又浪費的一群小屁孩。

後來,學校知道有同學經常遭到勒索,為了防止這種行為繼續擴張,就改用按月買便當券的方式。儘管如此,我們這群小屁孩還是有自己的一套辦法。我們先向同學勒索便當券,然後再加價賣給別人,譬如一張便當券原本是二十元,我們到手後再逼同學以二十五元的價錢買回去,如此一來比直接要現金還要多!總之,我們都自以為很聰明,卻不把聰明放在念書這件正經的事情上。

但俗話說得好,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的。這種藉由恐嚇來勒索同學的行為,雖然單筆金額只有幾十元,遲早會被同學或同學的家長告發。一旦被學校知道了,我們免不了又會遭到一番訓斥,然後再度貼上「壞孩子」的標籤。一想到這個,我胸口累積的鬱悶愈來愈高,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一定要接受這種不公平待遇?為什麼沒有人問過我為什麼需要錢?我心裡吶喊著:「我想要和別的孩子一樣吃好吃的東西!我想要穿漂亮的衣服和鞋子!我不是流氓!我也沒有想要當流氓!」

我開始覺得,那些好學生看起來實在很刺眼。因此,我們幾個人閒來無事就把他們叫到廁所打一頓,不為什麼,只為了發洩情緒。但痛打同學的結果,就是換來老師更嚴厲的懲罰。這讓我更氣了,不僅覺得那些好學生很刺眼,那些總是找我麻煩的老師更可惡!到後來,我連學校工友和老師都敢打!而我終於讓大家如願以償,變成一個令人頭痛、害怕的壞孩子。面對變壞的自己,我帶著一種報復成功的快感!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張進益/口述;孔繁芸/撰文

出版:遠流出版

書名:下流青春:走過上癮地獄的大改人生
 

延伸閱讀

美麗的戰爭

2020-01-08

台灣產業蛻變「毛利率」見端倪 謝金河:這是今年選股的重要核心價值

2020-02-16

口罩實名制2.0上路》預購口罩這麼做 4大超商取貨咖啡買一送一

2020-03-13

共體時艱來真的》紐西蘭總理自砍薪水2成 25位內閣部長全部減薪

2020-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