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用委屈撐開的長大:寫給那些懷揣玻璃心的歲月

高寶書版

個人成長

2017-08-10 18:06

沒人能給你鼓勵,你能依賴的只有自己。用不服輸的態度去生活,用委屈撐開長大。

少年時代意氣風發,做人說話都難免氣盛,接納現實,承認失敗,從天上落到地上,這是一個特別痛苦的過程。

有人用了很短的時間,有人卻用了很久……

那麼我呢?

如果說去人生地不熟的南方,是我的一個決定的話,我得說這個決定並不冒失。
我大學畢業之前就想:我要走得遠一點兒才行,一來是不給自己想家的機會,二來是斷了後路,我才能安下心來。

那時候,北京是我最後的退路。我從一開始就很怕來北京,因為北京離家很近,幾個小時的車程,萬一受挫了、被騙了,我邊哭邊坐車回家,大概淚水還沒乾就到了。

我覺得這不行,你開始不對自己狠一點,後面一定會有更多讓你哭的事等著你。
這一點,我始終都這麼想。

所謂堅強,其實就是你熬過了最難的事,那麼以後你就會安慰自己:再難也不會比那時候更差了。

經歷過最差的低谷,你才有了承受的能力,然後爬坡、向上,這些都只是一個時間的過程而已。

去南方之後,我的第一個決定就是不同意當時面試的那家學校的霸王條款,這件事的代價就是之後一個月裡找不到工作。

幸運不會天天都降臨,煎熬、被否定、苦悶、迷茫,甚至金錢上的壓力,都是隨之而來的連鎖反應。

陰錯陽差獲得的入職機會,總會有一種否極泰來的狂喜。而第一份工作遭遇到了吃不了的苦,一個月只有兩天帶薪假,還被建議最好不要休息,每天早中晚三班,從上午九點到晚上十點的上班安排,做的不是自己喜歡的設計,而是自己最不擅長的成本預算,整天在各種數字裡算來算去,這種看不到希望的堅持,總會讓人分分鐘想逃離。

當時最大的想法就是,離開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離開這個自己不喜歡的職業,哪怕代價大一點兒都沒關係……

北方公司的面試通知帶來的是離家近和自己喜歡的設計工作,這個通知宛如天堂來信一般,滿足了我所有的許願。這種盲目欣喜讓我忽視了工資少了近一半的差距,還自我催眠說,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哪怕錢少都可以啊!就這樣興沖沖地回家了……

帶著南方幾個月的所謂經歷以及唯一存下的一點兒車票錢。

其實,那時候沒有任何長進。

回來受到的第一次打擊就是,公司並不如我想像的大,家族企業註定了沒太多的發展空間,同事之間算是和平相處,睡在公司閣樓的地板上,依舊週六、週日無休,每月只有兩天帶薪假。

好在因為經歷過,所以更能熬得住。

一個月後調往總部,最大的感覺就是人多嘴雜,辦公室鬥爭嚴重,裙帶關係複雜。
住的條件艱苦,專業經驗不足,人情交往不到位,被否定,沒有自信,嚴重焦慮,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甚至一度都找不到向上的動力。

所以,現在有的時候,我很理解那些給我寫信的朋友的心情,因為我當年也是從這樣的迷茫中熬過來的,那時候非常希望有個人陪我說說話,哪怕是罵我、說我沒用都好。

那段迷茫期真的非常難熬。

之後遭遇的打擊就是發現自己的工資真的很少,以前你覺得為了理想,錢不是問題,後來你才知道,不論啥時候,錢都是個問題。

燒鍋爐的老大爺笑著說:「啊?你一個月才八百元,我一個月還六百元呢!咱倆也差不多嘛!」

那個時候,留在心底的不僅僅是失敗,更多的是自我厭惡……

之後最大的打擊來了……

那是我剛搬到設計室住的時候,雖然那兒暖氣充足,但是要早早起來,以防別的同事來設計室自己還沒起床,那會很尷尬。

起床之後,洗漱完畢,食堂的飯菜都還沒有好,我就利用這段時間去跑步鍛鍊,這本來是個無心的動作,卻被公司的總經理看在眼裡。

公司的總經理是董事長另一半的姊姊,當初也是她把我招聘進來的。

某一天,她一早找我,說有點兒事交代我辦。我當時還猜想,是不是看我最近很努力,設計稿也被老闆頻頻看中,要給我提前轉正加點兒工資。

所有的美夢都是用來被打碎的,異想天開最適合的就是冷水澆頭。

總經理用一副長輩關愛的眼神看著我說:「聽說你最近每天都起來跑步?」

我點點頭說:「嗯,最近因為搬到設計室去住了,所以早點兒起來,別耽誤大家工作;另外是覺得冬天多運動一下,省得感冒。」

「那麼我有件事可能要拜託你一下。」

「什麼事呢?您直說就可以。」

「咱們公司燒鍋爐的那個老大爺,最近因為快過年了,所以提早回家了,現在鍋爐都是老張幫忙照看。」老張是我們老闆的司機,平日裡還幫著處理一些送貨之類的雜事。

「我看你這孩子也勤快,最近起得又早,本來燒鍋爐的大爺每天早晨還負責把樓下的自行車擺好。工廠女工多,幾百口人,人人都不自覺,弄得那車棚特別亂。你看你現在反正早晨也沒事,就幫著擺一下自行車,等年後燒鍋爐的老頭兒回來再替你。」總經理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說著這件事,我聽後的第一感覺就是屈辱。
你會有那種感覺嗎?尤其是在才畢業,剛剛工作的前期,你總會覺得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會有那麼多「不公平」!

前一階段有個網友給我寫信,說她進公司之後,發現自己沒有工作崗位,被安排到印表機旁邊,和一堆廢紙坐在一起,她覺得自己好像低人一等。

我說,我特別理解那種感受……

有時候,正是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是新人,自己什麼都沒有,所以才會更渴望遇到一個積極向上的主管,一個和諧溫暖的環境,一份維持溫飽的工作,一個相對公平的待遇。

我們總是覺得自己要的並不多,而生活總是一次又一次地告訴我們,其實我們索要的這些都是奢望。

正是因為什麼都沒有,所以才更怕被人看不起。

我忘記了我當時是以什麼樣的表情點頭的。

我這人個性很懦弱,尤其是當時又沒什麼自信,我不敢去頂撞主管,說我不做這個。

但是真的去做的時候,我又覺得厭惡得不行。

我是全公司唯一的本科畢業生,其他的兩個設計師一個是專科畢業,一個是成人自修的同等學歷。工人們都覺得我們做設計的很神祕,整天不用幹活,只是畫幾筆就可以獲得認可,現在被使喚得和勞力沒什麼區別。我內心裡那一點兒小小的驕傲,終於在這個命令面前變成了碎屑。

我記得第二天下樓的時候,有的工人騎著自行車來,看到我在擺自行車都很詫異地問我,開始的時候我還解釋,漸漸地,就索性說:「唉!上頭讓我做啥,我就做啥唄。還好沒讓我去燒鍋爐!」

就是在那個時候,我決定離開那兒,等到一個合適的機會,我一定會走!因為這裡不尊重我。

新人在懷揣玻璃心的時代,總會強調一個詞,就是「尊重」。其實那些是當你面向社會的時候,留給自己的最後一小塊遮羞布,而生活往往會展現它最殘酷的一面,將它澈底撕掉。

你終究要學會坦然、赤裸地活著。

放棄自尊也好,委屈妥協也罷,其實這並不是所謂的打擊,而是一種磨練。

因為你要面對的是殘酷生活的本身。

它,就是這樣,你不讓自己強大,就沒辦法在這個爾虞我詐、競爭慘烈、殘酷和溫情並存的世界裡生活。

扛得住原來你接受不了的,這就是長大。

後來,我在廣告公司也遇到過一個實習生有類似的情況。因為她輩分最小、經驗最少,所以大家加班的時候很喜歡讓她去訂餐。直到有一次,她忽然一臉陰鬱,眼含淚水地反抗說:「我不做!我是來實習的,不是來給你們買便當的!憑什麼讓我做?我不做。」

瞬間,大家都很尷尬。幾個同事都詫異地看著她,後來,其中一個同事哈哈乾笑了一下說:「來來來!今天我請客,大家想吃什麼告訴我,我去買……」

第二天,那個實習生沒來上班。她決定放棄這裡,不再來了。

很多前輩也許會說,訂個飯而已!又不是要你請客,而且你還可以藉機瞭解一下每個人的口味,舉手之勞嘛!這不是挺好嘛,這就是新人,太矯情了。

我自己因為早年有過這種「屈辱」的經歷,所以我深深地理解她的內心感受,但是又覺得她失去這個機會有點兒可惜……

每個人都希望初入職場就能受到善待,被人肯定、被人誇獎、被人教導,但是總會有被罵、被責罰,甚至被冤枉的時候。這些就是生活這個殘酷的傢伙,拿著小錘一點一點地敲打著你的心,總要把你最脆弱的部分打碎,你才能逐漸學會堅強面對。

有的人很倒楣,他們遇到的是一記重擊,之後玻璃心破得粉碎,所以恢復的時間也無比漫長。

有的人很幸運,他們獲得的小敲擊和讚美是並重的,所以他們往往是邊被鼓勵,邊拔出那些傷害的碎片。

你總要給自己一個破碎再復原的過程。

也許誇獎會讓你有自信和被肯定,但是,你所有的成長和轉變,大多是伴隨著失敗和屈辱的。

心胸是被委屈撐大的,長大的這條路,委屈是必不可少的調味料。

我在擺自行車的那段日子裡,曾無數次地嘟囔著:「你覺得你們讓一個大學生擺自行車合適嗎?你們就是這樣尊重人才的嗎?」

其實,尊重不是別人給的,是你自己掙來的。

那些尊重不是來自你身後的學歷、家長、關係,而是來自你在這裡的獲得和成績。
人才是需要價值來體現的,在你還沒顯示自己價值的時候,你其實就只是一個擺自行車的、訂便當的。你希望被人重視,那就用行動好好去做!如果你眼下需要這個平台或者看重這個平台,那你只能從最基本的貼票據、訂便當、買咖啡開始做起……

也許你覺得這些是屈辱,也許你覺得是不尊重,但是如果這些你都忍不了,後面更殘酷的人生,你要拿什麼來面對呢?

你只能敲碎玻璃心,讓自己換個角度去想,熬到那個能體現你實力的機會。等到有一天,大家發現你不但可以訂便當,還可以提出新的點子,做出完美的執行,擁有一套PPT投影片美化的法寶,你才能被人肯定和需要。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 小川叔

出版:高寶出版

書名:你的努力就差一點堅持
 

延伸閱讀

新制勞退首批6萬人請領 約可一次拿60萬或月領2084元

2020-01-07

爬170樓高,一窺大油坑峽谷真面目! 謝金河:謝謝好友,相同景點卻能給出不同驚喜

2020-02-10

70歲老母親摔下床不能自理,兒子回國第一件事就是送療養院...人生,別等子孫來替自己斷捨離

2020-05-27

「生命有裂縫,光才會照進來」台灣「天才IT大臣」唐鳳 登日富比士封面談太陽花學運

2020-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