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為什麼相愛容易相處難?

圓神書活網

個人成長

2017-08-18 09:44

Q:老師,我覺得相愛容易相處難,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作者:李錫錕(Power錕)
 
A:我的年紀比較大,經驗、感想可能多一點。
 
我認為,其實相愛比較難,相處比較容易。為什麼呢?因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生命個體,不要說陌生人,就連兄弟姊妹父母,彼此都不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思考方式和個人需求,所以基本上,人跟人相處本來就不是易事。
 
但是為什麼有人能夠水乳交融地相處?我覺得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這個前提就是愛。當父母愛子女,那麼子女的個性再怪、長相再怎麼不好看、擁有再多的缺陷,父母跟孩子仍能水乳交融地將對方納入自己的生活之中,為什麼?因為有愛。愛的前提是,它可以包容任何東西。
 
說到這裡,我反而要問問那些認為「相愛容易相處難」的人,他們眼中的愛是什麼。因為,在我看來,當我們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該懷疑的是:真的這麼愛嗎?

再回到前一個問題。什麼叫愛呢?
 
這在政治學裡非常重要。
 
人類之所以跟一般動物有所區隔,成為所謂的萬物之靈,到底跟動物有何不同?動物會餓,人也會餓;動物會死,人也會死;動物交配,人也交配。那麼,我們跟牠們有什麼不一樣呢?不一樣的地方正在於,動物跟動物之間只有本能,沒有人類的複雜感情。人類除了「沒有你我就活不下去」的愛情之外,還有很多複雜的感情。

我們要如何檢驗兩個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相愛?該怎麼做?實在很難,難到即使一個人跟伴侶已經結婚十幾二十年了,兩人之間是否就有真愛,也很難妄下定論。
 
感覺這種東西很難說清楚,你沒有辦法說「愛」就等於什麼。可是很多時候,一旦失去了另一個人,他會突然發現「原來我是愛你的」,失去了對方之後,他簡直睡不著覺,日子也過不下去。這樣的愛,就是一種「我無法容忍失去你」的愛!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跟父母之間就有愛,因為當我們失去父母,我們會想念他們,清明節還會去掃墓追思,這就是愛。

一樣的道理,男女之間的愛,也要走到「沒有了你,活著也沒有什麼意思」的極端狀況,一發生什麼災難,兩個人寧可一起走,也不願獨活,才能叫真愛,就像古今中外這些小說、戲劇一樣,可見真正的愛有多難。所以當一個人年紀越大,越會感覺到,口頭說愛真的很容易。我們可以把「我愛你」「你愛我」掛在嘴上,但是到底有沒有這麼愛?這是要檢驗才知道的。
 
如果失去伴侶的反應多少可以檢驗愛的深淺,那麼一個人遭遇困難時,也可以藉此檢驗伴侶對自己的投入程度,看對方願意投入多少來幫忙,願不願意共同分攤困難,也就是同甘共苦,愛,是可以藉此檢驗的。

觀點自然是見仁見智,但我認為真有愛的話,相處不難。就算有一點難,也很容易可以溝通妥協的。例如你習慣十一點吃午餐,你的伴侶十二點吃午餐,那就可以約定十一點半吃午餐,這,就是一種妥協,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
 
美國開國元勳富蘭克林有句名言,他說:「哪裡有沒有愛情的婚姻,哪裡就有不結婚的愛情。」
 
富蘭克林是幾百年前的古人了,但他當時就已經有如此領悟。人類史上有沒有真愛?當然有,但是真愛不容易,也因為不容易,所以才會變成可歌可泣的故事,如果滿地都是,就像呼吸一樣,每個人都在呼吸,那能有什麼好成為故事的呢?但是如果有人十分鐘才呼吸一次,那就很厲害了。

所以了,愛雖難得,但並非沒有,只是因為難得,我們才容易對愛悲觀。現在年輕人常把愛掛在嘴上,但其實當街擁吻與真愛無關,並不見得心中真的有愛,愛,還是很難的。

總結一下我的看法,我認為相愛很難,相處反而容易。當初兩個人墜入愛河的時候,本來心裡就各自懷有自己所期望的理想形象,一旦對方跟理想形象不完全一致,甚至相差太遠,自然也就愛不起來。但若對方比較接近自己內心設定的形象,我們就可能選擇去愛。然而此時的愛,畢竟跟我們內心勾勒的樣貌仍然多少有差距,因為那是我們心中的標準,而這個標準當然有時是抽象的,在這個世界上,永遠不可能出現一個跟我們心中所設定的形象百分之百完全 match 的對象。

所以我們可以把愛分成兩種階段來看:第一階段是剛在一起時的感覺不錯,所以就交往。接下來,還有第二階段。因為這時的愛其實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或者說,它有一個不完美的缺口,這個缺口仍然需要日後的磨合來慢慢彌補,就像是一顆愛心缺了一個口,我們不能說這就是全部了,現在就開始一起享受愛吧!不是這麼簡單的。
 
愛的缺口必須努力去彌補,甚至我們要有永遠都達不到完美的心理準備,並且體認到,那是一個會讓你永遠想去爭取的理想境界。一旦你覺得似乎已經達到完美了,就開始自滿,愛心就會開始腐爛,這是不行的。我們要讓這個愛心繼續成長、繼續擴大。

很多人只停留在追求第一個階段那種愛情,甚至以為那就是完整的愛了,其實只是自己騙自己。有了第一階段的愛情,還要第二階段的努力,才能讓它更完美。所以從這個觀點來看,我認為,那些對伴侶有一大堆抱怨的人,只有兩個可能:第一個可能是,他們當初對彼此的愛並沒有那麼多,只有一點點而已,那個愛心很小,只是他們以為這就是愛。第二個可能是,兩個人當初其實真的是很愛很愛,那個不完美缺口已經彌補到只剩下一點點裂縫,但就差這麼一點點,他們卻讓它永遠都缺一角,沒有把它補上,這就很可惜了。

說回對「愛」的態度,如果今天只求對方提供戀愛的快樂,一味要求別人,自己卻完全不想要妥協或讓步,那麼,這樣的戀愛態度就是不對的。人最怕的,就是只站在自己的觀點,不替對方著想。舉例來說,假設我愛上一位離過婚的女性,想跟她結婚,但她有小孩,我能說:「我只要妳,不要妳的小孩嗎?」不行嘛。愛,就是接受對方的一切。
 
再說到結婚,有些男生可能跟很多女生交往過,最後卻希望跟自己結婚的女方完全沒有性經驗,這就是神經病嘛,人家也可以反問:「那你自己是處男嗎?」你沒有「妥協」,哪來的「合作」?又如何「共度困難」呢?共度困難的時候,人難免會嘰嘰歪歪,抱怨說:「怎麼又來了,老是要我做我不愛做的事。」但只要有愛,就還是會去做啊。久而久之,兩人關係會變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死心塌地,這就是愛。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李錫錕
一九四七年生,美國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現為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兼任教授。開設「政治概論」課程近四十年,退休後仍以兼任教授的身分繼續執教。擅長以辛辣的觀點融合時事及年輕人流行的語彙,將深厚的政治哲學基礎擴及生活日常,打破許多人對政治學的狹隘想像,也因此深受學生推崇,甚至有畢業生說,這是大學四年裡必修的一堂「人生」課。
 
「Power 錕的紙牌屋」臉書粉絲團為學生自發性蒐羅教授上課精華,透過影片分享,將他的「Power 學」持續擴散出去,成立不到半年即破四十五萬,成為動輒萬人按讚,千人轉貼的傳奇高齡網紅。打破了年齡與科系限制,樹立授業解惑的新時代典範! 
 
書名:Power錕的大人學:
不吃苦,哪來實力!臺大最狂教授的14堂叢林生存課
 
 
出版:圓神出版社

延伸閱讀

兩關鍵因素助攻 南韓片《寄生上流》奪最佳影片等4大獎寫奧斯卡歷史

2020-02-10

她當推手,讓台灣孩子遇見美國老牌童書「好餓的毛毛蟲」互動展

2020-03-10

市場將「二次下探」?美國新一輪經濟衰退已經開始 投資人要留意這3大不確定性

2020-05-04

看後疫情時代新趨勢 工研院院長劉文雄:三大領域打造未來台灣國家隊

2020-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