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巨大的壓力讓人身心俱疲

蕭彤雯
2017-11-01
個人成長

巨大的壓力讓人身心俱疲

蕭彤雯
2017-11-01
巨大的壓力讓人身心俱疲
個人成長

只是,與壓力和平共處,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

新聞從業人員遇到的壓力絕不只有單一種類,會同時面臨以下兩種:

第一,高壓的工作環境及可怕的時間壓力(截稿)

第二,四處奔波、日夜顛倒、超時工作,挑戰身體極限。

 

時間緊繃帶來的精神壓力,是新聞工作者的共同宿命。記者需要應付特定期限內的截稿壓力,不同的記者,deadline 不同。

 

月刊記者的截稿壓力每月一次;週刊記者每週一次;日報晚報記者每天一次。最可怕的就是電視臺和廣播電臺的記者,截稿時間至少一天兩次。尤其是二十四小時持續播出的新聞臺記者,可以說時時刻刻都是我們的截稿時間。

 

以電視臺為例,若以午間、晚間新聞前當做主要截稿時間,我們的流程大概是:早上八點半開會,九點決定各自要跑哪些新聞、出發採訪,大約十一點回到公司,開始寫稿、配音、製作需使用的圖卡、找資料畫面、上字幕......這一切必須在十二點以前完成。

 

以前我在華視當記者時,有「早二晚三」的稱號:早上要做出兩則新聞,晚上可做三則。也就是,我每天早上九點出門、十一點回公司這短短兩個小時,就必須採訪完兩則新聞的所有素材:包括訪問(可能分好幾個不同地方),拍攝各種畫面。

 

十一點回公司之後,得在一小時內完成兩則新聞的製作。

 

在如此巨大的時間壓力下,每個動作都必須快速又確實。為了節省時間,我在採訪的過程中,腦子裡已經開始盤算新聞要下什麼標題?稿子的主要架構為何?

 

腦中彷彿有個鍵盤已經開始噠噠噠在打字。甚至在搭車趕到下一個採訪地點或趕回公司的路上,在車上就把稿子寫完了,一回到辦公室就直衝剪接室開始配音,不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周而復始,每天不間斷上演著相同的戲碼。

 

新聞編輯室:隨時可能爆炸的壓力鍋

 

我不知道大家心裡所想像的新聞臺辦公室是什麼樣子?如果你所想的是男女記者各自坐在電腦前靜靜撰稿,主播打扮亮麗、優雅地坐在主播檯上準備播報......我只能告訴你,你所想像的地方叫天堂......實際的新聞工作場所就算不至於像地獄那麼恐怖,但也相去不遠了。尤其在截稿前,根本是個戰場,也像是個壓力鍋。因為每個人都拚命與時間賽跑,只要一點小事,例如搶剪接室、搶資料帶,情緒就很容易瞬間引爆。

 

如果兩個當事人都是男性,結果可能就是直接開打;在辦公室上演全武行。但別以為女記者就都很溫和。我曾親眼目睹女記者跟男主管相互指著對方鼻子大罵。

 

男主管:「要不是看妳是女人,我早揍妳了!」

女記者:「想打我就來啊!你來啊!」

 

眼看男主管捲起袖子、人就要衝過去,旁人趕緊拉住他,另一邊也有人勸著女記者「收嘴」,別再嘴巴不饒人。

 

我這輩子都在新聞圈,所以不知道「正常」的辦公場合會不會也這麼火爆,但我必須告訴你:這種畫面在新聞部是家常便飯,比起連續劇裡面演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絕大多數的衝突都源自於「新聞」本身,不論是為了搶畫面、搶剪接時間,或是因為對新聞處理方式的意見不同產生爭執,歸根究柢都只是希望讓新聞能呈現最佳的狀態。

 

延伸閱讀

記者考上搶手證照 開業晉級當老闆

去年只錄取三人的不動產估價師證照,被視為全台最難考的國家考試,非地政科系畢業的許佳佳,把跑新聞的熱情拿來準備考試,不但成為全台第一位考上估價師的記者,她的估價師事務所也已開業。

爆料就算了,連靠北也能當新聞是怎麼回事?

雖然不少人責難,媒體直接取用爆料公社上的文章或者行車紀錄器製作新聞,不過如果仔細深入推敲,還是能發現一些值得報導的新聞點。

一年新增五家 新聞業走入戰國時代

台灣《蘋果日報》與《壹週刊》在五月底祭出「優離方案」,時任《壹週刊》社長的裴偉也遞出辭呈。據悉,他近來已集結大批同樣從《壹週刊》出走的記者,將在十月成立新媒體,這將會是過去短短一年間,第五家投入新聞戰場的新媒體。

發新聞稿 就能留下愛台的外國人?

行政院一再宣示將加強外籍人士來台及留台誘因,建構友善留才環境; 但實際上,我們的移民法規鬆綁幅度太小,讓認同台灣的外籍人士還是得被迫離開。

他用記者腦袋 把新北市變觀光首都

新北市前年首度打敗台北市,觀光景點的旅遊人次首度成為六都之冠, 背後推手是記者出身的陳國君,靠著「享樂」精神把新北市變成非去不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