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北市每人月平均支出27K 薪水26K要如何生活?

月熊出版

個人成長

2017-11-21 20:14

「我們都會盡量克制彼此的欲望,像女生就一定會想要愛漂亮啊,做頭髮、買衣服啊,每一季流行的東西都會很想要。也幸好妹妹都一直陪著我,我們都會互相告訴對方花錢是不可以的,一講到省錢大家都會很認分地去做別的事情。所以我們幾乎是沒有娛樂的。」

| 青貧,越來越貧 |

 

我看著陳芳君(化名)放在桌上,當時剛發售不久的黑色iPhone 7,或許是察覺到我狐疑的目光,陳芳君笑著趕忙解釋:「為什麼我會有iPhone 呢?這個很奇妙我一定要跟你分享一下!」

 

原來陳芳君在正職之外還經營粉絲團,偶爾接接案子貼補生活開支,此外,她就像獎金獵人,絕對不放過任何可以抽獎或折扣的機會。有天陳芳君分享某個潮牌的粉絲專頁參加抽獎,沒想到還真的讓她抽中這支才剛上市不久,單價比她月薪還高的iPhone 7。「結果我媽就說我把這一整年的好運都用完了。」陳芳君大笑著挖苦自己沒有偏財運,如此一來好像真的把一年的好運都用盡了。無時不刻都可以展現燦爛笑容的陳芳君,她那帶點苦中作樂成分的神情讓我印象深刻。

 

二〇一六年十月才從嘉義搬來台北工作,二十三歲的陳芳君還帶有一絲學生氣質,現在是一家遊學代辦公司的行銷企劃人員。

 

考大學時陳芳君順應父母的心願,選擇她不是很有興趣的財務金融系,但她還是努力在三年內提早畢業。畢業當時考量到未來工作的前景,陳芳君又繼續攻讀研究所,取得財金碩士學位。「碩士起薪會比較好吧?」她當時是這麼想的。

 

然而完全出乎陳芳君意料的是,人生第一份工作的起薪是兩萬六,不但與她預想中的三萬二差了六千元,而且還是隔週休。雖然每天工作八小時,但換算時薪後只有155元,只比基本時薪多了22元。

 

如果從勞動部的起薪統計來看,二〇一五年碩士以上學歷平均起薪為32,638 元,所以陳芳君對於碩士學歷起薪的想像其實算是準確。

 

但如果把數據往前推十年就會發現,研究所以上學歷起薪自二○○六年開始停滯,一直在三萬二千元與三萬元之間上下震盪。而其他學歷的起薪也好不到哪裡去,一樣呈現停滯的狀態。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勞動部的資料庫是把碩士與博士的起薪一起列入計算,實際上碩士的起薪可能還要更低。

 

這跟許多人對於碩士薪資的印象似乎有點落差,然而如同林秋容男友與陳芳君的遭遇,如果不是需要特殊專業的行業,碩士學歷已經不是職場萬靈丹,更像是學歷低標。

 

因此,陳芳君覺得兩萬六的起薪「有點低」,也很疑惑。「我一個碩士怎會起薪是這樣?」她跟企業主極力爭取,但公司的態度很明確,除了基本學歷,注重的是求職者的工作經驗,「就算你學歷再優秀也是一樣。」陳芳君感到沮喪,因為從財務背景轉換到行銷企劃,沒有相關經驗與資歷,即使她在學期間學業成績突出,也擁有許多活動資歷,公司最後還是決定試用期給兩萬六的薪水。兩萬六千元已經比二〇一五年台北市的每人平均消費支出還低,可說是徹底貧窮,而這還是碩士的起薪。<資料來源>

 

「我就是青貧,越來越貧。」陳芳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仍掛著微笑,自我挖苦的表情說明她的無奈,「我自己就是很明顯的青年貧窮啊。」她接著又補上這句。

 

兩萬多元的收入,加上和雙胞胎妹妹共同租在大安區靠近上班地點的房子,陳芳君每月的財務壓力相當沉重。因此,當我注意到陳芳君手上售價比她一個月薪水還高的iPhone 7,還沒等我問,她便分享了獲得手機的神奇過程。

 

「我們比較不注重自己外在的行頭,因為我們會覺得你用那個很貴的東西,別人說不定把那筆錢省下來。你買了兩季那個新的東西,別人把錢省下來,他可以買一套沙發,可以買一台洗衣機,慢慢地我一個家就拼湊成了。」簡單來說,陳芳君對抗低薪的方法不外就是「省」。

 

為了省錢,姊妹倆無所不用其極,以求達到每分錢的最大效益。

 

| 厭世,是一種自嘲 |

 

如同其他在台北工作的厭世代,陳芳君和從小就跟她形影不離的雙胞胎妹妹,一起住在四坪大含水電費約一萬二的雅房,這個一層三房的公寓被房東隔成五間,動線顯得侷促與擁擠,房租則由兩人一起分攤。為了省錢,姊妹倆甚至不敢開冷氣。

 

顯然地,兩萬六的薪水無法讓她們擁有良好的生活品質,甚至可說是刻苦,因此每分錢都得花在刀口上。陳芳君選擇在一年內將二十五萬學貸還清,如此就可以不用負擔利息,而方法就是姊妹互相支援。念書時陳芳君打工協助已就業的妹妹還清學貸,現在則由妹妹負擔生活費,讓陳芳君將扣除房租與伙食費後的收入全部存下,用來一次還清學貸。陳芳君的母親看在眼裡,不時會寄來料理後冷凍的食物,或不時匯錢到她的戶頭。儘管不希望母親擔心她們的生活,卻也只好默默地接受。

 

「我現在就是在效法一萬元一個月生活,像我們也會去找那種快要打烊的菜販或麵包店,因為那個會直接對半(價格),或是便利超商。」陳芳君眉飛色舞地說著她的省錢之道。

 

除了便宜的食材,由於三餐都是自己料理,因此費用可以降到最低。早餐是沖泡包,午餐是前一晚做好冰起來的便當,晚餐則只吃茶葉蛋跟豆漿,最多再加上水果,讓一天的花費盡量控制在百元以內,一個月的伙食費就可以控制在三千元左右。而交通費則是一個月一千五,「一天32元。」陳芳君抓得相當精準。經由嚴密地預算控制,兩萬六的薪水幾乎可以存下兩萬元。

 

「我們都會盡量克制彼此的欲望,像女生就一定會想要愛漂亮啊,做頭髮、買衣服啊,每一季流行的東西都會很想要。也幸好妹妹都一直陪著我,我們都會互相告訴對方花錢是不可以的,一講到省錢大家都會很認分地去做別的事情。所以我們幾乎是沒有娛樂的。」

 

就算是「娛樂。」也會想辦法在不花錢的狀態下滿足精神生活,比方運動或是參加免費講座,但大多跟工作有關。

 

如此嚴苛的生活條件,陳芳君開朗的外表下看不到一絲陰鬱,但我聽了卻有些難過和不解。樂觀也該有個限度,特別是處在這種高壓的生活條件之下,難道沒有一絲「厭世」感,不會徬徨和疲憊?

 

陳芳君收起笑容,沉思了幾秒鐘,「是有這種厭世感沒錯。」但她隨即又大笑,「連我這樣開朗的人都說厭世,哈哈!」

 

相較於一九八〇到一九九〇年代「愛拚才會贏」的樂觀,「厭世」已經成為這一代年輕人的共同語言。而「厭世」一詞也從原本消極悲觀的語境,轉化成為一種無可奈何,卻又不得不面對的一種情緒,更多的時候,更像是一種自嘲。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吳承紘

 

關鍵評論網專題副總監。

雲林人,輔仁大學應用心理系畢業。曾任職行銷企畫、編輯、公關、記者,自由撰稿與攝影。著有《我們都相信秘密》,攝影協力《七種民宿的旅行》、《散步阮台南》等。

 

於關鍵評論網所策劃與撰寫的《獨老者的餐桌》專題,曾入圍二○一六年亞洲卓越新聞獎視頻類與英國TheDrum的年度網路專題報導獎。

 

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設立於二○一三年八月。我們是一群對於現今媒體不滿又想要做出一些改變的人。有一直在媒體產業的編輯,有多年在海外各地工作的專業經理人,還有對於網路技術有熱情的開發者,以及一群對於我們這個夢想有興趣,願意一起幫忙的實習生、朋友,以及許多外稿作者。

我們夢想中的媒體是除了陳述事實之外,還能夠提供多元、不同方向的觀點,並為智慧手機、平板、電腦等不同平台提供各自適合閱讀內容。也讓社交網路世代的使用者,能夠更輕鬆的分享、討論和參與他們有興趣的議題。

 

書名:厭世代-低薪、貧窮與看不見的未來

 

出版:月熊出版

延伸閱讀

在台北一個月只花1500元吃飯錢? 8年級理髮師:錯誤的省錢,會讓你看不到自己的價值

2017-11-20

月薪41K 在台北租屋 生活仍被錢追著跑

2017-11-17

什麼是「長大」? 第一份薪水入帳

2017-11-02

南部薪水低到讓北上念書的人回不去?

2017-07-17

台灣薪水太低,4年後恐怕找不到人上班!

2017-06-2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