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工作 不是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工作 不是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方舟文化

個人成長

2018-01-12 11:25

如果有一件事情你很擅長,但你不想做,沒有人可以強迫你,但既然你要領那份薪水,公司也期望你能做這件事情,那就是你做這份工作的價值所在,即使你不一定認同。

作者:織田紀香

 

「為什麼又要我做企劃案?我來這邊不是寫企劃的!按照我的資歷,應該要在這公司做更有意義的事情吧?」我憤恨不滿的跟主管抱怨。我不懂為何企劃案總會輪到我寫,而這份工作看起來像是文書作業在幹的鳥事,一點意義與價值都沒有。沒理由用我多年的資歷與經驗,耗在辦公桌上發想製作企劃案吧!企劃工作不外乎在整理相關部門的想法,彙整過後再重新組織歸納,將原先抽象沒有聚焦的各種想法,收斂到特定主題、主軸上,給大家一個討論的方向,令不同的部門之間能有書面的討論依據。

 

主管面有難色回我:「你也知道……公司裡沒有幾個人會寫企劃案,大家平常也都很多事情要忙,你會寫,當然就你來寫,不然交給別人寫,沒寫好又耽誤大家時間,你也會被影響,這得不償失對大家都沒好處。」我依然憤恨不平的說:「那是這公司的人能力要提升,不能因為我可用就只用我吧!我還有更多重要的事情能做,不是成天在這邊幫各單位畫表格、寫企劃!這根本就浪費了我的才能!」氣到滿臉通紅,在主管辦公室裡大聲咆哮,這種尷尬的現況,主管承受好一陣子,可是卻遲遲未改。

 

  看自己不容易看透,看別人或許相對能夠看清你的問題。

 

 曾有一位同事,她畢業三年,做過行銷、做過企劃、做過業務,短短三年換了四份工作,在她應徵時,我問她:「妳三年內換了四份工作,而行業別少說換了三種,有特別的原因嗎?」她回我:「工作學不到東西,主管不夠積極,在公司感覺不到未來,受不了那種呆板又像公務人員的文化。」我有點驚訝她如此坦白回答,我又問:「妳從這四間公司,獲得最多的是什麼?」她直接回我:「人不要佔著茅坑不拉屎,該積極做事就做到底,哪有那麼多理由跟意見來推託,我想要做事,不是被搞事。」

 

我決定給自己一個機會,試著跟比我還要有主見的人一起工作。

 

她工作的前三個月,表現相當優秀,很多事情主動、積極,一如她所描述。她熱衷處理每一件事情,所有工作到她手上,都可順利完成。但大概到第五個月左右,開始出現一些狀況。有一天,她特別找我談:「我覺得這份工作不像是我要的,工作太多太雜,學不到東西。」她有點不滿的講,彷彿我再聽下去,應該會聽到她要離職的請求,我不解的問她:「具體來講,妳想學什麼?妳覺得做什麼才有收穫,我跟妳討論看看工作怎麼調整。」她委屈的回答我:「每天做雜事哪有時間想,我怎麼知道在這邊還能做什麼,一下做那個一下做這個,工作雜亂,搞得我也不清楚每天來公司的目的是什麼。」感覺要再談下去她可能會提辭職。

 

「這禮拜我讓妳決定自己要做什麼,以及不做什麼,好嗎?」

 

她似乎認同我的做法,於是點頭答應了我。隔天一早才一腳踏進公司,她立刻找我進會議室,她問:「工作由我決定嗎?但方向呢?我要朝哪邊去做?」我問她:「妳想往哪個方向走?從妳的觀察,公司現在用得上什麼?」她想了想,帶些猶豫的回我:「走行銷好了,或是公關也可以,這我以前做過,我來做看看。」我答應她,沒多過問,只有一個要求:「好,請妳一週內將本月概要工作計畫提供讓我參考看看,至少讓我清楚知道妳接下來打算做些什麼,好嗎?然後妳現在手頭上的事,交給另外一個人吧,由他去負責。」她點頭示意好。

 

 一週過去,我沒看到計畫。兩週過去,還是沒有看到計畫。我好奇問她:「當初說好要提的工作計畫呢?」她相當不滿的回:「還在想啦!這公司能做的事情那麼多,我又怎麼知道從何下手,而且行銷本來就不是我負責的,我又從何得知該不該做?」我有點無奈回她:「那妳第一個禮拜就該提出來吧?」她又更憤怒的回:「第一週才剛開始,能提什麼問題?想都還想不出來,我又該怎麼跟你講?才給人一個禮拜的時間,是能提什麼工作計畫?」我有點不高興的告訴她:「不懂,妳可以問;不會,妳可以說;不做,妳可以講,但什麼都沒有,妳不覺得不該嗎!」她敷衍了事般的回:「好啦、好啦,會再給你。」

 

從那天之後,她做事明顯變得消極,常成為部門裡的負面指標。很多事情到她手上就沒有下文,而我要的工作計畫依然沒有看到。直到有一天,她在會議上被另一位同事詢問工作進度,她脾氣整個上來,大聲咆哮的說:「你們只會想來要東西!有沒有想過別人做這些要時間?考慮一下別人的心情好嗎?」同事被她激到也跟著冒火,正想要回嗆時,我擋住雙方,我說:「妳是做了,然後還沒有做完嗎?」她沒有回答。我換問另外一位同事:「你請她做這件事情時,有跟她討論過要完成的時間跟內容嗎?」同事點點頭回答有。

 

我留下她,兩人在會議室裡,我問她:「怎麼了?妳還好嗎?」她近乎崩潰的跟我說:「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更不清楚自己這樣做下去會怎麼樣,我不甘心一直都是做這些事情,好像這份工作不是我要的,而且同事們之間的相處都讓人特別難過,我知道我值得更好,應該要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我還是很平靜的問她:「那我請妳決定做什麼事情,妳有做嗎?」她哭著說:「沒有。」我又問:「為何沒做呢?」她很坦白的回答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也跟妳一樣,曾經因為寫企劃案一事,跟主管吵過架,我認為自己能力不止如此,應該可以做更有意義與價值的事情,而非成為部門與部門之間的文書作業人員。」我帶點尷尬的微笑,跟她說到那段過往。她問我後來怎麼了,我說:「當年脾氣很差,但大家都得忍受我,因為知道企劃案我寫得比較好,可是隨著時間拉長,企劃案因我暴怒不停的反應則寫的越來越少,同事相對越來越疏離我。最後,主管把我叫去辦公室。」「主管跟你說了什麼?」女同事好奇問我,我回她:「主管說我現在幾乎沒有工作,企劃案也不用寫,公司也找不到理由再雇用我,那天成了我最後一天上班的日子。」

 

同事順著說:「是公司不會用人!」我苦笑回她:「或許吧,但我有更多不同的體會。」「工作,不是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是公司希望你做什麼,你才有機會去做。我的體悟是工作並不存在兩全其美這種事,像是別人看上我最有價值的事情,我卻不放在心上,只是眼巴巴望著我根本拿不到的機會,然後像砲火四射般的傷害周遭還願意把我當同事的人。如果有一件事情你很擅長,但你不想做,沒有人可以強迫你,但既然你要領那份薪水,公司也期望你能做這件事情,那就是你做這份工作的價值所在,即使你不一定認同。」

 

「那你不就變成奴才!只是應付公司!沒有自己的想法啊!」同事說。

 

「奴才、蠢材、人材,都是個人主觀認定的。」我嘆口氣說。主管在我離開公司前,最後向我提到:「你可以選擇不要這份工作,你有權利不做公司要你做的事情,當然公司也有權利不發薪水不雇用你。你要明白一個道理,公司並不負責你未來人生,你對自己的期待是你家的事情,公司沒有責任或義務幫你實現那些可能,是你自己把很多想像附掛在公司上,但公司並不需要為你鋪路。反倒是你的貢獻能替公司帶來成長,讓公司發展到更好的成就上。你只考慮自己,成天抱怨也不會替自己增加收入,還不如將這些力氣,用在你覺得有意義的事情上,或許有天收入還會增加。

 

聽完主管一席話,回家後悔不已。因為我並不討厭公司,也不討厭那份工作,完全沒想要離職的念頭。我只是討厭自己沒辦法成為一位更有用的人,而這些全出自於我過度與莫名的期盼與想像,只是一昧給自己畫下框框,限制自己卻忽略現實在哪,直到完全迷失自我,眼高手低沒搞清楚哪些該做、哪些不該做,這所有一切要付出的代價,就是失去一份我還算喜歡的工作。我再也無法換回同事、主管、老闆的信任,只留下人們對我的不滿。那天之後,我慢慢理解,很多事情做就是了,不論自己喜歡或不喜歡,在某個時間點出現要我做的某些事情,肯定對未來的我具有某些意義,即使不知道意義何在,也得靠自己去探索挖掘。

 

 你不是不行,只是現在還輪不到你表現,時機到了,自然就會讓你證明你行。

 

紀香語錄:

事情不要計較大小、高低,願意做、能夠做,都要試著去做,只要做了,所有的不可能都將會變得可能。格局,不是用眼睛看,而是身體力行的體現。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織田紀香(陳禾穎)

本名陳禾穎,曾任關鍵數位行銷總顧問暨客戶總監,現為願境股份有限公司(KKBOX)數位廣告副總經理。同時也是位超人氣部落客,在網路上發文無數,分享自身對於行銷、市場、社群經營等專業領域的觀察及實戰經驗,受到許多網友及專業人士的好評。
    他亦是各界力邀的傑出講師,曾於台灣大哥大、台灣資生堂、英業達、智威湯遜廣告、李奧貝納、IBM、台灣微軟等各界知名企業演講;曾三次獲邀站上TED舞台演講。目前仍繼續於台灣科技大學攻讀EMBA。
著有《我,選擇不一樣》、《突破男關。做自己》
部落格:紀香思考、觀察與感受http://norika.tw/
粉絲專頁:織田紀香
TEDxNCU採取行動的力量https://goo.gl/enknlg
 TEDxXimen限制下的突破思維 https://goo.gl/CvhzN3
TEDxNDHU翻轉顛覆性別 https://goo.gl/RqpX3Y

 

書名:勇敢失敗,比努力成功更有力量:
數位行銷知名講師織田紀香,近20年職場浮沉親身分享。

 

出版:方舟出版

延伸閱讀

成功女性就是兼顧事業與家庭?這不是逼死一堆媽媽嗎?

2017-12-28

草莓世代的告白: 我要的成功和爸媽不同!

2017-11-16

第一名,不是成功的保證

2017-09-12

害怕失敗,又難以享受成功?4個方法,克服自我否定的「冒牌者症候群」

2017-08-28

不懂聚焦,別怨自己為什麼又窮又忙!解讀《成功,從聚焦一件事開始》

2017-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