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命好是成功後別人給的詮釋;命運則是他們怨天尤人的酸話

矽谷搖滾天使 林富元、圖片來源:達志
2018-02-02
個人成長

命好是成功後別人給的詮釋;命運則是他們怨天尤人的酸話

矽谷搖滾天使 林富元、圖片來源:達志
2018-02-02
命好是成功後別人給的詮釋;命運則是他們怨天尤人的酸話
個人成長

我投資的時候,喜歡選擇可以感覺到强烈“使命感”的創業家。

 

很多年以前,阿湯哥湯姆克魯茲自製自演了一片 “末代武士 (The Last Samurai)” 。我看了之後,除了深深被其浩大時代格局與纖細內心描述感動外, 整個晚上都回想著末代武士在知其必然遭新世代淘汰的命運後,卻仍含笑以赴。那種 “風蕭蕭兮易水寒” 的慷慨氣魄,,多年未見。

 

我之前總覺得湯姆克魯茲只是個非常有商業頭腦的演藝名人,後來就真地很佩服他製作出如此感人巨作。

 

當年在全世界的電影院也推出了 “魔戒傳奇完結篇 (The Return Of The King)”,把末代武士剛上檔不久的氣勢壓了下去。 “魔戒”三部曲片片大片, ,講的則是小人物  (Hobbit)  突破萬般困難而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它雖然比較缺乏角色深度,卻也在驚人的電腦特技畫面中激勵了人心,鼓勵大家在面對無比困難時挑戰自己命運, 終究會得到勝利。

 

這些電影人物,不約而同地反映了電影中多次引用一個英文字 “Destiny”。

 

字典裏Destiny此字的直翻是 “命運”,可是我覺得不大恰當。“命運” 這一詞多含被動之意,影中勇敢的舊時代武士在面對大時代變化時無所適從,他們卻主動地以”雖千萬人吾往也”的瀟灑胸襟迎向前去。

 

這絕非無奈的被動聽信命運。聽天由命的態度恐怕比較適合英文裏的 “Fate”,  或日文裏的 ”Karma”?  至於 “Destiny”這個字,則既有使命感, 又具有主動掌控自己命脈的勇敢 。

 

有使命感Sense of Destiny的創業家就是不同

 

創業的朋友與經營事業的智者,如果能始終保有真正的使命感,面對困境仍然微笑地正面迎接,那是何等美好壯烈的事!

 

好的投資人會分辨那些真正有使命感的企業家,如何有別於其他多數的機會主義者和順風搭車者。 鴻圖大業就需要那集合勇氣、靈氣與傻氣的企業家來帶頭,不要另外那些過度聰明精打細算的模仿者。

 

創業家企業家的勇氣在他敢拼敢衝。

創業家企業家的靈氣在他願學願聽。

創業家企業家的傻氣在他能屈能伸。

 

他或像是盔甲武士在槍林彈雨中馳騁前衝,子彈在他身邊以慢動作一顆一顆地爆發,他卻毫不猶豫的揮刀攻擊。

 

他又像是聽禪的得道高僧,吸收每時每刻在他耳裏眼中的教誨與新知,不斷地進步又不斷地學習。他更像是流水般地靈活彈性,可以與人千杯不醉攻城撂地。卻也可以為了事業而糊塗扮傻唯命是從。誰說做生意的人不羅曼蒂克? 我這麼寫來,企業家要比任何電影裏小說中的英雄驚異多了!

 

我們常聽人家酸溜溜地說某人成功致富是因為他命好,也許有些是吧?

 

但你如果瞭解一個企業家每天要面對及應付的困難與挑戰, 你就知道絕大多數的成功企業家,天天不斷地在以他們的“使命感”修改自己的命運。

 

企業家他們真的就像騎在馬上的盔甲武士,就算迎面的是機關槍,也義無反顧地大吼三聲後全身投入。

 

“命好”是你成功以後別人給你的詮釋。

“命運”則是那些被你淘汰的衰人怨天尤人的酸話。

 “使命感”是你心中想到,眼中看到,不斷在驅動你的原動力。

 

想創業的朋友, 你現在的心態和決心到了什麼程度?你對現況是被動地長噓短嘆,還是主動地迎面痛擊 ? 當你遭遇挫折時,你想的是什麼?命運?使命?

 

“使命感”能夠幫助你長期驅動堅持,等於是數甲子的功力,你有這樣强烈的使命感嗎?

 

 

延伸閱讀

一群沒資源的孩子 在秘密基地翻轉命運

十五歲的宗良準備上舞蹈課。所謂「準備」,也僅是把舞鞋往手中一握,就出門。 在三坪大的家中,一家七口,一張摺疊桌,木板隔間,懸吊一盞燈泡,五歲與七歲的妹妹躺在地板,偶爾搖晃一下燈泡,這是她們唯一的玩具。

如果活到70歲,卻只能靠名校出身刷存在感,其實很可憐...

我40年的創投生涯及天使投資經歷,透過書籍與演講已經闡述過很多。過去20餘年,不少聼過我演講的讀友,還聽説過我有搖滾生涯。

如果連選工作都要聽別人意見,那你究竟是在為誰而活?

別人的看法,包括最關心你的爸媽或最親密的配偶伴侶,或許來自於他們的真誠關心。但不要忘記,他們不是你。命是你自己的,命運當然得按照你自己的嚮往與渴望來開拓。

創業家如何將球推進洞?

有一次我從北京好晚才趕回矽谷的家,第二天清早,睡眼惺忪地趕到舊金山球場觀賞職業高爾夫LPGA在舊金山附近的《裙擺搖搖》比賽。

台灣社會裡只要扮演受害者,是否就沒人注意到他曾經犯過錯?

數年前有一部贏得奧斯卡最佳外國片獎的電影, 叫做 《神之城市 (City of God)》,好像影片名字在亞洲翻譯為《亂世來臨》。它是一部有關巴西貧民窟亂象,既寫實又戲劇的好電影。最近我再看它一次,還是頗有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