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為何你該認識局外人 但別做個局外人

為何你該認識局外人 但別做個局外人

商周出版

個人成長

達志

2018-02-26 14:18

旁觀的立場有益於看清當局者視而不見的主流系統缺失與矛盾。局外人可以看得更透澈,對於現狀的批評不至流於表面,而會深入根本。

「監事會的先生們在此鄭重宣布:憑藉寫在法律裡的所有詛咒,我們流放、驅逐、譴責、詛咒巴魯赫.史賓諾莎(Baruch Spinoza)。他在白日該被詛咒,他在黑夜該被詛咒,他睡著的時候該被詛咒,他醒著的時候該被詛咒,他進去的時候該被詛咒,他出來的時候該被詛咒。願主不饒恕他。我們嚴正警告,不許任何人以口頭或書面的方式與他交流,不許任何人對他伸出援手,不許任何人與他同在一個屋簷下,不許任何人距離他少於四碼,也不許任何人閱讀他所寫的東西。」

 

因為這道革出教門的命令(發佈於一六五六年,未刪減的原版約有上面引述內容的四倍長和五倍嚴厲),當時年僅二十三歲、多愁善感的史賓諾莎被逐出阿姆斯特丹的猶太社群。人們正式將他貶為「不受歡迎人物」,貶為局外人。雖然史賓諾莎此時尚未發表任何作品,但這位年輕思想家自由奔放的觀點,在領導階層眼中已成一大麻煩。時至今日,史賓諾莎被譽為史上最偉大的哲學家之一。

 

這樣一道封殺令在今日看來或許十分有趣,但,面對如此窘境,可憐的史賓諾莎恐怕笑不出來。設想有關當局在電視新聞、報章雜誌、街頭海報、所有社群媒體上鋪天蓋地地詛咒你,還四處佈下特務,命令他們不得讓任何人靠近你、與你交談,這大概就是史賓諾莎當時所面臨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處境。

 

如果你是某個商業俱樂部的成員,就會曉得身為會員的好處。你可以免費使用俱樂部的空間、長絨毛的躺椅舒適到令人想睡上一覺、桌上總是擺放著最新的期刊、隨時都能找一個志同道合的夥伴暢快地閒談一番。簡言之,俱樂部裡的所有基礎設施都是為了滿足你的需求。

 

絕大多數人都是一個或多個「俱樂部」的成員:身為某家企業的員工、某所學校的學生、某所大學的教授、某個城市的市民、某個協會的會員。所有這些「俱樂部」都是在滿足我們的需求,我們會自在、舒適地安頓於其中,還會相應地感受到獲得良好的照料。

 

但總有人是離群的「孤鳥」。要不是他們自願遠離群體,要不就是群體根本不接受他們,甚至趕走他們,正如史賓諾莎那樣。雖然不全然如此,但局外人多半是怪咖。三不五時,他們之中就會有人獨力促使世界更加進步。科學、經濟與文化等方面的突破,應歸功於這些局外人的比例出人意料地多。愛因斯坦找不到任何大學教職,就在伯恩的專利局當個三級技術員,領取微薄的薪水勉強度日。在那裡,他利用閒暇時間,為物理界帶來一場革命。再往前兩百多年,年輕的牛頓闡明了萬有引力定律,發展出一個完整的數學分支。

 

當時他的「俱樂部」(劍橋大學三一學院)因為瘟疫肆虐而不得不關閉,他有兩年的時間避居鄉間。達爾文也是個自由的學者,他的名字從不曾出現在任何研究所的支薪表上,他也從未擔任過教授。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最強悍的英國首相之一,她原本是個家庭主婦,從無到有地投身政壇。爵士樂是一種完全由異類所創造出的音樂風格,饒舌歌也是。

 

偉大的作家、思想家和藝術家之中,不乏為數不少的桀傲不馴之人:克萊斯特(Bernd Heinrich Wilhelm von Kleist)、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王爾德、托爾斯泰(Leo Tolstoy)、索忍尼辛、高更(Eugène Henri Paul Gauguin)。所有宗教的創立者也毫無例外地盡是異類。當然,我們不該高估這些「偉人」(參閱第十四章),如果不是他們,也會有其他替代者做出類似的優異成就;重點只在於異類的動作往往快於同類,從而更早有所作為。

 

異類享有戰略上的優勢。他們不需要遵守統治集團的規定,不會因此浪費時間。他們不需要跟著眾人瞎攪和,無須參與大多數「俱樂部」的狗屎固定程序。也不必讓那些華而不實、愚蠢透頂的 PowerPoint 幻燈片秀來侮辱自己的智慧。他們可以規避會議中令人神經緊張的強勢進攻,可以自信地忽視所有的形式主義,不必接受任何邀請,不必參加任何「只為了露臉」的活動;因為他們根本不會被邀請。他們無須為了避免被趕出去而非得政治正確,因為他們早就在外面。

 

另一項優勢是:旁觀的立場有益於看清當局者視而不見的主流系統缺失與矛盾。局外人可以看得更透澈,對於現狀的批評不至流於表面,而會深入根本。

 

這會讓人對身為異類產生浪漫的遐想。儘管如此,勸你還是不要成為異類。社會會把矛頭指向你,猛烈的逆風會無情地向你吹襲。幾乎所有異類都會因傾全力對抗世界而心力交瘁,只有極少數人發出彗星般的光芒。不,異類的生存方式適合寫成電影劇本,卻不適合美好人生!

 

該怎麼辦呢?

 

請你把一隻腳穩穩地留在體制內,如此一來,你就能確保所有「俱樂部會員」的好處。但把另一隻腳放在體制外。我知道,這聽起來像是一種不可能的考驗,但事實上是可行的。請你和異類交朋友。做起來可能有點難。以下是與異類相處的幾個原則:

 

1. 不必奉承,只需誠心地關切他們的工作。

 

2. 放下身段。異類根本不在乎你有沒有博士頭銜、是不是扶輪社主席。

 

3. 寬容。異類很少會準時。有時他們可能會蓬頭垢面,也可能奇裝異服。

 

4. 互惠。請你回饋對方一些什麼,像是點子、金錢或關係等等。

 

如果你能掌握這種「劈腿」技巧,或許你也能成為連接元素,就像賈伯斯或比爾.蓋茲成功辦到的那樣;這兩位體制內的成員與一些瘋狂的科技怪咖有著頻繁的交流。時至今日,我們很少見到願意和異類打交道的CEO。無怪乎許多企業都缺乏創意。

 

結論:有幅梵谷的畫掛在牆上,好過當梵谷。越多活生生的梵谷圍繞在你身邊越好,他們那新鮮有趣的觀點,會為你的美好人生帶來有益的影響。

延伸閱讀

為何你得要知道自己的斤兩?

2018-02-23

百度李彥宏登「時代」封面 成就來自當年教授的一句話

2018-01-19

善用反對的力量 才能造就非凡成就

2017-11-29

預期的喜悅,讓人罹患「成就上癮症」

2017-06-09

「0.02的堅持」用熱情成就不思議

2016-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