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當分離成為一種專長 長榮空姐:不是愛拍照打卡,是報喜不報憂

風傳媒

個人成長

達志

2018-02-27 12:18

甫從大學畢業的2014那一年,FIKA考上了長榮空姐。從沒想過能在百人之中脫穎而出,還通過3個月宛如「名模生死鬥」受訓期的她,成功戴上一副金翅膀。轉眼間4年過去,她飛越無數國家,談到在這個行業裡學會的特殊技能,她說,是分離。

本文作者:周怡孜

 

和許多人所想的一樣,空服員是一份可以環遊世界的工作。但FIKA說,當上空服員之後,要克服的事情比想像中還多,包括必須適應時差,經常早起、熬夜等等,以及總是和家人朋友聚少離多。

 

胃痛、焦慮、時差 有人吃了藥也睡不著,更有人飛到生不了

 

從工作層面來說,假設今天是上午10點的班機,FIKA6點就必須起床梳化、7點準時出門,並在40分的車程後抵達公司,之後進行約半小時的例行性簡報考試。接著9點登機,於10分鐘內完成前置安全作業,隨後逐一準備餐點,待一切就緒後,開始迎接乘客。

 

如果是飛短班的話,飛機起飛後,過沒多久就要開始送餐,「大概半小時內要送完,那段期間我根本不敢去上廁所」。一忙起來,憋尿、胃痛、焦慮都是常有的事,長期下來,不少空服員在婦科、免疫力、精神方面等,都出現過問題。

 

「雖然在機上我們會啟動輪休機制,但如果是飛長班的話,很多人因為時差、焦慮會有睡眠障礙,所以有些人會吞半顆褪黑激素,希望助眠,但最常發生的情況是,就算吃了也睡不著,整趟工作下來,至少都超過一天沒睡過。」

 

2018-02-11-桃園國際機場,客運乘車口。桃園機場。(Cheng-en Cheng@Flickr/CC BY SA2.0)

假設今天是10點的班機,6點就要起床梳化、7點準時出門。圖為桃園國際機場客運乘車口。(Cheng-en Cheng@Flickr/CC BY SA2.0)

 

疲累、緊湊的上班模式頻繁上演,有時甚至還要早晚穿插,更別說是飛往不同時區的國家,「每次一個長班飛回來,我吃兩口早餐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臉上還頂著未卸的妝,非常的累」,FIKA說。

 

在空中工作,也很難與陸地上相比。FIKA說,如果工作到一半,身體突然不舒服,也無法臨時請假回家,因為人就在機上;另外更可怕的是,很多人飛久了就不孕,因為每天在高空中的壓力,再加上很常飛越極區,輻射量很可能是正常人接收的數倍,想生小孩也生不出來。

 

待下去的理由:下了班就自由、飛越久賺越多

 

既然工作這麼辛苦,那是什麼理由讓她繼續待下去?FIKA說,對她而言,這就是一份工作,各行各業背後都有屬於自己的辛勞,沒有因爲是空服員,就比較特別。不過若和一般上班族相比,她認為,擔任空服員的好處是下了飛機後,就不必On Call,沒有所謂的責任制,很多人覺得自由。

 

長榮航空客機。(方炳超攝)

下班後的自由時間,是FIKA待下去的原因之一。(資料照,方炳超攝)

 

除此之外,空服員的薪資結構,主要是底薪加上飛行津貼,所以如果飛行時數越高,薪水自然也越高。FIKA坦言,和一般行業相比,這份工作確實相對高薪,但事實上,大家是拼了命在工作,付出不少勞力及心力,「所以當很多人說我們喜歡打卡、拍照,但大部分的時候,我們是報喜不報憂」。

 

從登機至今,FIKA為了工作,已有3年的農曆春節無法和家人相聚,總算今年運氣好,能排到假回家圍爐。她說,雖然自己平時工作忙碌,不過仍堅持每個月和家人碰面一次,因為這個行業有另外一項特殊技能,那就是擅長分離。

 

本文經風傳媒授權,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就算在多頭市場 股海也有淪落人

2018-02-26

新任聯準會主席上任 快速升息應對通膨不會改變

2018-02-25

20歲網紅一句話 Snapchat母公司股價一天狂跌7%

2018-02-23

比爾蓋茲批川普稅改:像我這樣的有錢人應該繳更多稅

2018-02-23

為什麼臺灣的文創園區,常淪為主題不明的大賣場?

2018-02-2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