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別懷疑,上班第一天, 你就要設定離職日期

別懷疑,上班第一天, 你就要設定離職日期

黃大米真心話

生活消費

達志

2018-03-16 10:17

你很清楚這裡是抵達目標的「中點站」,不是你夢想的「終點站」。

「來來來!我們來點唱這首〈白觀音〉(台語),祝福我們阿米啦!噗仔聲催蕊……催蕊……」

 

卡拉OK大螢幕上跳出小白點,前輩芳姊走上舞台,開心地唱起〈白觀音〉這首歌,「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靠夭啦!什麼白觀音,歌名明明是〈萍聚〉。

 

這是我在宜蘭地方電視台工作的最後一晚,電視台的攝影大哥、助理加主持人一群人幫我辦歡送會,地點是農田中間的投幣KTV。

 

那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得到了夢想的第一枚「銅幣」

 

當時才二十多歲的我,念的不是傳播科系,卻很想當「傳播妹」。為了跨行搶飯碗,哪裡有機會,我就往哪裡去。記得從台北到宜蘭面試時,人生地不熟的,我拿著地址搭計程車才能有禮貌地準時抵達。

 

沒等多久,時尚又漂亮的總監走進面試的辦公室,大大的眼睛像是在審視玩具一樣地看著我,問:「你投的履歷是應徵記者,但我們記者都補滿了。現在有缺主持人,你要不要?」

 

要要要!我要我要!統統都可以,絕對沒有問題!我內心喊了一百個「我願意」,千言萬語最後化約成一個簡單句:「嗯!好,我要。」

 

總監立刻轉身往樓上走去,俐落地朝我揮手示意,明快地說:「走,到攝影棚試鏡。」

 

試鏡?那是什麼?她懶得跟我解釋太多,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要讓菜鳥最快學會飛翔,就是不顧死活地把他推出去,看他如何求生。

 

「你就坐上去那個台子,看著攝影機,我喊:『五四三二一,說話!』你就開始說。我沒說停,你不能停。」

 

聽著她的指令,我彷彿被按下了啟動鈕,滔滔不絕地說著:「我是黃大米,××系畢業,我們這個系念的是公共政策、政治學、組織行為,畢業後可以考公務員,女生可以當官夫人,如果你沒有走這兩條路,你花四年念這些都沒有用喔……」

 

總監噗哧笑了出來,大概覺得妙斃了,便恩賜地說了聲:「停!可以了。」打斷我的胡言亂語。接著她看了我一眼,點點頭說:「你,很會講話。」

 

我被錄取了。

 

上班第一天,我就拿出行事曆,翻到半年後,拿出紅筆在日期上畫圈,寫上「離職」兩個紅字。上班第一天就設定好離職日,一開始就準備道別,因為我很清楚自己是來「拿資歷」的,這裡不是我職場的終點站。

 

我遠從台北搬到宜蘭,是不讓自己因為「非本科系」被傳播圈刷掉。如此決然的理由只有一個:我要圓記者夢,我怎樣都要到全國性電視台當記者。

 

在宜蘭上班的日子很開心,主管很嚴格、很會罵人,但同事們之間有很深的革命情感,沒事時,大家喝酒、吃飯配閒話,日子好愜意。然而,即使身處這麼好的環境,也沒有讓我延後離職的日期。我像是要偷寶藏的海盜,拿到手就走,此地不宜久留;拿到這份資歷之後,我得快點去拿下一份資歷。

 

在異鄉孤獨地活著,感受寂寞的無邊無際,但這些沒有動搖我為了夢想繼續付出努力。那時,我常坐在小套房前的樓梯口,攤開空空的雙手,想著:「有了地方電視台這個資歷,等於拿到一枚銅幣,我要拿銅幣去換銀幣,再拿銀幣去換金幣。」

 

「以物易物」這個古老的交易方式從來沒有過時,我早早就悟出,這世界的遊戲規則是「以小名牌換大名牌」。要快速收集到足夠的企業品牌與資歷,必須策略性地設定離職日期,一秒都不浪費,這是圓夢的節奏,也是自己企盼成功的奏鳴曲。

 

我真的照表操課,在預定的離職日接近時,送出了離職單。

 

「你知不知道現在外面環境很差,你出去可能會找不到工作?」總監看著離職單,淡淡地說著,關心與唱衰兼具。

 

我點點頭說:「我知道,謝謝總監的照顧。」

 

瀟灑地說再見。離開是為了成長。成長,是在沾滿不安、未知、出走和歸零的泥土中,等待養分俱足,開出芳香撲鼻的花。

 

 

「夢想的銀幣」在閃亮

 

搬回台北後,我每天丟履歷,一起床就上人力銀行網站去看哪家電視台開了記者的職缺。然而,丟出去的履歷卻像是丟到黑洞裡,連個回音也沒有。我手機不離身,深怕錯

過通知,錯過幸運降臨。可是手機始終好安靜,我懷疑它壞了,還用朋友的電話撥打給自己──沒壞啊,鈴聲很大呢!

 

電話一直沒響鈴的主因,是沒有公司要用我。

 

晚上無力感來襲,又是沒消沒息的一日。我變成一灘泥似的躺在床上,眼淚自動自發地從眼角流下。「為什麼沒人要我?為什麼沒人要我,我真的很努力耶!」沮喪是所有情緒的總和。想一圓夢想,真的需要極大的毅力。

 

「撐下去,撐下去。繼續找,繼續找……」我給自己打氣,對家人則是報喜不報憂,南部故鄉的爸媽都以為我在台北過得很好。

 

 

機會總會來敲門,只是需要耐心,等待它慢慢跑來。它真的來得比烏龜和蝸牛還慢啊!

 

有一天,我的手機終於響了,如同天籟。「我們是××電視台政論節目的製作單位,你有丟履歷,對嗎?」

 

天啊!是××電視台耶!我心臟狂跳,連忙說:「對對對,我有丟履歷。」我很需要大電視台的資歷,要我做什麼都好,那是一枚銀幣,我要拿到它。

 

電話那頭的人以非常冷靜的聲音接著問:「你是傳播科系的嗎?」

 

又來了,又要因為不是本科系而卡關了嗎?希望的火在減弱,我怯生生地說:「我不是。」

 

她似乎還想給我一點機會,又問:「你有認識政治人物嗎?」

 

希望的火逐漸熄滅,我尷尬地說:「沒有。」

 

她再問:「你有發過通告、敲來賓的經驗嗎?」

 

希望的火滅了。我吸了一口氣,絕望地說:「沒有。」

 

沒有連三發,一問三不知,任誰也不會想用我。

 

她明快地說:「好,再見。」

 

不──不要再見,不要收電話!我搶在她掛斷電話前,慌亂又急切地說:「我知道你們剛開台,很缺人,有總機缺嗎?工讀生缺嗎?我都可以,我都可以,我真的很有興趣。」我沒有逗點也沒有停頓的說出這一串話,一如被宣判死刑前的掙扎。

 

電話裡傳來她的笑聲。「都補滿了。再見。」

 

機會曾經近在咫尺,瞬間又回去天涯──那麼近,卻也那麼遠。四周光線暗了,前途無光,心茫茫。我突然爆哭,趴在桌上嗚咽,心痛而失語……

 

 

機會會走,機會也永遠會再來。兩天後,電話響起,來電顯示又是××電視台打來。我接起電話,像是鬧劇一樣,同樣的聲音、同樣的台詞說著:「我們是××電視台政論節目的製作單位,你有丟履歷,對嗎?」

 

我的熱情在上一通電話被消磨殆盡了,冷靜地說:「對,我有丟履歷,你前幾天有打來。」

 

對方困惑地接話:「我說了什麼?」

 

我像是向老天爺借了膽子,鼓起全身的力量,把這陣子失業的壓力、夢難圓的焦慮及幾天前被拒絕的打擊,一口氣爆開丟向了對方,惱怒地說:「你說你不要我!我告訴你,雖然我不是本科系的,沒有認識政治人物,沒有發過通告,但你們××電視台的招牌這麼大,還怕沒有人去上節目嗎?政治人物上節目是因為你們招牌大,不是因為我!」

 

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完了,洩了氣的我抓緊手機,無依無靠。空氣一片靜寂,電話那頭的她應該被突如其來的這頓嘶吼嚇到了,安靜幾秒後,她像是想賭一把地說:「你來上班吧!」

 

喔耶!我得到工作了,這份製作助理的工作是我「罵來的」。

 

製作助理的薪水僅有兩萬三,節目在高雄製作,我又得從台北搬家。但我不介意四處奔波,我要拿到「夢想的銀幣」──在大電視台的工作資歷。

 

我辭掉所有家教跟兼差,放下了月收五萬元的日子,往夢想的路上飛奔而去。但我也在上班第一天便翻開行事曆,設定好一年後要離職。

 

 


本文授權:黃大米粉絲團

黃大米最新著作,《若你委屈自己,任誰都能刻薄你》

 

在書局及網路都可購得:

博客來:https://goo.gl/FGswDV

讀冊:https://goo.gl/VwVnLb

誠品:https://goo.gl/ySVw5V

金石堂:https://goo.gl/Qy7VCh

 

 

延伸閱讀

職場最強加薪術! 善用兩大絕招 贏得老闆的錢包

2018-03-12

非名校、本科出身 她靠這6個字在職場闖出一片天

2018-03-08

高齡夫妻受孕難 先生一句話暖哭網友

2018-03-07

愛是需要學習的

2018-03-06

環境的力量 讓月薪三萬的小資女也拼名牌包 變月光美少女

2018-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