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上學時的依依不捨 都是哭給父母看的?

野人文化
2018-03-23
個人成長

上學時的依依不捨 都是哭給父母看的?

野人文化
2018-03-23
上學時的依依不捨 都是哭給父母看的?
個人成長

對孩子而言,父母是與自己關係最親密的人,在這樣的人面前,每個人的嬰兒自我都會自然出現,並做出很多任性、無理的事。

四歲的彤彤上學快半個月了,但分離焦慮似乎還是有增無減,每天早上秀慈總要費盡唇舌,才能哄女兒勉強走進教室,不然就是跟今晨一樣,彤彤會像橡皮糖似地黏著她不放,秀慈只好硬是將女兒交給老師,自己就飛快地逃奔離開。

 

聽到背後傳來彤彤的哭吼聲,總會讓秀慈開始遲疑,但想到老師一直強調的:小孩子都是哭給父母看的,等看不到媽媽就會停了,她也只得忍心而為,強迫自己不可以心軟回頭。

 

只是,做媽媽的一顆心總是放不下,所以秀慈早早來到幼稚園,想看看女兒適應的狀況。當她看到女兒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才真的安下了心,相信老師所說的應該真是經驗之談啊!

 

下課鈴響起,老師開始喊口令,指示這班小傢伙排好隊等父母來接,彤彤也乖乖配合著。秀慈邊觀察女兒,邊慢慢往教室門口移動,等她站到門外,等著老師把女兒叫出來時,彤彤還跟旁邊一個小朋友咯咯地笑個不停,渾然不覺媽媽來了。

 

「彤彤,媽媽來接囉!」彤彤轉頭看到秀慈,人稍微愣了一下,就立刻大叫:「媽媽!」她抱著小背包直奔出來,同時忽然就嚶嚶地哭了起來……

 

秀慈很錯愕,抱起女兒拍哄著:「幹嘛哭啊,乖乖? 妳不是跟小朋友玩得很開心嗎?」把頭埋在她胸口的彤彤,卻只是越哭越大聲:「媽媽……我不想上學……人家不喜歡上學嘛……」

 

「自己人」的友善支持,會帶來正面滋養

 

無論朋友、同事、鄰居、同好……只要感覺到「我們是自己人」、「我們是同一國的」,就能讓我們在對方的面前顯露出某種程度的嬰兒自我。例如:

和好友在一起時,我們往往可以恣意地嬉鬧玩笑、暢談心事,舉止動作也變得輕鬆、隨興,或者當我們身處生疏的人群或環境中,在拘束、不安的當下驀然瞥見一張熟悉的面孔,我們的心情往往也會立即雀躍起來,馬上就有鬆了一口氣的愉悅感覺。

 

與自己人在一起時自然出現的嬰兒自我,不但讓我們的成熟自我得以喘息,同時藉由與對方的良性互動,讓彼此的內在都獲得許多滋潤與力量。所以,人際網絡的支持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環,而與我們關係密切且良好的人們,因為能引出我們的嬰兒自我,讓我們有充電的滋養感,真可說是我們成熟自我的苦難救星啊!

 

在最親的人面前,每個人都想任性做自己

 

只是,當雙方的關係不僅是密切,而且是難分你我的親近時,我們彷彿又回到嬰兒時期,因為需要緊緊依附於他人的照護,所以又開始貪婪地索求著對方「永遠會以我為尊」的保證,此時嬰兒自我所表現出的任性霸道,自然也就如同嬰兒般強烈了。

 

  上述例子中彤彤的反應,相信許多父母都不陌生,明明上一秒還好端端的孩子,一看到父母就哭了起來,像是忍耐了多久、背負了多大的委屈,那淒涼傷心的模樣,真讓父母看了心疼。然而就誠如老師所說:孩子真的只是哭給父母看而已!

 

對孩子而言,父母是與自己關係最親密的人,在這樣的人面前,每個人的嬰兒自我都會自然出現,並做出很多任性、無理的事。譬如彤彤明明就很開心、自在地待在教室裡,完全看不出她有任何不喜歡上學的跡象,但她一看到媽媽就立刻變了樣,從笑到哭完全不必醞釀情緒,而且每滴淚水絕對都是真的,這只是因為此時她的腦袋裡,已經換了一個大腦司令!

 

日本有個綜藝節目「我家寶貝大冒險」,內容是安排三到五歲的幼兒獨自出門幫媽媽辦事,多半就是去住家附近買東西或拿東西給別人。小朋友身上都藏有麥克風,一路上也有假扮路人的攝影師跟隨拍攝,所以這些小朋友的一言一行都被真實地記錄並呈現在觀眾眼前。

 

少數的孩子會覺得興奮又開心,多數的孩子則多少有些害怕和擔憂,畢竟年紀這麼小又是第一次一個人上街。儘管如此,這些小人兒還是倚靠著其實仍非常脆弱的成熟自我,或是自言自語地為自己打氣,或是忍住淚水強裝勇敢,在又累又不安的狀況下使命必達地回來了!

 

然而,就在第一眼看到媽媽、甚至只是聽到媽媽遙遠的呼喚時,很多孩子就立即崩潰大哭,樓梯也爬不上去了,要媽媽抱,東西也重得提不動了,要媽媽拿……剛剛一路上的勇敢堅強都不見了,忽然間就變成完全無能、無助的小嬰兒。

 

其實我們大人也是如此,在親密關係人的面前,所有防備(成熟自我)都會在瞬間瓦解、灰飛煙滅。譬如當有人歷經巨大變故或嚴重挫折時,在外人面前,他或許還能挺住成熟自我,表現出相當的冷靜自持;可是一旦見到最依賴、最親密的父母或另一半,立刻就被冒出來的嬰兒自我打敗,完全抑制不住地在對方面前,流露出脆弱、無助的真實情緒!

延伸閱讀

照顧父母也需要喘息 面對生命無常「沒把握,就好好把握」

最近參與了家總(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辦的「喘息星期四」讀書會,看到許多長輩一起來談書,聊照顧人的生活,感受非常多樣,唯一缺的是冷淡。

面對成年子女,父母真的能完全放手嗎?

日前我因為一杯很多年輕人愛喝的春水堂珍珠奶茶,居然要價160元,而在臉書上感嘆,怪不得年輕人存不了錢。這篇文章被《今周刊》網站轉載後,遭到許多年輕人留言幹醮,甚至把我封為「第二個徐重仁」。

小時候父母教導錢要放撲滿或存銀行 其實是錯的

月入3萬元的年輕人,租屋在新北市,列出基本生活開銷,還能存到多少錢?

你和主管的相處 來自於小時候和父母相處的經驗

我有一個同事讓我特別頭痛,他總是要到火燒屁股了,才要來報告壞消息,偏偏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挽救,真的會教人抓狂。奇怪的是,怎麼說他都沒用,就是改不了。

從心底和父母擁抱

那天星期五,我打了兩份工,從早到晚連續工作了十三個小時,回到租屋的小套房時,身心靈都疲倦到匱乏的臨界點。側身蜷縮在地板上,皮膚緊貼著寒氣逼人的白色磁磚,被世界遺棄的孤絕感再次向我發出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