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不想讓女兒複製人生,這位母親選擇了離家

職場戳戳樂-洪雪珍專欄
2018-05-10
個人成長
達志

不想讓女兒複製人生,這位母親選擇了離家

職場戳戳樂-洪雪珍專欄
2018-05-10
不想讓女兒複製人生,這位母親選擇了離家
個人成長
達志

「我原來要等到老三大學畢業之後才離開,但是他今年才高一,還要七年,我等不下去,還是離開了孩子。」

在母親節前一個星期,眼前這位工作女性,我們初見面不到五分鐘,她自來熟地談起二十年婚姻的苦熬,我有點介入過深的尷尬,不知道接著該說什麼,又覺得該說些什麼,於是問她,都拖了二十年,怎麼突然有勇氣做成決定?她的回答,像一拳打在我的胸口,她說:

 

「兩個女兒到了談戀愛的年紀,我不想讓讓她們複製我的不快樂人生。」

 

母親不快樂,我也不應該快樂

 

她之所以有這個擔憂,是因為有一次聽到從藝人轉身投入身心靈領域的賴佩霞說,小時候母親由於婚姻受創,沈溺在陰鬱的情緒裡,與母親相依為命的她心裡很難受,覺得母親那麼不快樂,自己也不應該快樂、不值得快樂,因此守著母親,靜靜在一旁陪伴著,到現在都記不得成長中的少女時期有哪個時候是快樂的。

 

聽完賴佩霞的自述,她發現,自己也是這樣子。每天苦著一張臉,沒有人可以述說心中的苦,便拉著兩個女兒抱怨丈夫外遇、賭博、不負擔家計,以及夫家對自己的不平等待遇,女兒小時候還會跟她一起哭、一起罵、一起抵制夫家,但是青春期之後不同了,會發瘋似的對著她大吼大叫:

 

「不要再抱怨妳的人生!丈夫是妳選擇的,婚姻是妳決定的,我們是被生出來的,我們才是無辜的,好嗎?」

 

慢慢地,女兒們躲著她,跟她不再親密,一回家就關在房間裡,留她一個人在房外,形同被整個家給孤立了,怨恨更深,開始咒罵女兒和丈夫一樣忘恩負義。她為了孩子,一邊工作一邊帶孩子,還要披頭散髮地忙著做不完的家事,一把尿一把屎地把他們撫養長大,結果孩子連聽她說點心事都不願意,讓她寒透了心!她不只身體累了,心也疲憊了,就這樣又過了一些年。

 

懂事乖巧的孩子,糾結最深

 

去年她終於醒過來,與丈夫辦妥離婚之後,搬出家裡,一個人住在外面,維持和孩子一個月吃一次飯的關係,起碼孩子在看到她的時候,少了些愁苦,多了些可以說笑的話題,孩子不必再籠罩在龐大的陰影裡。

 

這樣的糾結,在很多家庭上演著。不少婚姻不幸的女性,在情感上依賴著孩子,對於個性外向的孩子還不太構成問題,但是對於個性內向的孩子,可能就會帶來心理調適的問題。

 

特別是溫和乖巧、感受細膩的孩子,當母親在稱讚他們貼心懂事的同時,沒有注意到其實彼此的心理系統是相通的,孩子想要保護母親,於是守在母親身邊,有的會變得很宅,可是孩子內心真正想要的是獨立,並不喜歡自己的生活重心只有母親,於是想要掙脫母親的羈絆,卻因為罪惡感而不敢有所行動,最後有可能用另一種想像不到的方式呈現出來。

 

《親情救贖》是日本精神科醫科高橋和巳寫的書,主題是孩子的心病是為了拯救父母。裡面有幾個案例,談的是這個現象,使得我不得不認同母親離開孩子,不讓孩子複製不快樂人生,是做對了!

 

其中有一個案例是女兒在高一得了厭食症,表面上看起來是女兒生病了,但是醫生告訴母親,要治癒女兒的厭食症,必須從母親下手,因為厭食症是家庭疾病,追本溯源是母子之間的問題。

 

延伸閱讀

過個不一樣的母親節,斜槓媽媽的職場故事

母親節要到了,現代媽媽比起以前的媽媽,具備的能力及角色更多元。如同斜槓青年一樣,具有多重身份。

被母親嗆「不孝女」 被同事當冤大頭 星座教母唐綺陽 如何擺脫壓迫做自己?

「現在,到了我這個年紀,已經很清楚情緒勒索是怎麼回事了。」她用過來人的口氣說。直播教母唐綺陽今天不談星座,說的是自己的故事。

《專題報導》母親節禮物還沒有頭緒?「買一份保險」時髦又實用!

再過2週就是母親節,是否已在構思要送什麼禮物?母親節還在送蛋糕?還在煩惱不知要送什麼?小花平台建議你,今年給媽媽準備個不一樣的禮物吧!不妨從人身安全保障為出發點,為媽媽規劃完整、周全的保險保障,「對一向精打細算的媽媽來說最實用且更具意義!」本周小花平台從年齡上做區隔,分為年輕、中年及高齡媽媽,不同年齡層媽媽的保險要怎麼買?有什麼好建議?以下小花平台保險顧問將舉出實際個案為你剖析,不同年齡層的媽媽在現實生活中可能碰到的風險為何?挑選保險又有哪些「眉眉角角」?教你買對保險、選對保單,當意外發生時,讓保險發揮最大效用。

「媽媽,我沒有不要你!」將失智母親送安養院,是我最好選擇

如果有那麼一天,媽媽變得不像媽媽,她認不得家人,開始「行為怪異」;而你沒有辦法全天候照顧,你剩下多少選項?「把父母送到安養院」真的是不孝嗎?

隨身陪伴照顧 「女兒很孝順」老母親上千萬遺產全給她

桃園一名羅姓女子因母親罹患多重慢性病、行動不便,特別從台北搬家到桃園與母親同住,照顧她的生活起區,還在母親住院期間隨身陪伴、照顧,羅母因感女兒孝順,臨終前立遺囑,表示要將超過千萬元房產和數百萬元現金等遺產全部歸給女兒。羅女的胞兄接獲消息,立即回台爭搶遺產。經審理後,法官仍將遺產全數判給羅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