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保持頭腦清楚 人生隨時重開機

保持頭腦清楚   人生隨時重開機

譯者/戴至中

個人成長

shutterstock

609期

2008-08-21 14:00

兼顧生活與工作使其平衡,《商業周刊》的讀者似乎做得到,以下就是某些人成功取得平衡的方式。

說到求取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做得到的人似乎具備了過人的本領。他們的辦公桌和家裡都很整潔,可說是工作與生活的強人;他們不會摸到很晚,他們不會穿著皺掉的衣服、錯過截止期限。

 

真有這種人嗎?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做得到嗎?

 

我們問了讀者,有人抱怨由於職場太過競爭,答案是否;但不同意的人更多,就算面對感覺上像是在應付兩份全職工作的情況,他們也找到了方法來減少生活中的混亂。
 

凱琳·柯維連(Karyn   Couvillion)重開策略(Reeboot Strategy)共同創辦人,德州奧斯汀

 

這聽起來是不是很熟悉?我的收件匣裡一天有三百六十五封電子郵件,黑莓機、行動電話和筆電時時不離身。看我的Outlook行事曆會發現,我每個小時都排了兩、三場會要開,外加早上七點的全球電話會議。管理階層告訴我,儘管我部門職責變重,但由於人事凍結,我們不能多請人。

 

那是一年前的我。繁文縟節、鉤心鬥角、可笑的期望、資源缺乏,都使我在大型的科技公司裡幾乎不可能做好廣告暨品牌經理的工作。此外,生完第一個小孩後,我休完產假就回去上班了。我父親得了血癌,但我卻沒法大老遠地去看他,因為依照公司的政策,休假和病假都要併入產假計算。

 

所以我不幹了。我老公也是,他是在廣告公司上班。事實上,我們兩個是在同一天辭職:○七年九月十一日。我們認為人生苦短,而且我們有的已經夠多了。假如我們辭職,最糟的情況會怎麼樣?是不是必須賣掉房子,並且去別的地方找工作?這總好過搞垮我們的婚姻與清醒的頭腦。

 

我們的朋友和同事都不能理解,大家都在謠傳說,我們繼承了一些家產。其實並沒有,我們只存了幾年的保命錢,而且已經火燒屁股。我老公立刻開始擔任顧問,我則想要花點時間陪我生病的父親。我老公所開的行銷顧問公司有了起色,由於我們的背景和經驗相近,所以我們一起工作可說是水道渠成。

 

辭職十個月後,我們的生意多到忙不過來。我老公把公司命名為重開策略,因為在解釋我們是基於什麼理由而辭掉了在大企業的工作時,他說:「我們需要對我們的生活按下『Control + Alt + Delete』(編按:此為讓PC系統重新暖開機的熱鍵),以便重新開始。」

 

當我父親在去年十二月二日過世時,我就陪在他身旁。

 

約翰·哈里斯(John Harris)迪進國際(Digi International)營業主任,德州奧斯汀

 

我和太太用策略規畫,取得了生活與工作良好的平衡。

 

例如我們在單身的時候就取得了高等學位,所以能在職涯道路上拿到不錯的薪水。我們在結婚的第一年就還清了債務,買車和度假都是用現款,退休計畫也是提撥最高的額度。我們在蓋房子時幾乎沒有什麼裝潢,後來的裝潢也是用現款支付,而且盡量以最安全的方式自己動手做。

 

我們都在上班,且被同儕認為沒什麼了不起,但我們的生活水準卻比一般人要高得多。我們的雇主提供了彈性工時,我們上班都是早去早回。

 

夏天時我們可以去托兒所接我們三歲和六歲的女兒,花三個小時在湖裡游泳和野餐,然後幫她們洗澡,並讀床邊故事給她們聽。我們在晚上八點半前就會讓孩子就寢,所以每天晚上睡覺前,還會有一小時的珍貴時光可以相處。

 

奧利弗·特巴摩(Oliver Tabamo)NBC環球音樂集團(NBC / Universal Music Group)資深系統工程師,加州阿爾漢布若

 

去年我結婚了,並開始從事資訊科技顧問的新工作,好處是可以在家工作。靠著筆電和黑莓機,我有時會工作到晚上十一點多,周末多半也會工作;不用說,我太太恨死了。

 

我彷彿是想要向老闆而不是向太太證明自己;這可不是展開新婚生活的最好方式。我胖了三十磅左右,並開始質疑賺的收入值不值得這麼犧牲。

 

時間向後快轉一年,現在我還是為不同的公司擔任資訊科技顧問;工時固定是一周四十小時;晚上六點後的黑莓機電子郵件,就到隔天搭火車時才看。且靠著騎自行車、跑步、打高爾夫,以及和我太太打網球,我得以甩掉多餘的肥肉。至於我的婚姻嘛?我們打算開始真正的家庭生活。

 

賀許·切坦(Hursh Chetan)惠普(Hewlett-Packard)科技顧問,印度新德里

 

我居住及工作於中東和印度。我在競爭非常激烈的資訊科技公司,以及非常高度成長的市場,服務了將近十五年,所以我深知讓工作和生活平衡之道的奧妙之處,在於你什麼時候才學會要如何應付壓力。

 

直接關掉電子郵件和黑莓機,心情也要跳脫辦公室。把焦點擺在簡單的生活事件上,像是下雨、颳風、新開的花朵、綠草地、簡單飲食、探望家人、在花園漫步。你的生活不會因突然發生大事而變好,要靠美好小事累積而成。

(By Michelle Conlin)

 

凱瑟琳.魏姆士(Katharine Weymouth)《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發行人暨華盛頓郵報媒體(Washington Post Media)執行長

 

注重結果,而非時間「你做好了沒?」才是重點

 

今年夏天,美國職場的未來在各地的州政府大廳裡引發了爭議。

 

猶他州長小約翰·杭茲曼(Jon M. Huntsman Jr.)下令,行政部門的員工大部分都要改採「壓縮」的上班周,以藉此節省能源成本,並減少該州的碳足跡。

 

而俄亥俄州長泰德·史崔克蘭(Ted Strickland),則反其道而行。他不滿州辦公室在星期五時都沒什麼人在,於是便以服務百姓為名,取消了俄亥俄州已實施數十年的彈性工時政策。
兩位州長哪一位做得對?都不對。

 

這兩個決定都是出自一組錯誤的假設,並可寫成公式:時間+出勤=結果。

 

在產業經濟中,這個公式百分之百管用;但在資訊經濟中,它就不靈了。

 

當大部分的人都能隨時隨地聯絡任何事,工作不再需要去一個固定的地方,工作時時都在發生,並跨越所有的國界與時區。大家惟一真正想要找出答案的問題是:「你做好了沒?」

 

一周工作四天是個開始,但不是答案。當大部分的人都能把辦公室裝在口袋裡時,我們就會想到一種新的彈性工時與一種新的職場——它衡量的是產出,而不是工時。

 

首先,史崔克蘭州長所要問的問題是:怎麼樣服務百姓才叫做好?

 

把焦點擺在結果,而非時間上,可以引導出創新的解決問題方式。

 

現在應該談的是成果,而不是時間怎麼排。假如你允許壓縮的上班周,那就不要規定員工必須經過你批准,才能選擇哪一天不上班。

 

身為企業領導人,你寧願某個人少花時間把工作做得很棒,還是多花時間卻做得不怎麼樣?

(By Cali Ressler and Jody Thompson)

 

在家上班的浪漫幻想  到時你會害到的人只有自己

 

到了將來,由於網路連線的進步,在家工作的人會更多。雖然這麼做有一些明顯的好處,像是省油以及可以更常在上班時間去競標「星際大爭霸」(Battlestar Galactica,美國科幻影集)的紀念品。但它也有不好的一面:由於不像平常有機會發展員工間的戀情,所以在家工作的人可能會開始在完全不對的地方尋找愛情。這也衍生出一件很可怕的事:當你是自己的老闆時,你只有自己可以性騷擾。

 

來看看我的例子。幾年前,我很高興有機會在家工作,並以為不必刮鬍子或穿褲子後,產能自然會大幅提高。在剛開始很天真的那幾天,我都是固定投入整整8小時,只有吃午餐以及上半個小時的YouTube會打斷我。

 

後來這種愉快的例行公事過了不到一星期,一切就瞬間改觀了。有一天早上,我從浴室的鏡子中看到自己,並不假思索地說了一句至關重大的話:「看起來不錯。」回到書桌前,我卻猛然一驚。也許我對自己說的話只是在裝親切,但我心裡卻覺得不太對勁;而且我臉上那種勾引的表情也錯不了,我曾經在我Match.com的基本資料裡看過好幾次。不會錯,沒什麼好懷疑的:我確實在害自己。

 

我的不安很快就變成了羞愧。身為自己的老闆,我替自己塑造的工作環境是不是很糟糕?身為自己的員工,我穿著內衣就跑來工作是不是「自找麻煩」?

 

由於身陷在自己一手打造的地獄裡,而且在飽受折磨的時候找不到人支援(我就是自己的人力資源部門),我只好減少工作量,並將工作外包到印度。

 

而就在這一刻,我的工作有八成是在邦加羅爾(Bangalore)的工業園區裡搞定,但起碼我不用知道這點。

(By Andy Borowitz)

延伸閱讀

他,傳授畢生商場智慧 幫喜憨青年創業成功

2016-01-07

十個擺脫瞎忙族的時間管理訣竅

2008-08-28

勞基法中沒有規定的「出勤異常通知」,這在實務上到底要怎麼做呢?

2018-05-17

「不做事項」比「應做事項」重要 上班族的職場求勝心法

2008-08-21

Work Life Balance的矽谷文化

2019-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