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小可:只有虛擬世界能縫合我破碎的自尊

黃亞琪整理
2018-09-26
個人成長
1136期
今周刊

小可:只有虛擬世界能縫合我破碎的自尊

黃亞琪整理
2018-09-26
小可:只有虛擬世界能縫合我破碎的自尊
個人成長
今周刊

小可,是我中學時的小名。我是一個八年級生,在台北長大,爸爸媽媽都是公務人員,我是家中獨子,從小就讀台北精華地段的明星國中、以升學導向為主的私立高中。

第一次接觸電玩是國小三年級,因為同學邀我玩單機小遊戲,那時學校也開始有電腦課。國中之前,就算爸媽在家中裝有網路,但我沒有沉迷在裡面。可是到了國中,一切都改變了。

 

爸爸因工作需要到各處輪調,也因此讓他與媽媽兩人因聚少離多而吵架;另一方面,在學校因為我有強迫症,嚴重時,會一直摸桌子摸四小時,老師和同學們都覺得我很奇怪,所以整個中學時期都在排擠與被霸凌中度過。

 

還記得高二時,我從自然組轉到社會組的第一天,有一名同學就拿著沒喝完的奶茶,往我制服上衣背後倒。現實中,在家裡總聽到父母吵架聲,在學校的人際關係疏離,但是,我在電腦世界裡可以找到歸屬感。我在真實世界中沒有朋友,可是在遊戲中,卻有一群為了打怪、練升級的戰友。

 

一開始,每天約玩三到四小時,甚至還偷看色情影片;而且透過玩射擊遊戲殺更多的敵人,看著他們被殲滅,原本的沮喪和焦慮就可以感到快樂,也得到玩家們的讚美。

 

當時不覺得自己沉迷,只覺得那是我的興趣,自我介紹時,我還對別人說:玩遊戲是我的興趣。到了高中,父母對我的功課期許高,成績不好動輒罵我,玩遊戲就更成了我生活中唯一抒發壓力的出口,也讓我在虛擬的打打殺殺中,縫合了破碎的自尊。

 

我在虛擬世界中,可以嘗試平常不敢做的事,還能讓自己迅速平靜下來。一度還羨慕自己的遊戲人物,還會想像自己如果生活在那樣的世界該有多好;不像活在真實世界裡,來自父母、學校課業和人際關係帶來的種種壓力,無法也無力改變。

 

延伸閱讀

戰場,從小開始

「斷線,才能重新連線!」(Disconnect To Reconnect)這是美國一家診所喊出的口號。

只有虛擬世界能縫合我破碎的自尊...你的孩子染上「數位海洛因」了嗎?

3.1%,這是台灣青少年網路遊戲成癮的最新調查數字,來自目前一份全球最大規模的研究。這份甫於9月中發表的調查報告,是由國家衛生研究院團隊,針對台灣169所各級學校,共8110位年紀從10歲至18歲的學生,先由心理專業人員依據「美國精神醫學會」訂定的研究準則,進行診斷性會談,並輔以調查的結果。

數位海洛因

3.1%,這是9月中旬國家衛生研究院對台灣青少年「網路遊戲成癮」(Internet Gaming Disorder)盛行率的最新調查,也是目前全球最大規模且具臨床診斷專業的研究;顯示出東方成癮高於西方的真實面。6月,世界衛生組織在第11版的《國際疾病分類》(ICD-11)中,已經正式將「網路電玩成癮」視為一種「疾病」,與酒精、菸草、咖啡因、毒品和藥物濫用並列,都是上癮的精神疾病。再往前回推至3月,三民國小一名小五男童,疑似父母沒收手機而跳樓輕生。美國知名媒體CNN報導,「數位海洛因」已經來襲⋯⋯。

三轉念讓親子從數位敵手變戰友

當數位科技鋪天蓋地來襲,已成不可逆的現實時,現代人難以擺脫。選擇讓孩子成為「數位保母」的俘虜,還是身為父母的你能拿回管控的主導權?

電玩大國15年抗戰 搶救青少年

韓國的電競產業全球第一,二○一七年電競市場的產值,高達四十二億美元。韓國也擁有世界上最快的網路環境,手機普及率更超過九成。在這電玩大國的一隅,一群孩子受到集中管理,他們正為遠離電玩、戒斷數位癮而努力。二○○二年開始,韓國以國家政策的規格,要把下一代從數位成癮的漩渦中拉回現實。《今周刊》採訪團隊,造訪了韓國首爾、全羅北道及釜山,直擊韓國數位成癮治療的最新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