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愛情裡誰是小三?誰是小王?

思想坦克/九號球
2018-11-29
個人成長
親愛的工作室 提供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愛情裡誰是小三?誰是小王?

思想坦克/九號球
2018-11-29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愛情裡誰是小三?誰是小王?
個人成長
親愛的工作室 提供

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誰先愛上他的》為國片奪得佳績,奪得最佳剪輯、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最佳女主角。


文/九號球


第55屆金馬獎入圍名單中,國片《誰先愛上他的》(Dear Ex)殺出重圍,一口氣入圍:最佳劇情長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謝盈萱,得獎)、最佳新導演、最佳新演員、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剪輯、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等八項獎項,可謂本屆最大黑馬。


事實上,早在上半年的第20屆台北電影獎頒獎典禮上,《誰先愛上他的》就已經奪得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劇情片以及媒體票選獎四大獎項,被封為第20屆台北電影獎的最大贏家。而上週金馬獎頒獎典禮,《誰先愛上他的》也不負眾望為國片奪得佳績,奪得最佳剪輯、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最佳女主角。


《我可能不會愛你》金鐘編劇徐譽庭從電視跨界電影,大銀幕處女作找來了新銳導演許智彥、金鐘編劇呂蒔媛共同合作,並由邱澤、謝盈萱、陳如山、黃聖球共同主演。


本片描述一段另類的愛情三角戀以及微妙的家庭關係,女主角劉三蓮(謝盈萱飾)在丈夫宋正遠(陳如山飾)癌症過世後,才發現保險金的受益人不知在何時竟被改為丈夫的外遇對象:阿傑(邱澤飾)。相處十年多的丈夫外遇已是一大打擊,但最讓他震驚的,丈夫外遇對象竟是男性。但是為母則強,為了兒子宋呈希(黃聖球飾)的未來,劉三蓮依舊決定找上門討公道。有趣的是,宋呈希卻選擇倒戈至阿傑那邊……。


於是,他們的生活開展成一齣無法意料結局的鬧劇,幕幕爆笑,但歡樂的表面實質上裝的卻是每個人心中不可言喻的憂愁。
 

社會大眾框架下的正常軌道


劇中許多日常對話,看似平淡無奇,但聽著對白的當下,卻產生難以形容的複雜情感。舉阿傑與宋正遠的某個橋段為例,他們兩個窩在沙發上,一來一往的問答:


「我媽問你是誰。」

「老師、室友、劇場伙伴。」

「我喜歡說實話。」

「實話會讓你媽傷心的。」

「我不懂為什麼我愛你,他會難過。」

「我也不懂,但是他一定會難過。」


沒有大吼大叫,沒有痛哭流涕,只有平實無華的幾句對話,卻將同志的困境表露無遺。無形的道德框架如同枷鎖束縛著他們,同志將自己的某一面隱藏,為了符合大眾所謂的「正常人」,心所愛的另一半,只能用其他稱呼來介紹。或者,為了更加正常,選擇了社會期待的路「娶妻生子」,將自己的一部分直接扼殺掩埋。


阿傑與宋呈希在家的某次對話,正是講述著宋正遠決定做個「正常人」,走上正常的軌道。


「你知道一萬年是多久嗎?」


「就一萬年呀!」


「錯。一萬年就是,當有一個人跟你說,他想要當一個正常人然後離開你,從那天開始之後的每一天,就是一萬年。」


別人口中羨慕的幸福美滿


劉三蓮被認為是個幸運的女孩,出身平凡卻能高攀教授,生了一個兒子,過著別人口中羨慕的美滿生活,堪謂人生勝利組。可惜的是,幸不幸福,從來就不應該由「別人」來定義。她小心翼翼守護的家庭、愛情,到頭來卻只是一個謊言。她滿腹的苦痛能對誰傾訴?最後,她只能武裝自己,極盡所能的掩飾自己心裡的怨與悲。無法埋怨逝世的丈夫,她改把矛頭對向「小王」阿傑,尖酸刻薄的酸言酸語,所有你想像的到,想像不到的話她都講了。


說到底,她只是個想要擁有幸福的女人罷了。


劉三蓮劇中的人設就是歇斯底里,不斷的吼叫,不斷的戲劇化落淚的母親,這一切都太荒唐,太滑稽,讓觀眾無法控制的大聲狂笑,笑到流淚。但笑到最後,就不自覺心酸,一鼓濃厚的悲戚情緒,強烈地襲向觀影者。


沒有人有錯,每個人的愛都值得尊重


《誰先愛上他的》劇情編寫貫連流𣈱,細節獨俱巧思,概念完整,是一部相當棒的作品。導演與編劇並未藉著哪個角色去批判這個社會的不正當,而是透過宋呈希獨特的口白陳述這個故事,帶領觀眾從不一樣的角度,去理解每個角色的心理轉折。他們每個人的愛,沒有對錯,沒有好壞。


或許會有觀眾認為劇情做作煽情,演員的表達過於用力,不過現實中正上演著更加荒誕不羈,光怪陸離的情境。


雷同的故事或許就正在你我生活中上演。
 




作者追偶爾練追星點韓文的業餘影評 九號球


本文獲「思想坦克」授權刊登,原文發表在此
 

延伸閱讀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無人在意的真實生存...是枝裕和電影的啟示

兒子對媽媽說「不讓我們上學,妳好自私。」 媽媽對兒子說「自私的是那些男人,後來就跑了。」 中翻中就是射後不理。很好笑?一點也不。 你我的周遭,從來都不少。

經歷34年友誼,我們可能對對方一無所知...南韓電影《親密陌生人》

有人表面交好,私下卻不斷抱怨對方;有人有著不為人知的奇怪癖好:有人默默相約去打球,排擠掉球品不佳的同學;有人與前任情人還有聯繫…還有更光怪陸離的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一場考驗友誼,衝擊人性的戲碼在這個月蝕夜輪番上演,他們該如何繼續面對彼此、維繫友誼呢?

金馬獎爭議過後 台灣電影人何去何從?

今年的金馬獎很激情,來自華語區的各地電影從業人員齊聚台灣,幸運擒到金馬的得獎者除了表達感謝之情,更將此視為宣揚作品理念或是個人意識形態的舞台,牽動中國與台灣的敏感神經。但在激情過後,我們將要面對的可能是沒有中國電影人參與的金馬獎,又有誰能幫台灣電影人走出只能拍小清新電影的困境?

回歸電影,談2018金馬獎得獎名單背後的巧思

言論自由,是台灣自始珍惜的空間,也因為在這裡,大家才能發表自己的想法意見。縱使藝術離不開政治的影響,生活處處皆是政治,但希望不僅限於兩岸三地,以電影為出發,齊聚為華語電影奮鬥工作者的金馬獎。

要把失智媽媽送去安養院嗎?電影《被遺忘的幸福》:長照家庭的愛與困境

小碧在深夜接到弟弟尼克的電話,希望她盡快從加州趕回故鄉芝加哥,因為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母親在風雪夜走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