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瘋狂毫無理由,純粹的惡存在嗎?電影《天使怎麼了》的犯罪心理學

上影人生-傅睿邨 Rady

個人成長

東昊 Andrews Film

2019-01-22

卡洛斯・羅貝托・浦西生長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艾利斯,父親是個殷勤的工人階層,個性正直,母親也是一個性格溫厚的家庭主婦,他們家境並不寬裕,但父母卻過著平實而自足的生活。



卡洛斯高中唸得並不順利,新轉進一所職業學校,父親只希望卡洛斯這次能夠認真學好一門技藝,順利畢業。

卡洛斯在校認識了全身散發野性與危險氣質的拉蒙,拉蒙已經20歲了,卻還在就讀高中職校,可見也有一段不單純的過去。拉蒙帶著卡洛斯進入了自己的家庭,認識自己的父母,拉蒙的父親曾吃過牢飯,目前靠著偷竊、銷贓過生活,拉蒙的父親很快從卡洛斯身上看到一種犯罪天才的特質,想加以培養,好好利用。

而對卡洛斯來說,犯罪就像吃飯那樣簡單、自然,相對於其他罪犯以不勞而獲取大量錢財為主的犯罪動機,卡洛斯則覺得「犯罪」是件瘋狂、有趣的事,讓自己真正可以體驗活著的感覺。

卡洛斯在犯罪現場,會戴上耳環,顧盼鏡中自己絕美青春的身影,他認為「打劫」應該是從容、優雅、有趣的一種享受的過程。

就這樣,愈發瘋狂的兩人,從行竊,變成搶劫,乃至從誤殺到蓄意謀殺,這個有著天使面孔的金髮少年,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本片改編自阿根廷有史以來最瘋狂的連續殺人魔的真實故事,他被稱為「死亡天使」或「暗黑天使」,卡洛斯被捕時,剛滿20歲,至今已然成為阿根廷歷史上關押最久的犯人了!從1973年被關押在監獄,刑期是無期徒刑,根據阿根廷的法律,刑期滿35年,即可申請假釋,因此從2008年起,卡洛斯便年年申請假釋,但年年均被法院駁回,因為法官認定卡洛斯的犯案仍有許多未明處,對社會仍存有巨大危害的隱憂。又因為阿根廷沒有死刑,所以卡洛斯可能成為阿根廷歷史上第一個被關至死的囚犯。

最讓人感到不安的是,卡洛斯來自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家庭了,父母甚至都是老實人,他並沒有我們認為的多數變態殺人魔的童年創傷陰影,而且每週都會上教堂去望彌撒。甚至也不是因為家境赤貧,缺錢孔急的外在因素需要去犯罪!加上姣好的面容,又正值青春芳好,讓他為何會如此瘋狂的行徑更加讓人費解與疑懼。

據說電影改編的太過真實,還被牢裡的卡洛斯親自寫存證信函向導演抗議,要求導演不准用自己的真實姓名…..

但,根據各種新聞資料顯示,導演其實多少「美化」了這個少年的瘋狂行徑,片中卡洛斯的殺人似乎常是處於意外的情況下,甚至有時只是覺得好玩,並非真的有意要犯下殺人罪行,所以卡洛斯對著拉蒙說:「他們不會真的這樣就死了吧?是裝死的吧?!」

然而,現實中的卡洛斯卻異常殘酷,有次他與同夥安東尼闖進賓士的零件銷售店,在裡面發現了一對夫妻以及他們的新生嬰兒,卡洛斯槍殺了丈夫,並用槍傷害了妻子,而後妻子還遭到安東尼的強姦,在離去前,卡洛斯甚至對著嬰兒床裡的嬰兒開槍!幸而嬰兒逃過一劫,僥倖存活了下來。

如此瘋狂殘忍的罪行,可不如片中表現的卡洛斯似乎僅是有著異於常人的價值觀,覺得這個世界就是一個任他遊玩的遊戲場那般「遊戲人間」呀!

本片在阿根廷上映時,票房長紅,累積了台幣1.5億的超高票房,可見時隔多年,大家仍對這個瘋狂的暗黑天使有著極濃厚的興趣。

因為片中沒特別交待,只有寥寥幾筆帶到當時的阿根廷警察的暴力猖獗,常以刑求的方式逼人認罪,以及有嚴重收受賄賂的腐敗行為,但對當時阿根廷的整體政治與社會氛圍是沒有提及的,因此我特別好奇地去爬了一些資料,想知道怎樣的社會氛圍會產生這樣的瘋狂天使?

阿根廷歷史其實是讓許多專家難以理解的,因為他曾經如此經濟發達,但卻似乎一夕之間,就從已開發國家,淪為開發中國家,轉變如此巨大,令人如霧裡看花,難以理解。事實上,阿根廷從二戰過後到70年代,經濟穩定成長,人民生活富足,社會和諧發展,但從這時起,因為國內有一批信奉切・格瓦拉的精英,相信只有迎回流亡海外的獨裁者裴隆,也就是著名的號稱阿根廷國母的艾薇塔的丈夫,回國,才能解決軍政府干政的亂象,也因此,阿根廷從70年中期開始,政局不安,經濟衰退,整個社會大倒退回開發中國家的等級……

有趣的是,我想我跟多數人一樣,試圖從各種蛛絲馬跡中去抽剝出卡洛斯為何會如此令人不安的瘋狂?只是犯罪學家多是從原生家庭的角度出發,而我則試圖從國族社會的大氛圍中去釐清,然而,結果令人更加不安,因為卡洛斯的瘋狂竟然毫無理由!而這多令人感到惶恐呀?

意思是,我們其實很習慣去為每一個結果尋找一個原因,然後試圖說服自己與社會,以後只要避免這些成因,這個社會就再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殺人魔了!這些成因通常包括:反社會人格傾向、童年家暴創傷、虐待動物傾向、說謊成性、人際疏離、沉迷於色情與暴力的資訊世界,等等,一如我們那樣歸結鄭捷,但是,如果這些原因都不是真正的主因呢?都只是我們一廂情願、用來安定自己神魂的安慰劑呢?是否有些人的壞與瘋狂就單純只是天生的,與基因、與環境無涉呢?這世上就存在著單純的惡,一如單純美好的善那樣自然呢?

但如此可怕的真相,又有誰願意真實面對呢?就是說,一如卡洛斯、鄭捷這般喪心病狂的人魔,也許不定期就會在各種社會現形,而他們的存在,提醒著我們尚未覺察的社會隱憂與人類社會尚未完滿的闕漏處呀!

這個故事本身就深具戲劇張力與神秘性,導演也試圖透過自己的角度去詮釋一個這樣特殊又顛狂的心靈狀態,我只能說,我覺得導演沒有涉及更多70年代的阿根廷社會底景的描述,是讓我有點失望的,畢竟在那樣一個時代,形塑了那樣一個獨特的靈魂,這個靈魂一定受到了某種社會集體潛意識的觸發,而變形成了現前的樣子,那會是什麼呢?即使無解,也還是需要探究的一筆。

卡洛斯於1980年被判處無期徒刑,他在法庭上講的最後一句話是:
"This was a Roman circus. I was judged and sentenced beforehand."

「這就是羅馬的馬戲團表演,我早已被未審先判了!」

以及片中卡洛斯講得一句著名台詞:「這世界是屬於亡命之徒與藝術家的!」



 

 

延伸閱讀

慈母多敗兒,敗兒也因慈母重生了嗎?電影《班恩回家》的啟示

2018-12-17

要把失智媽媽送去安養院嗎?電影《被遺忘的幸福》:長照家庭的愛與困境

2018-11-29

經歷34年友誼,我們可能對對方一無所知...南韓電影《親密陌生人》

2018-11-02

就算人生是一坨屎...電影《笑畫人生》的啟示:「微笑吧!反正明天會更糟!」

2018-09-11

范保德 ― 關於那個「錯過」的人生

2018-08-0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