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更拚命不會更成功?Google工程師:只會養出過勞倦怠的人才

天下雜誌出版

個人成長

達志

2019-03-08 14:02

高手不只比一般人更努力,也更擅長休息。

我們的朋友亞當是Google 自駕車專案的工程師*(現在從Google 獨立出來,變成Alphabet 公司旗下的子公司,名叫Waymo)。他說每天的工作步調快得令人抓狂,他一踏進實驗室,外面的世界就好像消失了一樣。

 

我們之所以知道這件事,是他告訴我們的,因為每次我們傳簡訊及電子郵件給他,他幾乎都不回應。亞當卯足全力工作,完全沉浸在自駕車的設計中,只要Google 抓對了設計,那將是一項徹底顛覆產業的發明。不過,亞當永遠不會那麼說。他知道,他和團隊必須先搞清楚,怎麼教這個時速70 英里的無生命體,區分路上亂飄的塑膠袋和隨意走動的野鹿,難不成這就是所謂「勉強可完成的挑戰」⋯⋯

 

Google 的蓬勃發展是建立在自駕車這類專案上:它努力地挑戰阻力點以追求成長,拚搏和建設性挫敗不是努力的結果,而是努力背後的驅動力。Google 吸引了最頂尖的創意高手加入,他們對工作充滿了熱情,再加上工作期限緊迫盯人,周遭都是不怕挑戰極限的同仁,這也難怪像亞當那樣的員工會如此專注在工作上。Google 已經掌握了壓力的效用,但Google 也知道那只是成功的一半。少了休息,Google 就無法創新,只會得到一群過勞倦怠的人才。

 

過勞倦怠無疑是Google 面臨的一大威脅,留住充滿熱情的員工, 往往比鞭策他們前進, 更加困難。幸好,Google 也以處理專案的創新心態來面對這番困境。不過,跟Google 所做的一切不同的是,它不是以頂尖科技協助員工休息,而是從古代的東方傳統取經。

 

搜尋內在自我

 

Google 成立初期,第107 號員工陳一鳴(Chade-Meng Tan)注意到要他和同事拚命投入工作不難,但是想抽離工作、好好* 為了保護朋友的隱私,已改了名字。 休息,卻大有問題。不僅上班時間抽不出空檔來休息,連下班回家和週末也無法抽離工作。即使早期那些Google 員工想休息,工作的步調和刺激也使他們很難做到。Google 成長得極快,但陳一鳴也意識到這種工作模式(只有壓力,毫無休息)是不可能持久的。

 

陳一鳴在Google 是擔任軟體工程師。工作之餘,他很積極地練習正念冥想(專注於呼吸的佛教靜坐模式)。正念冥想幫陳一鳴把身心從緊繃的工作壓力,轉移到比較平靜的狀態。他也發現正念冥想讓他敞開心扉,接觸到一些原本隱藏的見解,他因此認為正念冥想正是Google 需要的良方。

 

於是,陳一鳴在2007 年為Google 員工開了一門為期七週的正念冥想課程, 名叫「搜尋內在自我」(SearchInside Yourself)。剛開始同事不願參與,他們質疑那門課程是新時代的神祕玩意兒,懷疑那種點蠟燭、默禱的練習對他們有什麼用處。

 

但不久同事就發現正念冥想並非前述那樣,而且可以改變他們工作與生活的方式。很快的,上過那門課的人開始對正面冥想的好處讚不絕口。他們感到心靈更加平靜,頭腦更加清晰,注意力更集中。他們下班後可以徹底地抽離工作,甚至獲得充分的休息,所以在週末和假期時真正能養精蓄銳、恢復活力。

 

「搜尋內在自我」課程的口碑開始在Google 內部迅速傳了開來,不久報名的人數已經遠遠超出陳一鳴的負荷,畢竟那是他在正職之外開設的課程。Google 的領導高層也注意到那門課的效益了,他們發現員工變得更健康、更快樂、更有生產力。

 

他們因此找上陳一鳴,問他有沒有興趣在Google 內部以全職的身分傳授正念冥想,並擔任「自我成長」這個新部門的負責人。高層的提議令陳一鳴驚訝不已,他接受了高層的提案,但只有一個條件:他的職稱不再是軟體工程師, 而是改為「開心一哥」(Jolly Good Fellow)。

 

「搜尋內在自我」這個課程持續成長,後來也拓展到Google 之外。如今,獨立發展的「搜尋內在自我領導力學院」(SIYLI)抱持著更大的使命,把正念心法傳授給各式各樣組織裡的個人。陳一鳴仍以董事長的身分密切參與,領導十四個全職的員工,致力宣揚正念的力量。

 

我們前往位於舊金山普雷西迪奧區的SIYLI,訪問了正念老師布蘭登.雷諾斯。雷諾斯約三十歲,但頭髮已經灰白,那頭灰髮彷彿是在說:「這顆腦袋裡充滿了正念的智慧。」

 

第一眼看到雷諾斯時,我們就可以清楚感覺到他完全專注在當下,專注的眼神彷彿把周遭的一切細節都盡收眼底。我們走進一間會議室時,雖然雷諾斯應該已經踏進那裡成千上百次了,但他觀察那個房間的樣子,彷彿是走到一塊突岩上觀察大峽谷似的。他打開筆記型電腦時,反應也是如此,好像四歲幼童第一次看到MacBook 似的。他把一切盡收眼底,似乎對我們覺得稀鬆平常的事情嘆為觀止。

 

雷諾斯告訴我們,其實他以前不是那樣的。他加入SIYLI 前,在某家大型管理顧問公司工作。雖然他做得很好,多次升遷及優良考績可以證實這點,但他覺得那份工作不適合自己。從我們在SIYLI 目睹的模樣,實在很難想像他以前的樣子。他注意到自己一味地追求外在獎勵,渴望高位,難以集中注意力,腦中總是千頭萬緒,難以平靜。他告訴我們,當時即使下了班,心裡仍掛念著公事。就像早期的Google 員工一樣,雷諾斯根本無法完全抽離工作。但他說:「我開始認真練習正念冥想後,一切都變了。」

 

擔任顧問三年後,他在偶然間看到幾篇有關正念冥想的文章和一本書。於是,他像Google 的陳一鳴那樣,開始研究正念冥想。他發現正念冥想幫他解決了很多問題,所以他開始規律地練習,從每天1 分鐘開始做起。

 

僅僅幾週的時間,他就注意到深遠的改變。他更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和內在的情緒,注意到那些情緒如何促成某些行動。他在上班及積極解決問題時,腦中依然千頭萬緒,但下班後,他可以徹底抽離,恢復平靜。他更懂得聆聽,也睡得更沉穩。雷諾斯告訴我們,隨著拉長正念冥想的時間及增加頻率,他開始覺得更能掌控自己,不再受到周遭世界的牽制。他回憶:「彷彿人生的方方面面都改善了。」

延伸閱讀

學力非學歷,為何 Google不愛高材生?

2019-01-10

史上最嚴格個資法!人有不想被Google的權利:「被遺忘權」

2018-10-02

不只Google、微軟!Oath亞太研發中心來台搶人,台灣「人才」為何搶手?

2018-07-27

美國〉教室像Google辦公室 學習氣氛更佳

2018-05-04

Google面試要注意什麼?過來人告訴你

2018-03-1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