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上廁所要搜身、手持監控裝置 亞馬遜撿貨員爆:工作環境像集中營

詹姆士‧布拉德渥斯 ; 譯/ 楊璧謙

個人成長

達志

2019-05-09 16:17

這地方的氣氛,就和我想像中的監獄沒兩樣。多半規定都是為了預防輕微竊盜行為。每次換班,都得通過機場級的超大安檢門,就算只是休息或上廁所,也要走過一遍,進出一次大概要花十或十五分鐘。排隊等警衛檢查口袋的這些時間,不算工資。

大夥在這大工廠裡走來走去,在這斯塔福郡鄉間,約有十座足球場大的廠房裡,經歷許多揮灑血汗的時光,才等來這短短的休息時間。午餐—我們還是稱為午餐,儘管要到傍晚六點才吃得到—堪稱一次輪班十個半小時的中間點。

 

經過漫長的例行安檢,所有人湧進大食堂,大部分人劈頭就往食堂裡衝,抓了餐盤排隊去,只想搶到好位置。僧多粥少,越早卡位越好,就算要擠開同事也在所不惜。

 

這種時候沒人在講什麼義氣啦,踩在別人頭上才有飯吃,我不踩你,你就踩我。如果像那位冒失的羅馬尼亞年輕人卡在安檢這關,還挨了一頓聽不太懂的臭罵,可能得再等上六七個小時,才有機會見到可口、香噴噴的絞肉浸在肉汁裡,盤裡還堆滿澱粉泥。

 

食堂地板擦得發亮,屋簷下充滿東歐話的交談聲,好像帶動了整個地方的活力,活像座營業中的劇院般燈火通明,還總有一股濃濃的消毒水味。五十多個人坐在桌前,對著小而黑的餐盤埋頭,一匙接一匙鬼祟舀起絞肉和薯條,往嘴裡送。

 

表定的午餐時間有一個半小時,但實務上,吃飯的時間勉強只佔一半,而且總是匆匆忙忙,一刻不得悠閒。好不容易走進餐廳,得先穿過一片人山人海,從餓狼似的同事間推擠出一條路,才能端著餐盤坐下來,這時還有十五分鐘時間吃飯,可以狼吞虎嚥,解決之後,又得花一番功夫走回廠房裡。

 

回程,路上會有兩到三名英國本地人主管,等在工作站前,比劃著他們腕上一只不存在的錶,指控工人遲到三十秒:「今天有說午休時間延長了嗎?」「我們不是付錢請你來泡茶聊天的!」

 

在亞馬遜上班就是這麼回事,全世界生意做得最大的零售業者。

 

我任職於集團旗下一家大型物流中心,擔任訂單揀貨員。工廠約雇用了一千二百名左右的員工,大多數同事是東歐裔,其中又以羅馬尼亞人佔多數。

 

工廠有四層樓,人事管理也俐落地分配為四大部門,一部分人核對並拆開雪片般飛來的訂單,一部分人將商品上到架上,第三部分人—也就是我所屬的這群—負責準備好訂單上的品項,最後一部分人則包裝好產品,準備出貨。

 

我們沒有主管—我的意思是,沒有一名會呼吸、有血有肉的真人主管。這裡的每個人都配有一部手持裝置,可以追蹤我們的一舉一動,恰似監獄裡的囚犯。

 

每名輸送帶主管約負責管理十二位員工,他們會躲在廠房裡某個角落,把指令輸進電腦。通常是警告你要加速,裝置螢幕往往突然跳出「請立即回報揀貨櫃檯」或「你過去一小時內的速率下降,請提高速度」。還會按照每個人從架上收集品項和裝箱的速度,由高至低列出排行。比方說,上工第一周主管就通知我,我的揀貨速度是倒數百分之十的:「你動作要快一點!」

 

亞馬遜倉庫的內牆上,漆上一條條正向思考的口號,一旁是眉開眼笑的員工,強調本公司全體員工都工作愉快。在一面等身大的人形立牌上,「貝姿」女士振振有詞地表示:我們超愛來上班,排休的時候還會想念上班時間呢!

 

此外,有鑑於「老闆」和「工人」這樣的分類,會暗指出檯面下暗潮洶湧的勞資對立,當然也就棄而不用。在公司裡,大家都是「夥伴」,不論職位高低,都是同志。

 

在寫作此書之時,亞馬遜的CEO貝佐斯,身價已達六百零七億美元,一個早上就能賺進整整十四億英鎊。看來,一視同仁使用「夥伴」這種稱呼,不過是混淆視聽,讓你以為真的身處一個美滿幸福的大家庭。「貝佐斯是我們的夥伴,你我也是。」到職那日,一名亞馬遜主管愉快地告訴我們。

 

好,目前為止都還不賴,只不過這種行話怎麼看都是刻意模糊界線,讓人忘記一小時七鎊工資的揀貨員生活,和銀行帳戶裡躺了十四億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作者: 詹姆士‧布拉德渥斯 

 

出版:遠流出版

 

書名:沒人雇用的一代:零工經濟的陷阱,讓我們如何一步步成為免洗勞工

 

延伸閱讀

工作「擺爛」有風險--過程有賺有賠 執行後將放棄升遷與加薪機會

2019-04-24

工作都做完了,上頭卻永遠不滿意?老闆們沒有告訴你的心裡話

2019-04-19

沒有工作偉大到需貢獻人生!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看台灣職場生態

2019-04-12

畢業季倒數計時 「這些工作」穩居高薪排行榜

2019-03-28

兩份工作同時招手 為何要選擇薪水較低的?

2019-03-2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