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第一份工作就月領6萬、坐擁透天厝...人生勝利組卻燒炭自殺「老闆不賞識我,活著幹嘛」

盧拉拉

個人成長

shutterstock

2019-08-07 14:27

不僅日本有特殊清掃隊長,台灣也有一群人在此專業領域幫助需要的生者及逝者!本書即藉由台灣特殊職人「命案現場清潔師」的工作見聞與獨特體悟,帶我們直視最寫實、卻也是最難以想像的事件現場。

作者盧拉拉在書中分享,每一次出任務,要清除散落在各處的血跡血漬,可能也要協助撿拾蒐集殘肢,所以除了必備的特製服裝與專業技能,更需要膽大心細與吃苦耐勞的心理素質。而在清掃過程中,有時要安撫家屬的悲傷,有時要面對外行質疑(甚至同行相欺),有時也會遇到蠻不講理或者討價還價的客戶,當然也會收到來自委託者的由衷感激。

盧拉拉說,處理看得見的髒汙與垃圾並非最困難,現場濃重腐臭味也能靠清潔藥劑去除,最棘手的清整,往往是看不見的人心……。

 

人生最公平的待遇

 

這一次的委託有點特別(因為約了特別多次),當我和委託人見面,已經是距離我接到電話的4天後了。期間,委託人總是會在約定日期的前一晚8、9點後,打來要求延後,延到最後,連我自己都有點失去耐性,因為每每安排好的行程又得跟著改變或取消。

 

到了第3天的晚上,總算和委託人確認好隔天的會面,並確定不會再改變了。隔日一早,我到了現場,是一幢透天厝,大門是關上的,我伸出手按了門鈴,卻沒有人回應。只好拿起手機,撥了委託人的電話,一通、兩通、三通⋯⋯,都沒有人接起。我心中氣惱著到底是什麼情況,都已經約好了,又被對方放鴿子,明明有狀況需要我來處理,卻又如此拖拖拉拉。

 

過了一會兒,有個中年婦女匆忙地向我跑來,確認她是委託人後,也了解委託人是往生者的母親,需要我們協助清理她兒子的房間。她打開了大門,指示我到3樓的房間,並打開了緊閉的房門,一股淡淡的炭味竄入我的鼻腔;只見地板磁磚上,還留有燒炭烤爐的燒灼痕跡;落地窗及門的縫隙,用膠帶封得死死的,為了不讓空氣流通。站在密閉的房間裡,聞得到木炭燃燒後的味道,感受得到鬱悶哀傷的空氣,與生命的離去。

 

委託人坐在2樓客廳的沙發上,看著一份又一份的文件。或許是我的腳步聲讓她察覺我的到來,她抬起了頭,招呼著我坐下。我坐在她的對面,聽她流著眼淚說著憾事的發生經過。

 

她的兒子退伍後找到了第一份工作,為了讓兒子免於舟車勞頓之苦,她特地在兒子公司附近買了這幢透天厝給他住。本來都好好的,哪知道當他發現雖然月領快6萬元,但是公司給他的本薪不高,其他都是獎金,於是他開始覺得懷才不遇,老闆不賞識他,明明自己有那麼大的本事,卻給他那麼少的底薪⋯⋯。

 

「他自殺時,在紙條上寫了『老闆根本不賞識我,既然我懷才不遇,活著幹嘛?死了算了。』」說完這段話,委託人把那張紙拿給我看。我看著紙條上面的字,是他自殺的原因,聽起來很蠢,但是有多少的社會事件,起因都讓人啼笑皆非。

 

看到一個人為了賭一口氣,用一個我無法理解的理由,走上了絕路;而住不到半年的新家,一下子就成了凶宅。我真的很難理解這樣的自殺理由,如果有不滿,大可以選擇離職,而不是賭氣地用結束生命的方式來表達不滿。為了一吐心中的不快,卻成了家人永遠的痛。

 

他的人生,在一般人眼中看來,也算是人生勝利組了,剛出社會,雖然底薪比較低,但是只要肯努力,也能領到不錯的薪資。買房,是大多數人的夢想,也是很多人無法完成的夢想,有多少人辛苦大半輩子,只為了湊到頭期款,有了殼,接著要面對的是無止盡的房貸,也有的人甚至終其一生都必須租屋而居。而疼愛兒子的母親,還特地買了一棟透天厝給他,讓他不用為了上班而早起。有房、有錢,還覺得不滿足,到底他想要的是什麼?

 

是不是因為備受寵愛,所以無法接受不平等的對待呢?但是人生本來就是場不公平的競賽,雖然在同一起跑線出發,但有的人用跑的,有的人則是負重而行,有少數人是開著車和其他人競爭。覺得不公平的時候,也只能認命,努力向前,只期望能否多少贏過一些人。

 

只有死亡,才是人生最公平的待遇。

 

過了許久,我已將現場清理完畢,當我準備離開時,經過了2樓的客廳,只見那位母親還坐在沙發上,靜靜的看著窗外。望向窗外的她,看的是外面的景色,還是孩子的身影?陽光透過落地窗照映在她的臉上,看到她眼角閃爍著光芒,是汗還是淚?

 

在和她道別時,我們一起來到了一樓。她關上了總電源,陪著我們走出了戶外,當她鎖上了大門後,轉過頭來對我說:「謝謝你們的幫忙,這房子就讓它保持現在的樣子。我不會再打開這大門了。」

 

盧是我聞

 

一個年輕人,被氣憤、委屈和不平沖昏了頭,為了賭一口氣,讓自己沒了生命的氣息,也讓他的母親失去所愛。

 

作者簡介_盧拉拉

南華大學生死學系畢業,於二00五年開始接觸殯葬業,現職為玥明有限公司特等掃地工,也是台灣第一位命案現場清潔師。

到目前為止,只做過兩種被家人極力反對的工作:「殯葬業」跟「掃地工」,也承受著龐大壓力(金錢也好、人們不解或鄙夷的眼光也是),但讓我願意堅持下去的最大理由,除了能協助家屬們安心面對與處理後續,我還希望盡一己之力,去幫助社會底層孤獨無助的往生者,願逝者能好好走完最後一哩路。



本文摘自《命案現場清潔師:跨越生與死的斷捨離‧清掃死亡最前線的真實記錄

延伸閱讀

看過散落殘肢、滿地血跡...命案現場清潔師卻說,永遠忘不了「爸爸的最後一本相簿」

2019-08-07

天天工作18小時,拼命一整年竟只領5萬獎金,工程師昏倒後指天發誓:此生不再努力工作

2019-07-26

四大新制11月上路 買保險、購新屋不可不知

2019-10-30

傳明宣布「蔡賴配」後將同台 難擋媒體追問,蔡英文笑回:不要這樣追殺我嘛

2019-11-16

淺眠睡不好、很容易就沒精神?醫師:注意8症狀,可能是「睡眠呼吸中止症」

2019-12-0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