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們都愛過,也曾經歷不得不分手的時候

呂白

個人成長

達志

30歲前,你還有多少成功的機會

2019-09-24 15:00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是生死兩茫茫
還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老胡是我在王者榮耀裡的師父,最強王者滿星,伺服器裡傳說級別的人物。用他的話說,他是三十一區無數人跪舔的伺服器小霸王;三十一區裡的吳彥祖;掌握著三十一區百分之三十以上妹子的歡心。

 

老胡最愛用的英雄就是馬可波羅,用他的話說,只有馬可波羅這種英雄才能承載他0.2%的帥氣。老胡有很多毛病,除了那股不知道打哪來的自信以外,最大的毛病就是經常羞辱我,每次帶我打排位,他看了看自己28-1-12 的戰績,然後再看看我0-14-3 的戰績,總是說:「我真是瞎了老眼,才收了你這麼一個手殘的徒弟。」然後緊接著就是回憶當年……「想當年我收徒弟的時候,那五分鐘加我的人把我剛買的筆電都弄卡了。全區第一馬可波羅,最強王者滿星,收徒弟,妹子優先,加我的時候,附帶一句話,心情好了就收你」。

 

我記得當初好像是這句話:「比妹子更手殘,二十%的排位勝率,只會講冷笑話和吹牛。」

我問老胡:「是我當年寫的那段中二的話打動了你嗎?」

老胡發了三個大笑的表情,然後發了幾個字:「從你身上仿佛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那天晚上老胡和我講了他的故事:

去年一月,他接觸了王者榮耀這款遊戲。用一句話形容他當時的狀態:「弱,真弱,弱爆了……」玩馬可波羅,依然一副拯救世界的樣子,點完發起進攻,就沖到了別人的塔下。於是隊友就開始狂罵,剛開始老胡會和他們對罵,以一敵四,連罵三十分鐘。再後來老胡就煩了,也不打字對罵了,只是隔著手機螢幕看著他們罵自己,然後偷偷地笑,終於又氣到了幾個傻子!

 

直到一個星期以後,沫雪出現了。

那次老胡還是像往常一樣點完進攻就毅然衝進了人群組裡,一時間技能紛飛,就在老胡覺得又要像往常一樣死的時候,沫雪玩的王昭君從天而降,一時間雪花紛飛,天下掉下來無數的碎冰,仿佛沫雪把老胡抱在懷裡一般。

那一瞬間老胡忽然想起一句話:「原來世界上有個人一直都在找你,只是這條路不僅又黑又遠,人還多,你要等。」

 

老胡明白以後,他們倆就被對面打死了……等復活的時間是二十五秒,老胡的心臟一共跳了九十多次,然後顫顫巍巍地在聊天框裡輸入:「沫雪,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老胡的女人了,我要寵你,帶你飛。」

「滾,你扯後腿。」

 

從那以後,老胡便一發不可收拾,只要沫雪上線,老胡一定會去邀請,即使一天被拒絕幾十次……再後來,沫雪實在是無聊了也會和老胡打幾回合遊戲,結果每次都會被老胡的幽默逗樂。

 

有一次沫雪玩ADC,老胡不得已玩了一次大喬,就在沫雪還差一絲血就可以把對面的水晶拆掉的時候,老胡直接一個傳送就把沫雪送回了家。然後對面五個復活直接就把家給推了。沫雪一邊覺得好氣,又一邊覺得好笑。

 

還有一次對方把他們這邊的三個人都殺了,只剩他們倆了,老胡為了裝風度,擋在了沫雪前面,在聊天框裡輸入:「想殺她,必須從我身上踏過去。」

然後沫雪說:「扯後腿的走開。」

老胡還沒來得及走開,就被對方殺了,然後五個人從他身上踩了過去。

 

沫雪退到草叢裡操縱著荊軻(後改名為阿軻)在人群中來回穿梭,拿了五殺,然後站在水晶面前。在聊天框裡輸入這麼幾個字:敢「欺負我的小弟,不想活了!」

老胡心裡咯噔一響:「就是她了! 這次是真的!」

 

慢慢地,老胡和沫雪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沫雪繼續在前面英勇地殺人,老胡負責在後面助威和講冷笑話。

再後來老胡就對沫雪說:「沫雪我們視訊吧。」

沫雪過了兩分鐘說:「老子是實力派,不靠臉吃飯,我怕嚇著你。」

 

然後老胡想了想,也是,玩遊戲這麼厲害,還滿嘴髒話,肯定長得不漂亮。有一天凌晨二點,老胡玩著他熟悉的馬可波羅,打開了自己的華麗左輪技能,左左右右地不停翻滾來回,然後開啟狂熱字幕對著對方一陣狂噴,華麗地炫著操作,一套技能用完……他就被包圍了。

 

和往常不同的是,這次沫雪沒和他一起,隊友們沒有一個來的,也沒有人在聊天框裡替他噴別人。他第一次感覺到,沫雪有多麼重要。原來除了沫雪,沒人會在意他。

 

老胡開始在遊戲裡狂發訊息聯繫沫雪,發到第八十九條的時候,沫雪回了一句:「大半夜的不睡覺震我幹麼!」

老胡說,那一瞬間,別說她罵我,就是她潛規則了我都願意! 無論她有多醜。

老胡發現,自己好像網戀了,好像愛上了一個從來沒見過,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網友。

老胡說:「沫兄弟,我想見見你。就現在!」

 

過了五分鐘,沫雪發了一個定位——上海明月酒店:「老子在這,有種你就來。」老胡想了很多種可能,比如沫雪是人妖,比如沫雪醜到爆;再比如是一個搞傳銷的……後來,老胡把心一橫,還有能讓我老胡害怕的事情?就算她是人妖老子也能接受!然後穿好衣服,一咬牙,買了人生中的第一張機票,整整七千兩百二十五塊,含著眼淚給沫雪發了一個消息:「不延誤的話九點四十到,在機場門口等我。」

 

在飛機上,老胡看著飛機上的空姐,做了一個夢,夢裡的沫雪,皮膚吹彈可破,臉頰泛著紅暈,一張范冰冰的臉,在機場門口的一輛保時捷車旁等他……下了飛機以後,老胡第一時間打開了手機。看到沫雪發的訊息:「我在機場門口黑色外套。」

 

老胡此刻的心情簡直是七上八下的。一邊是對飛機上美夢的回味,一邊是對沫雪長相的期待。出了機場門口一眼就看見一個穿著黑色外套,大概有自己兩個重的胖子,嘴裡好像罵罵咧咧地說著什麼。

 

老胡心想:「就是她了嗎? 早該猜到了! 可憐我的七千兩百二十五塊!沒想到她真的沒說謊……」後來轉念一想,自己愛的是她的思想,不是外表。於是兩眼含著熱淚,顫巍巍地走向那個胖姑娘,在距離她還有一百公尺的時候,就看見一臉橫肉的胖姑娘盯著自己。老胡嚥了口水。

 

然後還是轉身跑了,這時候他聽見了一個很好聽的聲音:「老胡,是你嗎?」老胡轉過身,一個穿著黑色外套,身高大約一七二,臉頰微紅,有著一對淺淺的酒窩的姑娘走了過來。

「是我,是我。你是?」

「我是沫雪啊!」

 

此刻老胡才明白,什麼叫突然的幸福。遊戲裡的沫雪,滿口髒話,強勢到哭;現實中的老胡,十分強勢,兇神惡煞。他們倆從古老斑駁的石庫門,再到小資情調的小洋樓,一直到品完燒賣,全是沫雪請客,不要臉的老胡在上海待了十五天。回去以後,老胡就把遊戲裡的個性簽名改了:「有婦之夫,妹子勿擾!特別漂亮的除外。」

 

回來以後,老胡還是一如既往地拉著沫雪打遊戲,沫雪還是一如既往地衝到前面,老胡還是在後面助威。直到那次老胡又被人包圍了,沫雪沒來得及救援,然後老胡被殺死了。遊戲結束以後,沫雪就下線了,無論老胡怎麼發消息,怎麼打電話,都沒有回覆。

 

整整四天,老胡發了八百一十九條消息,打了三百個電話,沫雪始終沒有回覆。老胡病倒了,不想吃飯,在醫院每天靠葡萄糖維持。第二十一天,老胡接到了沫雪打來的電話:

老胡我們的事被我家裡發現了,我爸說我應該嫁給一個和我身分匹配的人,我想了想也是,不值得為你和家裡鬧翻,明天我就出國了,以後不要再聯繫了。

 

後來老胡出院了,登入了熟悉的遊戲,用了一整年的時間從白銀打到最強王者。和以前不一樣的是:坑隊友的變成了我,拿五殺的變成了老胡。

 

一年後的某月,老胡收到了一封郵件,是沫雪發的:

老胡,之前我說嫌你窮是騙你的,我沒有出國,我爸也不知道我和你的事情,只是認識你之前我就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我沒有選擇化療,畢竟我都美了二十多年了,不想死的時候太難看。

 

他們說,人死了以後靈魂就會飄起來,飄到空中,俯瞰整個大地,我想了想,我還是不要飄到空中了吧,不然看到你打遊戲被人圍毆的時候,我來不及救你,你就被人殺了。

 

也許有人會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但是我覺得,這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確實就是生與死,因為生命,就是這樣的脆弱與美好。老胡請原諒我的自私,在我最後有限的生命裡,還來招惹你。

 

我們都曾是遊戲裡的老胡,也曾是遊戲裡的沫雪,曾經我們那麼深愛著對方,卻不得不分手,我們都有我們的難言之隱。

 

看更多《30歲前,你還有多少成功的機會》

延伸閱讀

試用期的求生指南

2019-10-08

機會來臨時,你行不行?

2019-10-08

在夢想的軌道上,你需要「不合群」來成就

2019-10-05

大城市的懷抱

2019-09-24

誰不是一邊想找好工作,一邊什麼也不做

2019-09-19

如果可以安逸,誰會選擇顛沛流離?

2019-09-1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