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在美國當14年公務員…他回台後的最大感觸:台灣人開會不是意見交流,都在聽長官「發號施令」

外國倫看台灣

個人成長

shutterstock

2019-11-05 17:05

在台灣的政府上班一個月之後,我很快就發現台灣的政府的開會的方式,不是在做意見交流,而是在聽長官的指示。每次開會基本上最有權力表達意見的人都是官階最高的人。

在美國當了14年的公務員之後,我回到台灣就直接加入中華民國體制, 開始在台灣的政府單位當一個被約聘的專案經理。

 

在台灣的政府機關當菜鳥,我知道要懂得察言觀色,低調一點,先了解台灣政府的文化,學習這邊的倫理和規矩,上班一個月之後, 我發現了一些台灣政府文化和美國的政府文化差異。

 

我是一個電腦系統分析師,所以我的工作就是要學習部門裡面的運作流程,然後設計改良的流程 (SOP),通常會運用新的電腦系統讓流程更加有效率,增加自動化. 所以做我們這一行的常常要諮詢部門裡的員工,才能了解細節. 也就是說電腦分析師常常要和客戶開會, 和使用者商討需求。

 

在台灣的政府上班一個月之後,我很快就發現台灣政府的開會的方式,不是在做意見交流,而是在聽長官的指示。

 

每次開會基本上最有權力表達意見的人都是官階最高的人。通常會要求開會的人也都是位階較高的人。甚至有幾次,因為電腦系統需要商討細節所以開會,結果資訊人員都沒有發言,反而是跟資訊背景完全不相干的部門長官佔據了大部分的發言。資訊會議的效率低落可想而知。

 

我後來詢問了一些朋友和同事,他們告訴我在台灣其他的政府單位也都是這樣的。這是文化的問題。

 

 

可是我在美國的政府上班的時候,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要求開會,而決定要開會的人通常會主持會議。因為要求開會的人想要了解狀況或者是和部門裡的人商討事情,所以要求開會的人就會主持會議。

 

不是位階最高的長官主持會議,會議是用來討論事情,不是用來聽長官的指示, 很多時候, 部門的首長都沒有太多的意見,通常是開會過程中問幾個問題,或者是詢問案子的進度。

 

來參加會議的人,論位階高低,都可以暢所欲言,所以溝通良好,我還記得我大學剛畢業就進入美國政府上班,還是個年輕小伙子的時候,就在一個20幾人的會議,包括部門首長也在場,我可以告訴他們許多電腦系統的問題。

 

儘管我只是個新來的,他們仍然詢問我的看法,尊重我的專業。然而我在台灣政府上班的感想是:台灣的政府單位不懂得如何開會。

 

台灣為什麼會這樣?

 

我一開始猜測是因為台灣的權威體制,可是後來想想,我覺得主要原因可能是台灣的填鴨式教育造成的. 台灣的教育制度從小學一直到碩士班,學生基本上都是坐在椅子上不發一言,完全的接受老師的灌輸,也就是填鴨式教育。

 

一個普通人一生上學的時間就花了將近20年,在這種教育體制下,許多人已經習慣坐著聽話,把學校教室的那一套直接搬到公司的會議裡了。

 

 

相較之下,我在美國唸碩士班的時候,班上的學生許多都是當地公司裡的主管, 上課的時候除了的學習教授教的,大部分時間時間都是同學之間互相討論學習,我們班上也有一些從台灣來的留學生,他們總是幾個人坐在一起,不發言,也從來不問任何問題。

 

上了幾節課後,教授都覺得有點奇怪,我還記得教授說:「我們班上幾個外國來的留學生似乎都不說話,或許是文化的問題吧?」

 

台灣是一個很年輕的民主國家,在文化上正在慢慢地擺脫中國式的權威教育, 我們有許多體制和思想還停留在權威時代,如果台灣的教育不去除權威,不鼓勵學生學習如何討論事情,我想再過30年,台灣的政府單位仍然不懂得如何開會。


作者簡介_外國倫看台灣
我的人生一半在美國, 一半在台灣。
因為背景, 自然會拿美國和台灣比較。
因為愛台灣, 所以希望台灣能夠學習美國的優點。
希望台灣能夠越來越好。

 

※本文獲外國倫看台灣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延伸閱讀

配合一下又不會怎樣?一趟美國參訪之旅,反思台灣把善意當隨便的「奥客文化」

2019-11-04

47歲月薪4萬,他失業2年後竟成年薪210萬外商主管...低薪不是你沒價值,而是待錯公司

2019-10-29

同事摸魚,為什麼主管都不管?職場啟示:當整間公司的人都在鬼混,你的認真就是錯的

2019-09-23

主管無能,只會搶功勞?她升官不到一年就陣亡領悟:「只出一張嘴」其實是一種能力

2019-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