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撕去可愛教主包裝 35歲楊丞琳生命練習曲:比起討好,我更想用真實的自己引起共鳴

鄭閔聲

個人成長

攝影/唐紹航

1199期

2019-12-11 11:04

她十六歲出道,為了生存被迫提前長大,學會扮好別人期待的形象。
在演藝圈掙得一席之地後,
她不著痕跡地漸漸刪去不屬於她的裝扮,
探索關於人生角色的解答。

 

三十歲生日過後,楊丞琳試著獨立,不再和母親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

 

雖然母女倆還是住得很近,但終究不像以往那樣朝夕相處。分居才沒多久,楊丞琳驚訝地發現,母親正在漸漸老去,只是一向閒不下來的她,過去總渾然未覺。

 

她因此重新盤點生活,不再強求每年發片,也不再輕易接下電影、電視戲約。

 

「一開始,我只是刻意想放慢腳步,後來覺得,如果要做真正想完成的事,就要懂得拒絕、懂得說不。」三十五歲的楊丞琳,說話還是帶著天生的童音,但這五年來,她不僅擺脫外界曾為她貼上的甜心偶像標籤,也逐漸學會主導關於自己的一切,「不管作品或表演方式,我都調整到了最自在的狀態。」她的臉上滿是自信。

 

好勝求認同   「要讓說我不好的人閉嘴」 

 

從小熱愛表演的楊丞琳,十六歲時就如願以少女團體成員身分進軍演藝圈;但出道前幾年,從外型、演技、舞蹈到歌聲,都遭遇許多毒舌批評,直到二○○五年因為一首暴紅金曲〈曖昧〉,演藝事業才真正上了軌道。

 

早期的不順遂,讓楊丞琳懷著強烈的不安全感,擔心自己只要稍微鬆懈,就會失去得來不易的舞台,因此對工作安排一律有求必應。也因為曾飽受質疑,讓她更渴望獲得認同,總是拚了命完成各種要求,「我的好勝心很強,希望讓那些說我不好的人閉嘴。」

 

所以她溫順地走在經紀公司替她量身規畫的道路上,在鏡頭前扮演青春洋溢的少女角色、用甜膩的娃娃音唱歌……,只要能紅、能持續登台表演,任何建議她都願意敞開雙臂接受。

 

她也漸漸證明自己,除了每張專輯維持穩定銷量,主演的偶像劇也幾乎都是收視保證,還在一○年憑《海派甜心》裡舉止粗暴、內在卻渴望受關愛的反差角色,拿下金鐘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但她的內心深處一直很清楚,那些獲得粉絲喜愛的演出風格,並不是楊丞琳的真正樣貌。

 

「我以前的形象是『可愛教主』,很多東西都是天馬行空、古靈精怪的。可是我的本質沒有這些東西,我比較中性、有個性,可愛其實離我很遠。」說著這段話的楊丞琳,頂著一頭微捲長髮,搭配鮮紅色洋裝,即使早已多年不賣萌,但與一般人認知的「中性」,顯然還有段遙遠距離。

 

「可能外型會讓大家有這種印象,但個性上真的是南轅北轍。」她似乎也看出所有人的疑惑,趕緊補充解釋。

 

出道不滿十年,楊丞琳就開始有滿腹意見,卻只敢在髮色、服裝等造型設計上投注個人想法,稍稍撫慰她那與軀殼不相稱的倔強靈魂;只有極熟悉的朋友才知道,她不是眾人眼中使命必達的乖乖牌而已。

 

「一開始我也直覺她是偶像,但真正認識丞琳會發現,無論表演或唱歌,她都很有想法,嚮往自己真正的實力能被看見。」目前從事演員指導的金勤,○九年因演出偶像劇與楊丞琳初次合作,進而結為好友,他很早就觀察到,楊丞琳不想被局限在既有格局、反覆從事同類型演出。

 

楊丞琳

出道近20年,楊丞琳除了造型,也更強勢主導作品內容與呈現方式。(圖片來源:樹與天空提供)

 

欲呈現自我   「在每個階段悄悄改變」

 

為迎合市場而接受「塑型」的藝人很多,也常有人在能掌握話語權以後,「暴烈」地轉型。楊丞琳展露自我的欲望雖然強烈,卻怕粉絲一時無法接受,從沒有這類大動作「昭告天下」的衝動。

 

「我知道自己有一天要把最想呈現的東西拿出來,我一直忍耐著在等那天到來。所以我隨著年紀,每個階段一直偷偷地改變,只為了讓大家能夠適應不斷更新的我。」楊丞琳用流利的口條解釋,她最想呈現的是「真實」,希望隨著年齡增長而自然轉變的楊丞琳,能陪伴歌迷觀眾走過人生的不同階段。

 

眼前的楊丞琳,確實和當年那個戴著俏皮紅色袖套、上台領取金鐘獎的女孩截然不同,這樣的溫和轉型不容易驚動任何人,她也對能不斷推翻慣例,卻又不全盤否定過去的自己而感到自豪。

 

跨越三十歲關卡時,楊丞琳也不可免俗地回顧過去的人生。當她發現自己幾乎把一切都留給工作,卻在友誼與各種人生體驗的記事本上留下大量空白,連母親的老化也未曾察覺,她決定逼自己停下腳步,將目光望向演藝事業以外的風景。

 

刻意降低工作密度,對楊丞琳來說就像戒癮般難熬,除了對拒絕工作的「不敬業」內疚,更有連續好幾個月,經常被「觀眾完全忘了我」的噩夢嚇醒。但她始終強忍著不適應,不向過去的慣性屈服。

 

放慢腳步的好處,是更多不受干擾的思考空間。過了三十歲、首次忍痛婉拒戲約的楊丞琳,終於克服了不安全感,認為自己已經有本錢跨出舒適圈,將精力投注在值得挑戰的作品上,「那種很夢幻、我閉著眼睛都能演的角色,我都不接。」

 

話雖說得豪邁,但有很長一段時間,想到楊丞琳的製片依然都是都會愛情喜劇,直到一六年在公視「植劇場」《荼蘼》裡,她扮演一位被迫在事業與家庭間做出抉擇的輕熟女,在兩項方案裡分別面臨的不同命運。這次一人分飾兩角的突破戲路演出,獲得了金鐘入圍肯定,也證明了楊丞琳不是個只有一把刷子的演員。

 

此後,無論是電影《紅衣小女孩2》裡控制欲強的社工媽媽、《靈語》裡因女兒失蹤而發狂的婦人,楊丞琳再也不曾走回頭路,「我忍耐過、也嘗試過其他角色,被看見之後,別人找我拍的戲都不再一樣了,真的就是我現在想要的東西。」她睜大的雙眼,流露出發自內心的喜悅。

 

荼靡

在《荼蘼》裡演出必須在家庭與事業間抉擇的30歲女性,是楊丞琳認真篩選劇本後的首次突破。(圖片來源:好風光創意提供)

 

不重複迴圈   「比起討好,更想要共鳴」

 

在歌手身分上,她也不再重複迴圈。

 

過去五年,楊丞琳只發過兩張專輯,但她慢火細熬的成果,沒有讓苦候的粉絲失望。一六年的《年輪說》讓她初嘗金曲入圍滋味;暌違三年再次發行的《刪.拾以後》,則是一張完全由她個人統籌製作的自傳性作品,專輯名稱《刪拾》,正是她在三十歲後終於學會的取捨智慧。

 

「她很有想法,而且想法完整可執行,不是天馬行空,顯然經過長期思考。」創作主打歌〈刪拾〉詞曲的陳珊妮認為,楊丞琳擁有獨特的觀點與品味,而她想突破世人既定印象的渴望,不只是個人生命故事,也能和許多同世代青年產生共感。

 

「我大可以維護好那些原本就喜歡我的人,但比起討好,我更想用自己真實的故事,讓人感受到共鳴。」聽命行事了十多年,現在的楊丞琳想更直接伸出雙手,和關注她的聽眾互動。

 

三十五歲的楊丞琳,對專輯的成功渴望,還是和剛出道時一樣熱切,只是理由不太相同。「大部分不敢冒險的人,都是因為害怕不好的結果。堅持不放棄講起來很容易,但如果有人堅持給他們看,且成果是好的,會讓人比較有信心。」她解釋。

 

跨過了總徬徨不安、擔心不再被喜愛的焦慮,不必再為任何理由扮可愛的楊丞琳,希望用當下的自在,鼓舞像當年的她那樣,懷抱夢想卻纖細脆弱的女性。

 

楊丞琳

出生:1984年

現職:演員、歌手

學歷: 華岡藝校戲劇科

家庭:已婚

成績: 第45屆金鐘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第52屆金鐘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入圍、第28屆金曲獎年度最佳歌曲入圍、2018年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入圍

 

延伸閱讀 : 張鈞甯:「愛的時候就全力以赴,要不然就不要愛。」

延伸閱讀 : 事業高峰遭軟禁...范冰冰坦言陷低谷:再強大的人,都有一些傷痛無法修復

延伸閱讀

「對老婆抱歉…我把最好的都給演員了!」65歲李安電影人生:最大的對手是「自己」

2019-10-21

知名演員陳仙梅專訪》二寶遲遲不報到 靠中醫調養才如願!

2019-09-06

謝金河:李榮浩和楊丞琳的尷尬

2019-08-03

女明星的婚姻

2016-09-08

除了演員生活以外,也要好好過自己的人生

2015-11-0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