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一句話翻轉我的人生

陳亭均 研究員‧徐右螢

個人成長

賈靜雯提供

1205-1206期

2020-01-21 10:40

人生一輩子能聽到的建議多如牛毛,然而真正「受用」的可能沒幾句。如何能找到最合適的「聽話」姿態?如何將重要的「一句話」內化成人生動力,讓它真正受用?馬斯克、賈伯斯、視后賈靜雯、瓦城徐承義都聽見了那句話,然後馴服了它,讓它在自己的生命中發揮影響力。

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是個瘋狂的天才,他現在已經準備要將人類用火箭送到外太空了,事實上,這還只是他要移民火星終極計畫的預備。在他的構想藍圖裡,他會在火星上不斷地建造基地,最終得以讓人類移民火星。

 

他瘋了嗎?許多人認為「是」,但這些瘋狂計畫已經讓他打造出電動車王國與一家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以及在更多人心目中是「成功企業家」的個人形象。

 

如果問馬斯克,計畫最源頭來自哪裡?他一定會提到這本科幻小說《銀河便車指南》,因為他的思考、決策與行動,都跟作者說過的一句話有關。

 

《銀河便車指南》作者是道格拉斯.亞當斯(Douglas Noël Adams) ,內容描述一個倒楣的英國人與他的外星朋友,靠著搭乘外星民族「勃根人」的飛碟逃過地球毀滅,展開一場尋找傳說中的星球的旅行,內容看似荒誕,但又充滿哲學意味及物理學奇想。這對當年僅十四歲,父母離異,在學校受到霸凌的馬斯克而言,是充滿啟發,而且打開他「對世界認識」新角度的啟蒙。

 

「第一原理」為起點 回歸基本事實、推論答案

 

馬斯克曾回憶亞當斯說過的一句話,「問對問題才是最難的事,但一旦你弄清楚問題,一切都將迎刃而解。」他的人生目標就此也設定為:「我深信人類有光明的未來,如果我們可以解決能源永續的問題,並穩步朝向成為多星球公民邁進,擁有在其他行星上生活、自給自足的文明,並防止會導致人類滅絕的最壞情況發生,那麼,我認為那會是非常美好的。」

 

而那句話「問對問題才是最難的事,但一旦你弄清楚問題,一切都將迎刃而解。」更成為他思考抉擇的準則。他也曾進一步延伸,分享脫胎自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Aristotéls)的「第一原理」(First Principle)。「問對問題」其實就是「第一原理」的核心價值,意味著「從頭開始計算,只採用最基本的事實,然後根據事實推論。」

 

在馬斯克之前,鮮少民間公司想要建造太空火箭,因為造價太昂貴,但馬斯克還原製造火箭的基本成本,算一算這些成本只占總成本的二%,毅然決然地栽進太空事業。其他如:開發電動車電池的成本,直接設廠、計算出基本造價,別人認為瘋狂的投資,但他思考決策都是一以貫之,以「第一原理」作為起點。

 

《銀河便車指南》光是英語版本就已經賣超過一千五百萬本,但可能只有馬斯克,因為讀了這本書,對他的人生、事業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

 

這成了至關重要的問題,為什麼一樣看書、聽建言,有人能擷取那靈光的片刻,甚至延展再創造,但絕大多數的人卻充耳不聞?

 

能被「記住」的回憶 關鍵在「具強烈情感成分」

 

丹尼爾.列維廷(Daniel J. Levitin)成為加拿大蒙特婁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心理學教授之前,是個音樂人。三十歲前,他曾當過美國歌手史提夫.汪達(Stevie Wonder)、藍牡蠣樂團(Blue Oyster Cult)音樂製作人,還曾和英國知名歌手史汀(Sting)同台演出。不僅如此,列維廷甚至曾當過喜劇演員、脫口秀主持人,與美國演員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在加州舊金山演出。不過我們要談的並不是他傳奇的人生,而是他對「記憶」這件事的洞見。

 

不久前,年逾六十歲的列維廷才為《紐約時報》寫了一篇短文〈大家都說年老記憶就不行了,但是大家都是錯的〉。他用輕鬆的文字描述了自己最近在電梯裡的經歷。列維廷坐上電梯,赫然發現,裡頭每層樓按鈕都被按下了。他想起,自己五十年前,大概也會幹這件事,他也想起,很小的時候,他最愛吃Butterfinger棒棒糖。

 

現在,他當然還是可以輕易地吃到Butterfinger棒棒糖,但由於愈活愈大,這種經驗太多了。「重複、熟悉與衰老」抹殺了經驗的「獨特性」,記憶力沒有衰退,感覺體驗卻變得遲鈍了,所以他無法像記住第一次吃到棒棒糖那樣,完整想起每次吃糖的處境與狀態。

 

人們到底記得起來什麼?列維廷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他現在已是聲名卓越的心理學、神經科學專家,在重要的著作《大腦超載時代的思考學》特別開篇談到「記憶」的質地。他認為,能被精準記起的回憶,關鍵在於它們可能「帶有強烈的情感成分」,就像他第一次認識到棒棒糖的美味那樣,「它們代表了周遭世界的潛在變化,或是我們對世界的認識,發生了變化。」

 

神經科學認為,大腦能以「分類」的方式處理記憶,就像腦袋瓜裡有許多「抽屜」那樣。舉例來說,大腦某一塊部分,可能是一個存放「不能吃的東西」的抽屜,裡面有蠕蟲、蚯蚓,或是弟弟的臭腳ㄚ之類的東西。

 

而那些「改變人生」的事情,同樣也被放在某個抽屜裡頭,這些事情因為改變了人們對世界的看法與其生命的狀態,所以它很具體,也充滿了細節。例如:濃烈的感性經驗、周遭發生的重大事件,或是某人在恰當時機,說出對應你生命處境的一句話,都是大腦裡重要的「記憶」資源。

 

「珍貴記憶」抽屜裡,有很多具體細節可以延展,有人會經常從抽屜裡取出應用,讓記憶裡的資訊隨著生命歷程,變成更可利用的道具,並將它延伸成為「人生中最重要的建議」。

 

學者「施與受」研究 須克服「自我設限」的盲點

 

不只是馬斯克,蘋果創辦人賈伯斯(Steven Jobs)曾提到,自己十七歲時讀過一句話:「如果你把每天都當成最後一天在活,你總有一天會是對的。」此後的三十三年人生中,每早賈伯斯都會看著鏡子問自己:「如果今天是我人生的最後一天,我還想做我今天要做的事嗎?」當連續太多天的答案都是「不想」時,他就明白必須有所改變了。

 

「把每天都當作最後一天在活。」多麼稀鬆平常的一句話,但賈伯斯就像馬斯克,把它收藏了起來,且反覆思索了數十年。馬斯克有次受訪,對方要他穿高領毛衣,他有點火,因為他又不是賈伯斯。但如果說,他們有什麼共通點,就是,他們窮盡這輩子,去實踐,甚至重新建構對那句重要的話的理解,保持自我與主動性,創造那句話的價值。

 

不只是記憶,現實中,人常在無助徬徨的時候想要尋求建議。去哪裡找建議?哈佛商學院企管教授大衛.葛文(David A. Garvin)與約書亞.馬格里斯(Joshua D. Margolis)的文章〈精通施與受的建言藝術〉研究,目的性的尋找建議,需克服自我設限的盲點。

 

「接受或給予建議,是可以學習的技巧。」兩人認為,人們通常無法及時發覺自己需要幫助,且過於相信直覺、容易依據過往經驗下決策。有時也傾向從「同溫層」之中尋求意見,因為受限太多,最後無法辨識真正受用的意見。

 

很多人都有所謂的「座右銘」,但什麼都不去做,就無法發生任何改變,也無從增加生命的厚度。

 

5大雷區

▲點擊圖片放大

 

一句話「翻轉人生」 內化成力量、馴服成寶物

 

「一句話,就能改變一輩子。」這種說法其實具有危險性。若是太輕率地盲信這個說詞,就可能落入某個狡詐、而且相當原始的人性陷阱。舉例來說,政治人物常常呼喊口號,但人生不可能因為這句話就得以翻轉。

 

尤其,現在面臨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數以億計的「一句話」在數位空氣裡不斷瀰漫、鼓動,如何挑選「一句話」,如何在過去的記憶與現在聽到的建言裡,讓那句話發揮作用?讓「一句話翻轉人生」,而不是「翻轉到死路」。

 

「那句話」不能只作為「一句話」,掌握命運的人,畢竟還是自己,聆聽與接受只是第一步。任何一句話都需要長時間的反思與實踐,它必須被不斷地定義,它不能隨便地變成一個意義不明、存在於「有與沒有」之間的空話。

 

金鐘視后賈靜雯、瓦城董事長徐承義、小燈泡媽媽王婉諭、紀錄片《黑熊來了》導演麥覺民等人,為我們分享他們面對、實踐「那句話」的歷程。

 

有人從別人口中聽來,有人思索覺悟,但這些話最後都成為他們面對挫折時,支持他們向前的力量。那句話一開始可能不是他們說的,但最後,那句話都被他們內化進入自己的人生。那句話沒有馴服他們,他們馴服了那句話。

 

翻轉人生

▲點擊圖片放大

 

賈靜雯

延伸閱讀

環島50次的老經驗帶路,這樣玩花蓮,驚喜都安排好了!退休後盡情吹拂太平洋的風

2020-01-06

50歲後,我們還有多少年可以玩?不等了!她丟下老公去歐洲,分享經驗帶更多人出國玩

2020-01-04

影響力勝貝佐斯、執行力超過郭台銘!獨家解密軟銀孫正義的「未來投資術」

2019-06-26

性感足球翻轉人生 「為你在意的站起來,你才站得起來」

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