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燈紅酒綠下國宅租屋處,門縫下液體滲出,瀰漫著難以言喻的氣味

我不是和平鴿

個人成長

2020-01-22 11:03

商辦大樓燈紅酒綠的夜生活,更老舊點的國宅,多半是當地商圈討生活的租戶。長巷式的梯廳,戶戶的鐵門聲迴盪在樓層間,但誰也不想搭理住隔壁的是誰。

直到門縫下有液體滲出,整樓層瀰漫著難以言喻的氣味,才有人去找里長:隔壁的垃圾發臭,一個星期沒看到人了。接著里長找警察:找鎖匠一起來開門吧。去了現場,隔著門聞到味道,老學長跟我說:『學弟,你騎車回去,庫房裡有封鎖線,黑白的那種,整捆拿來』

再回去現場,門已經打開了,里長與鎖匠也不見蹤影。門廊裡戶戶的大門深鎖,我只能硬著頭皮往開著的門前進,每前進一步,味道更濃烈。「學長,你在哪裡?」想出聲講話,就得多吸一口氣。

 

夏季傍晚33度的室溫,床上一個蠟化的物體,四肢腫脹,腹部鼓起,從形狀勉強能辨認出是人類。一地蒸發乾涸的血混合了脂肪,形成一種膏狀的地毯。老學長冷不防從門後的轉角閃出身來,那場景,心跳可以漏跳半拍,真的。

『來,給我就好,你不要踩進來』
「我們要搬祂嗎?」
『這個沒辦法搬了啦,會斷掉。封鎖現場等鑑識跟葬儀社來就好,不要讓閒雜人等出入』

是有誰想出入這裡啊我想。

 

94年我在作者任職的分局見習,同樣也處理到相驗。巡簽,守望,告發、處理違停、糾紛,勤區戶口,刑案偵查,擴大臨檢,行政相驗。一天的行程差不多就是如此,別人的不尋常,是警察的尋常。

 

那時候不明白,一樣是當糾察隊風紀股長,
態度最坦然與和善的,是落地攤商與八大業者;而一副理所當然好像警察違規妨礙他自由的,是交通違規的民眾。

那時候也不明白,擔當一個噩耗的通知人,家屬從震驚、否認、憤怒,到接受,最後還能轉而向警察致上感謝。

 

那時候還不懂,警察要怎麼當。
只知道,民眾有不想面對的事,就打電話找警察,從隔壁狗吠到擋住出入,從澆花灑水到發出惡臭。

 

我都跟朋友說,不要在上班時的現場巧遇我,準沒好事。無論行政警察、交通警察,警察的業務核心,籠統來說,就是社會裡發生了問題,去解決問題。

 

到今天,我都在學習解決問題。
許多情境,在制度不完備的情況下,執法反而是最後的選項。

 

警察實務是在學中做,做中學。竊以為十餘年來的歷練,應該有比較做好一個警察的本分吧。

但從部分網民的回應裡,顯然是做的不夠好。抑或是這個社會太過多元,而許多人用言論自由之名,在行強暴他人意志之實。

 

《一線三的日常》

自網路世代發跡,樸實溫暖的筆觸,貼近年輕人的語法。期待這本書,能夠讓更多人理解警察。理解有一批人默默在堅持做好事。

為了不違初心,很多同學在中階警官成為夾心餅乾。在上級與下屬,在理論與實務的拉鋸中,勞苦了自己。

 

#一線三是無敵的
這是我們這一期的鐵話,請謹記。無論到什麼位階,都別忘了一線三的自己。

 

#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
我也送這句話,給擇善固執的你做回禮。

感謝你出版了這本書。
這不僅僅是日記文,這是社會正向的力量。

 

看更多《一線三的日常》

 

本文作者 我不是和平鴿 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在命案現場我們不用碰觸屍體,了解他們輕生意圖,因為警察會做!而我們,只是那個好事圍觀的群眾

2020-01-17

名義上被賦予公權力,手拿槍枝與警棍的基層警察,在救人懲惡間,如何自保又能掌握執法分際?

2020-01-15

接體員跟警察有著難分難解的「孽緣」,每當接起電話是警察時,就表示出事了……

2020-01-14

打開死者給女兒的遺書,先掉出三張藍色的新台幣,用注音符號寫著「爸爸對不起你」……

2019-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