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另一半說「就只是忘了,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你會怎麼辦?

另一半說「就只是忘了,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你會怎麼辦?

約瑟夫.布爾戈

個人成長

達志

為什麼我們總是在逃避

2020-06-05 10:21

若身邊的人經常莫名對你發脾氣,也許是因為,你正在向他們投射憤怒;若你常對他人感到「自責」,或許表示你正在回避因不願面對某事而產生的痛苦責任感。

當我們無法獨自承受痛苦時,所愛之人的任務之一就是替我們承擔(即便有時是無益的)。扛起重擔也是關愛他人的方式之一。一般情況下,當我們能夠察覺對方是在投射情緒時,我們給予理解,並願意安撫對方。但若我們自身沒能力忍受這些投射─當我們感到壓力或心懷不滿時,則會覺得受到了攻擊,接下來可能會採取報復─將糟糕的感受還給對方,這就會演變成一場不斷升級的投射之戰。

 

既然我們瞭解到了投射的普遍性,現在再看一個更為熟悉的情況─被激化的內疚感或良心不安。

 

吉姆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把答應妻子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那天晚上,當他剛把腳踏進屋內,斯蒂芬妮便開口問道:「我叫你取回來的乾洗衣服呢?」吉姆不好意思地承認把這件事忘了,並向妻子道了歉。因為吉姆有「健忘」的無數前科,妻子不耐煩地歎了口氣後說道:「算了算了,明天還是我去跑一趟吧,早就知道你靠不住了!」

 

吉姆的內心一下子反感起來,怒火中燒:「我不知道你有什麼好小題大作的,就是忘了而已,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批評人! 」

 

你和家人、配偶或朋友有過類似的對話嗎? 我當然有過。

 

起初,吉姆承認了過錯,並道了歉。多數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會承認自己的過錯並心懷內疚,但唯有當道歉立即被對方無條件地接受了,他們才會有一種完全的清白感。任何一點糾纏不休的批評或嚴厲之詞,都會激化內疚感,從而成為無法承受之重。在上面的例子中,很多人都會轉而選擇拒絕承擔一切責任,並力圖透過投射到外界的方式,逃脫心中的內疚感。

 

在這個例子裡,吉姆的內疚感隨著斯蒂芬妮的批評之詞煙消雲散,隨後選擇把問題拋回去,讓妻子做壞人。他不再為自己的粗心感到內疚,他要讓妻子為她的苛刻感到不舒服。在某種程度上,吉姆也知道自己在這件事裡的責任所在,但因為忍受不了內疚感,投射便是他告訴自己的「謊言」:我不是壞人,你才是。

 

另一個常見投射現象的地方,是在愛情關係中。我們都見識過墜入愛河的人,同時會感到好奇:「她看上他哪一點了? 」「他眼瞎了嗎?」經常在愛情中渴求迷戀感的人,會回避戀人身上那些可能抑制這種感覺的人格特質,這是對完美愛情的妄想。當我們分裂了對戀人不足之處的覺知,經常轉而對朋友或家人萬般挑剔,所以身邊的親友不免疑惑起來。

 

癡心的人可能會選擇忽視這些意見,甚至反對,這樣一來,他就不必面對那些分裂的感受了。也許你我有過類似的經歷:出於關心,你覺得自己有義務讓朋友看清他女朋友身上不盡如人意的地方,結果卻導致你們反目成仇。如果有人正在對自己撒謊,根本不想面對事實,你試圖協助釐清真相的舉動,只會令他感到極度不安,甚至充滿敵意,而你則會成為他的敵人。

 

以上的例子,是將忍受不了的感受或反感的真相投射於他人身上。但是,投射還有更為普遍和穩定的存在方式,因而影響到整個人的性格。

 

有個很典型的案例。你認識某位異常沉著、理性,幾乎可以用超然來形容的人,他的身分可能是工程師、律師、會計或者某領域的科學家,善於分析,同時對情緒有極強的控制力。我認識很多這樣的人,他們之後通常會選擇一位極其情緒化,同時依賴性強的伴侶。在我看來,這種精神分析和前面的案例並無二致:伴侶中的一方正在極力回避自身大部分的感情起伏,將其投射到了另一方身上,後者為其承擔起來。

 

我不依賴人,你才依賴人;我沒有感到痛苦和驚慌,是你感到這樣。

 

這當然是不具意識的結果,或者說是潛意識的呈現。投射的過程在內心太過根深柢固,但終究還是透過「選擇一位替他承受情緒的伴侶」的方式顯現了出來。

 

 

 

 

看更多《為什麼我們總是在逃避?》

延伸閱讀

你談的那場戀愛是浪漫?還是理想?

2020-06-05

節食第三天,體重沒掉,我要堅持?還是稍微破戒呢?

2020-06-05

常常對自己內心說謊的原因來自於它

2020-06-05

有誰敢保證自己的一天,不是在兩三次絕妙的合理化中度過?

2020-06-03

你談的那場戀愛是浪漫?還是理想?

2020-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