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不好意思,你父親遭詐騙集團騙了30萬…」一次陪庭讓我驚覺:爸爸什麼時候竟變得如此蒼老

圖片僅示意,非當事人

條子鴿

個人成長

shutterstock

2020-09-10 09:20

老爸滿頭白雪、背微駝,為了不是自己的過錯,卑微低著不能再低的頭,在偌大法庭中不對稱的渺小。他的失智在我不自覺中逐漸嚴重,他的蒼老在我不自覺中悄然流逝。原來我罵的不是那3個騙子無良,而是自己的無知...

 

一早騎著朋友的大重機上班,這車能在低檔位瞬間拉高引擎轉速與爆發力,伴隨著綿密的排氣管音浪,輕易在車陣中風馳電掣,所到之處無不引來注目。

 

等紅燈時,旁邊停了一輛小綿羊,後座是個滿頭金髮的屁孩,他瞄了我的重機一眼,不甘示弱地對著載他的朋友大聲嚷嚷:「要不是林北因為詐欺被通緝,這種重型大車,我早就不知買幾部了!弄髒了也不用洗,直接再買新車來騎。」說完,瞪了我一眼。

 

我還他個白眼,緊接著便下車出示服務證,請他們靠路邊停……

 

(圖片僅示意,非當事人)

 

就這樣,一天有了愉悅的開始,直接拎了一個滿臉錯愕的詐騙車手通緝犯進公司,邊吃早餐,邊問筆錄。

 

手機鈴響起,是一組陌生的號碼。一個陌生的聲音說:「喂,請問你是×××先生嗎?我是××地檢署×股的書記官。×××老先生是你父親嗎?」

 

「對。請問有什麼事嗎?」我驚訝得急促詢問。

 

自稱地檢署書記官的人繼續說:「他下午有個庭要開,因為他年紀大,識字不清又重聽,要麻煩你陪同他走一趟地檢署。」

 

我嚇了一大跳。老爸一生清白,怎麼會跟地檢署扯上關係?!

 

「到底怎麼回事?」我趕忙詢問書記官。

 

話筒那頭傳來令我震驚的回答:「不好意思,你的父親遭詐騙集團詐騙了30萬,所以下午需開簡易判決庭。據他說,他有個兒子是警察,所以致電給你……」

 

老爸是個老兵,也是鰥夫;我當了警察後,他便多了個「警眷」的身分。

 

他不會開車和騎車,但馬術精湛,抗日剿匪,終生戎馬,全身彈痕、刀傷無數,換得了高級軍階。

 

我和哥哥、姊姊差了好幾歲,爸爸老來得子,生下我這不肖子。高中時,我貪玩好鬥,屢屢惹麻煩,他常常被老師叫到學校,向教官和師長賠不是,還得向其他家長道歉。我年輕氣盛,血氣方剛,根本不聽他管教。他唸我,我掉頭就走;他罵我,我三天兩頭不回家。我心裡埋怨都是他一板一眼的軍人性格,才害家庭失和,把老媽逼走。

 

大哥來接爸爸的那天早上,我攙扶他上車,要他別擔心我,好好照顧身體。

 

隔著車窗,老爸微笑著朝我揮手,還是那一句:「有空多回家。」

 

白曉燕案發生後,我們連續停休6個月,日日搜山,夜夜站崗,工作一天比一天忙,身體簡直吃不消。有天傍晚,老爸突然現身公司大門,恰巧我正準備出門搜山,無視他手上的那只大鐵鍋,也沒細想他來一趟得搭8個小時的火車。我大聲斥責他:「你要來,怎麼不先告訴我!我現在得上山執勤,明天才回來,你去搭火車回家啦!」

 

第二天大清早,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公司,卻見老爸仍坐在公司大門旁,等著我。

 

他將懷裡的大鐵鍋一把塞給我,說:「我知道你工作忙,快休息。我去搭火車回家。」

 

因為長期勞累未休假,我心裡滿是怨氣無處發,氣沖沖地連忙套件外套,招輛計程車,拉著他去火車站。一路上,老爸望向窗外,沒說話。

 

買了票,送他到剪票口時,他突然緩緩蹲了下去,我以為他有東西掉了,低頭一瞧,原來我鞋帶鬆脫,他正幫我綁鞋帶……

 

「你昨晚睡哪?」我流著淚問他。

 

他笑了笑,回答:「你公司旁邊,晚上的公園好安靜。」接著伸手擦擦我的眼淚,對我說:「有空多回家。」

 

老爸上了火車後,我打開鐵鍋,裡頭是老母雞熬燉的雞湯。

延伸閱讀

40歲兒子刷爆老母信用卡送女友名牌...保險業務員看「啃老」:問題不在溺愛,而是父母用錢換孩子的愛

2020-09-03

孩子叛逆、老婆更年期、父母生病...屬於40歲的中年窒息:我是所有人的依靠,卻沒有我可以依靠的人

2020-08-13

「父母養我小,我養父母老」!前外銀董座棄高薪,回家照顧94歲失能爸:後悔應更早接父母同住

2020-08-06

爸媽老是跟我要錢資助40歲的哥哥...一個受冷落的次子:為什麼我不是父母眼中那個「特別」的孩子

2020-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