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被錢逼的時候,哪有挑的份!」每天開車至少16小時起跳...他40歲為還債,開啟20年運將人生

圖片僅示意,非當事人

李瓊淑, 詹云茜

個人成長

shutterstock

2020-11-05 10:11

此時已40歲的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工作,又急需清償債務,想到開車是他拿手的事,計程車開一天就能賺一天的現金收入,於是,穆彥大哥正式投入計程車司機這個行業,就此展開他至今20年的小黃生涯...

 

退伍出社會後,穆彥大哥先是進入成衣加工廠工作,當時是紡織業最好的年代,他每週上班的時間很短,但賺的很多,「那時候錢太好賺了!我們每天都在『匪類』,沒怎麼在上班。」賺了錢就花,朋友糾就走,血氣方剛的年少歲月,沒想過什麼叫未來。

 

就這樣荒唐度日了一年多,媽媽看著自己的兒子從資優班一路變成放牛班,連出社會工作都每天遊手好閒,沒有人生的方向和目標,不禁在兒子面前憂心忡忡地落下淚來,他這才驚覺自己多年來讓媽媽多麼煩惱。為了媽媽,也為了自己的將來,他下定決心重新開始,「媽,我保證以後不會再讓你為我哭了!」他跟媽媽承諾,也像是對自己宣誓。

 

為了切割原有的朋友圈,穆彥大哥毅然決然放下一切,出海跑船去!2年後,他拿著跑船攢來的錢,回到台北重新生活。婚後2個孩子陸續出生,由於小小年紀都是過敏兒,加上夫妻倆是台中人,所以他們決定回到台中開早餐店,選個靠近山區空氣好的地方,讓孩子的過敏狀況得以改善,也希望就此能有穩定的收入。

 

早餐店經營4年多,為了有更多的資金可以運用,他跟著街坊鄰居標會,沒想到最後被倒會,一時之間負債累累。他的人生頓時陷入谷底,也不敢待在台中,深怕路上遇到熟人,於是回到台北,再一次重新開始!

 

此時已40歲的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工作,又急需清償債務,想到開車是他拿手的事,計程車開一天就能賺一天的現金收入,於是,穆彥大哥正式投入計程車司機這個行業,就此展開他至今20年的小黃生涯。

 

 

價錢不是重點,價值才是

 

面對龐大的債務壓力,他規定自己每天開車出門,一定要賺到目標金額的錢才能回家,每天開車至少16小時,而他運用天生愛交友的熱情來待客,也讓他的回頭客頻率相當高,至今他打開手機的預約行程,還有熟客提早150多天預約。

 

穆彥大哥聊到剛開始成為司機時,網路還沒那麼普遍、快速,更別提會有什麼電子導航設備,他隨身就是帶著3本地圖,憑著過人記憶力,地圖的資訊過目不忘,「我只要載過客人去哪裡,就一定會記得路線,還會研究有沒有其他路線能夠更快到達。」

 

久而久之,其他司機也都知道他的超強認路能力,常常打電話向他問路,「我那時候經常半夜接到不認識的司機電話,只是為了問哪條路怎麼走。」他笑著說。「這樣不會覺得煩嗎?」「其實,他們問越多,我也可以知道越多路,大家一起成長才會快嘛!」他帶著一貫的笑容回我。也因為穆彥大哥的不藏私,讓他擁有眾所皆知的好人緣,他樂於分享自己的經營觀念或載客經驗,許多司機都自願跟著他,大家一起變得更好。

 

穆彥大哥提起自己的小黃生涯有3次高峰,第1個高峰是他剛開始開車時。自從兩岸開放後,許多台灣男性到大陸尋找人生伴侶,當時這些伴侶被稱是「大陸新娘」,隨著通婚人數逐年上升,至2003年時已有3萬多對,「我那時候開車,大陸新娘很多,她們因為剛到台灣,人生地不熟,計程車司機又百百款,所以她們搭計程車都很怕遇到不好的司機。」

 

他聊起她們之中許多人嫁到桃園大溪的眷村中,因為桃園工作機會少且薪資低,於是都到台北工作,有的當看護,有的投入餐飲業。因為大溪到台北的交通大多需要客運轉火車,再轉捷運或公車,對於剛來台灣還看不太懂繁體字的大陸新娘們是障礙重重,所以她們多是一起共乘搭計程車來回工作。

 

他在車上看得出這群新住民的緊張焦慮,用著一貫的熱情噓寒問暖,讓她們感覺就像朋友般自在,同時善盡司機的本分,安全將她們載到目的地,絕對照表收費不喊價。簡單的幾個動作,造就了穆彥大哥的好口碑,開始一傳十、十傳百地在這群新住民中擴散,她們只要出門需要計程車,就是非他不可。

 

第2個高峰則是商務客群,那是台灣電子業蓬勃發展,許多公司到對岸設廠的時期。有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高階主管因為坐過他幾次車,覺得服務很好,於是安排自己旗下管理的兩家大陸廠的台籍員工,只要回台灣或是從台灣去大陸,一律預約他的車進行機場接送。「他自己只要是長途,都叫我的車,我也常幫忙跑南科送物料。」他就像是指定司機般,妥善記錄所有人的預約行程,貼心了解每位客戶的需求。

 

「不是別人在車上放水、準備早餐,你就都學,給客人他需要的,才是真正好的服務。」他聊起另一位熟客,是個大公司的老闆,雖然自己有專屬司機,但這位老闆只要是出差或趕時間,就會習慣性地預約他的車。

 

一開始他如往常準備了水放在車上,也邀請老闆飲用,但幾次經驗發現老闆從來不喝,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老闆是擔心水不知道放了幾天,會不會有人動過手腳或不乾淨,他這才恍然大悟,每位客人的需求不同,每個人的想法也不同。自此,他的車上隨時備有客人可能會需要的任何東西,卻不一定擺出來,他靠自己的觀察,如果發現客人有需要時,就會立刻「變出」東西來。

 

他的車內從棉花棒、修容組、各式插孔的手機充電線,甚至早期筆記型電腦需要的充電器都有,他不僅準備衛生紙,更準備了廚房紙巾,「因為下雨天的時候,客人上車可能身上或鞋子上很濕想擦乾,你拿一般衛生紙,那個擦了就糊掉了,還黏的到處都是,但用廚房紙巾就很方便、很好擦,又不留屑啊!」隨時做好準備,讓客人感受超出期待的服務,這是他開車20年來的心法。

 

第3個高峰則是現在。「你一定猜不到我現在都載什麼。」他說,我疑惑地看著他,他語帶玄機笑笑說:「我都載畜牲!」我驚訝得瞪大雙眼,他大笑開來:「我現在載魚啦!」

 

這下我更困惑了,「我是寵物友善車隊,反正我什麼都接啊!」他接著放低聲量補充說:「被錢逼著的時候,哪有挑的份,有錢就賺啊!」

 

 

 

穆彥大哥開始載魚的緣起,是有位客人覺得他的服務很好,於是打給他表示自己要出國,希望他幫忙載送寵物狗狗到機場的空運倉儲過海關。這樣的行程因為需要在機場找停車位,而且到了海關也不確定得等多久,一般司機通常會覺得耗時而拒絕,但他不想放過任何一次可以載送的機會,「價錢不是重點,價值才是。」他覺得即使一趟載送的金額不高,但每次跟客人接觸都是為自己創造下一次的機會,能夠為自己創造價值,於是爽快答應對方。

 

當天,他將狗狗送到空運倉儲,正在一旁等待海關作業的同時,旁邊的陌生人跟他攀談,他展現一向的開放心態跟對方聊了起來,對方問他:「大哥,這裡很少看到有計程車司機欸,你有在載狗喔?那你還可以載其他動物嗎?」他回說:「客人有需要,我就會幫忙載。」原來,這位陌生人是一位專門進口觀賞魚的老闆,看到穆彥大哥願意不計時間成本在海關等待,覺得不同於一般司機的思維,於是邀請他幫忙載送觀賞魚,也就此開啟了他小黃生涯的第3次高峰。

 

「我都是365天24小時不關機,即使出國,我也開網路漫遊,讓他一定找得到我,剛開始常有凌晨2、3點接到訊息要去接貨,我二話不說立刻出門,因為這種生意,只要錯失一次就沒了。」他聊起這個合作已5年多的新型態運送,不僅細心管控從不失誤,他也讓自己更熟悉機場倉儲貨運的整個流程,好讓接送可以順利進行。

 

「我很清楚知道,計程車司機是一個高度被取代的行業,如何在這個行業中站穩腳跟?就是創造出自己被利用的價值!」我佩服他為自己創造出3次職場高峰,但他說只是盡力做好司機的本分,「我覺得人生的修為,其實是為自己積德,像捐血就是一種行善,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穆彥大哥謙稱3次高峰是捐血為善而來的好運氣,但我認為,他總是將溫暖的笑容掛在臉上,總是積極爭取並珍惜每一次的機會,這樣的「好運氣」其來有自。

 

作者簡介

李瓊淑(小辣椒)
現任台灣大車隊集團副董事長,2006年像誤闖叢林的小白兔,一腳踏入計程車產業,「小辣椒」成了司機對她的通關密語。身型嬌小但行事果斷嗆辣,在男性為多數的這個產業,用司機的語言直球對決問題的大小事,以科技創新思維顧好司機的經濟命脈,致力打造安全感、歸屬感、成就感的友善環境,找回司機對職業的認同。

詹云茜Cici
從傳播到公關,從品牌行銷到顧客經營,歷經公部門及大小企業,從企劃到顧問講師,擁有20項跨產業、上百項跨領域實戰整合經驗。40大關前決定離開企業羽翼,成為自由工作者,以喜愛的「文字」和「說話」串起職涯,以此為左右手,隨時張開雙手,給自己和你最溫暖的擁抱和力量。

 

本文摘自商周出版  《計程人生:23段用愛跳表的旅程》

延伸閱讀

「你隨便燒一燒,我爸爸這麼瘦,應該燒很快」一個殯儀館接體員:工作讓我看盡人間眾生相

2020-10-08

19年前被納莉風災淹怕了,他從松山區換房到汐止山上...一個Uber司機500萬賣房給我的投資啟示

2020-09-17

無腦存金融股、台積電一定賺?30年前賠光祖產和千萬積蓄...一個計程車司機啟示:股海哪有簡單的錢

2020-07-27

從月賺50萬的輪胎老闆,淪為一天開18小時的計程車司機...他苦扛一家四口生計:每月開銷10幾萬怎麼省?

2020-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