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捨金融圈600萬年薪去當格鬥選手,慘到破產、前妻氣到離婚!他無悔不回頭:若只做一半就是認輸

捨金融圈600萬年薪去當格鬥選手,慘到破產、前妻氣到離婚!他無悔不回頭:若只做一半就是認輸

彭蕙珍

個人成長

黃育仁、陳文良提供

2022-04-21 08:39

33歲那年,黃育仁暫離薪資優沃的金融業,他決定放自己一個長假。當旅程抵達巴西時,到嚮往已久的知名道館練習格鬥,人生因此意外轉了個大彎。他意識到自己深深愛著這項運動,不想再從事金融業了。

「在巴西,我很喜歡他們的生活方式,明瞭人生原來可以有不同的選擇。」放棄年薪600萬工作,投入「零收入」的格鬥手職業賽,他選擇活在當下。儘管不被父母認可,還被離婚,他卻沒有後悔。他引述紐約企業家Gary Vaynerchuk的話說:「做你自己喜歡的事情,該來的就會來!」

「我一直在思考人生,大家當然都希望過著舒服的生活。然而,在追求人生目標的過程中,是否用讓自己覺得舒服的方法?」黃育仁是家中長孫,從小他就背負著家族的期待,他也真的做到了。

 

台北大學企管系畢業後,進入金融業當業務,「我很喜歡和人相處、聊天,工作主要服務理專和VIP客戶。」認真積極的他,從月薪3萬5的基層員工做起。

 

「我很拚、很多人給我機會。」他的收入很快突破200萬元,2008年金融海嘯後達到高峰。他解釋:「公司的主力產品是債券型產品,那段時間賣翻了,年收入破600萬元。」

 

買名牌很重要  血拚王沒存錢

 

黃育仁會賺也會花,所以,幾乎沒存到錢。「那時年紀輕,工作又有成就,覺得錢再賺就有,體驗生活、買名牌很重要。」在那段荒唐消費的歲月,他到義大利旅行,在羅馬某名牌服飾店內,買到店員以為他是亞洲富二代,「現在想來都覺得很誇張,我其實只是個上班族。」

 

「我有70~80雙潮牌限量球鞋,一雙原價6000多,在網路花1萬5元買下;沛納海很紅,一支20~30萬元也買。」同事都笑他是「血拚王」。

 

黃育仁在金融業的前景一片看好,2011年離職是因為找到更好的工作。他請對方給他一年時間,「我想要去充電,找尋未來10年想要做的事。」

 

圖說:黃育仁(右3)踏進金融業後,發展得相當順遂。

 

到巴西練格鬥  選擇活在當下

 

185公分的他,在校是籃球校隊。他從小愛就看功夫片,會去道館練習格鬥,也是格鬥業餘選手。放空的那一年,來到中南美洲,抵達巴西後,特地安排赴當地知名道館上一周的課,沒想到,留了下來。「我原本只要待1周,變成3個月,待到簽證到期、再延簽。」

 

在巴西,他遇到身形相仿、旗鼓相當的對手。加上,道館環境、氛圍很好,巴西人樂天又友善,「他們一直說我打得很好,我就相信;不到一年,從白帶變藍帶。」他解釋,柔術的升級很嚴格,短時間內能拿到,代表很強。

 

不過當時的他,並沒有放棄金融業。只是和巴西人相處的過程中發現,人生原來可以有不同的選擇,「他們鼓勵我可以去當職業選手,我怕自己不行,他們說,不行就不行,要活在當下。」

 

「回台灣之前,我打了第一場比賽,贏了!」那一場比賽改變了黃育仁,雖然冠軍只有7000元獎金,卻增加他的自信。他笑道:「2012年一整年的收入就是7000元。」

 

黃育仁,逆者

 

第二年,他的收入爆發性成長,「一整年賺了快10萬元。」他自我解嘲。就在那一年,太太不想要一個只會打拳的先生,選擇離婚,「她既然決定,我只好接受。」

 

母抵押房子借錢  成為職業選手

 

成為職業選手後,他想赴美練習,沒存款、沒收入,只好四處借錢,「我向銀行、朋友借,媽媽抵押房子、借錢給我。」2013年是人生最低潮的一段時間,他坦言自己一度萌生退意。

 

「親情、婚姻…都有問題,那段時間我經常邊開車邊哭,情緒無法承擔這麼大的壓力。但,我就是不服輸,我問老天爺:你還想要怎麼整我?」當這個念頭一出來,事情就出現轉圜。

 

他遇見印尼華裔導演陳文良,他想要拍下黃育仁的故事;隔年(2014年)農曆年, One Championship想和他簽約,「這是亞洲最大的職業聯盟,是我職業生涯的轉捩點。」

 

黃育仁,MMA,One Championship

 

獵人頭公司再度敲門,這次,黃育仁確定自己不會再回金融界,「對方開出底薪200萬元,我牙一咬就拒絕了,我要在結束職業格鬥選手生涯後,再回去。」

 

他強調:「我為了格鬥已經付出這麼多,離了婚、也破產了,如果只做一半,就是認輸;這是我放下一切去追求的,我什麼都不要,只要做這件事。」

 

成《逆者》紀錄片主角  人生無愧自己

 

成為職業選手後,他常駐泰國普吉島接受專業泰拳及綜合格鬥(MMA)訓練,3年來打了10場比賽,6輸4贏。2017年在新加坡完成最後一場One Championship賽事敗給年輕17歲的馬來西亞選手。

 

黃育仁解釋:「我是在別人退休的年齡(35歲)才去當職業選手,我可以想盡辦法在我的年齡能成為1%,但對手小我17歲,真的不是努力就可以。」比賽結束後,他以WOTD Championship執行長身份推廣綜合格鬥。

 

現在,他是一位職業教練,以高端企業客戶1對1訓練為主。同時計劃和好友們合作開健身房。有金頭腦的他說:「我不會只侷限開健身房,我想將它拓展為健康生活,現在準備考營業師執照。」

 

以黃育仁為主角的紀錄片《逆者》即將於4月22日上映。44歲的他,很慶幸自己堅持了下來,並找到支持他的另一半,他笑道:「現在的我也沒有什麼厲害的成就,但是,我沒有愧對我自己。」

 

逆者,黃育仁,陳文良

圖說:以黃育仁為主角的紀錄片《逆者》即將於4月22日上映。

 

延伸閱讀

17歲家道中落,25歲拍台積電、聯電形象片 《逆者》砸千萬無法回收,以李安為師的他「拿一張最貴的門票」

2022-04-14

面對淨零浪潮,金融業該怎麼做?永豐金:規劃四大面向呼應永續潮流

2022-03-22

富蘭克林坦伯頓完成史上最重大交易!砸1350億台幣完成收購美盛

2020-08-03

最雞婆的洗衣店老闆娘,保護員工被黑道討債沒在怕! 拯救30個弱勢家庭重生

2022-01-20

場內目前發生N級地震...徵才起跑「一句話說你在台積電的技能」,眾員工抖一堆自己人才懂的苦

2022-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