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後林挺生時代 林郭文艷如何再造大同?

後林挺生時代  林郭文艷如何再造大同?

一年前,華映前董事長林鎮源飲恨退出,林郭文豔在大同集團的布局更為完整,並成為掌控這家市值近兩千億元企業的靈魂人物。奪權後的林郭文豔,為大同做了什麼事?她的弱點及危機又在那裡?

三月二十九日, 大同執行副總林郭文豔乘坐著黑色 Cerfiro 轎車,來到台北市南京東路《財訊》辦公室,這是她第一次接受媒體邀請的公開演講,現場許多聽眾也提出對大同的疑問及建議,包括是否應該更積極活化資產及擴大品牌發展事業,林郭文豔也毫無保留地談了三個多小時,並允諾把聽眾的竟見帶回去研究。

「請給大同一點時間,大同做事一向比較保守穩健,這些問題我們都已經在研究,若董事會通過任何決議,一定會向大家報告。」林郭文豔語調不疾不徐地說,已有八十六年歷史的大同,是要一步步漸進式地調整,而且只要是說出去的話,就一定要做到, 否則會對不起老董事長勤勤懇懇工作六十年建立起來的事業。

即使實質上已是大同集團的總舵主,林郭文豔仍言必稱公公林挺生,細膩的她,承襲了公公的嚴謹,凡事小心謹慎為上,縱然要改革,還是要「穩健」。

簾後術
手握大權已二十年現才掛銜


約三十年前,林郭文豔應林挺生之邀,從台灣大學轉到大同工學院(現大同大學)擔任經濟學講師起,她的一生,便和這個台灣老牌大家族的命運榮枯,緊緊拴在一起。二十八歲,林郭文豔嫁給林挺生大房長子林蔚山,被以嚴謹著稱的林挺生等長輩看中,逐漸贏取信任,變成事業左右手,再變成集團今日的靈魂人物,林郭文豔確有值得自傲之處。

在大同這十分傳統的台籍企業集團,過去幾乎不可能發生媳婦掌大權的狀況,那樣無異於「牝雞司晨」,然而,林郭文豔的最大優點之一,是懂得「忍」。其實林郭文豔早在三十二歲便進入大同權力核心,實際掌握財務及資訊產品的決策等大權,但她在公司內部卻沒有正式頭銜,對外職稱只是「資訊部顧問」,行事非常低調,跟現在瞬間高升執行副總經理,再小的場合也去曝光、鋒頭之健的情況,不可同日而語。

擅長「簾後術」的林郭文豔,很懂得不居功的道理,總把自己的戰功歸給丈夫林蔚山,一位背地裡被員工戲稱為「阿斗」的準接班人。

根據瞭解大同公司的人士指出,林蔚山的辦公桌上常是堆滿了一疊一疊的公文和報告,高度淹沒了桌後的人頭。而林郭文豔的祕書便會三不五時過來,搬走一疊文件回去給林郭文豔﹁處理﹂。

表面上,林蔚山是大同及諸多子公司的最高負責人,部門實權卻掌握在林郭文豔的手上。在林挺生中風、健康亮紅燈之後,這位長媳即將獨攬大權,「她快要變成大同的負責人了。」華映業務總處副總經理劉治軍不經意說漏了嘴。

 
負重擔
率先改造大同財務活化土地


後林挺生時代,林郭文豔一肩挑起重振大同的重任,首先,幾項改造財務的舉措,讓人眼睛一亮。

為使大同多筆土地與建物做有效運用,大同董事會在去年八月通過活化資產計畫,以土地對價方式將四十五萬坪土地,分三階段移轉給百分百持股子公司尚志資產開發,總計可沖回約五十億元備抵土增稅,至少為每股淨值貢獻一元以上。

這個動作立即反映在資產負債表上,負債比例從六○%降低至五○%。而首期移轉標的包括板橋廠、三峽廠、基隆廠及重電一廠等,已計畫興建巨型購物中心、商用廠辦或住宅區,開發獲利可望在五年至七年後陸續實現。

其次,林郭文豔也是首創先例,以華映股票發行海外交換債七九六○萬美元(約新台幣二十五‧四億元), 接著又以五億股普通股發行 GDR (全球存託憑證),募得資金七十六‧五億元台幣,讓老大同展現新氣象。

加上旗下兩間子公司福華電子、大同世界科技於今年三月雙雙上櫃成功,讓大同集團的上市櫃公司一下子增加到四家,不僅打破林挺生過去堅持不讓關係企業上市的神話,大同也因為這一連串在財務及觀念上的靈活操作,市場預估今年第一季每股盈餘就有可能達到一元的水準。

眾多動作,顯示林郭文豔的改造方向正確,雖然現在股價不高,但是根據富邦投顧的觀察,大同今年營收預估為一一七一億元,EPS(每股稅後盈餘)可達○‧六四元。再依「智富網」網站所估計,大同今年預估目標價可達十五元至十七元。

 
人事震
肯搏感情收服幹部化敵為友


身為握有實權者,流言與人事,始終是身為媳婦的林郭文豔的燙手山芋。自從去年四月,與林郭文豔向來不合的二房次子林鎮源,突然辭去華映董事長之位,換成林鎮弘(二房三子),家族鬥爭更加台面化,林郭文豔也因此成為八卦雜誌追逐豪門恩怨的賣座題材中的最佳女主角之一。

當林鎮源離開華映後,由林鎮源一手帶起來的華映六大副總先後有三人去職,技術副總陳修乾跟隨林鎮源去了美齊科技,另立山頭。方江漢、吳英秦兩位副總也以「屆齡退休」原因求去,人事變化頗大。不過,過去華映與大同之間甚少往來的情形,倒是已改善不少,兩家公司已多次一起召開記者會,共同宣布重大投資或合作計畫。

華映的例子,已不是林郭文豔第一次身處「換將削權」的颱風眼了,早在她第一天擔任資訊部顧問時,原本權傾一時的總處長王安崇,就被升任協理兼總處長,但權限卻立即由內外銷事業大幅縮減至內銷。

當年擔任資訊部副處長的謝勝賢說:「因為她是長媳,我也不敢不聽命令。」然而,接下來林郭文豔展現的親切與隨和面貌,卻「收服」了原本不服氣的幹部。聽聞部屬生病住院,她會親自買好水果,交代他人送去;她的記憶力強,隨時能叫出見過一兩次面員工的名字,親切地打招呼;有時員工大會,也會在員工鼓掌要求上台高歌一曲時,大方獻聲。

反觀不太與員工搏感情的林蔚山及林鎮源,林郭文豔在大同人緣較好,加上她的能力強,去年至今大同營運漸有起色,許多員工甚至很慶幸擁有這位「女主」的帶領。譬如謝勝賢一路跟隨她,現在已是大同世界科技副總經理,他雀躍地說「還好有她當頭」。

福華電子副總經理許松山也由衷說:「雖然她是媳婦,但是經營公司必須跳出家族的框框,有能力就讓她發揮。」

去年十月六日,大同破天荒發行員工認股權憑證,一億股單位以當時收盤價八‧四元認購,激勵內部士氣,若以今年大同股價最高曾漲到十四‧九元,也代表了林郭文豔幫三萬餘名大同員工額外創造了六‧五億元的收入,許多員工都稱許她確有林挺生往昔照顧員工的作風。

 
衝業績
家電廠轉型資訊業挑戰對手


然而,林郭文豔也盯得緊,大小會議不斷,每周五下午四點,各子公司總經理均需親赴總公司參加「電子通訊電腦業務總合會報」,沒有達到營業目標的單位,立刻便會被她發現,即使達到了,也會經常收到她以英文寫的「關切信」,指示必須達到更高的目標。

身材嬌小,習慣穿著褲裝的林郭文豔,遠看像個端莊的女校長。閱讀資料時才戴上老花眼鏡,讀完馬上摘下,一笑起來臉部線條頓時柔和許多,不過眼睛卻會不經意往旁一瞄,閃露銳利的眼神。

一天工作至少十六個小時,星期六照常上班,只有周日下午稍做休息,林郭文豔博得「工作做不累」的美譽,工作勤奮不輸林挺生,跑業績也很敢「衝」。許松山回憶,有一次林郭文豔對於福華的業績不滿意,當面就說「那一家(面板廠)你們應該打得進去,走!我帶你們登門拜訪。」結果,生產面板零件的福華,後來真的打進與華映同為競爭對手的公司。

猛衝業績的成效, 大同另外陸續拿到了惠普、NEC、eMachines 及海爾桌上型電腦代工訂單,電漿、液晶電視也獲得惠普、JVC 大單,甚至全球最大的流通業者企業沃爾瑪百貨( Wal-Mart)也把液晶電視訂單下給大同,林郭文豔的戰功再下一城。

如今,在台灣家電大廠中,大同轉型至資訊業算是頗成功,大同的資訊產品比例已調高到八五%,家電產品降至三%,低於東元的二七%,聲寶的二六%。

 
疑護短
郭家軍隱身集團內擔任要職


林郭文豔「柔中帶強」的個性,也展現在她處理老公被訴訟的手段上。身為志同積體電路公司董事長的林蔚山,以大同總經理的名義,對外宣稱大同將會投資,卻在現金增資未結束階段,便花十一‧一億元向裕達開發購買位於龍潭的一塊土地,並向中信銀借款四‧八億元。再加上後來大同董事會拒絕投資,林蔚山因而被股東提起「違法」及「背信」之訴。

為了保護林蔚山(或者說是要保護大同),林郭文豔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毅然決定狀告裕達開發和中信銀,理由是林蔚山並未實際參與土地買賣的過程,該土地的價值應該只有六億元,裕達開發讓林蔚山「買貴了」。一位熟知內情的投資者說,姑且不論土地的買賣是否有蹊蹺,但是官司的目的只是澄清林蔚山並非不願賠償股東,而是他也被騙、被套住。這一招,馬上讓林蔚山從「加害人」幡然變為「受害者」,而且大同一點損失也沒有(除了林蔚山的那兩萬元),林郭文豔的確高明。

林郭文豔固然很有戰鬥意志,然而,某些弱點卻顯而易見。首當其衝者,就是她的郭姓娘家有三人齊在大同擔任要職,可謂大同集團內的「郭家軍」。

除了她的母親郭林碧蓮擔任坤德董事長,么弟郭文政也被安排擔任總經理。坤德原是大同的上游材料供應商,自郭林碧蓮接掌之後,業績、利潤突飛猛進,年年發放股利,資本額增加近兩倍達到一‧四億元,年營業額則有八、九億元左右。

林郭文豔的大哥郭文敏,任大同加拿大分公司總經理,主要業務是買賣資訊產品。許多人都質疑,這些業務亦能委託大同美國代勞,何必續存一間加拿大分公司呢?而且還虧損?

一位老大同透露內幕說,因為郭文敏當年決定移民加拿大,林郭文豔因此特地開了一間分公司,讓大哥經營。一言以蔽之,是因人而設公司。

另外,大同的長投(長期投資)共有四十六筆,其中許多公司股本小、收益更是微不足道,與大同集團二千多億元營收相比,實在差距太大。例如大同園藝生技資本額僅二二○○萬,去年對大同的獲利貢獻為四萬餘元,至於資本額三五○○萬的協志工業叢書出版,去年對大同的獲利貢獻更低,只有一萬元,前者業務為花草樹木種植,後者業務是叢書出版,都不是大同的經營核心,在企業回歸核心事業的潮流下,這些與本業無關的投資實在沒有必要再掛在公司的財報上。

當然,大同終究是一個傳統的家族企業,這些轉投資的董事幾乎都是林挺生正室與偏房所育的各個子女及家族所擁有,例如大同園藝生技的董事之一余玫靜,係二房林鎮華的太太,林郭文豔的弟妹,她勢必無法狠心下手;至於大同加拿大公司,總經理為林郭文豔的大哥郭文敏,根據一位財經專家的診斷,如果林郭文豔真的有決心改造大同的話,就應當引進專業經理人進入大同,大手筆處理這些轉投資,一方面讓專業經理人樹立威信,另一方面也杜絕家族企業的色彩。

 
家族味
栽培四代目很低調長子接班


林郭文豔的長子林建文,則是在低調情況下極力培養,從高中時期便被安排到公司實習,召開董事會也由她帶著旁聽,美國大學碩士畢業後,被送至大同墨西哥分公司鍛鍊,現於總公司祕書總處任職,接班意味濃厚。大同公司上下提及這位「四代目」,大多緘舌閉口。

不過,在公司治理已是全球趨勢,投資人並不樂見家族繼續接班。專家就建議,大同若能引進專業經理人,將可沖淡大同的家族色彩,增加經營籌碼。一位財務會計專家表示:「老大同若要轉型,不能只靠一個林郭文豔,面對瞬息萬變的環境,除了原有勤儉的優良傳統要繼續保持,並須自外引進更有戰鬥力的專業團隊
。」

這樣的人才,為什麼不能從內部拔擢呢?「大同現在的幹部大多是大同一手培養,其中不少是清寒子弟,比較唯唯諾諾,要說真話會比較投鼠忌器,容易造成一言堂。」所以,延聘外界專業經營團隊,給予高薪及優渥福利,會為大同注入新的活力。

明年大同即將改選董監事,若能趁機改組,引進專業經理人,對大同是比較好的事。不過,一位業界人士也提出他的擔憂:「有能力改造大同的專業經理人,其實不好找,一方面外界的專業經理人可能不想蹚這個渾水,一方面要能融入大同的文化,殊不容易。」

大同校友會理事長暨萬寶投顧總顧問朱成志說:「大同公司內有許多校友,但是林郭文豔與校友的關係不夠密切,而且對於社會的資訊掌握度不強,是應該要引進多元思維。」

 
湧暗潮
反撲勢力仍是隱憂績效決勝


去年四月八日,華映董事會突然宣布林鎮源因為健康理由辭去華映董座開始,林郭文豔在大同的布局再下一城,也成為掌控這個市值近兩千億元企業的靈魂人物。至於丟掉大片江山的林鎮源,退居到以生產監視器為主的美齊公司擔任董事長,據了解,林鎮源至今仍對嫂嫂的奪權行動憤恨難平,只是受限於大同與華映之間的權力結構,即使有心振作仍很難有作為。

以目前大同集團的權力結構來看,大同董事會仍由大同家族成員掌控,至於華映則是大同持股超過一半的公司,只要掌控大同董事會,自然可掌控大同、華映及其他轉投資公司,因此未來若無意外,林挺生將權力交給林蔚山,自然也等於是由林郭文豔當家,如此以林鎮源為首的反撲勢力,機會當然更渺茫了,唯一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林郭文豔沒有好好經營,拿不出績效,但是這樣的可能性,在林郭文豔努力提升大同的能見度及獲利能力後,顯然已是愈來愈低了。(本文轉載自380期今周刊)
 

延伸閱讀

大同變臉手術 從打破大鍋飯下手

2004-04-01

大同市場派絕不吃虧的一仗

2008-03-27

林郭文艷 不想強悍但也不怯戰

2008-05-01

「我們是為公司而努力,姓什麼重要嗎?」

2008-05-01

殺退「門口野蠻人」 林郭文艷37年權力之路

2018-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