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產學合作新思考

產學合作新思考

樓永堅 整理:孫蓉萍

政治社會

605期

2008-07-24 15:38

字文正事件使得產學合作案可能出現寒蟬效應,政府其實可以學習外國,提高對教育機構捐款的免稅額,為學校、企業和學生創造三贏。

最近白文正事件使得產學合作出現不可預期的負面影響。其實政府非常鼓勵學術界和產業界合作,一方面讓學術界對於產業的技術提升有所幫助,另一方面,產業界的技術則可以回饋給學校,是良性的互動。若產學合作受阻,將有礙高教和產業同步發展。

在其他國家,一般捐款不管來自企業或個人,都在高等教育扮演重要的角色,是重要的經費來源,因此,募款往往是國外大學校長重要的任務之一。企業捐款代表企業認同該校相關的作為,也代表企業主前瞻的看法,可藉此看出他對社會未來發展的想法,而校方願意在同一個方向努力,其實是良性互動。

至於頒授一個名譽博士的學位,往往會經過很嚴謹的程序,政大或一般國立大學都由一個委員會討論,檢視這名候選人是否在學術或實務上有重大貢獻,或在提升社會或人類價值上有具體的貢獻,而且大多數人認可後,學校才會頒發名譽博士的學位。基本上一般大學非常看重這樣的名器,尤其華人文化傳統看重教育,所以程序一定嚴謹。

相對地,國外對於大額捐款的人,甚至給予子女或企業員工入學方面的優待,相形之下,國內能給予捐款人相關的回饋則相當有限。國外的作法基本上是進來容易出去難,入學相對來講比較寬鬆,但是要拿到文憑或得到學位,必須經過非常嚴格的要求和相當的資格才能拿到學位,尤其是長春藤名校。學校不是那麼在意入學門檻,他們可以讓很多捐款人的子女或公司員工入學,但這些人能不能拿到畢業證書,完全要看他們是否符合相當的資格和程度。國內學校或民眾的心態則不同,他們重視的是入學是否公平,但出校門的品質管制把關也許沒那麼嚴。

 

另外,在鼓勵產學合作方面,我們政府在稅負上只有一點幫助,捐款給國立大學雖然能一○○%扣抵,但捐款給私立大學只能扣抵二○%。反觀韓國稅法規定,企業盈餘二○%必須捐給教育機構,而新加坡捐款給教育機構或大學則可以扣抵雙倍,捐十元就能扣抵二十元,提供更高的誘因,積極鼓勵企業捐資興學。如果台灣有避稅逃稅的疑慮,政府可以考慮折衷的方式,捐款仍可扣抵雙倍,但比率設上限,例如上限訂為五○%,因此,若個人捐款三○%,最多仍只能扣抵五○%。

 

台灣現在調漲學費面臨困難,如果政府補助不增加,學費又不能漲,產學合作又有寒蟬效應的情況下,則相關作法必須更積極,才能確保台灣高等教育的品質,以培養出國家未來所需的優秀人才。

(本專欄由司徒達賢、樓永堅、吳靜吉、李仁芳共同主持)

延伸閱讀

台大校長楊泮池:把握優勢 年輕人可以做更好

2015-08-27

我們的大學哪裡出了問題?

2015-02-05

台灣技職教育崩壞 挽救須靠四大解方

2013-02-28

留不住台師、學生出走!這個關鍵危機夾殺台灣高教競爭力

2018-07-11

攸關台灣競爭力的大學革命

2018-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