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報表管理讓人人變身農村新貴

報表管理讓人人變身農村新貴
陳照明(右三)找來的「烏合之眾」,卻因各自能活用職場經驗,成功種出超頂級芒果。

李建興

管理

攝影/陳俊銘

628期

2009-01-01 13:40

塑膠廠廠長、五金廠業務、資訊工程師、縣議員助理以及工廠女會計,照理說,在職場上,這應該是一組永不交叉的平行線。但你絕對想不到,在台灣,就有這麼一群人湊在一起創業,而且從事的,還是與老本行不相關的芒果栽培業。最不可思議的是,還讓他們種出全台最貴的芒果。

車行到台二十線,映入眼簾盡是縱橫蜿蜒的山路,穿梭其間,還真有幾許凋零蕭瑟。直到轉進了位於台南縣玉井鄉的虎頭山麓,旋即被一棵棵結實纍纍的芒果樹給吸引;在熾熱的豔陽下,蒼翠的果樹彷彿金黃珍珠般的貴婦,氣勢非凡,恣意享受難得的午後日光浴。

事實上,說這一棵棵的芒果樹是貴婦,一點也不為過。畢竟,在台南縣,除了光電、蘭花之外,芒果可謂是南瀛地區最重量級的搖錢樹。鮮少人知道,近年來,這香甜的果實,為台灣人賺足了銀子和面子。就以素有「太陽果」之稱的愛文芒果來說,外銷到大陸、日、韓、紐、澳、美、加等國,總量更突破五千噸大關,質量俱增。

其中,由玉井鄉第四十七產銷班種出的愛文芒果,就堪為國寶級的極品。根據測試,同樣是芒果,向來被譽為日本最上等的宮崎縣芒果,甜度大約為十五度,但四十七班種出的台灣貨,居然可達十六甚至十七度。於是,去年日本雅虎奇摩網站舉辦的「世界芒果吃一吃、比一比」活動,這批芒果就代表台灣,以七成六得票率得到壓倒性勝利;也因此,這批台灣來的舶來品,儘管每顆要價近一千日圓,仍讓日本人愛不釋手。

 

白領階級轉行種芒果

 

走訪這個為國爭光的產銷班時,十足顛覆了以往我們對「農民」的印象。很難想像,在這以白領為尊的年代裡,四十七班二十多名成員,竟有三分之二是不到三十歲的小夥子,而且幾乎是由一般上班族轉職的門外漢,甚至還不乏放棄南科工程師身分的另類分子。更令人訝異的是,這個產銷班經營的果園達一百五十多甲,足足有六個台北中正紀念堂大,每年生產一千噸、創造兩千多萬元產值,規模足以媲美一家中小企業。

於是,在四十七班,人人都是年薪逾百萬元的「農村新貴」。相較於當前隨時都要擔心丟掉飯碗的上班族而言,他們轉型創業的成功際遇,令人好奇。

事實上,發起這個產銷班的班長陳照明,原本也是上班族,高職念的是電子科,畢業後則在塑膠工廠負責廠務管理,在景氣高峰時期,也曾是月入十幾萬元的高薪一族。只不過,工廠業績一年不如一年,迫使陳照明不得不另尋出路,雖然幾度也想找其他工作,卻由於年過三十五歲,求職處處碰壁,萬不得已下,才回到家鄉玉井種芒果。

從沒想過會回鄉務農的陳照明,從上班族變成農夫,其實徬徨不已,鬱鬱不得志。有一年由於芒果生產過盛,市場上人人殺價拋售,慘賠出場,更讓他一度想棄械投降。直到有一回在市場上,陳照明發覺有位專門栽培高級芒果的果農,儘管芒果定價是同行的好幾倍,卻依然熱銷;經側面了解,他發覺,這位果農為了栽種上等良品,顛覆傳統的栽培法,不但深入研究,還有標準的作業及品管流程,而這簡直給了陳照明一記當頭棒喝,「原來即使在傳統的農業市場,工廠裡那套管理模式仍然行得通,甚至還能創造出更高的效益!」
 

革命1:企業經營、專業分工


從此之後,陳照明整個人活了起來,他漸漸體悟出,以往被他塵封已久的工廠管理哲學,似乎都可運用在農業栽培,於是他將過去的壓箱絕活一一搬出。首先,他仿效工廠擬定生產計畫的模式,先調查目標市場,以便擬出作戰策略。結果發現,芒果的利潤外銷高於內銷,而其中日本人更是求好不求價,上等貨外銷到日本,價格動輒飆漲數十倍,因此就決定主攻日本市場。

 

不過,陳照明想起以往在塑膠業時和日本人做生意的經驗,他深知,日本人向來吹毛求疵,甚至凡銷日的產品,還得經過日方嚴格的查廠,「因此,要外銷日本,就得用先進的工業化規格栽種。」秉持這個理念,他決定來一場空前的「農業革命」。

 

這場農業革命的第一步,就是進行組織改造。以往農業經濟都是個體戶栽培,既沒有規模經濟,也因為閉門造車,技術無法突破,因此陳照明首先將企業管理的模式植入,他登高一呼,找了幾位理念相同的年輕人,組成了第四十七產銷班。值得一提的是,陳照明用人刻意以非農業科班的為主,包括了五金廠業務、資訊工程師、縣議員助理和會計小姐,為的就是借重這群有志之士的過去在職場上的專長,各司其職卻跨界整合,以發揮最大的綜效。

 

於是四十七班就活脫脫像個企業,由於陳照明都給予任務編組,原本單純的農業產銷班,也有資訊、會計、業務、研發等部門;為了讓管理上軌道,穩定人事,還將科技廠的固定薪及分紅制度帶進,顛覆傳統產銷班實銷實領(產季才有錢領,其餘無薪)的模式。

 

最特別的是,陳照明完全奉行工業管理學上的專業分工模式。於是一般農民在產季最基礎的採收、搬運等勞務工作,四十七班則完全聘請工讀生代勞,而產銷班無力應付的行銷則委外由專業行銷公司執行;成員們除了各自專業工作,還得負擔研發工作,也就是在自己的分區領域上,進行研發試種,定期把研究成果拿到班內分享,最後再統一採取最佳的新栽種法。

 

因此,成軍不久的四十七班,在技術共享的模式下,栽種技術總是一日千里。不過,四十七班的產品得以優質穩定,就跟他們徹底執行工業化的標準模式和品質控管十足相關。

 

革命2:精緻栽培、標準流程

 

舉例而言,四十七班為了栽培出甜度最甜、果實最完美的果實,他們決定採取精耕制;也就是說,以往一棵芒果樹往往能產出兩百顆芒果,但陳照明等人竟然在果實初生之際,就狠心剔除其中的一百三十顆,約莫嚴格篩選留下最精華的七十顆。

 

起初,這種寧缺勿濫的精耕栽培法,老一輩果農簡直無法接受,頻頻搖頭直呼:「太討債(台語:浪費之意)了!」但由於整棵果樹的養分全集中在這七十顆果實中,果然種出的芒果,又香又甜。除此之外,為了讓品質進一步提升,四十七班的田間栽培管理也很講究,有別於傳統栽培法,為了讓芒果快速轉紅,會直到快要成熟時才套袋。但是四十七班逆向操作,在半熟之際就把果實套袋,以延長果實的生產期,讓果實在果樹上自然成熟、轉黃,也就是所謂道地的「在地黃」,直到果實九至十分熟才採下。

 

革命3:品管嚴格、組織複製

 

另外,為了落實品管,陳照明更把以往工廠品管的學問用上。因此,每個外銷的果實,以逐顆貼標的方式處理,每箱芒果必定附上產銷班的成員相片、職稱以及生產履歷編號、採收日期、地點、產銷班的出貨戳記。「為了挑出最好的芒果,在最後裝箱的過程中,我們還曾經在四百顆芒果中,只挑了兩顆外銷日本。」陳照明說。正因為如此,當四十七產銷班芒果第一次出口到日本,就一炮而紅,在一般高級芒果每斤售價最多五十元的行情中,他們竟可衝達近三百元,成為台灣最貴的芒果。

 

隨著外銷越做越大,也打響了這個產銷班的名號,「以前笑我們傻、『討債』的老農民,全都主動加入產銷班。」陳照明得意地說,目前他們產銷班旗下所屬的農地就高達上百甲,每年產出五百噸,目前更複製分身,成立了兩個新產銷班,儼然像是成立兩家新的子公司,也因此預計明年產量可達到一千噸。

 

夕陽照耀著一車車準備運往港口的芒果,四十七班成員人人臉上流露出的成就感,連科技新貴也難以見到。只不過,他們內心卻有著共同的心得:「還真要感謝上一份工作呢! 」

 

陳照明
出生:1971年
學歷:玉井高職電子科
現職:玉井芒果第47產銷班班長
年營收:約新台幣2000萬元
創業前工作:塑膠工廠管理高層

職場技能變創業元素
1.將工業管理運作的模式帶進農業管理
2.利用企業組織運作,操作農業產銷班
3.將工廠品保、複製概念,拷貝到芒果產銷

延伸閱讀

台灣神農之子:不只要會種 還得要會賣!

2014-08-28

求品質 土番薯華麗轉身 冰烤熱銷美日

2011-08-11

《良食新商機》產銷履歷達人 把關國人健康

2018-11-22

迷走的台灣農業

2019-03-27

潮州職人町

2021-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