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門外漢農夫 讓吳寶春一試成主顧

門外漢農夫  讓吳寶春一試成主顧
前從沒當過農夫,但現在章思廣、郭逸萍夫婦種植的有機玫瑰,卻成了吳寶春獲獎的祕密武器。

劉咸良

管理

攝影/蔡世豪

738期

2011-02-10 11:21

儘管世界最知名的玫瑰花產地是保加利亞,但是台灣現在也有頂級的玫瑰花,而且標榜能安心食用。這些讓吳寶春能放心帶出國比賽的玫瑰花食材,就出自章思廣、郭逸萍的「玫開四度」。

嘗過為台灣爭光的冠軍麵包── 米釀荔香嗎?二○一○年三月,麵包師傅吳寶春,用它征服了評審的味蕾,讓世界驚豔台灣有此純熟的技藝和優質食材。小米酒、荔枝一向是台灣特產,吳寶春能從中找到屬意的食材並不稀奇,但連讓米釀荔香麵包提味的玫瑰花,他也堅持採用台灣冠軍級的產品。

談起位在南投的玫開四度食用玫瑰園,「它是(台灣)唯一讓我比較安心的一家。」吳寶春肯定地說。對於玫開四度的經營者── 章思廣和郭逸萍,他更是讚揚:「他們不只是農民,而是專業的職人,就像我一樣很認真、 要做到最好。」

 

「傻瓜」圓夢 立志種出能安心食用的玫瑰


然而,這對被吳寶春譽為「職人」的夫婦,在八年前,竟是農事的門外漢,一開始更是遭受眾人訕笑的「傻瓜」。章思廣、郭逸萍本來是餐廳廚師,從沒踏進田裡,也未曾想要務農,兩人的夢想,是打造一家香草餐廳。「那時候應該是被雷劈到吧!」郭逸萍笑說,「因為當時香草餐廳很多,我覺得如果沒特色,一定會被市場淘汰,所以想到用玫瑰來主打。」

玫瑰花是最受歡迎的花種之一,但是玫瑰花菜肴這個概念,在台灣卻是罕被開發的領域,「那時候很流行『藍海策略』嘛!」章思廣笑得靦腆地說著。為了找出最「可口」的玫瑰品種,章思廣和郭逸萍跑遍全台的種苗場,甚至把種苗買回來試種、試吃。

為什麼不當場直接試味道就好?「玫瑰太『毒』了,在現場不敢吃;先買回來種,才敢吃下去。」章思廣解釋。原來,一走進產地,兩人才知道台灣氣候溼熱,不僅玫瑰容易有病變,蟲害也多,花農必須噴灑大量的農藥、化學肥料和除草劑,才能維持其品質和產量。

 

家人反對 激起決心堅持不用農藥


然而,進口玫瑰要價太高,所以他們決定,圓夢的第一步,是種出絕不用藥,能安心食用的玫瑰花。兩人有條有理地規畫出「五年計畫」:第一年種玫瑰花,第二、三年種香草和蔬菜,最後則是蓋餐廳、營運。

「那時覺得種田很簡單嘛!我們看農夫都是背著手在田裡走來走去,一周去個一、兩次。」郭逸萍笑說。章思廣在旁搶著補充:「結果輪到我們當農夫,卻每天都得趴在地上,才知道人家是用除草劑,才能這麼輕鬆。」

當農夫有多苦,郭逸萍的爸爸最清楚。他在經商失敗後回到埔里老家務農,也曾響應農會政策,種過安全用藥的玫瑰花,卻血本無歸;看到郭逸萍偕同章思廣辭職回家,竟然又要種玫瑰花,氣得破口大罵。

「其實,要是我爸不這樣和我吵,我可能早就放棄了。」郭逸萍偷偷爆料。原來,個性比較叛逆的她,聽著父親一句句「妳不可能」、「沒有人這樣種啦!妳什麼都不懂」等話,反而被激起好強的決心,更堅持往不用藥的方向走。

「所有人都覺得我們瘋了!」晒得黝黑的章思廣笑說。但他們知道,除草劑毒性強,殺了雜草,難保不會殘留在花上,所以選擇彎下腰,土法煉鋼用手拔,甚至如今兩人都有手腕肌肉拉傷的後遺症。而化學肥料對人體有害,動物堆肥可能也有抗生素、荷爾蒙等化學殘留,所以他們只用有機植物堆肥。

然而,香甜的花瓣,不只是人愛吃,更是蟲的最愛,加上他們堅持不用藥,排山倒海的「蟲蟲大軍」自然蜂擁而上。他們只好用種植天敵植物,或者人工噴灑辣椒水及其他植物提煉的天然成分來除蟲。「農藥的效果太恐怖,如果連我們自己都不敢吃,又要怎麼拿給客人吃呢?」郭逸萍說。

如今,他們的花田依舊是蟲蟲的最愛,白天有蚜蟲,晚上有金龜子,郭逸萍和章思廣已經被訓練到不管走到田裡的目的為何,隨手都把除蟲工具掛在腰間。

有機栽培,不是只耗費體力就能成功。找不到有機玫瑰的前輩經驗分享,遇到蟲害、疫病、災變、肥料等問題,只能從頭摸索栽種知識。晚上,他們不得休息,要一邊檢索國外資料、一邊按翻譯機。然而,國外的栽種環境和台灣大不相同,照著國外資料做,往往事倍功半,甚至徒勞無功。

 

玫開四度

▲每天清晨,章思廣夫婦的第一件工作就是進花房除草、除蟲。

 

與蟲奮戰 四處籌錢並尋訪專家解惑


輾轉尋訪專家求助,他們找上現任台中市政府農業局副局長、當時是農改場研究員的張隆仁。憶起這對「問題大王」夫妻,連農業中最基礎的「植物三要素」是氮、磷、鉀都不知道,張隆仁笑著說:「他們選擇務農,從頭到尾都是很大的難關,因為農業知識完全都是空白的,得從頭每一樣都學。」

像花開不大、花被蟲吃掉、肥料配方不對勁等等疑難雜症,讓兩夫婦曾經天天跑到張隆仁辦公室。章思廣笑說,「他被煩到想假裝不在,把辦公室門鎖起來,我們就在電話中說『沒關係,我們就等到你回來。』哈哈,他就沒轍了。」

 

此外,花苗的生長尚未穩定前,就算當天努力拔光蔓生野草,過了一夜,草又長到玫瑰花的三倍長。「村子裡的人總是跑來笑我們:『到底是在種花,還是在種草啊!』」章思廣笑說。

村民鄰居看到兩個傻蛋整天跪在地上「種草」,也看不下去,紛紛勸他們:「玫瑰花沒有不噴(除草劑、農藥)的啦。」也有人直接就背著除草劑,站在他們的田前:「我還有剩一點除草劑,噴一噴啦,你們就知道不用這麼累。」依然被郭逸萍「請」回去。

 

兩人用盡精神氣力,總算讓玫瑰開花,但歷經一次又一次的嘗試、失敗,再加上不斷投注的高昂有機肥,還沒穩定量產,創業的存款卻已經消耗殆盡。當郭逸萍的姊姊偷偷告訴媽媽,兩人資金殆盡,郭媽媽脫口而出的是:「又沒看到啥密(什麼),錢是丟進水溝裡喔?」

 

該喊停了嗎?郭逸萍眼看玫瑰花田總算開始有所成,又想起爸爸的唱衰,心一狠決定咬牙撐下去。缺錢,找朋友調頭寸,利率超過一○%的個人信貸也借下去,兩人甚至以卡養卡,透支信用卡額度,貸款一度上達八百萬元。「我們家一個月不吃不喝,得生出十萬元才過得去。」郭逸萍回憶當時窘況。

 

壓力變得沉重,生活就變得更忙碌。為籌現金,章思廣每晚得兼做電腦維修等零工,只剩郭逸萍繼續在田裡和蟲蟲奮戰。「忙不過來,我就騙我兒子來玩『抓蟲大賽』;回到家,我和章思廣都累癱了,他還在數蟲子。」郭逸萍說。

 

張隆仁觀察,「他們太有毅力。沒錢,也堅持理想,有錢賺了,也還能堅持理想,很多人就會向市場屈服了,他們不會。」因為太努力,兩人對有機的堅持,總算開花結果,但有產品,卻不知道能賣給誰,產品上市之路,又是另一個考驗的開始。

 

玫開四度

▲玫開四度的第一位貴人,是鄰居民宿主人,協助將玫瑰花瓣作成玫瑰醋等產品。

 

產品上市 名聲漸開連吳寶春都採用

 

按照老一輩農夫的想法,作物收成後送交農會,是天經地義。沒有其他行銷管道,郭逸萍起先遵循爸爸的意見,請爸爸把玫瑰花賣給農會。然而,對於比一般花卉還投入更多成本心血的無毒玫瑰花,農會卻大砍價;郭逸萍回憶農會的說詞,「他們跟我爸說,吃的,就算是蔬菜,哪有蔬菜能賣一公斤五百元?這種價錢已經很好了!」

 

他們的玫瑰花平均一朵僅七公克,農會只願意買下花瓣部分,算一算,一朵僅有三公克能算錢,加上農會只願意出價一公斤五百元,甚至不敷成本,讓郭逸萍一氣之下,斷絕和農會的合作。

 

所幸,當玫瑰花無人問津之際,鄰近的民宿主人伸出援手,幫他們把玫瑰花瓣開發成玫瑰醋等產品,並且積極幫他們推廣。靠著口耳相傳,越來越多人知道埔里有一畝田,能產出安全入口的玫瑰花,「玫開四度」的名號漸漸傳開,在○八年,更吸引了正在找尋食材的吳寶春登門拜訪。

 

一把玫瑰花放入口中,吳寶春就知道,他找到心目中的頂級食材了。「吃了玫瑰花後,就開始喃喃自語,說我們玫瑰花的味道,可以跟他的構思結合。」章思廣形容。原來,這款帶著果香的玫瑰,正好可以和荔枝果乾的味道互相呼應。

 

接連數次的拜訪,吳寶春和章思廣、郭逸萍深聊理念,吳寶春不但把他們的玫瑰帶上國際舞台,更鼓勵兩人多種玫瑰:「每次跟他們聯絡,我都叫他們要多種!種多少,我都要收。」經過八年的摸索和耕耘,雖然結出的果實和當初預期不同,卻是更大、更精采。

 

玫開四度

▲「玫開四度」的名號漸漸傳開後,2008年更吸引了正在找尋食材的吳寶春登門拜訪。 

(攝影/林煒凱)

 

玫開四度

▲2010年吳寶春的「米釀荔香麵包」拿下世界麵包冠軍,就是靠「玫開四度」栽種的有機玫瑰提味。(圖片來源/吳寶春提供)

 

玫開四度

▲玫瑰花菜肴在台灣較少見,原因在於農藥噴灑太多,不敢拿來入菜,但「玫開四度」的玫瑰絕不用藥,讓人能夠安心食用。

 

達人致勝心法
一、不用化學肥料,連動物堆肥都捨棄,只用有機植物堆肥。
二、除草,土法煉鋼用手拔;除蟲,種植吃蟲植物,或者人工噴灑辣椒水。
三、不找農會合作,與民宿主人合作開發玫瑰食品。

 

玫瑰花達人 章思廣、郭逸萍
出生:1975、1977年
經歷:餐廳廚師
學歷:高職

延伸閱讀

香氛世界

2017-03-16

吃得好安心

2013-11-21

白領返鄉投身有機栽培 土鳳梨變黃金

2012-08-09

後山自然美味 城市搶鮮宅配

2010-12-02

蔬果採購「四不七要」 洗滌「因材施教」

2012-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