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沒有他,就沒有夢幻迪士尼

沒有他,就沒有夢幻迪士尼

許秀惠

管理

攝影/吳東岳、圖片提供/豪門國際

1003期

2016-03-10 10:19

誰,讓迪士尼堅持,非他不可,誰,一口吃下包括迪士尼、環球影城、海洋公園等大型主題樂園工程,他,是台灣神祕台商豪門國際簡廷在。
他如何在嚴格的挑剔下,做到不超過0.1公分誤差的精密成品,他力求完美、專注投入的龜毛精神,為自己寫下成功的人生傳奇。

今年六月,上海迪士尼即將開幕,這座新樂園,擁有全世界最大、最高、最宏偉的城堡。這座八層樓高,由十幾座造形各異的尖塔組合而成,結合中東、歐洲風情於一身的夢幻城堡,背後負責打造的,居然是來自台灣的神祕台商──豪門國際。

 

但這還不是豪門的第一座迪士尼。從二○○九年起,豪門董事長簡廷在就陸續接下香港迪士尼、加州迪士尼樂園工程,全球六座迪士尼樂園,他就參與了三座。豪門所擅長的GRC (高強纖維混凝土)材料雕塑,品質與技術都具有國際水準,讓他在短短十年打進國際市場,成為A咖等級的合作廠商。從台灣人熟悉的香港海洋公園、澳門漁人碼頭、澳門威尼斯人酒店、新加坡環球影城,乃至於杜拜預計在二○二○年開幕的大型綜合樂園,都有豪門參與的蹤跡。

 

  • GRC(Glass FiberReinforced Cement):為一種由水、沙、土、玻璃纖維混合的複合材料,簡單來說,即俗稱的混凝土的一種,屬於高強化耐熱候阻燃材質,廣泛被國際主題樂園營造商運用,作為雕塑型建材的材料。

 

打世界盃  六座迪士尼樂園,豪門就參與了三座,「試作就花一年半、二千六百萬元!」

 

農曆春節一過,初十這天,簡廷在興奮地帶著《今周刊》記者直探上海迪士尼現場。車子先開到浦東區三九○公頃大(編按:約東京迪士尼的一倍大)的工地外圍,換上四件式的全套配備(工程帽、護目防塵眼鏡、背心、工程鞋),再開車進入園區,之後步行穿越曲折的路線,突然,高聳的城堡就矗立在眼前。

 

在上海陰冷的四度氣溫下,陽光藏在不算薄的雲層裡,這座全世界最高的城堡,雖然部分還架著鷹架,仍散發出奇特的夢幻之美。簡廷在說,這是他做過最難做的迪士尼,一邊用左手指向城堡南面左側的炮塔,「光這個塔,試作品就花了一年半時間、費用高達二千六百萬元!」今年六十歲的簡廷在,操著略帶台灣國語的腔調,向我們解釋著工程的難度。

 

美國迪士尼樂園有一本厚達六至七公分的工程聖經,這本聖經不僅是工程規範,更是廠商名錄,迪士尼只和名錄裡的廠商合作,豪門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GRC工程唯一一家來自台灣的廠商。

 

豪門的技術品質究竟高在何處,憑什麼成為美國迪士尼的指定廠商?走進澳門最具指標性的威尼斯人酒店,或可探知究竟。

 

威尼斯人設計師牽線 豪門拿下迪士尼大案

 

從威尼斯人酒店大廳、左方華麗的金黃色通道、威尼斯人最著名、迷人的河道兩側,重現著櫛比鱗次的義式樓面、窗飾⋯⋯,舉目所見,都是從豪門位於廣東珠海的工廠打造出來的。不論是中古世紀宮殿式外觀、木紋斑駁的船塢,或鑲著家族徽章的窗花門拱、雕飾精巧的陽台、拱橋,每一件重現威尼斯河道的建築之美宛如實境,都是豪門運用GRC,以「擬真、重現」的功力製造出來的。這樣的功力,正是豪門躍上國際市場的通行證。

威尼斯人讓豪門登上國際市場,也讓香港迪士尼營造團隊注意到豪門,直接向威尼斯人團隊打聽豪門,簡廷在為了迪士尼的案子跑了一趟美國加州;迪士尼也派員專程到珠海工廠了解豪門,視察過後,才決定把香港迪士尼的工程正式交給豪門;從威尼斯人開始,豪門陸續接下海洋公園、環球影城、迪士尼樂園等案子,彷彿成為國際樂園的固定班底,放眼台灣,恐怕無人能出其右。

 

比起其他同業,如專長在製作假山水的綠邦,作品在花蓮遠雄海洋公園、六福村都看得到;再如翰藝,也曾因承做義大遊樂世界而聞名一時。但大部分同業固守台灣,豪門則從威尼斯人開始,每次靠著作品累積下一次接案機會,從接案金額、量體規模及案子的代表性,也越來越具國際知名度。威尼斯人一案,量體估計達二十億元,後續的國際大案,也是少則二億元,多則二十多億元的規模。

 

▲點擊圖片放大

 

動力來源  窮苦而艱困的童年,是他努力不懈的原因,「隨時可能被趕,激發出我的意志力!」

 

從台南起家、禮品業務出身的簡廷在,高中畢業就在自家屋頂的家庭工廠創業。一句英文也不會說的他,原是假日開著發財車,到處兜售匾額的小商人,他是如何一步一步掌握契機,變身成為全球最大樂園製造機、美國迪士尼指定的合作商?其實,窮苦而艱困的童年,是簡廷在如今努力不懈的動力根源。

簡廷在是嘉義大林鎮大美里人,他形容幼時「家裡窮,住的是竹竿搭的柱子、牛屎塗的牆。」且因房子是親戚的,他難以磨滅的記憶裡,是親戚曾對父親冷嘲熱諷:「這張地契、房契,紙頭沒有你、紙尾也沒你的名字!」家無恆產又寄人籬下,父母親只能打工養活八個孩子。

 

簡廷在的童年,在幫著父親一起拉著餐車賣芋頭冰、蚵嗲、臭豆腐中度過。他回憶,一下課就得幫忙割番薯葉、收稻穀,假日就跟著父親的餐車「什麼季節就賣什麼,庄頭走到庄尾地叫賣」。

 

打從國小開始,父子就推著餐車在村裡走透透。簡廷在說,童年生活的不安寧,心頭「隨時可能被趕出來的記憶」,以及在家族、村子裡「被看小、被欺侮」的陰影,「把我的意志力激發出來」,讓他「自小立志、要打拚」。

 

簡廷在從小功課不好,但工藝、美術表現出色,就讀南英商工商業科時,就代表學校參加全國技能競賽,獲得全國第三名。本來可就此保送國立藝專(現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但他決定先就業、等當兵,於是跑到文具批發商當業務,兜售匾額、禮品。退伍後,立刻在自家屋頂搭起鐵皮工廠創業。

 

簡廷

馬不停蹄的工作狂:隨時處於工作狀態,前一分鐘在打電話聯絡業務,下一分鐘馬上用LINE、WeChat交代事情,看到歐風建築體,不忘立刻拿起手機拍下來。

 

滿腦子想賺錢 退伍後靠雕塑禮品當「少年頭家」

 

他利用周間製作雕塑禮品,「每裝滿一貨車,就選定城市開車去賣,這周到彰化,下周到台中,賣完一車就回來繼續做。」二十出頭的少年頭家,就這樣慢慢打出禮品、贈品小江山。

 

不久後他開始把業務拓展到景觀、立體佛像、歐式雕塑市場,開始接汽車旅館裝飾工程,現今仍屹立在台南仁德交流道旁的大佛,也是這時期的案子。

 

從牆上裝飾的禮品做到建築裝飾,豪門製作的產品尺寸越做越大,實力也不可同日而語,一直往前衝的簡廷在,猛一回頭才發現,「當年禮贈品規模比我大的同行,如今都歇業了」,反倒是他,在不斷轉型中找到新商機。

 

美術工藝背景的簡廷在,自認對雕塑美感的要求「很龜毛」,讓業主滿意之前,得先通過自己這一關。總經理李玉山說,有時候,客戶都說可以了,簡廷在覺得不滿意,照樣「打掉重做」,這種龜毛精神,為豪門打出口碑。
 

大佛

台南仁德交流道旁的大佛,是豪門1984年的案子,當時佛像製作是豪門業務的大宗。

 

 景觀雕塑品

一度,豪門生產的維納斯、黛安娜、翅膀小天使等景觀雕塑品,一年可出口數百個貨櫃。 

 

豪門的珠海工廠十分氣派,歐式外觀,儼然是一座現成的大型展示品。

 

力推轉型  台灣南北奔波,尋找做生意的機會,「一個月的飛機票就花掉十多萬元!」

 

九七年,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打造花蓮遠雄海洋公園,找來澳洲設計團隊,打國際牌,豪門也接到部分雕塑工程,這個案子成為日後豪門從台灣走上國際的跳板。

 

這個案子是豪門第一個樂園案子。為了做好這個案子,簡廷在必須時常往返台北、台南、花蓮三地,有時候一天之內,他得從台南飛到台北與設計師溝通,接著再飛到花蓮,然後再從花蓮回台南,甚至又再飛到台北,拚命三郎一般衝勁,展現在「一個月的飛機票就花掉十多萬元,如此持續一年多」。

 

在花蓮遠雄海洋公園總經理吳方榮眼中,簡廷在是天生的業務高手,做事非常積極,專業能力也夠,「談案子時,根據設計師的草圖就可以畫出立體圖。很快就能對話。」遠雄海洋公園當時的合作廠商超過六十家,但豪門不但在花蓮工地外圍設工作站,售後服務也做到隨傳隨到。「當時他已到中國設廠,腳步走得很快」。

 

一九九二年,簡廷在前進中國,在深圳租下工廠,他搭上美國庭園造景市場的通路,設計開發出許多歐式雕塑,像射箭小金童、維納斯、雅典娜等希臘神話雕像,透過開模,大量複製生產,銷往美國。「巔峰時期,每年可以出到美國四、五百個貨櫃之多」,光這部分估計每年為簡廷在帶來好幾億的營業額。

 

▲點擊圖片放大

 

前進中國遇上工程空窗期 壓力大到差點放棄

 

豈料,深圳在中國經濟特區的加持下,土地價格開始飛漲,房東眼看著土地價格好,不時想調漲豪門的租金,最後索性「就賣給你了」。

 

面對房東開價兩億元新台幣,簡廷在雖然一度掙扎,但是二○○○年,他決定轉進珠海,買下四萬平方公尺,約六十畝的土地,繼續專注本業。好運接著來臨,遠雄的澳洲設計團隊中,有人接下了澳門漁人碼頭規畫案,來電詢問簡廷在有沒有興趣接。工廠還沒蓋,豪門就搭著臨時工棚,為澳門漁人碼頭的案子趕工。

 

沒想到,煎熬也跟著來了。做完漁人碼頭的案子後,雖然威尼斯人的案子不久後也上門洽談,但真正動工要兩年後,期間工廠養著近兩百位員工,「近一年半的工程空窗期,每個月薪水支出就要上千萬元新台幣,每天開門就是想到要付薪水。」簡廷在承認,當時不僅懷疑自己「做了錯誤選擇」,「每天都心情沉重,人很消瘦啦!」不斷自我懷疑地,簡廷在甚至考慮是否要放棄威尼斯人的案子,回台發展。

 

但是簡廷在在不斷自我質疑之中堅持下來,他以貿易外銷的營收來支應過度的財務壓力,加上作品會說話,豪門在國際樂園建造的市場,名字逐漸跳出來。

 

掌握設計精髓 平面圖立體化看出功力

 

豪門國際總經理李玉山說,接到威尼斯人時,他和簡廷在專程飛到拉斯維加斯觀摩,五天拍回數萬張照片,「五天只做一件事,就是拍照!」為了掌握設計精髓。這類案主都只有平面設計圖,難在必須將其立體化。「一個拱門要拆成幾片設計,重量是否太重、哪裡切斷幅度能銜接得漂亮?」李玉山點出豪門的功力所在。

 

「我從沒想過要跟父親做同行!」現任豪門業務經理的簡合翊說,從小看到父親和水泥、石膏、模具為伍的樣子,覺得這一行太辛苦。但一趟美國迪士尼之行,簡合翊看到一家國際級公司在打造樂園,所抱持的一絲不苟的做事態度,「豪門學到很多,也激發出打國際盃的榮譽感。」

 

藉由與國際公司合作,豪門學到一絲不苟的工作態度,也得以脫胎換骨。以上海迪士尼為例,美國迪士尼派出最嚴格的工程師、技術顧問,從初期細部設計圖、開模、雕刻到成品,每個過程都必須通過審核,尤其到成品,「每一個項目都有三個人檢驗,把關尺寸、造形、肌理」,三個人都點頭才算過關。豪門生產的逾四千個成品,就得通過一萬兩千次的審核檢驗。所有成品都得在工廠試組裝,由美方檢查組裝後的整體美感、表面質感,結構密度、拉拔測試都須符合水準,才能「buy off (過關) 」。

 

豪門不斷接受迪士尼的「震撼教育」。一開始,製成品組裝出現約兩毫米誤差,本以為能過關,但美方的日籍工程師就是搖頭;再如老虎窗下的花飾,排列錯落效果不好、比例不對,重做兩次才過關,所有成品都在美方藝術總監、視覺總監、工程師的檢核下,不斷修正。這樣耗費的不僅是人力、時間,還有材料成本。而且有些細節美國迪士尼絕不退讓,尤其是創作專利,例如「天鵝」。

 

擔任豪門在上海迪士尼工程部經理的蘇建州記得,「我扛著老虎窗上的天鵝頭泥塑,從珠海專程飛到上海,交給迪士尼的美方團隊,他們執著於討論天鵝的下巴太厚、眼神要再柔和一點,脖子上的項鍊是否要鑲寶石;皇冠要怎麼戴……」,哪怕天鵝最後會放在四層樓高的遠方,「那麼遠,誰看得到差異?但迪士尼當做五十公分看得到的距離在做,這就是追求完美的精神。」

 

迪士尼就像是豪門的嚴師,對成品把關嚴格,要求完美,豪門則盡全力達到要求。

 

國際認可  在技術與雕塑品質上不斷提升,「安裝精密度誤差不超過一毫米!」

 

歷經香港、加州、上海迪士尼的洗禮,簡廷在自豪地說,第一個案子是香港迪士尼的營造廠找上他;到後來,美方迪士尼跳過營造廠、建築師事務所,把豪門列入雕塑工程指定合作廠,因為豪門成品的精密度做到「件與件之間,誤差不超過一毫米。」一毫米就是○.一公分,不比一根針粗。

我們在上海迪士尼工地現場的這天,碰巧是美國迪士尼派到工地的藝術總監Rui即將結束工作的最後一天,簡廷在到辦公室拜會他,Rui讚賞豪門在GRC工藝、工程的安裝表現「very impressive (令人印象深刻)」,更告訴簡廷在,「未來一定把豪門列在迪士尼工程廠商名錄、GRC配合廠商名單的前幾個。」

 

跟著迪士尼,「最大的收穫,就是跟國際團隊學習管理的學問。」簡廷在說。豪門跟著學會迪士尼的工作方程式,建立工程生產管理流程與系統。

 

迪士尼藝術總監Rui總是先示範,豪門再比照辦理,達到他所要的效果。

 

名列迪士尼指定廠商 有利在國際樂園市場接單

 

由於迪士尼對於工程監管嚴格,材料、品管都有一定標準。譬如木材要一百年還是三百年的紋路、風化岩石的肌理該是什麼效果,都有樣品可以比對;此外,材料的配方、配比更是皆為指定。美方不但中途取樣檢測,成品還須送第三方檢測。為此,豪門的珠海工廠裡,還有一間實驗研究室,作為耐強度、硬度、腐蝕……等的測試。

 

為了符合迪士尼的要求,簡廷在成立迪士尼專案,下設專案經理人,再依繪圖、開發、製造、品管、工程五個部門配置人力。比起來,做上海迪士尼所配置的人力,是其他案子的五倍。

 

高要求、高配合的結果,「做迪士尼的廠商很難賺錢!」簡廷在說。但名列指定廠商等於拿到迪士尼背書,有利在國際樂園市場接單。而且每承接一件國際性樂園案子,就像打通一道功夫關卡,豪門的功夫也不斷晉級。

 

上海迪士尼工程總包商,具有國企背景的上海建工集團,一開始希望城堡最重要的裝飾工程,能交給在地廠商來做,沒想到美方堅持指定豪門。上海建工內部還傳出不服氣的聲音,「不就是水和沙子混一混,有什麼難的?」

 

不過,一年半來,豪門端出的成品,讓上海建工工程部總經理王祖榮也認可豪門「技術是不錯的」。

 

去年剛完工的高雄衛武營五廳院案,是簡廷在認為目前為止所接到技術難度最高的案子。光是音樂廳的天花板,當初拿到平面設計圖,連設計師都不知道怎麼落實。難題交到豪門手上,身經百戰的簡廷在說,天花板不是平的,而是設計成宛如倒裝的大漩渦,以不同幅度向中間靠攏,他把漩渦拆成兩千一百片,不但每片要安裝得緊密無縫,還要確保符合音學要求「廳內每一個角落的位置聽到的音頻都一樣」,旅法的音學教授徐亞英在安裝時,拿著測量儀器當場測,哪些地方需要調整,豪門就當場修。

 

衛武營案負責與豪門溝通的建國工程師洪碧華說,豪門接這案子是虧錢做,但她「感謝簡董沒有半途落跑!」簡廷在仍高度配合,品質不打折,成品令人驚豔。

 

未來不能只靠技術 企業成長得靠管理

 

儘管豪門在國際樂園舞台已有一席之地。但珠海台商協會會長、地球綜合工業董事長葉飛呈認為,以前的簡廷在「只會做生意,不會收錢」。豪門營運性質類似營建業,「關鍵在如何照施工進度收到費用」。很多營建工程收不到尾款的問題,在豪門也會發生,加上工程時間拖越久,資金積壓的成本也越高。「企業經營不能只靠技術,還是要賺管理財。」葉飛呈建議,「管理還是要再加強」。

 

春節後剛開工,簡廷在就上台北接新案,隔天,他就飛到珠海,偌大的工廠只有十來人上班,多數還在放假,只見他電話不離手,不斷交代事情,口中喃喃自語地說著:「大家放假放到都鬆了,要拴緊螺絲!」即使過年,他也是上緊發條,因為他堅信「永不放鬆,努力不懈」的人生格言,也證明即使不懂英文,一樣可以躍上國際舞台,成為國際樂園建造者指名合作對象;只要你義無反顧地投入,就能擺脫貧窮,打造自己的奇蹟人生。
 

「如拚命三郎的簡廷在,隨時上緊發條,證明努力不懈的人生格言。」

 

簡廷在

出生:1956年

現職:豪門國際開發公司董事長、珠海台商投資協會副會長

經歷:禮品公司業務

學歷:台南市南英商工(原高職)

延伸閱讀

賣夢想超好賺 拆解樂園吸金術

2016-03-10

把一家台南小公司 推向國際的幕後英雄

2016-03-10

讚!台灣人

2016-03-10

迪士尼背後的台商

2016-03-10

蘭桂坊之父盛智文闖蕩亞洲的生意學

2012-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