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尹衍樑狙擊辜仲諒

尹衍樑狙擊辜仲諒

劉俞青、梁任瑋 研究員‧柯智中

管理

今周刊攝影組

1026期

2016-08-18 15:18

日前,中信金控總經理吳一揆密訪各大券商,請託委託書徵求大計;
離明年董監改選還有足足10個月,中信辜家為何如此緊張?
原來,三個月前,一家資本額80億元的投資公司悄悄登記,
8月10日一天之內,增資到200億元,
並已吃下中信金近3%股權,躋身中信金前五大股東。
這家公司,究竟背後是誰?根據《今周刊》掌握消息,
原來是潤泰集團尹衍樑、年推案總量高達千億元的「推案王」寶佳林陳海,
與兆豐金前老董蔡友才聯手的三強大結盟,目標鎖定明年中信金控經營大權……

近一個月來,台灣各大券商高層,紛紛不約而同接獲中信金控高層的拜訪。據了解,連中信金控總經理吳一揆也親自出馬,目的只有一個:請各大券商「明年董監改選時,務必幫中信辜家徵求委託書。」包括委託書大王張永祥、元大證券、凱基證券等重要通路,皆證實已接獲中信金的請託。

消息悄悄地從證券圈滲出到整個金融界,大家都在耳語不解:距離明年六月的董監改選,明明還有十個月的時間,為什麼中信金現在就如此緊張?

答案揭曉,原來,近期中信金控的股東名冊上,赫然出現一名新的大股東,持股將近三%,一躍而進前五大股東之列,逼得中信金大股東辜家拉起警報、豎起寒毛,進入緊急備戰狀態。

無獨有偶,不只前五大股東出現了陌生投資者,第一大股東也悄悄換人;根據中信金控今年四月底的股東會年報顯示,當時第一大法人股東還是辜家的家族投資公司「宜高投資」,持股二.八七%,但才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原本第三大股東南山人壽持股悄悄攀升,逼近五%,儼然已躍為中信金第一大股東。

 

前哨戰! 中信金第一大股東換人 風雲變色


短短不到幾個月,中信金股東結構突然出現重大改變,大股東辜家繃緊神經;因為無論從中信金控內部傳出的消息、市場有力人士的證實,或是從枱面上幾位財力相當的「可能買家」推估,所有的證據都指向:新股東的背景,很可能就是——捲土重來的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

而剛好南山人壽的背後大股東,也是尹衍樑。

「尹衍樑」這三個字,像一塊巨石重重壓在中信金大股東辜仲諒的心頭上!不僅讓明年才要董監改選的中信金提前引爆戰火,也等於提前鳴笛,明年台灣金融業的版圖,極可能面臨一次前三名大咖的重新洗牌!

根據《今周刊》追查,差不多就在中信金股權出現變動的同一時間,市場上悄悄出現一家名為「鑒機資產管理」的大型投資公司。這家公司在今年三月初成立時,登記實收資本額約四十億元,不久後增資為八十億元;而就在幾天之前、八月十日,再度增資成為一家資本額高達二百億元的投資公司,掛名的董事長為「蔡友才」,正是三月底辭職的前兆豐金控董事長。

這家以他為首的投資公司,根據調查,很可能就是中信金控前五大股東的最新面孔。

揭開這家鑒機資產管理公司的董監事名單,裡面唯一法人為「盈家投資公司」,代表人陳志全,是中裕新藥董事長暨潤泰集團投管處副總經理,進一步往下追蹤,盈家投資赫然是潤泰集團的投資公司之一,而潤泰集團總裁,正是尹衍樑。


又是尹衍樑!

《今周刊》曾報導,尹衍樑的個人身價推估達八百億元,在五年前買下台灣第三大壽險公司——南山人壽之後,身價更飆達上千億元,成為「台灣新首富」,因此尹衍樑口袋飽飽銀彈充實,絕對無須懷疑。

事態越來越明顯,輪廓逐漸清晰;如果,這是一場「尹(衍樑)、蔡(友才)結盟」的大局,想要聯手吃下中信金版圖,一方有充足的財力支撐,一個擁有超過三十年的台灣金融業經驗;過去蔡友才領銜的兆豐金控,旗下兆豐銀行曾被媒體喻為「最會賺錢的銀行」,連年創下官股銀行最賺錢的紀錄,賺錢能力還勝過許多民營銀行中的優等生,這在過去老舊保守的官股行庫中,可說前所未見,也因此經營能力備受業內肯定。這兩位大腕如果真在這場大局中結合,實力不容小覷。

 

尹衍樑和辜仲諒陣營
▲點擊圖片放大

 

露端倪! 「鑒機」投資背後金主 又是尹衍樑


「這是一組超強組合,軟、硬實力兼具,辜家這場仗絕不好打。」一位市場資歷超過二十年的資深投資銀行人士忍不住讚許。

事實上,這不是尹衍樑第一次流露對中信金的青睞;一三年底,南山人壽就不斷從市場上買進中信金股票,辜仲諒大為緊張,不僅緊急修改公司章程,將普通董事席次由六席減為五席,拉高進入董事會的門檻,而且還對外宣稱,「尹大哥是我很好的朋友,他有情有義,不會霸占別人公司。」

而隔年,在金管會積極推動下,《保險法》修法也正式生效,保險公司持股沒有投票權,而這個法案時值南山人壽投資中信金的敏感時刻,適時化解了辜仲諒的憂慮,讓辜家大少不用在南山人壽的步步進逼下,擔心得睡不著覺,因此被外界戲稱為「南山人壽條款」或「辜仲諒條款」。

而南山人壽最後也在金管會的盯梢下,持股從去年底的四.八七%,一路下降到今年四月底僅剩二.三七%。

但才剛剛下修持股,過沒幾天,局勢又逆轉而上。根據知情人士透露,今年三月底,蔡友才突然辭去兆豐金控董事長職務,在金融圈引發不小騷動。

其實,蔡友才的身體狀況早就亮紅燈,他向當時的財政部長張盛和已經整整辭了一年,才終於獲准,而此時,原本就有交情的尹衍樑立刻找上蔡友才懇談,表達邀請蔡到南山人壽擔任獨立董事的誠意。沒想到,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捷足先登,且蔡友才已經應允赴國泰金擔任董事,因此婉謝。

兩人在台北市民生東路上的西華飯店會面,儘管尹衍樑的邀請未果,但兩人一番深談,對台灣金融生態各持己見,卻意外聊出一個重要的結論,就是「與南山人壽最互補的,就是中信金控」。因為中信金旗下的壽險資產總額只有一兆元,規模不夠大,如果加上資產總額三兆多元的南山人壽,比重正好,兩兩最是絕配。
當然,絕配要能配得成功,還要有基本要素配合,那便是辜家長期持股偏低,宛如門戶洞開,自然容易成為市場狙擊的獵物。

尹衍樑認為,以蔡友才的金融經營管理長才,如果「絕配」能夠組成,正好可擔任這個新的金融事業的統帥。這一場會面,尹蔡首次建立了默契與目標,鎖定南山人壽絕配對象——買進中信金!

布局動作很快展開。尹衍樑對蔡友才辭職前,就與好友共同籌備成立的「鑒機資產管理公司」進行增資。蔡友才更找來財力同樣驚人、行事作風卻更低調、且在台灣營建業實力堅強的寶佳機構董事長林陳海;目前,鑒機的股權由尹、林一半一半,由蔡負責團隊與經營。收購中信金的基地,此刻正式確立。

據尹衍樑向友人透露,在這場戰局裡,「鑒機(資產管理)是主力艦,未來旁邊還有驅逐艦、巡洋艦,潤泰集團、不少友軍都會陸續投入。」他自己透過潤紡、潤泰創新、潤弘及個人八家投資公司,將全面持續加碼中信金。

尹衍樑友人也透露,未來鑒機為首的第一階段目標,是加碼持有中信金到超過三成,「而目前應該已經有掌握一半(接近二成)。」

尹衍樑大舉敲進中信金持股,從今年四月以來成交量逐月放大看得出端倪;而敵人步步進逼,在辜仲諒眼裡,如芒刺在背,比起上次南山人壽買股時的客氣低調,尹衍樑這回顯然走的是大軍開拔,糧草先行的大路子,以正規軍陣容、早早備好銀彈,緊接著大軍直接壓境,雙方情勢瞬時緊繃。

相對尹陣營的戰力,辜家軍也早就籌謀過如何捍衛經營權,除了迅速聯繫各大委託書通路之外,事實上已進行許多防守的動作,包括拉攏友軍幫忙,例如好友龍巖董事長李世聰幫忙買股;或者早在上一屆董監改選時,便修改公司章程,減少董事席次來築高門檻。

所有防守動作,吳一揆低調表示,「並無所悉,不便評論。」

然而,上一回合雖已建好的防禦堡壘,這樣就夠了嗎?對辜仲諒而言,「中信金控」這塊閃亮的招牌,是已過世的老爸爸辜濂松所留下,不僅是重要的資產,更具象徵性意義;換句話說,這不只是一場戰役,而是一場生死保衛戰,無論如何,辜仲諒都有絕對輸不起的壓力。

 

潤泰
▲點擊圖片放大

 

潤泰

資本額高達200億元的鑒機資產管理公司,今年三月悄悄在南港成立,坐落在潤泰松山車站大樓,董事長是蔡友才。(攝影/吳東岳)

 

林家宏

年推案量高達千億元、寶佳機構林陳海(圖)的兒子林家宏,也名列鑒機資產管理的董事。(攝影/劉咸昌)

 

守家業! 辜家結盟友、 拉高董監改選門檻


因此,辜家軍早在一三年底,讓中信金控快速修改公司章程,目前董事會結構改為「五席一般董事、四席獨立董事」,一舉有效拉高明年的董監改選門檻,也就是,外來勢力如果想進董事會,持股若不到一五%、近五百億元的銀彈,將連一席董事都沒有。

由於根據《證交法》規定,一般董事與獨立董事分開選舉,如果以中信金近三年股東會出席率平均九成計算,等於每一五%左右〔九○%除以(五席加一席)︺,才能當選一席一般董事,同理只要配票得宜,應可同時當選一席獨董。換句話說,如果持股不到一五%,將一席董事都沒有;而一旦超過一五%,可能一次就取得二席董事(包括一席普通董事、一席獨董)。

門檻雖然拉高,但當前的大環境,對辜仲諒卻極不利。一來,原本紅火案官司打了超過十二年,他深陷泥淖難以脫身,無法坐鎮金控董事會,出手回防本就處處顧忌社會觀感;而今年六月八日特偵組發動的一場大搜索,辜仲諒當晚再度走進特偵組偵訊一夜,才以一億元交保,更讓「大股東的操守」再度成為中信金揮之不去的噩夢。

「這場搜索,可能將對這場戰役產生致命的危機,」一位歐系外資投資機構前台灣區負責人分析,由於目前中信金控的外資持股達三七%,如果明年六月難免一戰,那麼除了雙方陣營持股,外資的態度將是關鍵。

「對外資而言,雖然向來依慣例,支持現有的經營團隊,但是大股東的操守也是投票時的重要參考。」這位前外資負責人分析;而據了解,雙方陣營日前都已經對這群極重要的外資大股東展開分批遊說。

雙方在外資勢力的決勝關鍵,除了比的是「中信辜仲諒與潤泰尹衍樑,你選哪一個?」的抉擇之外,比的還有團隊陣容。

據外資圈傳出的消息指出,辜家最主要訴求「經營團隊牌」;因為長期以來,中國信託在市場上的表現有目共睹,從過去的信用卡業務、到近幾年來的財富管理市場,成功打下二隻腳,成為中國信託最重要的二根樑柱;表現在經營績效上,中信金在股東權益報酬率(ROE),比主要競爭對手國泰金控、富邦金控表現略勝一籌,這也是對中信辜家極為有利之處。

 

中信金控

▲點擊圖片放大

 

中信金

六月中信金遭特偵組搜索後沒幾天,舉行股東會,董事長顏文隆意外缺席,由副董薛香川(左)、總經理吳一揆(中)進行業務報告。(攝影/陳永錚)

 

中國信託

今年三月,中信金控董事長顏文隆(左三)率領一級主管,出席中國信託50周年慶,當時還是一片歡樂氣氛。(攝影/吳東岳)

 

拉外資! 「投行教父」對上中信經營團隊


相較辜家的「主場優勢」,尹陣營則是一方面由「投資銀行教父」、南山人壽董事長杜英宗坐鎮,透過「老杜」縱橫外資圈三十年的人脈,與各大外資溝通。而蔡友才過去的經營成績單,更是尹陣營在遊說外資時的一大重點。

當然,除了說服外資的投票意願之外,更有甚之,直球對決的方式,恐怕還是對外資的「出價」實力——也就是直接買入外資手上股權。

元大證前總經理、熟悉外資投資邏輯的寬量國際執行長李鴻基點出,「只要出的溢價幅度夠大,外資一定賣,」他直言,目前外資總計持有中信金三七%股權,動見觀瞻,如果有好價錢,對外資來說,「沒有什麼不能談的。」

拿今年轟動市場的日月光併矽品一案為例,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以真金白銀公開收購方式進行惡意購併,雙方再展開長期拉鋸戰,但張虔生的一大致勝關鍵,就是事先幾乎已完成拉攏外資的工作,讓矽品陷苦戰,最後棄甲。

 

程咬金? 老大恐換人當 富邦、國泰也捲入


因此,對辜仲諒來說,這場涉及形象、人才、財力之戰,最深層還是「溢價多少」的出價實力,關乎著最後與敵人對決的憑恃。

離正式對決(明年六月)還有足足十個月,但最近雙方在外資上早已下足工夫,接觸頻頻,據聞這個奇特現象也在外資圈掀起一番耳語;而戰情之緊繃、兩邊對這場戰役的重視程度,也可見一斑。

事實上,中信金成為標的這場戰役,不僅是雙方視為生死決戰,台灣幾大金融家族恐怕也很難置身事外,包括國泰金控蔡宏圖、富邦金控蔡明忠,都已經被迫捲進這場漩渦之中。

根據本刊獲得消息,尤以富邦蔡家表現最為積極。有證券圈人士言之鑿鑿指出,六月八日特偵組對中信金兵分多路進行大搜索後的第一個交易日,中信金爆量成交近二十萬張,當天有好幾位「重要投資人」都跳進去大買,其中就不乏這幾位被點名的金融家族。對此傳言,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表示,純屬 「空穴來風」。

而且,從中信金一三年、壽險公司還有投票權時的財報就已揭露,國泰人壽大買中信金股權達一.九七%之多。即使事後《保險法》修法通過,壽險持股沒有投票權,但根據一六年第一季財報,國泰人壽持有中信金比重仍有一.九%之多。一位前中信金主管也表示,國泰、富邦蔡家對中信金的興趣,一直沒少過。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這段話是〈史記,淮陰侯列傳〉中的一段話,形容群雄並起,爭奪天下,而最後逐鹿中原,不知鹿死誰手;這無疑是尹衍樑發動這場經營權戰役,以及蔡宏圖、蔡明忠何以長期對中信金經營權變化,投以高度關切的最傳神寫照。

群雄並起,逐鹿中原,有兩大原因,一是鹿好,所以大家追之;但另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因為如果尹衍樑持股持續拉高,最後「絕配」成局,這個「中信金控+南山人壽」的「新中信」,將一躍而為台灣最大金控,取代國泰金控、富邦金控,成為台灣最大規模的金控集團;而尹衍樑,也將因此取而代之,成為「台灣金融新霸主」。商場如戰場,商場逐鹿過程,光是阻止敵人坐大,勢將逼得其他「群雄」不得不出手,不願坐視「新霸主」誕生。

根據本刊估算,依照兩家公司目前規模,「新中信」若成局,資產規模將達到近八兆元,一舉超越國泰金的七.六兆元與富邦金的五.九兆元,成為台灣第一大金控。

 

民營金控

▲點擊圖片放大

 

中信金

面對金控業版圖可能變動,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左)與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右)也傳出對中信金高度關切。(攝影/陳俊銘)

 

變數多! 新政府對金融整併開放 就怕拖太久


放眼亞洲市場,屆時的「新中信」與亞洲主要金融機構相比,也可擠入前五十大金融集團之列,並追近新加坡星展銀行(約十三兆元)、超越香港恆生銀行(約五.三七兆元)。而從國民黨執政時期喊到新政府時代的「打亞洲盃」,或許至此才是真正稍具眉目的啟程。

只不過,世界並不如想像地美好;「新中信」的形成,包括國泰、富邦恐怕都未必樂見。


老大換人當,原本的老大、老二就得往下掉一名,台灣維持多年不變的金融家族排名,恐怕將全面洗牌。


「這個可能的結果,可能導致中途許多變數發生,這或許也是辜家的機會所在。」出身外資、也熟悉台灣金融市場合縱連橫關係的資深人士表示,台灣幾大金融家族之間盤根錯節的競爭關係,雖然有少數相互友好,但多半是較勁意味十足,誰都見不得誰好。


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一個小出手,都是極度敏感,都可能成為尹衍樑邁向金融霸主之路的絆腳石,而中信辜家在捍衛堡壘的前提下,更是樂見這種市場氛圍蔓延。因此,未到最後終點,逐鹿中原恐怕難以預測鹿死誰手。


最後,尹衍樑的金融霸主之路,還有一大變數,就是「政府態度」。儘管中信金控是民營上市公司,按理買賣股票是市場正常交易行為,但在台灣金融業,購併向來是高度政治敏感的大事,從拖延將近十一年的彰銀案,到近期、也是上一回的南山人壽買入中信金控,背後都盛傳有政治力介入。


不過,甫上任的金管會主委丁克華日前曾說,「金融機構購併必須要有足夠的自有資金,不能借款;對於金融整併,不論是敵意或合意,都持中性看法,未來會採分級管理作法,自有資金足夠、公司治理好的金融機構,才能購併。」這一番話,是目前為止丁克華唯一對「購併」一事的發言,也被市場解讀為「對金融整併的態度更加開放。」


儘管如此,距離改選尚有十個月之久的「時間」,仍是變數,時間拖得久,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尹陣營戰力可能更為壯大,辜家的防守也可能更為堅強,究竟鹿死誰手?屏息以待。

 

辜家

面對未來這場危機重重、兇險難測的經營權保衛戰,辜仲諒(中)能否安然度過?(攝影/吳東岳)

 

辜仲諒

出生:1964年

現職: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學歷: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企管碩士

 

尹衍樑

出生:1950年
現職:潤泰集團總裁
學歷:政治大學企管博士、台大商研所碩士

延伸閱讀

聽到林陳海參一腳 辜家友人:那就真的很有錢了

2016-08-25

他的一番話 讓尹衍樑決定拿下中信金

2016-08-18

尹衍樑親口澄清 中信金控經營權備受關注

2014-01-02

2013年財經風雲人物 金融篇

2013-12-12

中信辜家 危機四伏!

2013-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