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3坪修改室年收500萬 最強百貨裁縫軍解密

劉俞青

管理

蕭芃凱攝影

1168期

2019-05-08 09:15

縫鈕釦、換拉鍊,尋常巷弄裡的工作,一名壯漢卻率領娘子軍組成裁縫部隊,
悄悄進駐一○一、新光三越等二十個商場,各大精品和貴婦名媛,都是他們的客戶!

繽紛熱鬧的台北一○一商場,衣香鬢影、人聲鼎沸,但一手推開通往廁所的通道,一下子從光鮮明亮掉入安靜的空間中。

 

就在廁所隔壁,小小一間三坪的工作室,裡面擠了大約十來人,有人在試衣服、有人在量身,也有人在此聊起天來,熱鬧程度不輸外面的商場,這裡是一○一商場裡「最角落的心臟」——精格修改室。

 

提起精格,可能沒幾人聽過,但若提起一○一裡幾位手藝精湛巧奪天工、衣物破損都能妙手救回的師傅,許多大台北的婆婆媽媽、貴婦名媛可能都不陌生。而成功打造這支裁縫大軍,成為全台最強部隊的,是身高一八五公分的壯漢——胡震台。這位壯漢連一個鈕釦都不會縫,卻是這些裁縫大軍口中的「最暖心老闆」。

 

延伸閱讀: 資生堂、KOSÉ也不敢小看 一家鹿港小廠面膜竟年銷3.5億片

延伸閱讀: 收服鄉村婆媽 資生堂60年不敗的祕密

 

縫鈕釦、換拉鍊,通常只是主婦為了貼補家用,用一台裁縫車在巷弄間搭起的兼差工作,但胡震台卻率領七十位全職裁縫師,悄悄進駐一○一、新光三越、明曜百貨、福華名品等二十個據點,甚至連LV、迪奧、BOSS等精品服飾的修改,都送往精格。一○一迪奧店經理Alice說:「衣服交給精格,就是信任、放心。」

 

精格
▲ 稍嫌凌亂的工作室,多少名貴的衣物在此妙手回天。(圖片攝影/蕭芃凱)

 

坪效發威!

外接訂單比商場還多

 

精格修改室,乍看只是一間小小工作室,但早自民國八十六年就登記有案,是一家二十多年的公司。每一間工作室雖不過三坪大小,一年營業額超過五百萬元的卻所在多有。以一○一為例,除了二樓廁所旁的工作室接單處理簡單的修改,四樓還有一間裁縫室,繁複、高難度的改裝工程就送到這裡來;光是一○一就用了六位全職的裁縫師,還不包括周年慶或旺季時兼職幫忙的職缺,生意鼎盛超乎想像。

 

但根據一○一商場行銷部資深總監李亞屏表示,商場裡以服飾為主的專櫃僅占約四成;六位裁縫師的編制,怎麼算都太多,原來,精格的手藝聲名遠播,在商場裡修過衣服的客戶,日後修改衣服都習慣往這裡送,許多據點外接的業績,甚至比商場裡轉送過來的訂單還多。「結合整個信義區生活圈的形態,精格表現淋漓盡致。」李亞屏說。

 

換句話說,雖然是藏身在商場裡,卻身兼街邊店的效益,兩相加總拉升了業績,這是精格可以在寸土寸金、講求坪效的百貨商場裡生存下來的關鍵原因。

 

精格能穩坐百貨商場修改大王地位,精神領袖胡震台功不可沒。

 

「家家有本難念經」

暖心頭家堅持薪水袋發薪

 

一般人對這個名字可能陌生,但在台北服裝業提起這個人,幾乎人人皆知,更習慣他經常一身短褲、POLO衫的打扮穿梭各商場的模樣。這一天,我們跟著他的步伐走進一○一商場,他是來「發薪水」的。發薪水?薪水不是直接轉入薪水帳戶?還要老闆來發?

 

「這個產業很特殊,七十位裁縫師有七十一個故事(意指每個人都有辛苦的人生經歷),有的人薪水要偷偷塞回娘家,有的人薪水要接濟在外苦讀的孩子,唉!辛酸說不完,所以我們至今用薪水袋發薪水。」胡震台一名壯漢,講起這些故事卻流露出柔軟的一面。這一站發完,他下一站要到美麗華百樂園,偷瞄一下上面的薪水數字,其實不算低。

 

一般巷弄裡的家庭修改工作室,換拉鍊、改腰身,一件一百元、兩百元計,一個月能淨賺三、四萬元,已相當不錯;但在精格,扣除租金,「不要小看,我們至少有二位百萬年薪的師傅,認真一點,一年賺七、八十萬元都不是難事。」胡震台說。

 

精格師傅的薪水是按件計酬,再與老闆按約六比四比例拆帳,師傅拿六成,因此修改費愈高,師傅的收入就愈多。由於精格在百貨公司已有基本客源,又與許多精品簽約合作,有些衣服單價動輒八千、上萬元,修改費也跟著拉升。

 

「曾經有一位看似黑道大哥的中年人,從國外outlet買了一件類似小馬哥的黑色皮大衣來修改,市價大約一萬美元,但整整大了二碼。」在精格工作超過二十年的師傅謝娜莉說,皮衣修改本來就是高難度,加上要兼顧版型,大二號的尺碼須把整件衣服的結構小心拆開,重新整治,工程浩大;但這位大哥一穿上身,非常合身好看,「三萬元的修改費付得十分爽快」,帶著滿意的笑容離開。

 

精格的生意好,除了手藝精湛,還有更多的貼心。

 

胡震台
胡震台
▲ 精神領袖胡震台的手提袋裡,裝的是每月發送的薪水袋,
他言行低調,受訪全程戴著口罩,堅持把光芒留給這群商場裡的角落英雄。(圖片攝影/蕭芃凱)

 

客人身長摸透透

幫黃舒駿改西裝獲好評

 

有一次,熟客、也是音樂人黃舒駿拿了好幾件國外買的西裝前來修改,師傅對他的褲長、手長尺寸已十分熟悉,但想到這幾年在電視上,看到黃舒駿在中國音樂節目當評審時,常是坐著把手彎曲放在桌上講評,於是提醒他,手彎曲會讓西裝外套的袖長內縮,因此應該要略長一點,襯衫袖不至於露出太多,才會好看。

 

這個貼心的小建議,當下讓黃舒駿覺得受用,修改出來的西裝,當然也包君滿意。

 

身為連一個鈕釦都不會縫的門外漢,胡震台自言:「我一心想賺錢,沒想到遇到這群阿姨阿嬤,甩不掉沒辦法。」習慣用粗話遮掩暖心。

 

但胡震台的前半句說的是實話,他從小就對賺錢充滿興趣,高中畢業去當兵,在部隊裡,每個阿兵哥都擔心遭遇兵變,他卻在此嗅到錢的味道,放假就跑到台北後火車站,買很多便宜好看、女孩子專用的粉盒,靠著賣給部隊同袍送女友,小賺一筆。

 

下部隊,他抽到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傘兵,「跳傘」是每名傘兵心中的大石頭,他跑去採購觀世音菩薩項鍊,掛在胸前還會閃閃發亮,幾乎每名傘兵要跳傘前,都跟他買一條保平安,他又小賺一票。

 

退伍後,他進補習班蹲了半年多,考上台大外文系,但只念了一年多就領悟「不是讀書的料,也沒興趣」,毅然輟學投入商場,因為英文還不錯,他做起進口德國水晶的生意,到百貨公司設專櫃。

 

剛開始很窮,他每個月都要看小小本的《財訊》月刊吸收商業知識,當時《財訊》一本要賣一百多元,他嫌太貴,於是和書報攤老闆談好,讓他帶回去看兩個晚上,保證不弄髒雜誌,老闆只收他三十元。

 

民國八十年代初期,他看到《財訊》的文章報導台灣即將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的衝擊,發現關稅大幅變動,對專做進出口生意的他影響甚巨,開始想轉行,因為和百貨業熟,無心插柳才踏上修改衣服的生意。

 

一開始,第一個點開在台北市的明德春天百貨(現已停業),第二家就開在車水馬龍的明曜百貨,開始在東區培養了死忠客戶,儘管明曜的百貨業績普普,這家開在六樓的修改室,二十多年來都維持三位師傅,和百貨的業績完全脫鉤。

 

乾洗店虧損收掉

修衣卻闖出名號開20據點

 

民國九十三年底,一○一商場開幕,胡震台知道是個好機會,主動爭取進駐,事後證明,這是精格正式走向企業化經營的轉捩點;一開始,一○一要求精格還須兼營乾洗店,為了要拿下這個點,胡震台咬牙吃下來,沒想到乾洗店虧損收掉,精格卻靠著修改手藝打出名號,尤其是能修改一○一商場中各國際品牌的衣服, 讓精格業績步步高升,聘用的裁縫師也逐步拉高到六位。

 

之後,精格逐步進駐百貨公司,從北到南愈做愈大,台北新光三越A11、京華城、福華名品到南部的南紡購物中心、義大世界購物廣場等共開了二十多個據點。胡震台不盲目擴點,不只考慮商場的業績,也考慮區域消費力,兼顧街邊開店的思惟,「我沒有那麼多人力,不能盲目擴點。」

 

二十多年來,精格的師傅流動率低,胡震台深刻了解每位師傅的個性和特殊需求,例如有人太需要錢,因此下班還拎二大袋衣物回家繼續趕工;有人只能偷偷摸摸來上半天班貼補家用,胡震台都全力配合。

 

胡震台用特殊的管理模式,讓這群師傅死忠跟隨,而師傅們則以高品質的手藝回報。這些娘子軍一針一線的車縫,雖是毫不起眼的小螺絲,沒有亮眼的頭銜、沒有數以億元計的營收,但胡震台將她們集結,打造全台灣最強裁縫部隊,創造她們的人生價值,也造福許多人的修改需求,她們是,角落真英雄。

 

精格
精格
(圖片攝影/蕭芃凱)

 

延伸閱讀

打造「新復仇者聯盟」 中國如何發揮狼性勇闖5G、新能源產業?

2019-05-08

羅大佑的嘶啞喉音 再唱一首光陰故事

2019-05-08

上班族如何錢滾錢?她靠低薪價值選股 4年本金暴增兩倍

2019-05-07

不當好學生、做個快樂的女漢子!張鈞甯:承認自己美,是30歲以後的事

2019-01-28

張小燕的智慧人生:冤冤相報,不會解決任何事

2017-04-2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