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99%同行破產,從挑糞起家...這個東北大漢堅持養雞37年,成為「中國雞王」

99%同行破產,從挑糞起家...這個東北大漢堅持養雞37年,成為「中國雞王」

正和島 / 曹雨欣

情感關係

正和島提供

2019-08-01 16:24

沿著中國大連市區,往南開車大約1小時,便到了旅順的玉皇山。海風飄蕩,舉目蔥翠。5座山頭三面環海,飼養了300萬餘隻蛋雞。​

這家現代養雞集團的主人是韓偉。這位年過花甲的老人是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自1982年從50隻雞3000元起步創業,這一養就是37年。

「養雞老場長」是韓偉的微信名字,簽名也和雞有關——「雞不可失」。外界還送他兩個稱號:中國「首席雞司令」、「中國雞王」。在這些稱呼背後,則是閃亮的成績:韓偉本人入選了「改革開放40年百名傑出民營企業家」名單,韓偉集團是中國第一家非公有制企業集團。

中國民營經濟的發展波瀾壯闊,韓偉是見證人、活標本。他一臉樸實的笑容,在大連和我講述了他和雞蛋的崢嶸歲月,還有二代接班和東北民營經濟等熱點話題。

不忘初心,專注做好一件事,很容易,又很難。

口 述:韓偉 韓偉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正和島遼寧島鄰機構主席
採 寫:曹雨欣
來 源:正和島(微信ID:zhenghedao)
(編按:以下幣制均為人民幣)

 

韓偉集團37年了,可以說我自己對企業的發展非常自豪。可能有人會說不就養雞嗎?有什麼值得自豪的?

 

我們所從事的行業極其傳統,也很微利,但難在一直養雞,養得還不錯。

 

曾窮得冬天穿塑料涼鞋,3000元50隻雞起步創業

 

我們家祖上是做買賣的。中國建國前,瀋陽最繁華的地方有一間公司,叫榮信五金行,由我父親打理。他是當地有名的大五金商。40年代初,做買賣的人上下班坐黃包車,而我父親坐的是轎車。

 

瀋陽解放後,我父親被認定為資本家身份,被打垮了,公司也沒了,他就去一個山村小學教書。聽母親講,當時我們家給國家上交金條,都是用車拉著去的。

 

我出生在1956年。母親生了10個孩子,一個大姐很早就沒了,我在家裡排行老九。那時家裡已經破落了,很窮。

 

家裡有那麼多孩子,全靠我父親一個人教書養不活,1958年我母親就帶著我們這一群孩子從瀋陽回到了大連旅順的農村老家。我們全家就住在三間小破房子裡。後來父親一個人在瀋陽待不住,也回到老家。他59歲時,就去世了,那年我10歲。

 

我小時候連布鞋都買不起,冬天就穿著塑料涼鞋。一年到頭,家裡糧食不夠吃,就到生產隊裡去借;錢不夠花,就到生產隊裡去支。完全是赤字狀態。

 

我15歲扛著糞桶去大連掏糞。糞窖滿了沒人掏不行,可見了掏糞的孩子,人們又都捂著鼻子走,稍一不小心我還被人訓斥。

 

好不容易上完初中,我以工代干,成為鎮里公社的畜牧助理,主要是幫鄉親養雞、養豬,還要到40個生產隊,動員幾千戶農民完成國家雞蛋的收購任務。

 

(編按:以工代干,是指中國60、70年代,國營(含地方國營)企業事業單位及各級黨政機關中,廣泛實行的一種工人編制。在這些單位從業的人員,分為幹部和工人。幹部是從事管理工作或專業技術工作;工人則以體力勞動為主。這種人事制度與人員編制嚴格,往往進入單位的時候,因編製性質而被規定,且一般終生不變。)
 

十一屆三中全會過去4年,到了1982年,農村養殖業的熱潮開始興起。剛結婚的妻子許淑芬動了心,決定嘗試養雞來改善生活。我們倆東湊西借了3000元買來50隻雞,辦起了家庭養雞場,主要是她養,叫「許淑芬養雞專業戶」,在村裡開始小有名氣。

 

妻子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和兄弟姐妹爭吵了幾次,1984年我還是辭去了公社的鐵飯碗,把副業變為主業。我有點大男子主義,就把養雞場改成我的名字「韓偉養雞場」。

 

無論是「許淑芬養雞專業戶」,還是「韓偉養雞場」,我們都是用人格來背書企業。這個企業出現任何問題,就是自然人、法人代表出了問題。一個企業的經營者、法人,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押在「誠信」保證上。

 

這是我們當時的想法。

 

東北第一個貸款的農民:
1984年借了15萬,所有人都認為我瘋了

 

最初創業的幾年很艱難。

 

我最頭疼的事就是給雞治病。萬般無奈之下,妻子到北京的一所大學專門學習給雞看病。回來之後,為了摸清雞的習性,我們做了大量的工作,每天要全部解剖死雞,看看到底是什麼毛病。

 

時間長了,我就增長了很多知識,後來只要聽到雞的叫聲,聞到雞的氣味,就能夠判斷雞是否有病。

 

那時,妻子每天穿著雨靴,踩著雞糞打掃雞舍。我就拉著給雞喝的水上山。我倆還要一起挑著雞蛋到鎮上賣。

 

就是這樣靠賣一枚枚的雞蛋,雞場一天天擴大,沒過幾年就發展到了八千多隻雞的規模。到了1984年,想著創建一家現代化養雞場,於是我一下子借了15萬,成為東北第一個貸款的農民。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韓偉養雞場

 

那時受大思潮禁錮的影響。《人民日報》頭版倡導的是既無內債,又無外債,獨立自主、自力更生,這是我們的國策。一個人若要借債,人家會說你是個騙子,拿人家的被蓋自己的腳。

 

我當時一個月的工資是37.5元。一萬塊錢、十萬塊錢,都簡直是天文數字。所有人都嚇懵了:怎麼敢借這麼多錢?這怎麼還啊?別人非常不理解,覺得我是一個瘋子。

 

但我就是膽子大。

 

今天很多人說我是英雄,其實我不是什麼英雄。那個時候很多人擔心今天國家讓我幹,明天不讓我幹怎麼辦?到時怎麼還錢?是不是還要蹲監獄?

 

只能說我在那個時代把握了機遇,敢借錢。我可圈可點的就是這一點。

 

1992年,中國第一家民營企業集團成立

 

當時全國最有名的是年廣久、劉永好這批人。

 

我做得也不錯,算鳳毛麟角,被團中央樹為標杆。1985年我成為團中央青年企業家協會的常務理事,參加了團中央的交流團,代表中國青年友好使者去了日本。後來,我還到歐洲、美國等西方國家的農莊、農場參觀和考察。

 

令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一些農場主很自豪地和我介紹這個農場是他曾祖父在280年前,或者150年前創建的,祖父將它做到什麼程度,父親又把它推到什麼程度。我還常常能看到農場的牆上掛著非常陳舊的照片,它們見證著第一、二、三代創業者。

 

這些企業給我帶來很多觸動。我很奇怪:一兩百年,他們怎麼能耐得住性子不改行呢?

 

此時,中國還是短缺經濟時代,哪怕掃地都能賺錢。所有東西都要票供應,幾乎沒人敢做買賣。我們發展得很快,有了好幾個養雞場。到1992年,養雞場已經具備了100萬隻蛋雞飼養規模,成為大連市最大的專業化養雞企業。

 

我們需要一個總公司來管理,於是想申請成立集團。遼寧省政府說我們有這個想法挺好,就去請示國家體改委(國家發改委的前身)。恰逢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剛剛南巡講話,國家大力推動市場經濟,申請迅速得到了特批。

 

1992年8月19日,韓偉集團作為中國第一家民營企業集團在北京成立。人民大會堂第一次破例接待了民營企業的新聞發布會活動。

 

新聞發布會會場

 

在成立大會上,有領導和我說,如果只用一個手摁一個跳蚤,就會把它摁死;如果這個手同時摁10個,可能一個都摁不死。我真擔心你開了這麼多公司,把握不好輕重緩急。

 

我認同他的觀點。當時確實很尷尬,沒有七、八個公司不能叫集團,除了養雞公司,我們還成立了廣告公司、貿易公司,甚至還有一個房地產公司,把這些都裝進一個筐里。

 

我想我一個做農業(養雞)的,為什麼要去做房地產?如果是為了賺錢,但是賺那麼多錢幹什麼?也是為了再去養雞。

 

集團成立之後一年半,我把其他和養雞無關的公司全關了。

 

歷時3年嚴苛檢驗,闖進日本市場

 

早期,各個省市都有很多國營和集體養雞場。後來國營養雞場99%都破產了,我們經營得還不錯,沒虧。1995年,韓偉集團成為全國最大的養雞場。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韓偉養雞場

 

後來,我到日本考察有一個驚人的發現:有牌子的和沒牌子的食品,差價是10到15倍。我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建立自己的品牌,於是「咯咯噠」雞蛋誕生了,這也是中國的第一個雞蛋馳名商標。

 

我又花1000多萬元購買了玉皇山的五座山頭,建立了「海上雞場」,三面環海,通風好。2004年,公司來了幾個日本人,他們閉口不談生意,而是到處看,雞蛋、雞毛、雞糞、雞飼料……凡是與雞有關的,他們都很感興趣。連續三年,這些日本人每年都要來一到三次。

 

我開始有點不耐煩了:到底是要進口雞蛋,還是瞎忽悠?

 

也正是經過這三年的跟蹤、近乎苛刻的檢驗之後,日本人允許「咯咯噠」進入日本市場。我們的養雞規模還曾一度在亞洲排名第一。如今,「咯咯噠」出口到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區和國家,日產雞蛋240萬枚。

 

如今的企業內部場景

 

一個月完成交班:大膽交、徹底交

 

4年前,我兒子接班了。

 

我覺得二代接班不成功,不是二代的問題,是父輩的問題。有的父輩太在意功名,假交班。也有的孩子確實不能接班、不願意接班。

 

人早退晚退,早晚得退;早死晚死,早晚得死。既然我這個班早交、晚交也得交,我就早交。

 

我的兩個孩子都曾在英國留學多年。最初先是我女兒接班,她幹了兩年,還是辭職做文化產業(回聲書店)去了。

 

3年後她弟弟從國外回來,我也不敢讓他直接到企業接班,就把他送到了銀行。4年裡,他負責貸款,做到了項目經理,對企業財務、負債率非常敏感。

 

兒子回來接班的時候,我說「養雞願意做嗎」?他說「爸爸,不僅我願意做,將來你的孫子也願意做」。

 

我交班的時候,很有意思。我帶他在企業轉了一個月,第二個月就不管了。連會我都不參加,簽字權也交給他,硬生生把他推上去的。

 

我和妻子的觀點是讓他去犯錯誤,他才能改得徹底。損失幾百萬、幾千萬會讓他刻骨銘心。

 

兒子接班到現在,幹得不錯,新東西學得很快,年輕人有精力。

 

「你現在還活著就是奇蹟」

 

農業部長韓長賦曾到我們企業,他說「韓偉,你真了不起,別說你現在幹得挺好,你(企業)現在還活著就是奇蹟」。

 

當年被團中央列為典型的企業大部分已經死掉了。

 

曾經非常有名的「養豬王」劉家奎,叱嗟風雲十幾年;他還有一個老師叫宋鴻翔,下海養雞,是大連當年的「八大金剛」。但他們後來都因民間集資,東窗事發,被關起來了。

 

只剩下一批像我和劉永好,這樣按部就班的一批人。

 

中國改革開放到現在40年了,機會有很多,尤其我是第一代民營企業家,還是三屆全國政協委員。

 

1995年3月,韓偉在全國政協八屆三次全體會議上發言

 

說實話,如果我運用這些資源,不時地捕捉機會,韓偉集團就不是今天這個規模了。

 

這些年有太多誘惑的東西,像期貨、股票、貿易、走私販私等等都出現了。這個時候要耐得住性子,要耐得住寂寞,很痛苦,我們還是守住了。

 

我經常用清末實業家張謇的話自勉:做一分便是一分,做一寸便是一寸。

 

一個企業最重要的是,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要專注。一個人一輩子把一件事做好就不容易。我本本份份堅守主業,實實在在養雞產蛋。

 

韓偉在檢查雞蛋

 

我始終不認為養雞是一個小產業。中國的雞蛋市值是4000多億,如果要把它的加工和延伸加在一起,圍繞這個行業大概有近7000億的市值。

 

這需要時間。飯要一口一口地吃,企業要一步一步地做。

 

這些年,行業進入了很多資本。我們現在不是行業規模最大的,但財務很穩健、紮實。集團年營收約10億元,也要量力而行,適度地擴充。今年,響應國家的精準扶貧號召,我們將投資8億在遼西再造一個韓偉集團,還會在貴州的貧困地區建一個養雞場。

 

老批評東北誇南方,會適得其反

 

現在,一些東北企業家對政治的評價有點過了,把企業發展不起來的原因歸結為地方政策問題,這實際是為自己的無能開脫。

 

南北方確實存在地理氣候、文化、思維方面的差異。這個差異肯定對企業生存和發展是有影響的,但不要誇大。

 

只能這麼說,在為民營企業服務方面,東北肯定存在問題,沒有南方做得到位。但不管是遼寧,還是東北並沒有限制,也在鼓動、號召民營企業發展。企業最終要回歸到自我修煉、自我成長、自我強大。

 

看到網上經常有一些批評東北誇南方的文章,我覺得很好笑,沒有意義。適得其反,媒體越炒作,東北的領導就越有壓力。

 

前政協主席李瑞環講的一句話特別有意義,「選好角度,找准位置,幫忙別添亂」。但凡做企業,就要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裡。

 

我不大主張企業家過多參與政治,我們是搞經濟建設的,政治是職業政治家們的工作,結果很多東北人太願意攪合了。

 

一個企業家不要有投機心理。投機心理是把企業搞死的魔咒,不要把「不投機」作為口號喊出來,而要實實在在地做,否則企業就容易危機四伏。

 

能做好企業的關鍵是自律,因為市場的誘惑太多了。

 

比如說現在一些企業抱怨社保增加了成本。有的企業還絞盡腦汁研究怎麼打擦邊球。而給員工交社保已經寫入法律了。

 

企業自律是有伸縮性的,唱高調的是一種說法,實實在在做又是一種。像任正非和國內其他大企業,這方面他們一定做得很好,因為承擔不起風險。

 

做企業的要好自為之。企業規模多大不重要,重要的是把企業的基石夯牢了,才能做到基業常青。

 

很多企業立志做百年企業,我覺得不對,我們要做永久企業、千年企業,因為我們要給後人、社會留下的是一種企業精神、企業文化,不是一堆資產。像東華老師(正和島創始人兼首席架構師劉東華)說的,我們只是財富的託管人。

 

大家現在對食品安全很有顧慮。為了人類的健康盡職盡責,讓消費者吃上放心蛋、健康蛋是我這輩子要做的事。

 

2007年12月,韓偉(左二)參加央視「財富故事會」節目

 

切記一句話:因果關係是鐵律

 

我做企業受母親的影響很大。她是個農村老太太,沒文化,但是她講的話非常有哲理。

 

我小時候家裡窮,東借西借,欠別人很多錢。我覺得有件事特別奇怪,就問母親:為什麼經常有不認識的人到我們家裡送吃的?

 

老太太就給我講,這些是過去旅順的乞丐,家裡窮得不像樣,一路要飯到瀋陽。當時我們家在瀋陽很有錢,我母親就給了他們很多吃的,接濟了很多窮人。

 

當我們破落之後,這些窮人生活得好了,他們就反過來接濟我們。我母親非常感激他們,其實他們也感激我母親。

 

我母親身體不好,她說:萬一有天我不行了,你們一定要幫著媽媽幹一件事。我們還欠這個叔叔、那個舅舅多少多少錢,都得還;如果你們不幫忙還,將來我死了以後,一定會變成一個豬或者雞,上人家門口還債。

 

她就是用這種傳統的東西,來告訴我們人要懂得感恩,要講信用,人家幫助了我們,不要忘記人家。

 

母親活著的時候,我有一個習慣,晚上睡覺前至少和她聊半個小時左右。老太太睡了,我再回去。她經常和我講你們要靠勤勞致富,要依法做企業,錢我們見過,不要(把企業)搞得這麼大。這就是她的觀念。

 

凡是用不合法、不合規的條件帶來利益的,我都不做,這是我的紅線。

 

像我做生意這麼多年,有做好的時候,也有困難的時候。但為什麼所有銀行對我這麼好,每次都願意把錢借給我們?韓偉集團37年的徵信記錄里沒有任何污點,從來不欠銀行一分錢。好借好還、再借不難。

 

我有2000多個員工,這麼多年沒有拖欠過一天工資。我始終和我妻子講,如果不給員工發工資,我們是生意能不能幹,但對於人家來說是活命錢。我們企業有一個鐵的紀律,每個月15號發工資,假如16號發,就要處罰財務。

 

我還記得老電影《小兵張嘎》有個情節。游擊隊對翻譯官講,「別看你今天鬧得歡,小心將來拉清單」。

 

一個人要為做的事情負責,要管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不要做有悖於良心的事。

 

我是佛教徒,佛教有句禪語:聖人畏因,凡夫畏果。企業家一定要切記:因果關係是鐵的定律,頭上三尺有神明。當人人都敬畏因果的時候,社會就和諧了。

 

前全國政協副主席王光英為韓偉題詞

 

一個貪婪的人是餓鬼

 

37年了,包括副國級以上,幾乎每年都有領導到我們那裡去。其他企業可能擔心會出現上訪,而我從來不保密。

 

我在村裡長大,那是我的家鄉。我非常願意邀請朋友參觀我們的「海上雞場」,和他們講這就是躺在大地上的豐碑。這是一個生態養雞場,尊重自然,尊重科學。

 

如今的企業外景圖

 

企業在村子裡占了很多地,嚴格地講,鄰里、鄉里矛盾非常突出,但是我們沒有遇到。相反,村裡的老頭、老太太很喜歡我。

 

每年春節,我都會給60歲以上的老人包紅包。有時,我溜彎會碰到大爺們。他們說「韓偉,有你,我現在就不要兒子了」。我說「你真傻,兒子能不要嗎」?他說「不要,我要韓偉。他們不給我錢,只有你每年給我錢」。

 

可能有人說我會收買他們,其實不是。

 

我沒有受過高等教育,詞彙量也不是那麼多。我只是幹了那麼多年,知道一些淺顯的道理或者邏輯。

 

佛教講一個貪婪的人就是餓鬼,即使擁有那麼多錢,他也是痛苦的,因為他不覺得夠。

 

有一句話說「財不入急門」。我有時候很心疼年輕人,那麼多行業日新月異,換來換去,反而找不到方向。不要太著急,要堅守自己願意做的事。

 

養雞是第一產業、一個非常基礎的微利行業,靠一個雞蛋一個雞蛋地滾動,但這也是我們的核心競爭力。

 

現在大凡是巨無霸企業,背景一般很複雜,而韓偉集團就像一張白紙,睡覺也踏實。我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家族企業,股權清晰。飯桌上就是董事會,我們家人晚上吃個飯就把問題都解決了,特別簡單。

 

這是一個催生、催死的時代,催促你的生長速度很快,也催促你快速地走向死亡。有很多企業家都英年早逝。革命事業尚未成功,人就已經沒有了,圖什麼啊?人一生來的不容易,家庭、企業、社會都要經營。無論是做企業,還是家庭,要把它當做一種享受。

 

從娘肚子裡面出來,每一個人都有他的使命,有所作為,才能不枉來一次。

 

我始終認為無論從事什麼行業,企業家都要問問自己:我的存在對這個社會有用嗎?社會需要我嗎?還要問自己:我的存在是不是給社會帶來了麻煩?

 

我真的覺得我們從事的行業對老百姓有好處,社會也需要我們,做這種事就特別有意思。

 

延伸閱讀

讓平凡人都能做出不平凡的事!彼得杜拉克最精華的3個用人智慧

2019-07-29

山林間的幸福野味

2016-12-22

花億元蓋雞舍 麗園牧場搶賺60億雞糞財

2015-12-31

鼎泰豐的好吃祕密獨家曝光

2008-09-04

越挫越勇的有機畜牧

2017-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