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另類實驗教育不能再等下去了 p.121

另類實驗教育不能再等下去了  p.121

從森林小學、種籽學苑、雅歌小學、全人中學、北政自主學習到融合實驗中小學,理念學校在台灣已發展十年了!囿於法令限制,十年來,這些學校一直處於有學校之實而無學校之名的窘境,因此多位理念學校的創辦人及教改人士,特別結合曹啟鴻、范巽綠等立法委員,商研制定理念學校法的可能性。

去年新修訂的高級中學法雖允許民間設立實驗高級中學,國民教育法也明訂「國民階段得辦理非學校形態之實驗教育」,但「非學校形態」的規定限制了以「學校」形式實踐另類教育理念的可能性,各教育主管機關也尚未訂出相關的施行細則,在缺乏完整配套措施的情況下,理念學校仍無法獨立授與畢業證書,學生的學籍、升學資格也面臨無法被合法承認的關卡。

以苗栗卓蘭的全人中學為例,第一屆的學生即將在今年六月畢業、參加大學聯招,但學生的學歷問題卻仍懸而未決。教育部中教司雖已允諾將知會大考中心,其接受全人中學應屆畢業生的報考申請,不過,考取的學生在九月入學時仍得提出文憑證明。然而,今年初全人中學根據新版高等教育法而第三度提出的立案申請,還是被教育部駁回,理由是「執法標準尚未確定」。

對於實驗中學施行細則拖了一年還未出爐,全人中學校長程延平相當不平地表示:「這顯示教育部官員對開放教育體制的排斥心態。」而這也是民間團體及立法委員希望以「理念學校法」另闢法源出路的原因。

目前實驗學校施行細則的最大爭議在於,教育部希望除了課程實驗、學制實驗、學生人數等特殊規定外,其餘比照私立學校法辦理,各理念學校的辦學者則強烈反對,認為私立學校法中關於校務基金不得少於三千萬元、師資須任用合格教師、課程內容須依部頒課程標準進行等規定,不僅忽視了一般民間興學者缺乏雄厚財力的現實,也與理念學校的實驗精神背道而馳,教育部堅持實驗學校比照私立學校法辦理,等於是將這些理念學校屏棄在體制城牆之外。

程延平指出,私立學校法規定私立學校的設校校地面積必須在二公頃以上,但這是以每校有六百名以上學生的基本規模所訂出來的標準,不符合小班小校的趨勢,平均每位學生享有六十幾平方公尺土地面積的全人中學,是所有理念學校中校地最大的學校,雖然單位學生享有的土地面積已遠遠超過私立學校法的規定,但總校地也只有一萬九千多平方公尺而已,還沒越過私立學校法的最低門檻,更別說其他「小而美」的理念學校了!

由各理念學校負責人所共同擬定的理念學校法草案,主要著眼於「促進教育多發展,鼓勵教育創新與實驗」,強調實驗學校的教學自由化、小班小校及非營利性格,學制、課程、師資不受現行官方規定的限制,全校人數不得超過三百人,師生比不得低於一比十,校務運作基金以財團法人的兩百萬元為基準,財務狀況由家長會負責審查,校務監督則由教育部委任審議委員會代理。

理念學校法的立意雖佳,不過,台北大學法律系教授陳愛娥、魏千峰律師等法學專家認為,為了公平起見並避免部分私校、補習班鑽法律漏洞,應全面修改私立學校法而非另訂理念學校法,只是,如此一來,理念學校合法化的路程似乎就艱難而遙遠了!不論是要修舊法還是要立新法,程延平都呼籲,腳步一定要快,因為教育不是兒戲,「理念學校的師生和家長沒有辦法再等下去了!」

延伸閱讀

柬埔寨 你想不到

2015-08-13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