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爸爸 感謝有你!

爸爸 感謝有你!

鄭淳予

情感關係

866期

2013-07-25 13:57

記憶中,你有好多張臉,童年時,把我高高抱起的你,有張年輕開懷的笑臉;
成年後,才發現你臉上多了我沒見過的紋路;無論是你的哪一張面容,都是我深埋心中一輩子的記憶。
爸爸,我好愛你!八月八日父親節前夕,《今周刊》將連續兩周為讀者帶來特別企畫,分享父親傳承給我們的智慧,一起感謝生命中這位重要的人。

尹衍樑

你的淚水 贖我一生

 

「你閃閃的淚光,在我人生路途上每個黑暗轉角,照亮去路。 」

 

尹衍樑

(攝影/聶世傑)


那是個蟬鳴喧囂的夏天,感化院花園的石凳上,父親看著我大聲地哭了,這是第一次,我看到父親的眼淚。

當時,我只覺得丟臉。

卻不知道,父親的那些眼淚,後來成了我一輩子的救贖。他的眼淚滴滴打進當年那個不良少年心中,融化了我冥頑的心,將我拉出感化院,重新走上人生正軌。

多年後,一樣的蟬鳴夏天,在我的博士畢業典禮上,父親坐在台下看著我,還是大聲地哭了,這是第二次,父親為我掉下眼淚。

一樣的淚水,不同的感觸,父親的眼淚,從來不是枉然。我紅著眼眶在台上百感交集:「當年你對我哭,因為我是不良少年;現在你對我哭,因為我是博士。」

天上的爸爸,我只想告訴你,我這一生見過最綺麗的鑽石,就是你閃閃的淚光,在我人生路途上的每個黑暗轉角,為我照亮去路。

能夠有這樣的爸爸,真好!
(尹衍樑為潤泰集團總裁,父親尹書田為潤泰集團創辦人)

 

1990年,尹衍樑(右)與父親尹書田共遊敦煌、酒 泉,在此2個月後,父親就過世了。

1990年,尹衍樑(右)與父親尹書田共遊敦煌、酒泉,在此2個月後,父親就過世了。

(圖片/尹衍樑提供)


陳瑪蓮
一句話 助我度過起伏

 

「不管我的生意遇到什麼樣的起伏,他總說:『勇敢一下就過去了!』 」

 

陳瑪蓮

(攝影/陳俊銘)


我的出生伴隨著爸爸畢生最重要的事業創立,他一直視我為福星。從小,我最期待星期天,因為爸爸不必趕早上班,我們四個兄弟姊妹會爬到床上膩著他,爸爸張開雙臂,左邊摟著我的兩位哥哥,右邊就是姊姊和我;但不到中午,爸爸又出門工作了。

直到長大後我才明白,爸爸不只很拚命工作,也懂得變化創新。當時很多人為了買一只手錶,大老遠跑來台北,有客人問爸爸,能不能在南部開店,好方便修手錶,爸爸就一口答應。一個單純的動機,後來竟成了別人定義的「連鎖企業」。

出社會以後,我也走上創業之路,三十多年來,爸爸一路低調相陪,參加過我每一次的開幕式。他一直把我的創業當成值得投入的學費,不管我的生意遇到什麼樣的起伏,他總說:「勇敢一下就過去了!」

原來,爸爸看我一路在外打拚,心裡有很多不捨;但為了讓我學、讓我闖,從不多說什麼......。現在爸爸已經離開十多年了,他的那句話還是深深影響著我,伴我勇敢度過每一個挑戰。
(陳瑪蓮為寶島鐘錶總經理,父親陳國富為寶島鐘錶創辦人)

 

陳瑪蓮(左二)是最受陳國富(中坐者)疼愛的老么,離家闖蕩30年才進入寶島鐘錶。

陳瑪蓮(左二)是最受陳國富(中坐者)疼愛的老么,離家闖蕩30年才進入寶島鐘錶。

(圖片/陳瑪蓮提供)


曲家瑞
挑戰全世界 因為有你

 

「因為想起你的氣魄,我才有勇氣踏上每一個講台。 」

 

曲家瑞


爸爸一生奉獻漁業,我讀大學時,常以翻譯或祕書的身分,跟著他到許多國家去開國際漁業會議。在那些場合,爸爸常常以他僅會的幾句英文向大會抗議;即使台灣不被國際承認,他都堅持以個人名義擠進去旁聽。一旁的我像個孬種,卻懵懂明白,即使面對全世界的壓力,你還是要fight for it(戰鬥到底)。

我小時候愛撒謊、會偷爸媽的錢、成績表現奇差。爸爸一直告誡我不要開口說話,不然做不成大家閨秀。我在國外讀高中時,爸爸曾寫信跟媽媽說:「就這個老二,讓我最~愁啊!」他的公事包裡一直留著我不及格的成績單。即使我後來有點知名度了,他還會拿媒體報導來問我:「妳怎麼可以麻辣呢?妳要當大家閨秀的啊!」

雖然如此,我出外演講還是會拍照,帶回家向爸爸討誇獎。有一次,爸爸看著滿場觀眾有感而發:「爸爸就是不會說話,沒辦法像你這樣......。」

親愛的爸爸,你不曉得,我在後台常會緊張到腿軟,但都是因為想起你的氣魄,我才有勇氣踏上每一個講台。
(曲家瑞為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所專任助理教授,父親曲銘為國際漁業團體聯盟前副主席)

 

曲家瑞(左一)自小少被父親讚美,後 來卻是和爸爸相處最久的小孩。

曲家瑞(左一)自小少被父親讚美,後來卻是和爸爸相處最久的小孩。

 

曲家瑞(中)即使15歲就離開雙親赴國外念書,爸爸 依舊很在意曲家瑞的表現。

曲家瑞(中)即使15歲就離開雙親赴國外念書,爸爸依舊很在意曲家瑞的表現。

(圖片/曲家瑞提供)


徐安昇
你是我一生的追尋

 

「真正體會父親的偉大,是在我當了爸爸、也有了自己的事業以後。 」

 

徐安昇

(攝影/陳永錚)


我國二就到國外讀書,有一陣子與爸爸很疏離。高中時,我迷上重金屬樂團,開始留起長頭髮,好不容易留到及肩了,爸爸就開始精神轟炸,最後我實在是疲於跟爸爸辯論,只好把頭髮剪掉,曾經穿過的耳洞,也讓它自然癒合了。

回頭想想,我們父子倆僵持不下的處境,總不會維持太久,而且冥冥之中,我和父親的關係越來越近,人生的每段歷程,彷彿抬頭都能看到父親的身影。但真正體會父親的偉大,是在我當了爸爸、也有了自己的事業以後。

以前替人工作的爸爸,每個周末都能帶全家出遊,我現在自己當老闆,卻沒辦法每周帶兒子出去玩。爸爸其實沒有特別喜歡打棒球,但家裡卻有好多他陪我們兄弟倆投接球的照片。

爸爸也是個床邊故事高手,不需要書本,只要配上喜多郎的音樂,就能講出精采故事,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小時候常聽到入神,不知不覺入睡。

爸爸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熱忱。」我想,他是真的身體力行活出了對生命的熱忱。
(徐安昇為麻膳堂總經理,父親徐重仁為統一超商前總經理)

 

即使徐重仁(中)沒有 特別喜歡棒球,還是會 抽時間陪徐安昇(右) 兄弟倆投接球。

即使徐重仁(中)沒有特別喜歡棒球,還是會抽時間陪徐安昇(右) 兄弟倆投接球。

 

徐重仁(右)每逢假日一定安排戶外活動, 至今仍是徐安昇心底最珍藏的童年記憶。

徐重仁(右)每逢假日一定安排戶外活動, 至今仍是徐安昇心底最珍藏的童年記憶。

(圖片/徐安昇提供)


林之晨
你的耿直 引領我成長

 

「直到有了自己的事業,我才明白爸爸的用心,對的事情要長期堅持,才能開花結果。 」

 

林之晨

(攝影/劉咸昌)


我爸爸是那種極端耿直、有點木訥、講話慢條斯理,有時候近乎無聊的人,很多事情他都是「盡在不言中」。

記得小時候,爸爸的病人常會送水果到家裡,我和妹妹被訓練到,即使爸媽不在家,也知道收下前要先把整個禮盒翻開檢查,如果有夾藏紅包,就要當場退還。有一年過年,家裡大掃除發現,沙發坐墊下居然夾了一封紅包,爸爸想不起來是哪位到家裡答謝的病人塞的,於是就拿到醫院,翻找病人資料逐一打電話,務必要將紅包還給人家。

我常想,偶爾變通一下也無妨吧,但爸爸就是耿直到不抄捷徑,不行任何方便。

高中時的我很愛虧爸爸。有次我和爸爸一起參加他的同學會,回家路上,我自以為幽默地虧他:「你看,你的同學們都升上副院長或院長了,你才只是主治醫師而已。」爸爸聽了沒有生氣,也沒說什麼,卻讓我對自己的白目,久久難以釋懷。

直到有了自己的事業以後,我才明白,爸爸那次沒有動怒,是因為他打從心底認為,對的事情要長期堅持,才能開花結果。
(林之晨為之初創投創辦人,父親林芳郁為台北榮總院長)

 

被母親林靜芸醫師抱在懷中的林之晨,3歲時隨父 親林芳郁(左一)前往沙烏地阿拉伯服務,在當地 生活了1年。

被母親林靜芸醫師抱在懷中的林之晨,3歲時隨父親林芳郁(左一)前往沙烏地阿拉伯服務,在當地生活了1年。

(圖片/林之晨提供)


劉梓潔
記憶中父親的味道


「如果父親還在,我一定帶他到有棵老榕樹的廟口,再吃一碗肉粥。」

 

劉梓潔


離家快二十年,總是因為食物想起爸爸,然後才覺察那是自己對家鄉的牽掛。

我很愛吃蘋果。高中的時候,從彰化跨區到台中讀書,每個星期回家,固定要帶走六顆蘋果,一天一顆,吃完剛好回家。回家當然也要吃,所以爸爸常常會有句話掛在嘴邊,就是問媽媽:「有沒有買蘋果給妹妹?」

小時候,爸爸常常會對小孩子說:「來,帶你出去玩!」所謂的出去玩,其實只是他開車載我們在家附近兜風,然後到北斗媽祖宮,我們就在廟口的小吃攤解決晚餐。一碗肉粥、一盤蚵仔炸、幾道簡單的台式小吃,一家人就吃得很滿足。

有一回,爸爸在吃飽後央請媽媽「開恩」,讓我和妹妹到果汁攤買涼飲,我們一人捧著一杯花生冰沙,歡天喜地喝著,卻在車上不小心打翻了!姊妹倆七手八腳在後座「低調」地收拾,不敢讓爸媽知道,爸爸卻開口:「這一家的花生挑得真好,車子裡都是香味!」

我常常會想,如果父親還在,他上來台北找我,我一定帶他到有棵老榕樹的廟口,再吃一碗肉粥。
(劉梓潔為作家、導演,父親為劉政標)

 

兩個月大的劉梓潔(媽媽懷中),第一次 和爸媽到台北,正逢中正紀念堂落成。

兩個月大的劉梓潔(媽媽懷中),第一次和爸媽到台北,正逢中正紀念堂落成。

(圖片/劉梓潔提供)

延伸閱讀

能管好自己的人 就能隨興!

2015-06-30

一堂價值千億元的冒險課

2013-11-07

2011年財經風雲人物

2013-07-15

父親的眼淚是我人生的救贖

2010-08-05

不開名車、總穿破內衣... 林芳郁行醫40年今卸重擔!兒林之晨曝爸「私下面貌」:這輩子只想著國家

2021-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