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老外神父用愛, 搶救「台灣的明天」

老外神父用愛, 搶救「台灣的明天」

鄧麗萍、賴若函

教育

攝影/陳俊銘

963期

2015-06-04 11:27

從台中霧峰區大街,拐進聖若瑟天主堂,原本燠熱躁動的心,忽然恬靜下來。下午一點,剛從霧峰國小下課、吃完午餐的孩子,趴在小桌子上,午睡正酣,睡不著的兩三個孩子,靜靜地做功課。由咖啡廳改裝成的課輔班教室,桌椅都是鄰里捐來的回收資源。特別的是,這個祕密基地的幕後推手是一位外籍神父,來自阿根廷的何進德(Federico Jaramillo)。

 

有情緒障礙,在家或在學校都沒歸屬感


比起其他資源貧瘠的偏鄉地區,曾是台灣省議會所在地的台中霧峰鄉相對小康,大部分孩子下課後,都被送到安親班,而霧峰國小也有針對功課不好的學生提供課業補救教學。但,何進德神父卻發現,有一些孩子上不起安親班,也擠不進名額有限的學校課輔。霧峰祕密基地行政人員魏文麗指出,「霧峰國小校長告訴我們,學校有一百多位特殊的弱勢家庭孩子。」目前學校只要發現需要幫助的家庭和小孩時,就會轉介過來。

二○一四年剛開始成立課輔班,碰到的難題就是「沒有錢」。所幸在阿根廷同鄉、桃園觀音的龍神父介紹,何進德接觸到博幼基金會和快樂學習協會,讓老師的鐘點費及孩子的點心費有了著落。目前,霧峰祕密基地的孩子共有二十八位,其中來自單親家庭就占了三分之一。

四年級的小明(化名)額頭帶著一條疤痕,雖然表皮已結痂,但心裡的傷卻尚未癒合。原來一個月前,他在學校樓梯間跌倒,差點被竹掃把刺傷眼睛,縫了三針,但同學卻毫不同情他,反而說:「你活該!」由於爸爸家暴離婚,媽媽獨自照顧兄妹倆,小明和妹妹都是有情緒障礙的小孩,但他們是貧戶,媽媽無力管教,只好送到天主堂來。

魏文麗形容,兄妹倆發起脾氣來,「大聲凶也沒用,只好等他們哭完,抱起來安慰。」外表瘦削的小明,情緒起伏很大,會踢打老師,剛開始來課輔班,只能讓他一個人隔離。在孩子們心中親近如母的魏文麗描述,「他會罵老師、罵神父,還會嗆說『我是家暴陰影的小孩』。」但在耐心及溫柔陪伴下,他感受到有人真正關心他,如今脾氣收斂不少,已開始融入團體。

 

 

 

堅持用溫柔,等待孩子慢慢進步成長

 

 

 

對待躁動頑皮的孩子,何進德堅持不能責罵,而是「用最溫柔的堅持」,鼓勵孩子們表達和討論。何進德說,「我們願意等待孩子成長,讓孩子有成就感,給他們機會可以慢慢的進步。」他認為,倘若孩子們從小學習到美好與善良,長大也將會是和善的人。

除了課輔老師和神父的陪伴,每兩個月,台積電志工社的大哥哥、大姊姊會為霧峰天主堂的孩子規畫活動,目前活動已排滿一年。台積電部門經理黃楙智表示,當初是在媒體上看到導演吳念真的介紹,深受感動,於是號召志工社的同事為偏鄉弱勢孩童盡一分力。從去年底至今,他們已為孩子們辦過聖誕晚會、帶他們參觀台中科博館以及台積電台中廠區的綠建築等。

下午三點是祕密基地的運動玩耍時間。十多名小孩在教堂中庭,追逐著一顆足球,不愛踢球的女孩們則練習扯鈴。來自足球故鄉的阿根廷神父,有時也會參上一腳。理著平頭的他,在如茵的綠草地上,和孩子們打成一片,彷彿也成了大孩子。

「小孩子是我們的希望,台灣的明天。」何進德表示,弱勢孩子不止是家境貧窮、學習障礙,更欠缺家人般的關愛和溫暖陪伴。因此,他希望霧峰天主堂的祕密基地能成為孩子們的心靈避風港,走向安穩的未來。

 

 

 

 

霧峰的祕密基地
教室:聖若瑟天主堂
學生:28位
老師:4位
特色:當地孩童多半由曾祖父母隔代教養,或來自單親家庭(占三分之一),課輔班創辦人為外籍神父

 

延伸閱讀

一群沒資源的孩子 在秘密基地翻轉命運

2016-12-16

孵夢

2016-12-15

弱勢的單親媽媽,捲袖當起照顧者

2015-06-04

吳念真為孩子點一盞燈 打造孩子的秘密基地

2015-06-04

弱勢×弱勢的無限循環 將是未來台灣危機

2015-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