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下流世代

下流世代

許秀惠、郭淑媛、賴若函、洪依婷

教育

1012期

2016-05-11 14:53

日本社會正為「下流老人」現象發愁,
你所不知道的是,台灣未來可能出現「下流世代」!
他們是現今國中小學生中,基本學力嚴重落後的20萬人,
連加減乘除都不會,這樣的孩子,長大後恐怕翻身不易。
在2016年國中會考熱騰騰登場之際,搶救20萬學生大作戰,正要開始。


「我從一、二年級開始功課就很有障礙,每次放學都被留下來到三點半再回家。」「三、四年級時,午休我都坐在特別位,老師請其他同學教我功課,可是還是救不起來。」外形可愛的新北市竹圍國中一年級學生王美英(化名),談起最弱的科目時,皺著眉低下頭去。

她最後才說出,最差的科目是英文,幾乎都是二、三十分,上了國中後更是苦惱,「每次都考五個單字,改完錯的要罰寫,但我還是記不起來。」「英文大部分都是抄抄寫寫,很無聊。」「國小教單字我就不會了,國中教翻譯句子,怎麼會啊!」其他科目的情況也不佳,小學除了數學可以考到七十幾分,國語在及格邊緣,其他都不及格。
 

出身低收入戶家庭,王美英從未補習過,本身沒有學習熱情,除非遇到好老師,才有轉機。她形容,國中有位老師五十幾歲,上課只在黑板上抄寫,沒有人聽得懂,每次老師問有沒有問題,大家安靜無聲,老師就繼續講,然後要大家抄下黑板上的內容,馬上默寫,讓他們很痛苦。

但是數學課就不同了,遇上教得好的老師,本來數學平均四十幾分的她,最近一次月考進步了二十幾分,王美英露出得意的笑容說,數學課上課時全班分成六組,每組都有最好和最壞成績的學生,最近她總算脫離了最壞那群,「往中間靠一點」。

「我不喜歡寫作業,偶爾會問哥哥,但他們也不一定會。」王美英的兩個哥哥成績也不好,大哥一路念到科技大學,二哥靠體育技優管道考上私立大學體育系;問她未來想做什麼?她歪著頭說不知道,「也許演戲吧!」但聽到當演員需要好的語言表達能力,她馬上說:「那算了,我不行。」
 

近來因替臉書抓漏獲得獎金而聲名大噪的資安程式高手張啟元,高中以前是被教育遺棄的孩子,明明有資質,卻被學校放棄;學業的挫敗、同儕的排擠,甚至被視為校園怪胎,讓他國中小學時期被歸為「失敗組」。「我以前常覺得自己很失敗,小學三年級剛開始上英文課的時候,我心想,大家都是同學,為什麼我的程度差這麼多?」他說。

台灣有成千上萬個王美英和張啟元,他們在國小國中階段,基本學力落後大部分同儕,求學過程對學習、學校環境感到無力,對未來困頓不安。

無法讓下流世代翻轉
教育,已成不平等世代產出器


俗話說,給他魚,不如給他魚竿;給他魚竿,不如教他釣魚。如今台灣有二十萬、約占中小學生一成的像王美英,像當年張啟元的孩子,他們連基本的加減乘除都不會算,如果問題不改善,二十年後,他們的未來在哪裡?

今日的日本正因「下流老人」現象而預警發愁(編按:(指「收入少、存款少、可依賴的人少」的銀髮族愈來愈多,政府龐大的社福支出恐將拖累財政的問題),明天的台灣,會不會因為學力落差懸殊,讓今日學力落後的孩子,成為明日的「下流世代」呢?
 

情況之嚴重,連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學院院長許添明也敲出警鐘:「台灣有二十萬個學生等待失敗!」教育,已淪為社會不平等的產出器。

許添明的呼籲其來有自。從國內外幾項測驗顯示,我國十五歲學生學習成就出現M型化現象,前、後段學生學力懸殊世界第一。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黃敏雄指出,多年來進行跨國比較學生數學表現的研究顯示,台灣學生數學未達初級國際標竿的比例,隨著年級提升而增加。

教育程度M型化
台灣,比其他國家都嚴重


黃敏雄以每四年舉行一次的「國際數學與科學教育成就趨勢調查(TIMSS)」為例指出,TIMSS將同一年級學生的數學表現設定四級,二○○七年測驗顯示,台灣小四學生未達初級(最低一級)的比率約僅一%,但過了四年,這批學生上了八年級(國中二年級),未達初級的比率提高為四%。也就是說,數學成績嚴重落後的學生,在這四年期間約增加三倍。根據他的研究,這些數學學習成長緩慢的學生,通常也是家庭社會經濟地位較低者。 
 

事實上,台灣學生整體數學表現優異,一一年有將近一半高於進階(最高一級),「但從小四升到八年級之後,學生之間的數學表現懸殊程度劇烈擴大,這是台灣特有的教育現象,而且是發生在學校內或班級之內。」黃敏雄說。由於法令禁止能力分班,台灣八年級班級之內數學表現懸殊現象,比其他國家都嚴重;以一一年為例,是新加坡的二.三倍、美國的二倍、香港的一.八倍;「這是因為有一部分功課好的學生在外補習,但落後的同學沒有進步,故班內學習表現差異增加。」

如果,救起這些落後學生
不只實現社會正義 更對經濟有利


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每三年進行一次的全球性十五歲學生「學生能力國際評量計畫(PISA)」,一二年評比結果也顯示,在經濟競爭國家,以數學素養能力最大值與最小值差距,台灣都是最大,程度落差有「七個年級之差距」。台東大學特教系教授、國家教育研究院前副院長曾世杰指出,PISA數學表現台灣是全世界第四名,表面成績看起來不錯,但其中有一二.三%的學生,無法答對「具備參與現代社會運作所需的基本學力」的試題。
 

此外,檢測國中畢業生學力狀況的會考,一四年成績,英語及數學未達基礎級(待加強)比率超過三成,而五科都待加強的學生約七%。

許添明以PISA未達基本學力的一二.三%學生,以及會考後段學生約七%來平均估算,全國二百萬國中小學生約有一○%學力嚴重落後,亦即國中小有二十萬個學生「等待失敗」,台灣下一個世代的未來,競爭力堪憂。

「OECD計算,如果台灣所有學生在二○三○年都具備基本學力,國內生產毛額(GDP)將增加八五二○億美元,約是目前的八成,表示投資弱勢者教育不只維持社會正義,更可以提高經濟產能價值。」許添明說。

台灣師範大學五月九日提出對新政府教育政策建言,即主張政府必須將弱勢者教育視為國安議題,投入資源在最弱勢的學校與學生,讓每個孩子具備未來社會所需要的基本學力。
「到二○三○年,超過一半工作會不見,培養小孩思考、互動能力,就不用太擔心學用落差,人才培育不是等到大學才做。」許添明說。

對於學生表現懸殊,尤其後段學生人數增加,教育部曾經提出各項補救政策,但成效有限,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問題1》資源錯置!成績落後學生多在「非偏鄉」
教育部針對弱勢學生,編有不少預算支援,然而,無論是每年近十五億元的補救教學計畫,或助學金、特殊專長弱勢學生補助等,都是以原住民、低收入戶、新移民子女為主;但國際評比卻呈現出,需要拉一把的孩子,可能是中低收入戶或城鎮的學生。

曾文昌(化名),三重商工進修學校模具科三年級,回首求學生涯,因為英文與數學不好,吃足苦頭。「國小還可以,但上國一出現斷層,從此就放棄了。」其他科目都表現不錯,可以有七、八十分,唯有數學和英文就是聽不懂,始終與及格有很大距離。「台灣的學生好像要每科都好,才有好的未來,所以我很自卑。」曾文昌說。
 
過程中班導師是否曾伸出援手,他想了一下答「好像沒有耶」。國三時,他連基測都沒有勇氣去考,直接申請分發到離家近的學校,原因很簡單,因為學費幾乎全免,還有每學期低收入戶的八千元獎學金。但一進高職,他馬上發現自己對於模具專業一點興趣也沒有;面對未來,他坦承感到迷惘。

「中低收入戶」更需要資源

「我不反對資源往偏鄉送,但成績落後學生,很多是在『非偏鄉』,應該要有一定比率分配。」黃敏雄分析二○○七至一一年TIMSS資料,獲得的結論是,全台功課最落後的學生,只有四分之一來自鄉村偏遠地區,近八成是來自都市與城鎮。他分析,都市城鎮人口相對偏鄉多得多,因此整體占比高。

換言之,需要提升成績低落的學生群,其實是散布在各個學校、班級內,若過度集中在偏鄉地區,可能導致資源配置錯誤。不僅如此,根據OECD統計,各國政府教育經費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率,台灣僅四.二%,相較各國偏低。教育部補救教學計畫,不僅經費與資源應該增加,也該普及各公立國中小學校,才能對症下藥。

「在越都會區越明顯有優劣的對比,和家庭社經地位有很高的關係,社經地位差的學生,通常沒有機會上補習班,國英數是最容易被放棄的科目。」全國中小學校長協會副理事長、新北市昌平國小校長張信務也以他長期觀察點出,中低收入戶學生人數眾多,補助不足,確實更需要資源。
另一方面,由於教育部鼓勵偏鄉地區小學朝特色學校發展,當學生基本學力都有問題時,特色學校的政策反而可能成為學生逃避學習的藉口。

偏鄉學校不應忽略基本學力

曾世杰曾分析○六年台東國中基測結果,發現平均值全國一五○分、台東一一四分,但該校棒球隊的孩子平均值只有四十七分,「這些孩子幾乎等於文盲」,曾世杰說。他認為小學應重基本學力,先把基礎打好。
 

再以南投創造力中心示範學校長福國小為例,九成五的學生來自社經地位落後的家庭;該校教導主任廖婉雯說,「偏鄉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大眾期待它發展特色,反而讓學生沒辦法專注在學習,學生若連基本學力都沒有,要談創新特色教學是空的。」

問題2》補救教學成效有限,易澆熄學習熱情
台北市惇敘工商電機科二年級學生陳文平(化名),家中經濟不佳,媽媽做餐飲業,講到成績,神情就黯淡下來。「我一直都是倒數幾名,國小時很累,每天中午下課後,同學可以回家,我都被老師留到四點補救數學,效果不好,心情也很差不想學。」

陳文平的過來人經驗談,很多後段班學生都心有戚戚焉。即使教育部每年投入十五億元,加上民間的課輔機構,至少有二十億元的資源投入補救教學,但似乎成效有限。不少在教學前線的校長或老師,對補救教學成效持保留態度。

「每年能力檢測後,找每班後面三五%的學生做補救教學,但如果老師只是簡化課程去教,學生還是會卡在學習點上跳不過去。」張信務說。他曾到荷蘭、芬蘭參訪,發現老師都會在課堂上直接做補救教學,例如課程最後留十分鐘,把落後學生找來特別教學,其他學生寫作業,更重要的是,老師們有設計補救教學教材的能力;他建議教育部可以效法前述作法,並多培養補救教學的專業教師。

學生學不來,乾脆放棄

像南投縣長福國小屬於小校規模,一班雖只有五位學生,但學生的程度懸殊,教學難度很高,教導主任廖婉雯很認真想找補救教學的專業老師,但學校地處偏遠,就算教育部有培訓種子教師,「但我們根本找不到這樣的老師,因為學校很遠,每天這樣來回不划算。」廖婉雯說。

新北市泰山國中導師林怡秀更坦言,學校的補救教學沒有什麼效果,「數學補救班當天懂了,下周又回到原點,學生後來都沒去上了。」

問題3》學前教育資源不足,弱勢小孩剛起步就輸了
如果要根本解決學力落差問題,把義務教育向下延伸,提前到學前教育,是現在世界各國教育政策的主力方向。

許添明指出,「九○%的人腦發展介於○到五歲, 我們卻將九○%的教育經費花在五歲以上。」相對於我國國民教育向上延伸三年,近幾年世界各國反而向下延伸,南韓即提供三歲孩童免費學前教育。台灣在一四年起提供五歲幼兒免學費,但只是將原來的家戶學費支出改由政府補貼。

《經濟學人》研究單位 (EIU)於一二年發表研究報告,在四十五個國家和地區的幼兒教育,台灣排名第三十,顯示給學前教育的資源太少。

事實上,一四年全國教育經費八千三百億元,學前教育經費僅九十五億元,占比僅僅一%,確實少得可憐。且根據教育部一六年四月公布,一○四學年二至五歲幼生粗在學率(學生人數除以二至五歲人口數乘以一○○%)為五七.四%。這些幼兒所上的幼兒園,有高達七成是私立的,且具有幼教資格的教師僅占二七%;可見,在師資匱乏、公立供給量過少等情況沒改善之前,想提升學前教育,顯然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教育品質隨城鄉差距變大

台中教育大學幼兒教育系主任邱淑惠則提醒,公私立幼兒園的教學品質有差異,城鄉差距也大。以偏鄉來說,不論私幼或是公幼,多難逃「市場導向」,即絕大部分家長教育價值觀著重認知發展,在乎識字與背誦,幼兒園只好順應家長要求,結果孩子的學習興趣在幼小時就破壞,這是困境;偏鄉公幼另一問題是,過去幾年不願釋出正職,多用代課老師,或是老師等退休,沒有動力去激勵改進。

教育品質才是關鍵,但目前學前教育屬於地方政府責任,除非改革稅制,增加地方收入,否則財政較差的地方政府,往往也難投入資源來改善公幼品質,結果就是好一點的公幼擠破頭,中低收入戶家庭也負擔不起較好的私幼;孩子就這樣輸在起跑點。

問題4》孩子沒有學習目標,不知為何而學
台北市大同區雙蓮國小老師郭俊成,最近讓孩子自訂題目在學校做街訪,有一組主題是:哪個科目對未來最沒有幫助?訪問一百人的結果,前一、二名竟是自然和數學,各占三九%和三三%。學生發表時說,希望課程內容多和生活作聯結。「沒有學習目標,不知為何而學,是孩子不想學習而出現落差的因素之一。」郭俊成說。

監察院一四年曾通過監委沈美貞提出的糾正案,直指教育部未積極督導實施因材施教策略,強化學習動機及確保有效學習,嚴重失職。不過,不少學校已開始嘗試各種創新教學。

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的嘉興國小,是泰雅族部落小學,校長徐榮春認為,學習動機與意願決定成效,最重要是「有效教學」。這學期,他針對嘉興國小義興分校五名六年級學生,設計建築與環境空間課程,透過實際操作來教學,成果豐碩。

他所設計的創新課程讓老師在上課時講建築家故事,帶學生去亞洲大學參觀安藤忠雄的建築;台南震災後,機會教育讓學生了解建築的重要性。接下來,帶學生去中華大學建築系,教授教做一比五百比例尺的模型,讓學生了解有多少月薪、要存幾年錢才能蓋房子,孩子原本缺乏的數字與理財的概念有了,最重要是啟發孩子思考人際關係與生涯規畫,「回校還一直催老師,看何時能再去參觀。」徐榮春說。

「有效教學不是補救教學的責任,而要發生在每一間教室。」曾世杰強調。

問題5》教學無差異化,不合框架的學生只能出走
「我們把差異化訂在學科上,孩子原本有很多興趣,被我們的框架排掉了,孩子的潛力與天分,在應付考試與學科就不見了,差異化很難展現。」台北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傳播科技研究所教授林佩璇感嘆。

她並指出,台灣的課程綁手綁腳,教材應是給學校參考,卻被當作全部版本要達到齊一水平,家長學生與老師都受限,學習十分窄化,「中小學是要建立基本能力,不是內容搪塞,目前卻本末倒置。」
 

「國中性向測驗,我的空間、藝術都是滿分,但這些不考;我的語文數學很低,就被說『功課不好』。我有興趣的美術、家政課都被拿去考試,我覺得反感就乾脆不準備;我跟不上進度,但老師還一直往前教,和同學的差距越拉越大。」資安程式高手張啟元,對僵化的教育體制餘悸猶存。

無差異化的教學內容,缺乏彈性的制度設計,讓不合框架的學生只能選擇出走,較好的結果是往自學或體制外學習發展,最差的結果則是成為中輟生。

一四年十一月立法院通過《實驗教育三法》,讓在家自學或實驗教育辦學機構有了法源,也開展民間的辦學活力;第一所影視專科的實驗高職,由台北市政府推動的寶藏巖「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就將在今年六月開辦。

然而,絕大部分學生還是得留在體制內受教育,提供「有品質的教學」,是搶救二十萬名後段學生應該努力的目標。五二○即將上任總統的蔡英文,聽到學子的心聲了嗎?
(本文部分資料由台灣大學系統—台灣大學、台灣師範大學、台灣科技大學提供)
 

延伸閱讀

目標10年後退休年領100萬股利!助理教授這樣賺波段打造「零成本股票」,5年把300萬變1300萬

2021-09-11

當年借錢買250元台積電被笑找死,現在我至少7、800元才想賣!工程師靠「傻存股」45歲提前退休

2021-09-03

她砸積蓄買185張中信金,沒想到第3年股利就縮水...助理教授靠「波段存股法」5年提早滾出千萬退休金

2021-09-02

借錢給別人,不如跟人借錢!那些年,我從華僑富商身上學會的2個致富奧義

2020-11-13

為什麼有錢人喜歡借錢,窮人卻視負債為洪水猛獸?2個阿婆買房故事看懂:窮人思維最可怕的地方

2020-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