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傾聽陪伴,從嚴父變交心麻吉

傾聽陪伴,從嚴父變交心麻吉

洪依婷

教育

攝影/陳弘岱、 邱文祥提供

1076期

2017-08-03 16:11

現任國立陽明大學生技醫療EMBA學程執行長、亞洲泌尿外科醫學會祕書長的邱文祥,治療過的病患不計其數,問診時都會像是朋友一樣在聊天,只要看見他在醫院診間,病患再焦慮的情緒都能獲得紓解。

這樣態度親切、工作認真的醫師,是小時候刻苦生活磨練出來的。邱文祥的父親,是個受日本教育、態度嚴謹的人。早年生活困苦,學過裁縫、賣過西服,後來,在台北市中山北路經營鮮花店,還被白先勇寫進《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小說裡。
 
在邱文祥的印象裡,父親不多話,平時在店裡頭忙進忙出,「很辛苦,但從不抱怨。」看在邱文祥眼中,滿是敬佩。「我想我也有遺傳到父親的恆毅力(Grit)吧。」
 
當時一樓經營花店,二樓是住家,住家後面就是酒店林立的夜生活區,父母忙於生意,家中五個孩子只得自主獨立。但每天生活在噪音紛擾、公車呼嘯而過的雜沓中,排行老三的邱文祥,每天得在清晨五點起床,才有辦法唸書。
 
邱文祥笑說,以前同學們各個家世顯赫,上台自我介紹時,只好幽幽地說:「老師、同學好,我不是生長在文化區,是在風化區長大⋯⋯」。
 
邱文祥高中考上師大附中,寡言的父親只告訴他,「你要好好念書。」這六個字說來容易,卻也讓邱文祥謹記父親的囑咐,並不負父親期許,以第一名之姿畢業,並進入醫學系,從實習醫師做起,一路晉升外科醫師,直至現在成為泌尿科權威。


 

邱文祥夫婦結婚30周年,兒子一同盛裝合影紀念。

 

兒子致父愛:

感謝你對我們的照顧,我愛你。

老爸心裡話:

感謝父親要我「好好念書」。

 

向王偉忠討教親子教育 了解關心不一定要用說的


邱文祥沒想到,父親會是他下一個要救的病人。父親因中風過三次,臥床十八年。七年前,父親在他擔任衛生局局長時,清晨五點半離開人世。「我記得,那天我與輔仁大學單國璽主教、郝龍斌市長等人,早上還要拍攝自殺防治影片。」那時單國璽還是拖著癌症身軀出席,他決定忍著悲痛拍完影片,才又趕回家中,在最後一刻,為父親拔管,輕輕地為父親的傷口縫合。
 
當年父親的一句叮嚀,邱文祥銘記在心。直到身為人父,有了兩個兒子,才真正體會到親子教育的難處。邱文祥對兒子嚴格,每每下班,開口就是「書念得如何?功課做了沒?」二兒子唸國中時,這番「問候」,卻讓邱文祥踢到鐵板。
 
「你叫他看書,第一次翻到第十頁,第二次走過去看,還是第十頁。」邱文祥忍不住與帶領新人經驗豐富的王偉忠請益。「到底父親如何跟青春期的男孩子相處?」只見王偉忠不疾不徐的告訴他,「你啊,就是不要講話。」
 
說得容易,起頭難。一開始邱文祥趁二兒子在書房時,坐在旁邊三分鐘,沉默不語。第二天他再如法炮製。一個禮拜後,兒子跑去問媽媽,「爸爸生病了,他怎麼不講話?」邱文祥大笑。漸漸的,兒子開始願意與他分享學校發生的事。
 
三個月之後,兒子走在路上,第一次搭起他的肩。「刻骨銘心啊!感謝王偉忠。」邱文祥才知道,原來表達關心跟愛,不見得用說話來表示。
 
對於平時忙於事業的父母,陪伴時間少之又少,邱文祥的長子回想當年準備去美國唸研究所,父親竟然在百忙之中,以「行動陪伴」與他一同搭乘飛機,自己再飛回台灣。「真的很謝謝我爸,那麼忙卻願意這樣陪伴我。」
 
過去邱文祥的父親,是個勤奮寡言的嚴父,自己當了爸爸之後,雖然一樣是汲營於工作的嚴父,但也學會以朋友姿態與兒子互動才能交心。如同他視病猶親的從醫態度,身段放軟了,傾聽,也更能感同身受。

 

邱文祥

出生:1958年
現職:

• 國立陽明大學生技醫療 EMBA 學程執行長

• 亞洲泌尿外科醫學會祕書長
• 國立陽明大學醫學院泌尿學科教授等

經歷:

• 台北市副市長
• 台北市衛生局局長

• 國立陽明大學醫學院院長
•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等

延伸閱讀

人生,隨時可以重新走出一個夢想

2014-06-12

小野:愈老愈要愛世界!

2013-12-06

父母適時放手與肯定 成就孩子一生

2012-11-01

父親的眼淚是我人生的救贖

2010-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