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閱讀素養 ─ 從訊息到意義,從閱讀到素養〉在閱讀中向未知前進

閱讀素養 ─ 從訊息到意義,從閱讀到素養〉在閱讀中向未知前進

2018-05-04 12:45

閱讀是一切學習的基礎,當前的閱讀教育已提升為素養教育,成為一個人能夠「閱讀生活,理解世界」的重要能力。

作者:王惠英

 

2015年,成立60年的國際閱讀協會(International Reading Association, IRA)更名為國際素養協會(International Literacy Association, ILA),主張閱讀力應升級為素養力,同時將素養定義為在各種情境與跨領域下,能使用視覺、聽覺、數位媒材來辨識、了解、詮釋、創造、計算及溝通的能力。

 

要有將知識變成力量的能力

 

但到底什麼是閱讀?一篇文章、數據或圖表的解讀,可以稱為閱讀嗎?「閱讀是一種看得到的行為,但不代表真正閱讀的內涵,」品學堂創辦人黃國珍指出,以前看孩子有沒有閱讀,就是看他有沒有把書拿起來;現在談閱讀不只是閱讀,而是閱讀的歷程,也就是加進「時間」的條件,看孩子把書拿起來和放下來的過程中,他的頭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沒有發生理解或學習而形成認知的改變?

 

「世界地圖並不是世界本身,就像有知識不代表有條件和能力去對應我們看到的事情。」去年全台共跑了192場素養教學工作坊的黃國珍,開頭分享的第一個觀念就是「在20世紀的教育,知識就是力量;但在21世紀的教育,透過手機就能快速取得知識,面對未來需要的是將知識變成力量的能力。」

 

黃國珍侃侃談到,每個人對世界的理解,是由片段訊息所構成的,通常是由過去的知識和經驗來進行「腦補」;也就是說,「人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是由我們的頭腦建構出來的」,而閱讀的目的就是為了了解這個世界。

 

不是閱讀文字,而是處理訊息

 

以前閱讀教育的焦點都放在文本上,其實劃錯重點;真正的關鍵在於「讀者」。「讀者」如何進行閱讀理解、是否擁有閱讀素養,決定他在文本中讀出什麼內涵,看見怎樣的世界?

 

黃國珍說,一篇文章被讀出什麼,並不是文章本身,而是讀者讀出來的結果,「以前每篇文章都有固定的主旨,但不一定是正確的,例如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項鍊》,主旨是不要像主角一樣愛慕虛榮,就變成了道德勸說文。」

 

「從甲骨到平板,閱讀從未消失,而理解更為重要,」黃國珍強調,閱讀不是閱讀文字,而是處理訊息。文字其實代表訊息,孩子要能解讀文字、圖表、數據,變成一個跨科域的重要核心。

 

教孩子有理解和問問題的能力

 

這個世界充滿未知,蘇格拉底說:「我唯一知道的事,是我不知道。」黃國珍認為擁有「問題意識」很重要,因為問題是打開世界的鑰匙,而答案就在問題裡。從未知到已知、有問題到有答案是探究思考的過程,素養教育就是讓孩子能夠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成為終身的學習者。

 

「有理解和問問題的能力很重要,」黃國珍指出,不管在人生或社會議題上,都要有理解的能力(不是主觀解讀,否則可能帶著偏見),才能往前走一步;問問題,則是回過頭來檢核,思考自己到底面對什麼?

 

「對我而言,閱讀不單單是讀一篇文章或一本書,而是閱讀生活、理解世界,」黃國珍坦言,自己在閱讀上的最大學習,是能夠成為一個「發現和願意接受自己可能是錯誤」的人。

 

◎品學堂:跨科閱讀課程教素養

 

目前品學堂大力推動以閱讀素養為核心的跨科閱讀課程,為期18週、每週2小時,每篇文本都包含閱讀素養中「擷取訊息」、「統整解釋」、「省思評鑑」三個理解層次的核心能力練習,而且內容涵蓋社會科學、自然科學、人文藝術等三個學科範疇,以不同主題與文本形式來落實閱讀素養。

 

例如,〈慈善的殖民主義〉即是課程當中一篇社會科學主題的文本。股神巴菲特將他9成以上的財產捐出去的第二年,他的兒子寫了〈慈善的殖民主義〉,投稿到《紐約時報》。文中披露,他發現慈善機構的問題頗多,包括捐錢了事的心態和現象、問題的製造者就是慈善事業的投資者、慈善成為一種少數富人把持的工具等等。

 

黃國珍分析,這篇文章從頭到尾沒有看不懂的生字,整理出各段落的大意後,接著要帶孩子討論什麼?從文本中擷取訊息、統整解釋到最後的省思評鑑,跟著作者發掘問題、釐清問題的過程,發現慈善機構背離了「人道關懷」的本質,進步不是物質條件,而是生命受到照顧,那麼社會進步和人道關懷的關係又是什麼?台灣是一個社會進步的環境嗎?為什麼?

 

延伸閱讀

洪蘭:善用科學證據做教養判斷

2018-03-07

天賦三部曲做對選擇, 綻放最佳天賦

2018-02-02

台灣百大駭客李倫銓 渴望探究事物本質

2018-02-02

台師大心測中心調查報告 高達51%的學生, 興趣與天賦沒有交集

2018-02-02

【國際閱讀素養調查】台灣數位閱讀素養大幅落後紙本

2018-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