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難以兩全的金字塔

2018-05-17 11:23

現代大學教師在教學上,被大眾期待要「廣博」,但同時被賦予「研究」的重要任務,
要當「教育者」還是「知識的創新者」,實際上難以兩全,社會應有所取捨。

胡適曾說:「為學當如金字塔,要能廣大要能高」,這句話令人嚮往,但實際上想做到很不容易,到了近代更是困難。因為「廣大」代表對知識領域的廣泛接觸與了解,「高」則表示對某一特定議題的深入與專精,顯然是超人才能兼備。這也反映出「教學」和「研究」兩者間的難以兼顧,在企業管理的領域中,尤其如此。

 

企業管理相關知識相當多元,雖然在知識結構上,可劃分為行銷、人資、財務、生管,以及策略與組織等,然而在真實世界裡,行銷議題必然會和人事管理及生產、研發等問題相互連動;生產與作業也不能脫離成本或法令。而且表面上散見在各部門的問題,往往背後都有策略與組織上的原因,而一切的決策與執行,又離不開行為面的領導與溝通。

 

因此,在思考或討論這些問題時,應該廣泛考慮這些因素間的因果或互動關係。再者,產業各有不同特性,教師也不得不對各產業的實務略有了解,在為學生解惑或主持討論時,才能更合乎實際情況。換句話說,在教學上,大家對教師的期待是「廣博」。

 

現代大學教師被賦予的另一項重要任務是「研究」,要進行研究就必須專精。因為若希望在某一議題上進行研究,或產生若干新的知識,首要之務,就是必須對該一議題過去相關的文獻或研究成果有完整的掌握,若希望做到「單點突破」,就勢必選擇範圍狹小的題目。

 

到了近代,幾乎每一個「小題目」都有大量的觀點、文獻或研究成果,研究者必須了解其內容,不僅要適當地引用,還要在這些既有文獻的基礎上,提出不同且「更高明」的論述,再設法用更複雜、更深奧的統計分析方法,來驗證這些想法。統計方法越複雜,所需樣本就越大,又帶來研究上更多的挑戰。

延伸閱讀

東北亞「一體化」時代來臨?

2018-05-17

堅持二微米精準 他讓和大、上銀買單

2018-05-17

搞懂台版餘額寶 呆存款也可以這樣加值

2018-05-17

力晶這一課

2018-05-17

沒有黑傑克的日子

2018-05-1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