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老師當面批「同性戀不正常」...網紅鍾明軒:很多時候,老師才是帶頭霸凌的人

老師當面批「同性戀不正常」...網紅鍾明軒:很多時候,老師才是帶頭霸凌的人

精選書摘 / 鍾明軒

教育

鍾明軒ig

2019-06-19 14:36

鍾明軒從小就因為性別氣質被嘲笑,小六時因為上傳一首歌爆紅,國中時頻繁遭遇校園霸凌、網路攻擊,甚至經歷與親人離別的傷痛……,導致他曾自卑到不敢抬頭看人、想趕快存錢去整形。至今,仍有大批酸民朝他最脆弱的傷口狠狠踹一腳。

他是鍾明軒,在Youtube頻道上以毒舌著稱,但尖銳的形象只是其中一個面向。雖然還是有人用羞辱與惡意的詞語形容他,但他不活在別人嘴裡,而是用自己的話向世界高聲呼籲!鍾明軒透過自身故事,告訴有類似經歷的讀者:「我都可以開始愛自己,你們一定也可以!」

 

幼稚卻能把人逼瘋的伎倆

 

國中時期,很多人只要在走廊看到我,抬腳就往我屁股踹,那時候的運動服醜得要命,但我討厭的理由不僅是因為它醜,而是因為運動褲用的布竟然是黑色的(難道不知道黑布吸熱嗎?)。每一次我被踹,褲子上都會留下明顯的鞋印,某些踹我屁股的人甚至會先去操場沾上一些沙子,只求能在我身上印出最大、最清楚的鞋印。

 

還有一次我單獨去福利社買點心,結帳的時候聽到周圍有人在鼓譟,但當時我只想趕快買完回到教室,也沒特別注意旁邊的人在講什麼,就在我準備掏錢的時候,有個人突然衝出來抓住我的褲子往下拉。

 

沒錯,他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脫我褲子,而且是我完全不認識的人。他和同夥們一看到成功整到我,又笑又叫的,好像做了什麼了不起的大事,然後再一臉挑釁地等著看我反應。

 

當時我身邊沒有認識的人,還長得瘦弱又沒攻擊性,只能迅速把褲子穿起來,拿著我買的東西就匆匆跑回教室。我沒有辦法反擊,甚至沒有告訴老師,因為我知道對他們那種人來說,被處罰、記警告都沒有嚇阻效果,只會換來更過激的攻擊行為。所以,我每次遇到類似的事都忍在心裡,不敢跟老師說,更不敢跟家裡說,就怕引發更嚴重的事情。

 

我還曾經遇過有人跟蹤我回家,晚上對著我房間的窗戶丟石頭,在家樓下大吼大叫地要我出來,聽聲音是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人,卻用命令的口吻要我出來給他罵。我關掉房間所有的電燈,躲在棉被裡不敢動彈,希望自己快點睡著,或是那個人可以快點離開。

 

即使這種事發生不只一次,我因為怕被家人知道,連報警都做不到,只能任由對方挑釁到厭倦為止。那段時間我經歷許多恐懼和不舒服,也只能消化和接受,然後學著怎麼保護自己的安全。

 

最驚險的一次逃跑

 

我發現會直接對我出手的人,心裡都會抱持「我整到鍾明軒了我超屌」的心態。可能因為我是名人,不論是當面嘲笑我、踹我屁股、脫我的褲子,或是半夜來敲門,都是一種能炫耀的素材。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這種心態無傷大雅,不過是個小小的「惡作劇」,但當這種心態無限放大,事情就不會只有惡作劇這麼簡單。我就曾差點被一群人圍毆。

 

我在國中時期曾兩度被同一群人試圖圍毆。第一次,我才剛出校門口就發現苗頭不對,立刻轉身衝回學校求救,幸運地逃過一劫,但第二次就沒有這麼好運了。

 

失敗一次後,那群人的計畫變得仔細許多。國中附近有一間家樂福,我下課常和同學到那裡走走逛逛,沒想到就被同一群人堵到。他們把我帶到附近人煙稀少的靈骨塔,並圍在我身邊對我大聲叫囂:「很跩喔~」「秋什麼秋~」「XX娘!」之類的話。其中有一個學長被他們拱著,要他來當第一個揍我的人,我甚至聽到有人說:「你不是看他不順眼很久了,快揍他啊!」

 

我不認識那個學長,也從來沒跟他說過一句話,但他憑著網友的罵聲、周圍的謠言還有朋友的煽動,就覺得自己可以來教訓我。在一群人的起鬨之下,我卻可以感覺到他的猶豫,儘管揍我可以成為向朋友炫耀的勳章,但當我真的被帶到他面前,他可能才突然意識到,眼前是個有血有肉的人。

 

趁他們還在鼓譟的時候,我找機會快速逃跑,所幸最後沒受什麼傷。也還好那個靈骨塔在學校附近,是我能成功脫逃的範圍。

 

國中時期我遭遇過各式各樣的校園霸凌,我除了不斷想方法自保之外,也不斷思考:「讓人覺得自己可以傷害他人的優越感究竟是什麼,難道只是因為其他人也在謾罵,就可以隨便在別人身上貼上罪該萬死的標籤嗎?」

 

也許是因為遭遇過太多莫名其妙的事,我經常思考要怎麼免於傷害,或許很多人看完前面的故事後會心想:「鍾明軒你不是很兇嗎,怎麼被欺負的時候都在逃跑?」

 

實際上,面對霸凌的當下,被霸凌者處於絕對弱勢,不只是因為對方比較高大、打架比較厲害那麼簡單,而是因為霸凌者往往是人多的一方。

 

這邊要講的東西很殘酷,但相信很多人在求學階段、職場中都曾遇過。大多情況下,常會出現「人多就是正義」的荒謬情況,因為人多所以能串出對己方最有利的解釋;因為人多,所以解決受害者更容易;因為人多,所以代表主流的價值觀。很不幸地,身為非主流則容易成為欺凌的絕佳素材。

 

所以,在被欺負的當下,首先要先考慮自己該怎麼逃跑,雖然硬碰硬很帥,但可能會因此遭遇更嚴重的報復情形,因此務必將保護自己作為最優先考量。如果像我一樣遇到類似被圍堵的情況,請先想好逃跑路線,可以跑去警察局、學校的辦公室區域,或是任何人多的公開場合,有監視器的地方最好。

 

萬一要是逃不了的話,也要控制好自己的反應,很多時候那些人只是用逗弄的心情想整人,記得不要讓情緒失控,不然在一些廢物老師的處理下,最後反倒是你要跟那些垃圾道歉。

 

如果霸凌的情形已經嚴重影響到自己的身心健康,不要因為怕丟臉或怕被報復而不敢說,可以試著和能信任的大人求救,一定要讓一些人知道自己的情況,不要憋著自己想。如果身邊都沒有可以相信的大人,打電話給教育部的反霸凌專線,走這條路可以逼迫學校處理事情。

 

性教育是為了減少歧視和霸凌

 

之前有人要求用公投決定教育方向,我覺得這種方式很荒謬,因為很多家長的觀念趨於保守,很容易被奇怪的傳言洗腦或煽動。很奇怪耶,為什麼沒人出來反對小孩學代數或微積分壓力太大,反而一直關注性這一塊,理解微積分的小孩不一定幸福,但理解性教育的小孩,至少在遭遇相關問題時,有足夠的知識保護自己。

 

社會的許多歧視來自於不了解與不熟悉。反過來說,了解之後就能有效減少歧視和霸凌,而性教育就是幫社會減少霸凌、減少被孤立的小孩,並不是把小孩變成同性戀,不然我們都在異性戀的環境中長大,為什麼沒有全部的人都變異性戀?

 

很多時候老師才是霸凌的主因

 

把話題拉回教育現場,老師身為教育者,除了傳授知識之外,同時也可能影響學生的一生,因為學生在還沒培養出獨立思考的能力前,老師就像是聖人。學生會吸收、奉行老師的一言一行,而且影響的效果立竿見影。

 

我甚至聽過朋友的老師當面對他說:「同性戀不正常。」這種老師到現在還是很常見。如果學生心智夠成熟、有獨立思考的能力,相信很多人聽到老師的言論一定會反擊,但是如果臺下的孩子還未完整建立價值觀,便不會去質疑老師,而是深信不疑。

 

於是,心智不成熟的學生聽到老師斬釘截鐵的言論,可能就會出現孤立甚至是霸凌的狀況,因為「老師說這樣不正常」。

 

所以真的,不要再把霸凌全推卸給媒體,當然媒體也要負一定的責任,但是老師在教育現場才是最重要的。不過,很多老師選擇漠視教育現場的問題,然後丟下一句「網路帶壞」就拍屁股走人,這樣我們要這些老師何用?他們有拿退休金以外的功能嗎?

 

我的許多信念和價值觀是透過閱讀而建立,一開始看到書中內容的當下,經常感到非常訝異,因為和我過去受過的教育內容完全不一樣,也正是因為閱讀,讓我看到學校之外的廣闊世界。但是,很多學生是不看書的,他們都只看youtuber拍的網路幹片,如果老師這時候又放任學生不管,到底該如何維持學生的素質,不任由整個教育品質往下沉?

 

我必須承認,霸凌帶來的傷害直到現在還殘留在日常生活中,我沒辦法像電視劇演的一樣,笑著原諒那些欺負過我的人,因為這種傷害真的會留存一輩子。最後,我希望所有和我有相似經驗的人都能明白:被霸凌不是我們的錯。最初我也曾在自己身上找理由,但這樣只會讓自己陷入更深的痛苦,經過多年沉澱後我才漸漸體悟到這一點。

 

本文摘自《我決定我是誰:在負能量爆表的人生路上, 我不活在別人的嘴裡!》

作者簡介_鍾明軒

哈囉!我是鍾明軒,首先感謝各位酸民、路人、粉絲、長輩對這本書有興趣。因為編輯逼迫我寫作者介紹,那我就自由發揮吧。

詞窮只好先基本介紹,我來自桃園,因為一首歌被一堆神經病網友狂黑到爆紅,當時小名「煎熬弟」,現在我比較喜歡被叫「國際美人」,謝謝。

基本介紹完來進階版一下,我的興趣是表演、拍影片、靠北生活中不合理的大小事、烹飪創意料理。曾經耗盡存款發過一張單曲,最喜歡的心理學家是阿德勒。

各位看完書後,若認為和自己的經驗雷同,純屬巧合,歡迎自行對號入座。閱讀過程中,如果產生任何興奮、心跳加速或不適反應,一概不負責。 老話一句,喜歡我的就喜歡,不喜歡的就滾開。

延伸閱讀

媽媽過世還被霸凌...鍾明軒:匿名留言讓人遺忘同理心,成千上萬時真的可以把人刺穿

2019-05-23

比刀子更鋒利的言語暴力:日本的「霸凌自殺」案件

2019-04-26

【我們這一家】誰拉他一把?單親10歲童口吃遭霸凌 絕望帶刀赴校

2018-10-25

比刀子更鋒利的言語暴力:日本的「霸凌自殺」案件

2019-04-26

媽媽過世還被霸凌...鍾明軒:匿名留言讓人遺忘同理心,成千上萬時真的可以把人刺穿

2019-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