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看過散落殘肢、滿地血跡...命案現場清潔師卻說,永遠忘不了「爸爸的最後一本相簿」

盧拉拉

教育

shutterstock

2019-08-07 12:12

不僅日本有特殊清掃隊長,台灣也有一群人在此專業領域幫助需要的生者及逝者!本書即藉由台灣特殊職人「命案現場清潔師」的工作見聞與獨特體悟,帶我們直視最寫實、卻也是最難以想像的事件現場。

作者盧拉拉在書中分享,每一次出任務,要清除散落在各處的血跡血漬,可能也要協助撿拾蒐集殘肢,所以除了必備的特製服裝與專業技能,更需要膽大心細與吃苦耐勞的心理素質。而在清掃過程中,有時要安撫家屬的悲傷,有時要面對外行質疑(甚至同行相欺),有時也會遇到蠻不講理或者討價還價的客戶,當然也會收到來自委託者的由衷感激。

盧拉拉說,處理看得見的髒汙與垃圾並非最困難,現場濃重腐臭味也能靠清潔藥劑去除,最棘手的清整,往往是看不見的人心……。

 

最後一本相簿

 

每一件接手的案件背後,都含藏著不同的生命風景,也反映出往生者不為人知的辛酸,以及一些人生的道理。每一次的服務,對我來說,不單是工作,更是特別的過程與領悟。

 

每當有人問起我:「有哪一個場景讓你印象最為深刻?」我總是語重心長地說起一樣的故事。

 

還記得那天,我和委託人在大樓門口見了面,長髮的她,眼神充滿憔悴與疲憊;還未上樓前,我們先在交誼廳商討後續處理,不知不覺便深聊了起來。亡者是委託人的爸爸,在委託人小的時候,雙親便已經離婚,此後委託人搬去和母親同住,因某些原因,至今十多年來未曾再與父親見面。直到接到警方的通知後聞訊趕來,她才知道父親已離世多日的噩耗。

 

談話結束後,我轉身拿起裝備準備上樓開工時,她猶豫了一下,忽然叫住我、幽幽地對我說:「我⋯⋯可以和你一起進去屋子裡面看看嗎?我想知道這十幾年來,他⋯⋯,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當然沒有問題。」我說,於是她便與我一同搭上電梯抵達目的樓層。隨著距離父親家門越來越近,只見她的腳步越發沉重,身子止不住的微微顫抖,「是不安?或是恐懼?讓她有這樣的反應。」我心裡默猜著。

 

 

我隨著她緩慢的步伐走到大門前,推開鐵門後,映入眼簾的,便是因時間累積而形成的人形血汙,也正是她父親的倒臥之處。

 

親眼見到毫無遮掩與馬賽克的場景,是如此孤單與淒涼;也許是畫面太震驚了,委託人不禁的發出了一聲驚叫。就在我著裝完畢要動手整理時,原本驚呆的她回神叫住了我,希望我先不要整理,請求我給她一點時間,她想先看看父親曾經生活過的空間,了解他的生活方式。

 

「沒想到他竟然是在這樣的環境裡,一個人孤單的生活著⋯⋯。」她不忍的低語。

 

房內,沒有任何的擺飾,只有幾個紙箱散放在舊沙發旁。環察觀望房內的四周,只看到幾件皺巴巴的衣服、許多的藥袋及散落的飲料瓶;而流理台內還有一坨坨不知多久沒有清理的廚餘,上頭還有蟑螂霸道四處的爬行!之後她又沉默的蹲下,將身旁的紙箱打開,箱子裡面裝著許多冊子,擺放得非常仔細整齊,她小心翼翼的拿了出來,才知是一本又一本厚重泛黃的相簿。

 

我站在門口默默的守候,看著她顫抖的手捧起一本相簿輕輕地翻閱。首先,見到的是一張嬰兒的照片,而隨著翻動一頁頁的照片,我看到的是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從「三翻、六坐、七滾、八爬、周會走」,每個時期都用照片詳細記錄了起來,有哇哇啼哭、也有破涕而笑,還有父母的溫馨懷抱及出遊回憶,當然少不了生日的紀念及生活的點滴,還有還有,那張照片應該是她第一天上學背著書包站在校門口的樣子吧!我在心中猜想著。

 

有一種父愛是沉默的,不輕易表現於外,內斂而深沉、真實且溫柔的存在。

 

眼眶含著淚水、欲言又止的她,端詳細看著一本本的相簿,我也伴著她,看著她沉浸在片刻回憶當中。我還記當她翻開最後一本相簿的最後一張照片時,那是一家人在牛排館一同和樂用餐的留影,照片裡的她,已經是少女模樣—那也是父親對女兒身影最後的記憶,從此兩人杳無音信。而今,無論來得及或來不及,總算也因為父親的逝去,讓她真切感受到父親內斂的愛與默默關懷。

 

突然,她跪了下來,雙手環抱著身子不住的顫抖,啜泣的說:「他沒有忘了我,這裡面都是我的照片⋯⋯都是我的⋯⋯,我好想你,爸,你為什麼就這樣走了?」

 

過了許久,嗚咽聲稍停,她站了起來,紅腫的雙眼,臉頰上布滿淚痕。「美人捲珠簾,深坐蹙蛾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我心裡突然浮上這首詩。

 

她胸前仍環抱著那最後一本相簿,我拿起紙巾給她拭淚,請她把相本都整理歸箱,並護送她到了樓下。當我轉身打算上樓重新整理之際,她小聲又懇切的和我說:「謝謝,麻煩你了。」我回:「請放心,一切都交給我。」

 

盧是我聞

 

 

父親給子女的印象,常常是嚴肅而沉默;父親對兒女的愛,可能也不擅用言語表達。然而,父親將自己內斂的情感,用每一個實實在在的行動,默默關注與關心著兒女的成長,表達出對孩子的愛。

 

還記得朱自清在「背影」一文中,描述他的父親穿過鐵道、奮力爬上月台,就為了幫作者買橘子。這些動作,這樣的背影,展現了父愛,雖然沒有言語,卻是最難忘也最有愛的回憶。

 

這個案件不是最複雜,卻讓我印象最深刻,讓我感受到父親對女兒的愛,以及女兒對父親的思念。儘管世事多變、物換星移,父女分離多年,而今也已天人永隔,但父女之情,藉著一張張的照片又串連了起來,就像是爸爸在告訴著女兒:「我永遠忘不了妳。」這份愛與思念,早已沒了生死的界限。

 

作者簡介_盧拉拉

南華大學生死學系畢業,於二00五年開始接觸殯葬業,現職為玥明有限公司特等掃地工,也是台灣第一位命案現場清潔師。

到目前為止,只做過兩種被家人極力反對的工作:「殯葬業」跟「掃地工」,也承受著龐大壓力(金錢也好、人們不解或鄙夷的眼光也是),但讓我願意堅持下去的最大理由,除了能協助家屬們安心面對與處理後續,我還希望盡一己之力,去幫助社會底層孤獨無助的往生者,願逝者能好好走完最後一哩路。



本文摘自《命案現場清潔師:跨越生與死的斷捨離‧清掃死亡最前線的真實記錄

延伸閱讀

家暴法20週年》15歲遭性侵生子、7年日夜凌虐...她選擇「鐵鎚殺夫」結束地獄婚姻

2019-07-30

世紀天才特斯拉的悲劇:被卑鄙商人愛迪生陷害...「最接近神的男人」餘生窮困潦倒

2019-07-25

唱國歌沒有立正站好要關3年!剛擺脫《逃犯條例》 香港人再度面臨自由考驗

2019-06-20

經濟衰退隱憂引爆避險需求 黃金、白銀、鎳三大金屬中長線偏多

2019-08-29

直面恐懼 陳柏惟不演沒人看的電影

2019-10-0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