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大學入學新革命

(圖片來源:今周刊攝影組)

黃亞琪 研究員‧徐右螢

教育

攝影/唐紹航、翁宗毅提供

1196期

2019-11-20 10:20

因應AI時代來臨,選才也迎來翻天覆地的大改變;
今年上路的108課綱,最重要的精神在於將學習自主權交還給學生,
並給他們探索適性的機會。
一個高中生可以跨校選修,或先在大學預修課程。
一位專業領域的退休人士,可以是高中選修課授課老師。
大學成立招生專業化辦公室,企圖在學生探索歷程中,吸引到最適合的學生。
站在教改浪潮上,每個人都不能缺席!

十月下旬一個周五傍晚,基隆某高中老師憂心忡忡地找上我們,「我學校的孩子該怎麼辦?」他說話語速極慢,但話語間都透出不平的怒氣,「如果一○八課綱要這樣對接大學入學,那偏鄉小校學生只會更偏鄉,我們教育要這樣嗎?」

 

讓他如此憂心,急著找立委、媒體訴說解釋,都因大學招生委員會聯合會在八月三十一日公布的「大學參採學習歷程項目內容」草案。這份草案中將高中生的多元選修課對應十八學群。這一對應,就讓家長解讀成「是否我孩子沒修到財經學群的選修課,就不能申請進入財經系?」

 

  • 18學群:大考中心將大學性質相近的學系歸納為學類,再將性質相近的學類歸納為學群,全台校系共計可分為18學群。

 

這位來自基隆的高中老師就是這樣解讀,他告訴我們:「有學校根本開不滿十八學群選修課,那學生進大學的機會是不是就比別人少?」至於什麼學校開不滿十八學群選修課?大家第一時間就想到「偏鄉」。

 

時代力量立委鄭秀玲早在九月二十日質詢行政院長蘇貞昌,她以北一女開課數與屏東枋寮高中相比,前者開了四十五門選修課,後者開二十三門選修課,落差不小。鄭秀玲認為,「大學參採學習歷程項目內容」草案中,在學習歷程中,多元選修與十八學群連動,以及多元表現中要求高中生提出學習計畫與執行成果,將迫使偏鄉更偏鄉。

 

但是,即使看多元選修,這也不過是升大學管道之一——「個人申請」要看的資料,其他還有繁星推薦、指定科目考試(簡稱指考)等入學方式,該草案難道影響真的這麼大?

 

申請入學

 

申請大學科系看高中選課?  外界憂「修不到相關學群怎麼辦?」

 

這位高中老師接著告訴我們,過去幾年,各大學招生來自指考的比例不斷下降,在繁星入學幾乎維持十五%比例下,今年高中生參加指考與申請入學的比例分別是二三%與五二%(編按:招生公布時的數字),申請入學成為最主要的升學管道。「而且某個國立大學電機系,今年只有三個學生是指考進去的,不到四%。」他指出,教育部尊重大學自主,所以不設定指考最低門檻,「指考比例只會愈來愈低。」

 

加上,今年開始,大學學科能力測驗(簡稱學測)成績最多只能五科選四科,使得學測鑑別度下降,導致學生在個人申請管道上,占比五○%的學測成績同額的人變多,使得另外占比五○%的選修紀錄、社團表現等綜合學習表現就更重要了。

 

高中老師的憂心如此具體,難道教育部沒有意識到此問題?我們帶著這些疑問去訪問教育部長潘文忠以及大學招聯會召集人賀陳弘時,得到跟之前不一樣的答案。

 

 「草案出來後,我們收到很多大學意見,所以十一月底正式公布時,大學科系不一定要勾選學群。」賀陳弘說。

 

新課綱

 

課綱

 

外界疑慮多  教育部正面回應  十一月底定案  有望取消學群連動

 

「不可能你沒修到這學群的課,就不能進這個系,這樣的剛性連結不會存在。」教育部長潘文忠強調。

 

這些說法已經暗示,在十一月底草案正式定案時,招聯會會將外界擔心的與十八學群連動取消。但是,他們說的都是取消「十八學群」相互對應的「強連結」,但仍維持高中端的選修課紀錄與大學個人申請間的「弱連結」。

 

從八月底草案公布到現在,招聯會還在因應各方反應,調整最後版本。我們不免好奇,當初為何有這樣「驚人」的草案出現?

 

「當初(與十八學群連動)是高中端希望我們這麼做的,後來大學也有反映。」高等教育司司長朱俊彰說。目前大學端逾兩千個系組,高中端要求對應十八學群,是讓他們在開課時能有所本。

 

高中開課有明確方向  新政立意良善  但準備不足

 

台中市教育局課程督學翁宗毅舉例,有陣子,學校一窩蜂開閱讀、桌遊等課程,看似多元但其實是「假多元」。「人有一定慣性,老師會開設自己擅長的課程,但是否是學生適性的課程,這就要想一想了。」本身是英文老師、也是中港高中教學社群召集人的白穗儀說。「透過十八學群對應,高中開始盤點教學資源,開課也會有一個明確方向。」

 

事實上,一○八課綱在今年上路前,教育部已經投入超過四五○億元輔導各個高中因應改變帶來的配套措施,但是教學現場除了開課「五花八門」,未必能落實高中生的生涯探索目的外,還有其他執行上的困難。

 

問題一:部分小校開不出課程。點閱離島蘭嶼高中的網站,一探新課綱規畫內容,發現僅能開出一門觀光相關選修課,與教育部規定要開出班級數的一.二到一.五倍的課程量,尚差一門;視角回到台灣島內,學生大量到台北或新北市就讀的基隆,有一所常在各類競賽獲得佳績的中學,也僅能開出六門選修課程,一問才發現多是基礎的英文語彙學習等課程。

 

即使突破困難,開出選修課的偏鄉學校,還有其他問題。轉到後山花蓮的國立玉里高中,一年級僅有四個班,在教育部的分類中屬於偏鄉學校,但開出的選修課程多達三十二門,與北部都會高中相比並不遜色,其中包括跨領域、結合在地特色的「玉里學」。

 

但玉里高中校長江耀淇遺憾地說,因為地域關係,第二外語選修僅能聘到日語課老師,其他語種就有點困難。相較建國中學能開出德語、西班牙語、東南亞語課,有天壤之別。

 

開不出課的關鍵在於專職老師的數量。數字會說話,以目前一個班配置二.二五個員額(老師)來說,一個一年級五班的高中,要開出約七至八門課,每班至少要再多一個員額,師資少說要十八名,但老師光是自己必修課都忙得不可開交,更遑論是彈性課程;雖然可以尋求外界師資,從業師、大學端老師或社區資源,但並非長久之計,「因為開課並不穩定,可能開了一學期有事情就不開了,希望能夠提高員額配置。」這是一位中部國立高中校長對教育部的呼籲。

 

問題二:太熱門的選修課,有人選修不到。北一女前校長楊世瑞就舉該校最熱門的生物課程為例,有三百個學生選修,但名額僅有八十個,「因為太過熱門,自然發生修不到課的情況。」她說。部分熱門選修名額因此得用電腦抽籤決定,但難免引來家長質疑,某北北基高中學校就發生家長到學校爭論,「為什麼我的孩子修不到課?」甚至懷疑抽籤的公平性。更甚者,若以一○八課綱「適性揚才」的精神,那「抽籤選課符合適性原則嗎?」國教行動聯盟理事長王立昇反問。

 

跨校選修

跨校選修,不僅可共享師資,學生間亦可截長補短。圖為清水高中、沙鹿高工和中港高中跨校選修課程現場。學生分別來自普通高中、技職體系和完全中學,在教與學的互動中也融合彼此特質,有助於提早探索未來生涯規畫。
 

跨校選修

針對跨校選修,教育部提供交通補助,也保障學生跑校時的安全。圖為跨校學生下課搭車離去現場。

 

問題三:自主學習計畫,老師無法指導與給予評量。新課綱上路,選修學分變多了,強調實做和專題,以及讓學生自主學習的彈性學習時間。老師要在彈性學習時間指導學生做出「自主學習計畫」,但是從沒有做過計畫的師生真的有辦法完成?

 

那位基隆的高中老師就看到他們學校的現況,「學生的自主學習計畫交來就一行字,請他回去再多寫一點,回來就多一行。」學生不知道怎麼辦,老師也無法有力地指導,「如果父母是社經地位較好的,說不定可以得到協助,但社經地位較差的該怎麼辦?」

 

問題四:部分學群課開不出,無法讓高中生充分試探。「與財經、法政學群相關開出課程的師資比較弱。」台北市中正高中校長江惠真不諱言,「原因出在師資培育系統與大學端並不對接,老師對產業了解不夠,加上課程設計朝向社群化,也就是跨科老師要共備課程。」無形中,身為第一線的高中教師就在教學與備戰新課綱中被拉扯著。

 

新課綱

新課綱關鍵在於學生「學到什麼」,不管是哪一種升學管道,首先要拋開的是「分數集點」的禁錮。

 

教育現場看新課綱  高中、大學校長各有考量

 

課綱調查

▲點擊圖片放大

 

課綱調查

▲點擊圖片放大

 

教育現場的問題,反映在高中端與大學端校長對一○八課綱的擔憂。《今周刊》十一月初針對全國高中與大學校長(含校長指派代表)發出問卷,高中回收了六十七份、大學回收三十五份,針對多元選修與大學個人申請連結一事,高中端認為凸顯城鄉差距加劇者,贊成比例約七五%,大學端比例為六六%。

 

此外,針對指考比例下降問題,高中端與大學端呈現截然不同的態度。高中端有近六成贊成教育部應設定指考比例,大學端則僅二三%贊成;進一步問,「請問你認為,各系所的指考比例應維持在什麼水準才合理?」高中端選擇「教育部不須規定,由大學自行決定」者僅二八%,大學端則逼近六成。

 

至於是否要提高學測鑑別度,因應今年學測採計分數從五科下調為最多四科,導致同級分增多的情況?高中端贊成有四五%,大學端則近六成,這也顯見大學端選才與高中端立場截然不同。

 

雖然這份問卷是針對教育部八月底提出的草案而擬,而隨著時間推進,政策出現變化,但是調查結果已指出大家最在乎的還是城鄉差距加劇的程度。接受本刊專訪的招聯會召集人賀陳弘坦言:「變動的時候,偏鄉得到資源不會少於都會,但應變速度是比較慢的,所以效果難免會七折八扣。」所以教育部一直加大力度去彌補偏鄉資源的不足。

 

教育部國教署副署長戴淑芬表示,「已經進行約六十多場說明會宣導,明年選修學分開設沒有問題,且針對偏鄉有也提供相關配套措施。」其中關鍵的師資問題,包括可邀請社區大學、專業人士開課外,跨校修課或者線上選修等等,教育部都有提供補助。

 

潘文忠強調,距離一一一學年度大學入學還有兩年多,而且高一生大部分要上的是必修課,選修會安排在高二、高三,所以教育部會把握時間積極解決教學現場的問題。以選修課不足的學校來說,教育部鼓勵跨校合作,學生可跨校選修,或老師跨校開課等,「現在就有很好的合作案例。」潘文忠說。

 

確實,當我們走進各高中現場時,看到不少老師自主進修備課以因應選修需要,又或者學校間有合作。他們共同的想法是:一○八課綱是讓學生拿回學習自主權,符合未來人才需求,方向正確。但目前教學現場的問題也不能視而不見,只能接受改變,積極解決問題,才能讓一○八課綱的精神真正實現。

 

十一月十四日上午十點,走進距離台中高鐵站約有四十分鐘車程的中港高中。轉到教室一隅,一群師生正在上「創客探實達」課程,不仔細看還不知道是三所學校跨校合開的課程。但一看制服,就發現有的學生來自清水高中,其中也有技職體系的沙鹿高工學生,還有中港高中的孩子。該課程結合台中建築意象,例如東海路思義教堂、台中國家歌劇院、代表童綜合醫院針筒造型的梧棲意象,與實踐創意與分享精神的創客機器人,最後製作出中港文創公仔。

 

這三校學生利用每周四上午第三、第四節課修課。中港高中老師王尊信帶領孩子從樂高積木中尋覓邏輯思惟,沙鹿高工負責教導商用簡報,清水高中教導運算思惟與Python程式設計基礎。

 

高中生

 

填補城鄉落差  處處是資源  跨校選修、與科博館合作

 

鑑識課

台中教育局結合社會資源,如透過高中、大學或科博館為高中生開課,除了基本的交通費或門票,這些多元課程都免費。圖為學生上鑑識課的實際操作,或許未來的鑑識專家就在其中。

 

「跨校選修,會提供學校接駁學生交通費。」借調到國教署的善化高中老師程彥森表示。我們在現場也看見身穿不同學校制服的學生跑校修課,下課後搭著小巴或者計程車離去,仿若大學生趕公車到其他校區修課的場景。

 

這是一個「Google也能成為教師的時代」,沒資源就自己找資源。「現在的配套措施多是尋找資金外援,只要肯花巧思或心力,自然會成功。」台中市政府教育局課程督學翁宗毅表示,為了新課綱上路,學校在選修課程上需要為跑班做準備。

 

一○五學年開始,由台中教育局主導的「優遊台中學」,高中與大學端紛紛無償開課,提供學生多元選修的可能性。發展至今,目前約有三十八間高中、十一間大學,今年就開出九十四門體驗課程,其中包括與科博館合作的星空探索、恐龍世紀等,內容也有九二一地震與車籠埔斷層、AI運算思惟等內容。

 

上述課程多開在周六、日,學生修滿十八學分會給予一張證明,可以展現在學習歷程上。翁宗毅表示,目前有位學生已經修了五十多個學分,透過跨校、跨領域學分選修,進一步展開針對大學科系的探索。

 

「除了台中學生來修之外,最遠連南投、嘉義學生也來參與。」翁宗毅的話背後彰顯的是,「優遊台中學」不僅將社會資源展現在新課綱上路路途上,同時也凸顯了教室或教師不再是學生唯一受教的來源,也展示了只要願意花時間投入,還是有許多資源可以被滿足與找尋,填補城鄉之間的落差。

 

轉回指考課題。針對指考比例與五科選四科造成鑑別度低的疑慮,潘文忠也提出解決之道,「今年起以學系為單位,申請比例相差在校平均值一○%以內,差距太大會調整;而五選四科中,如果同分人選過多,則加入學科排序。」

 

這位被稱為最懂得一○八課綱的教育部長說得懇切:「新課綱就是希望讓每個學生成為更好的自己,找到熱情,成為學習的主體,而不是僅限於考試尺規的學習路徑。新課綱主要培養孩子面對未來的思辨力,其中降低必修、增加選修學分,且有彈性學習課程,讓孩子有留白思索的空間。」教育專責單位不期望當指南針,但希望藉由政策改變,減少走錯路所浪擲的時間或金錢成本。

 

讓學生成為更好的自己  升學制度大變革  每個人都有角色 

 

潘文忠提到,「根據數據統計,有二七%學生選錯系而休學。學生在高中端了解、探索和準備自己,而大學端要找的是有備而來的孩子。」他進一步說明,學習歷程和備審資料雙軌並行,主要以收集校內課程與活動為主,看的是綜合考量下的結果。

 

一○八課綱其實推進了高中升大學制度的大改變,這是一場教改大革命,第一次把高中課程與大學入學對應起來,將生涯探索往下扎根到高中端,讓學生可以更早找到人生未來方向,大學能找到適性、而不是入了學沒多久就要退學的學生。

 

巨大的改變,從高中老師、校長,甚至到大學端都是這場革命的主角。現在,焦點似乎都在高中端,看校長跟老師如何積極應變開出選修課。其實,大學也要跟著改變,「大學要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人才?」賀陳弘反問:「之前只靠成績篩選學生的方法不管用了,但如果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學生,又該如何審查學生的學習歷程檔案呢?」

 

選修辦法

▲點擊圖片放大

 

他舉例,之前曾經邀請美國史丹佛大學招生主任開招生工作坊,與大學各系所教授分享,史丹佛如何找學生。「一開始,他就給了六份學生資料,裡面有社團經驗、學業成績等,請老師就第一名到第六名排序。」他說,一開始每位教授的排序看不出一致性,但如果加上「要找比較有領導力的人」,那麼教授們的排序就愈來愈相似。

 

「所以,大學招生要更專業化。」現在,教育部規定各大學要成立「招生專業化辦公室」,拋棄過去只有學業成績的單一評量標準,思考選擇學生的評量取向。

 

賀陳弘比喻,在教改路上,高中與大學端就像左腳右腳的關係,以前大學走在前面,升學管道已變多元,但高中教學現場的改變不大。這次一○八課綱上路,高中教學變動很大,就像一腳又跨到前面,「下一步要拉動的就是大學端的招生方式。」

 

若把眼光放得更遠,我們正處在知識有賞味期限的時代,今天熱門當紅的科系,可能大學畢業就成明日黃花,我們需要的是面對變動的能耐,知識只是其中一環,還有原創力、思辨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和態度。面對一○八課綱這個以素養為主旋律的教育大工程,期盼教育現場早日到位,讓學生熱情享受學習的熱情與動機。

 

選修課

過去99課綱也有選修課,卻未真正落實,而108課綱從精神理念到課程設計則全面考量。例如愛山林社群,背後是跨6個學科的老師共備課綱而成,從數學、護理到地理等等,迥異於過去的單科教學。

延伸閱讀

台灣女高中生受困香港理工大學 母焦急求援

2019-11-18

新課綱上路 親子共學「多元素養」拚實績

2019-08-21

作文變升學關鍵!玩Instagram、開直播...數位孩子,寫作怎麼教?

2019-01-22

代理縣長大改升學制度 宜蘭最驕傲的教改成果將毀於一旦?

2018-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