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誰是盲飲之王

誰是盲飲之王

高靜玉、萬智康

美食旅遊

攝影/陳永錚、唐紹航 場地提供/333餐廳、台北亞都麗緻大飯店

1063期

2017-05-04 10:05

盲飲,向來被視為飲酒者的苦路。它像彈奏樂器,既要拿捏準確,又要能清楚表達神韻,這樣的境界,除了天分,也須反覆練習,才能得到解套。國內有群盲飲佼佼者,對葡萄酒的微妙變化與差別,已達到出神入化之境。那麼一旦高手對決,會擦出什麼火花?本刊籌畫這場盛事,看看誰是盲飲之王!

什麼是盲飲?
盲飲是國外各大酒展參賽酒的評比方法,主要希望評審在不受酒標干擾的情況下,透過顏色、香氣與口感,來辨別它的產區、年分及葡萄品種,並進一步鑑定酒的價格帶與品質(是否具有陳年實力)。歐美及其他葡萄酒主要產國,盲飲以評斷酒的優劣為主,亞洲則偏向賽事,以檢定參賽者功力為訴求。

盲飲比賽規則
* 共5題,分別是猜氣泡酒、猜年分、猜國家(波爾多混釀法)、猜甜紅葡萄酒、混合酒款(一國一支,猜國家、產區與品種);每題5支酒,所有酒款均不重複。


* 兩人一組,分A、B兩組,採分組淘汰制,選手當場抽籤決定組別。評審現場編列每題酒款編號。
 

* 考試時發卷,選手品飲後作答,主審收卷後向選手提問,請選手陳述心得,5題結束後公布成績,各組淘汰一人,若同組選手同分,則進行PK賽。
 

* 進入決賽的兩人,由主審出題3支盲飲,勝出者為王。

沉醉於葡萄酒的人們,總會將盲飲(Blind Tasting)當成自我訓練的一個標竿。希望品酒時能不被酒標上資訊所影響,純粹靠著嗅覺及味蕾,感受一瓶酒帶來的內涵。國內近幾年有愈來愈多愛酒人士,每周相約,以盲飲的方式重新認識一瓶酒。

 

比賽開始,四人經抽籤後分別就座,沉澱心情,準備開始為時近四小時的盲飲。

 

嗅覺、聯想的記憶考驗


儘管多數人認為,僅僅品飲酒款便能得知國家、產區,甚至年分,是不可能的事。但事實上,只要勤加練習、全神貫注於嗅覺和聯想,就會發現許多縹緲細微的香氣,這些香氣藏在自己的記憶深處,等待品飲者觸動挖掘,找出其中樂趣。
 

《今周刊》此次特別邀請曾在國內外參加盲飲比賽的冠軍選手,並挑選首開國內五星飯店先例,擁有專業酒窖與豐富藏酒、並由侍酒師提供餐酒搭配的台北亞都麗緻大飯店,舉辦盲飲冠軍邀請賽,延請資深專業評審專家出題,與讀者分享四名盲飲高手的深厚功力與專業。
 

當看到四位來自台灣各地的盲飲冠軍好手齊聚一堂,有位與他們皆熟的同好便說:「這簡直是把四隻鯊魚放在同一個缸裡。」這四位中,被譽為盲飲天才的王東崧(Tony)是盲飲常勝軍、來自新竹的鄒修銘(BSP)則是王東崧的盲飲夥伴,兩人平常每天都會花三小時以上練習。而三年前曾代表台灣到中國參賽的林澧竣(Eric),他腦中的葡萄酒資料庫相當龐大;高雄出身的王肇毅(Dr. Wang),則擁有喝過就記得的本事,四人各擅勝場。


比賽前抽籤結果,王東崧與鄒修銘為A隊,林澧竣與王肇毅為B隊,五題過後,再依積分各淘汰一人,進入決賽。

 

第一題:傳統(香檳)釀造法 猜國家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當天盲飲比賽場地分為準備區與考區,侍酒師會將考題酒在準備區開瓶並確認酒質,隨後將酒斟好,逐一送至選手面前。當考題酒一字排開、陳設在準備區的來賓面前時,大家都不禁驚叫了起來。

 

從綿密度、酸度推敲端倪

 

 「這五杯看起來完全一樣呀!」「五杯四個國家,怎麼可能喝得出來﹖」準備區中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著,而隔壁考區裡的四大高手眼中流露殺氣,現場氣氛也跟著凝重了起來。考桌放著五杯幾乎相同的酒,選手們嗅杯口、看氣泡、觀顏色、托腮沉思,嚴肅的空氣,讓現場溫度彷彿降低了幾度。

 

「其實,氣泡酒盲飲可從氣泡綿密度、酸度、香氣判斷產區與釀製方式,若口內氣壓感最飽滿,氣泡綿密不絕且酸度悠長,散發酵母與烘烤吐司香氣,便一定是傳統香檳釀造法的法國香檳,比賽時的三號便是很典型的例子。」來自高雄的王肇毅說。

 

他還表示,比賽時一號酒的氣泡酒入口後有核果、核桃皮、穀物燒焦氣味,很明顯是西班牙卡瓦(Cava)。而編號四號的氣泡酒除傳統釀造法賦予的酵母味,也帶著熱帶水果香氣,氣泡略粗糙,所以應是南半球的澳洲氣泡酒。而這五支氣泡酒,以兩支法國酒與一支西班牙酒猜中機率最高,達七五%,澳洲與義大利氣泡酒則分別只有一人答對。

 

李冀亞

 在準備區的侍酒師李冀亞曾在亞都麗緻大飯店與安傑羅餐廳工作,以反應敏捷,服務精準到位著稱。

 

副主審林孝恂(中)與計分員,負責 每一個考題的現場編號與比對確認。

副主審林孝恂(中)與計分員,負責每一個考題的現場編號與比對確認。

 

第二題:白酒垂直品飲 猜年分 

 

這是一題難度頗高的考題,屬於須猜測年分的垂直品飲。評審以誠品酒窖進口的知名酒莊Dom. William Fevre五個不同年分的Bougros特級園夏布利白酒作為考題。

 

端詳酒色  愈偏金黃愈老 

 

Bougros的葡萄帶足夠酸度及礦石味,花果香濃郁卻帶著冷冽感,有著很好的複雜度,是相當艱深的考題。更難的部分是:同一酒廠在不同年分的表現,會因為該年度的氣候、降雨與溫度的起伏,而有明顯不同的變化,特別是陳年後變化較大的白酒,光靠經驗來推敲年分,是絕對行不通的。寧靜的考場中,選手們的漱口清味蕾、含著酒並以嘴吸氣,讓入口的酒在口中不斷被擾動,好幫助辨別香氣的聲音此起彼落,聲勢大到足以削弱任何一位準備不足對手的信心。現場彌漫著龐大且壓迫的氣氛,緊張感更甚於前一題。

本題得分最高的選手林澧竣提供祕訣:「猜年分可依酒色、香氣、口感與產區特性作為根據,白酒顏色愈偏金黃色通常年分愈老。我先依據香氣與風格,推論是法國布根地(Burgundy)的夏多內(Chardonnay),再以五支酒中,顏色帶著深金黃色的白酒,大膽推測該瓶為最老酒款。此外,酒色最淺且香氣馥郁新鮮,口中酸度明亮的便是年輕酒款。」五支白酒中,以二○○九年猜對的選手最多,四位選手中對了三位,最老的二○○七年則全軍覆沒。同樣的,這一題也是五題考題中,平均分數最低的一題。

 

主審莊才勳詢問四位參賽者猜產地為何,其中鄒修銘認為此款酒果味濃厚,桶味偏多帶玉米、爆米花氣味,所以猜新世界夏多內,但答案卻是法國名莊,足見此款酒的難度。

 

第三題:波爾多混釀 猜國家與產區 

 

「各位,我先宣布一下目前的比分。」第三題開賽前,主審莊才勳突然高聲地說。


「實在太精采了,前兩題四位選手的分數已經出來,最高分與最低分僅相差○.五分,大家實力都很好,但接下來會開始偏難,請準備。」語畢,現場碎聲細語不斷。


「果然糾纏不清」、「高雄的選手不容小覷」。空氣中決鬥氣氛的濃度也上升,因為接下來的這一題,會將比數拉開。

 

第三題考的是波爾多混釀,游絲般的產區特色是關鍵性的線索,也考驗著選手的辨別能力。「五款酒品種以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梅洛(Merlot)為主,香氣皆有青椒、草本氣息,口中收澀感很強烈且酸度明顯,辨別的關鍵就在於各產區特有的氣味。」鄒修銘說。

 

憑著酒中的線索,選手快速寫下自己的經驗判斷。

 

香氣找線索  智利酒全員答對 

 

他表示,比賽時一號酒明顯有尤加利葉的氣息,且口感略偏甜美,是澳洲酒的特點,波爾多混釀品種在澳洲應是西部產區瑪格麗特河(Margaret River),南澳庫納瓦拉(Coonawara)也須列入考慮,但庫納瓦拉以單一品種卡本內蘇維濃為主,所以排除。二號酒帶有明顯的奶茶香味,口感甜美且香氣濃烈,是美國加州納帕山谷(Napa Valley)的特色。三號酒口感上帶有強烈的收澀感,單寧感強烈且極具力量,略粗獷的口感,讓鄒修銘聯想到年分較輕的義大利超級托斯卡尼(Super Toscana)。

第五款相對較優雅、柔順的口感則聯想到近年法國左岸波爾多(Bordeaux)較新派的風格,沒想到是大爆冷門的義大利酒。 至於有明確塑膠袋、燒電纜線氣味的四號酒,則逃不過選手們的味覺,四人全都猜對是智利酒。

有趣的是,每結束一題,林澧竣都會舉手要去洗手間,他表示:「我藉著比賽時大量喝水與漱口,來代謝酒精對身體的干擾,不致影響判斷。」

 

選手們在第三題結束後,不約而同地大啖主辦單位提供的法國麵包,主要是第三輪酒的單寧偏重,收澀感強烈,適時地食用法國麵包,可以去除殘留唇齒上的單寧且不影響味覺,是比賽中很重要的一件事。

 

盲飲

盲飲是一個信心不斷被擊碎再重建、像在迷宮裡尋找線索,把自虐當進補的一條苦路。持續在這條路上努力精進的, 都非常值得敬佩。例如天天練習盲飲, 連續兩年不輟的王東崧跟鄒修銘。 亦敵亦友的這兩人,熱愛盲飲「已經死了一半,仍不放棄求生」的感覺,他們透過直覺與邏輯分析互相討論,做有主題、有系統的練習,盲飲賽上也總是互為冠亞軍。那終極目標呢?「希望能出國比賽為國爭光。」鄒修銘說出了他倆心裡的願望,他們循著微光前進,堅信那天終會到來。

 

第四題:混合酒款  猜國家、產區與品種

 

 被選手們視為「殺手題」、須猜五個國家的經典產區單一品種紅酒,並要求寫出國家、產區與品種的第四題,因為難度偏高,延長了作答時間。

 

「這要怎麼猜呀?」「地球表面所有紅酒嗎?」現場賓客口沫橫飛地猜測著。只見選手們反覆地吐酒、漱酒,在腦中搜尋線索,部分選手甚至將酒吞入喉間(比賽時為了保持清醒,大多不入喉),飲得滿臉通紅,只為了延長尾韻,完整感受香氣,態度非常認真。這關鍵的一役將比賽推升至最高潮,緊張的氛圍也感染了現場觀賽的來賓。

 

西、葡兩國產酒  考倒選手 

 

副主審林孝恂說:「混合產區品種盲飲是最考驗實力的題組,只能透過酒色、香氣、口感與當下五官的感受與過往品飲經驗比對,尋找最合理答案。」這五款分別來自西班牙、法國、智利、葡萄牙與阿根廷的紅酒,有兩款沒有任何人猜對,分別是表現像南非酒的西班牙Torres Atrium梅洛,以及單寧柔順、帶紫羅蘭氣味的葡萄牙原生品種國產杜麗加(Touriga Nacional),這兩款賽後在盲飲界中引起討論,成為爭相練習的酒款。

 

第五題:甜紅葡萄酒  猜國家 

 

「甜紅葡萄酒是台灣選手的盲點,選手們大多都缺乏甜紅葡萄酒的品飲經驗。」此次甜紅葡萄酒分數最好、冠軍呼聲也最高的王東崧表示。

 

甜紅葡萄酒之所以難猜,正是因為這款酒可以存放四、五十年,變化難以預期,且有可能出現紅白葡萄混釀,顏色表現上較易混淆。也因此在這題上,選手們挫折感較大。王東崧直言,三號酒是一九五九年法國胡西雍(Roussillon)的麗維薩特(Rivesaltes)陳年近六十年,已褪去紅色,品種個性也失去稜角,是相當狡詐的出題。而四號的義大利聖酒鷓鴣之眼(Vin Santo)既甜美,相對應的酸度也好,且香氣會不斷回饋,是當天出席賽事所有人公推印象最好的酒。 

 

 預賽同分  P.K.:殊死賽

 

高手對高手果然殺得難分難解,主審立刻宣布準備PK賽,以選出晉級冠亞軍爭奪賽的選手。這兩人的對決就好比網壇巨星納達爾與費德勒在大滿貫第一輪碰頭,勢必要在決賽之前,先將對方KO,才能取得決賽門票一樣緊張。

侍酒師端出兩款紅酒作盲飲考題後,主審要求選手答出品種、產區與年分,兩款酒色皆偏淺,且散發紅色莓果香氣。

 

五個考題結束,評審公布考題,選手們紛紛前往比對並討論。

 

鄒修銘認為一號有太妃糖、紅茶氣韻,酒精度與酸度略高,應是二○一○年美國加州索諾瑪(Sonoma County)黑皮諾。二號入口柔順尾韻悠長,酒精感適中無燒灼感,可能是二○一四年法國布根地(Burgundy)黑皮諾;但王東崧認為一號酒帶石墨、礦物香氣,推測為二○一三年羅亞爾河的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二號為二○一四年法國薄酒萊特級園(Cru Beaujolais)。

 

沒想到答案揭曉後,竟是兩支同為二○一二年、分別為法國羅亞爾河與香檳區(Champenois)的黑皮諾。

 

漏判品種特性  0.5分飲恨 

 

鄒修銘就在全場歡呼與掌聲中,因為猜對品種得分,以○.五分之差擊敗王東崧,晉級決賽。賽後王東崧對於一號酒有產區特色卻缺乏品種特性,但他忽略了這個重要關鍵而答錯,感到相當後悔與扼腕。

 

決賽 

 

決賽終於開始,到底誰會是盲飲之王?主審精心挑選三款酒,從簡單到刁鑽皆具,惟有品飲經驗豐富、閱酒無數的盲飲選手才能區別細微差異。

 

一號酒散發莓果香氣,甜美、華麗的風格,林澧竣依據酒色深,缺乏銳利酸度,猜是二○一四年紐西蘭黑皮諾。鄒修銘認為二號酒香氣帶有舊木桶氣韻而猜二○○八年西班牙里奧哈(Rioja)的田帕尼歐(Tempranillo)。鄒修銘依據酒色與甜美果韻推測三號酒可能是格那西或黑皮諾,最後猜二○一五年法國格那西。林澧竣則感受到涼冷產區風格,香氣帶花果、青草、石墨氣息,口感細柔所以推測為二○一三年法國羅亞爾河的卡本內弗朗。

 

比賽結束,依序分別為二○一四年美國加州黑皮諾、冷門酒款二○一○年奧地利藍佛朗克(Blaufrnkisch)與二○一五年法國羅亞爾河胡安丘的佳美(Gamay)。由於黑皮諾與佳美盲飲易混淆,佳美與藍佛朗克在過去又曾被誤認為同品種,出題靈活刁鑽。成績揭曉後,鄒修銘在決賽一路得分,最終以領先一.五分之遙擊敗林澧竣,奪下冠軍。

 

盲飲王

盲飲王鄒修銘

 

纏鬥四小時  鄒修銘摘冠 

 

鄒修銘一路過關斬將,奮戰四小時後終於奪冠,他激動地說:「預賽抽籤與王東崧同組已抱必輸的打算,沒想到進入PK賽時,竟擊敗王東崧,深深覺得敵人不是對手,不是酒,而是自己。」

亞軍林澧竣認為,這次出題非常刁鑽且困難,預賽氛圍就像決賽。而得過無數冠軍、此次運氣較差的王東崧則表示,這次在酒款選擇、出題的深度及廣度都是前所未見,主審的出題可謂費盡心思,全方位地檢驗選手的盲飲能力。遠從高雄上來參賽的王肇毅興奮地說,這場比賽的張力、戲劇性十足,對於受邀參賽感到十分榮耀,是很好的學習經驗。

主審莊才勳為這次的比賽做了結論:本次冠軍邀請賽從選手、考題到考題酒,無一不是中上之選,複雜度也難上許多,這場賽事勢必成為經典賽,期待有更多對盲飲有興趣的同好加入。

延伸閱讀

義大利的氣泡酒

2015-05-07

啜飲老酒莊的新魅力

2010-01-07

聶汎勳 完美撮合美酒與美食的魔法師

2011-05-26

進擊!地表最強盲品王

2019-11-27

空氣凝結 白蘇維儂點燃戰火

2019-11-27